2011年美國巡迴演講:在紐澤西小憩兩夜

八月15日上午10點,我們辭別了林德宗夫婦和孩子,由謝慶賢兄開車從波士頓出發往紐澤西的家回去。沿途雨下得非常大,有好長的一段路視線不超過五十公尺。我沒有想到這段路竟然要開六個小時,我記得在1992年和93年,那時鄭仰恩牧師尚在普林斯頓神學院讀書時,曾開車載送我去波士頓拜訪問過賴永祥教授兩次,印象中並沒有開這麼久啊。在確定這次行程之前,我曾幾次問過慶賢兄,從波士頓搭乘火車或是灰狗巴士可能性和花費的時間,他都是告訴我不會很久,並且一再強調說要開車去波士頓接我們。我一再說不要,他卻硬是說要。我也問過飛機需要的時間大約是一個小時,我很想搭乘火車看沿途風景。但他卻是非要去接我們不可,並且說大約四個小時左右,跟我印象中的時間相同,於是我只好順從。若是早知道這麼久,我一定會搭乘飛機,因為開六小時車程,等於從台北跑高速公路到屏東東港一樣遠。


慶賢兄對路況相當熟悉,好像都不會轉錯路的樣子。而最有趣的,是文秀姊為了要下交流道找一家餐廳吃午餐,跟慶賢兄吵了好長一段路,我和淑英很懷疑他們是用這種方式避免打瞌睡,或是借用此種方式打情罵俏給我和淑英學習?並不是真的在吵架。而每當看到一個交流道,文秀就嚷著要吃飯,而慶賢兄則說不用急。我們也跟著幫腔說不餓。後來,我們在下午大約快兩點的時候,在一交流道下去吃「漢堡王」。之後,又趕緊上路,回到紐澤西的家,已經是下午快五點的時候了。


為了我們來到,慶賢兄和文秀姊早就約好他那查經小組的兄姊來相會,大家一起用晚餐,也跟著聊天,其實都是我在講有關兒童營的籌備和舉辦的經過。這趟出去,才知道海外教會早有風聞咱教會的兒童營事工,很多人想要了解到底是怎麼籌備的?以及課程的內容。在慶賢兄的家我也是把這一塊講得唾沫橫飛,一點點謙卑的心都沒有,真是罪過。


八月16日上午,文秀姊去上班,東亮夫婦和慶賢等三人帶我們去費城參觀美國從英國獨立出來歷史館和自由鐘的史蹟。這個美國獨立歷史館和自由鐘是屬於國家歷史公園管理,因此,不用門票,讓我感到相當欽佩的是美國人民對歷史的重視。剛好是暑假期間,很多家長帶著幼小子女去參訪,人很多,需要排隊,特別是看到許多猶太人帶著子女成群結隊地在參觀,每個景點都有人在管控,因為他們保留了許多歷史文物,且視為珍寶,每個點都有解說員在講解,或是只要有人詢問,解說員就會詳盡地說明一切,還有人是穿著兩百多年前的服飾,讓參訪的民眾感覺好像回到從前一樣,這跟我們台灣人民對歷史往往不感興趣,甚至是漠視的心態截然不同。沒有歷史概念的人,就不會重視祖先的遺產;不想重視歷史的人,就不會知道生命的價值中心何在,這也是為甚麼台灣人只知道追求金銀財富,卻像是沒有根的浮萍一樣,只會隨著水波逐流,沒有落根的意念和決志。


我們從費城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七點,東亮夫婦來接我們出門之前就已經準備好晚餐的料,文秀姊下班後先處理,我們回到家很快就可以享受一頓佳餚。其實,每次出國巡迴演講都很怕吃的事情,因為都有人嚷著要請客,還記得四年前去南美的阿根廷、巴拉圭,和巴西,一個月下來,看到牛肉就會害怕。每次要出門北美巡迴演講,我都會先跟接待家庭說,千萬不要替我安排飯局。但有時還是很難說「不」,就像東亮夫婦準備的這些佳餚,要開口說「不」,真的是說不出來,因為只聽到菜色就已經令人垂涎了,只好忍受腰部加寬的壓力。


這一飯局,我們六個人一面享用,一面談教會的事,我們談到許多發生過的故事,也說到許多教會存在的現象,但都避免不了談到海外台灣人教會的處境是越來越艱困。因為中國移民越來越多,台灣到歐美去的國語教會並不歡迎中國去的移民進入,這點很有趣,反而是台灣人的教會很有胸襟地接納中國人加入,但結果不出幾年,教會就全盤被中國人接收,成為中國人教會,連傳道者也被解聘、更替,變成中國人的教會。這樣的例子不僅發生在北美台灣人教會非常嚴重,南美也一再出現,紐澳地區我不太清楚,而歐洲因為台灣人教會甚少,問題不大。而另一個問題是:台灣移民在北美定居下來的人越來越少,現有的台灣人教會聚會人數也逐年遞減,新生代用英語,也僅能維持到第十二年,只要一上大學就會外出,教會該怎麼辦?加上越來越少傳道者會想去北美牧會,等待聘牧的教會越來越多,而且想聘牧的教會也因為會友人數減少,無法依照中會規定的最低謝禮聘請傳道者,持續這樣下去,終有一天會面臨關閉的威脅。


為甚麼台灣的傳道者不想去北美牧會?這是近六年來每次我受邀去巡迴演講,都會被問到的問題。這問題不僅是今天晚上談話的焦點,也是在洛杉磯住許照信兄的家,他們夫婦也談起這問題,甚至也提起可能要面臨幾間教會合併的現實。而在休士頓黃哲宗長老的家,他更直言,必要的時候,他就會向小會提出和另一間台語教會合併的議題。可以看出海外台灣人教會未來的發展何去何從這問題,並不是一個簡單答案可以說明清楚,它牽涉到咱台灣總會的宣教政策和態度,也牽涉到台灣牧者養成,和北美教會信徒的態度等等都有相當關係。


我還記得三年前從南美的阿根廷、巴拉圭,和巴西巡迴演講、培靈回來後,還寫了一篇長達四頁的報告和建議給總會傳道委員會,但並沒有任何下文,也沒有聽到任何傳道委員會請我列席報告、討論這項欠缺傳道者和海外傳道者養成教育的議題。我總是覺得台灣人心態上的縮影可以從咱台灣長老教會整體的動態看得出來,特別是現在總會事務所的幹部之心態更明顯,那就是狹隘的世界觀,沒有遠見的宣教事工之策略和方案。而讓我感到相當遺憾的,就是現在神學院老師真正認識普世宣教的,是少之又少,有的連咱總會有加入哪些世界性的教會組織都不知道,很自然地,教出來的新生代傳道者在這方面的認知就更貧乏了。

好友相聚總是有談不完的話,但不論是多麼好的朋友在一起,總是會有分開的時候,即使再好的佳餚在餐桌上,不論是否有吃的乾淨,總是有收拾飯局的時刻,就這樣,談到晚上十一點多,我們才結束這頓長達四個小時的餐桌話題。


東亮夫婦離開前再次交代說,隔天17日將開車來載我們去機場,為我們送行。每次出門都備受當地教會兄姊的禮遇,真的是非常感謝。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