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美國巡迴演講第四站:舊金山聖荷西台美長老教會2

八月21日禮拜天,當天主日禮拜也要舉行聖餐禮拜。這是我出國之前他們就拜託我為他們主持,過去不但主持過聖餐,也主持過洗禮,這件事他們都有請示過中會委派給他們的小會議長同意。雖然聖荷西台美是長老教會,但聖餐的方式跟我們很不一樣,反而跟歸正教會的樣式很接近,那就是受洗過的小孩(有幼兒洗禮的)都可以領受聖餐。他們請會友到前面來,由牧師和長老捧著餅盤、葡萄汁的杯,會友自己擘餅蘸汁使用。


他們現在很清楚知道,準備聖餐不可以隨便,準備好後要讓牧師知道,然後由我帶領他們先獻上感謝。跟我們一樣,聖歌隊的入場也是由我帶領祈禱之後,帶入禮拜堂。大家以安靜的心開始準備禮拜。


很多教會喜歡在禮拜之前有一群敬拜讚美團的同工敲敲打打的帶動唱,我總是覺得這樣的禮拜很奇怪。我個人比較傾向一進入禮拜堂,就是很安靜地坐下來,然後讓自己漸漸地把心靈集中,並且開始默禱,甚至先翻閱今天牧者要講道的經文,這一定會有幫助聆聽講道。雖然我的講道稿都是寫逐字稿,對所要講的內容都已經很熟,但我還是在講道之前,會利用時間將講稿再瀏覽一下,並且在稿紙邊緣寫下筆記,提醒自己要注意必講的內容,或是用彩色筆畫下一定要講的稿文。任何主日講道對來我說,準備的工作都是一樣,這是長達將近四十年時間孕育出來的習慣。


今天的禮拜看到黃三郎兄夫婦、齊先生夫婦、李欣芸姊妹的父母等,心裡有說不出的感動。從昨天靈修會的專題演講開始,三郎兄夫婦就特地來參加,三郎嫂(麗卿姊)的腳膝蓋有問題,因此,他們都很想回到台灣來,因為三郎兄還得每個月回到醫院門診,暫時無法離開美國,他跟我說,等美國的醫生說他可以半年或一年回診一次時,他們就會回來台北居住。


上午禮拜後,大家留下來一起午餐。這也是在海外台灣人教會聯誼的時刻,平時大家都很忙,只有這個時刻,可以不用開車,也可以一起用餐、交談、彼此互相關心。大家輪流服事,包括清洗用餐的交誼廳、廚房,總是會有認真的會友甘願留下來到所有兄姊離開,檢視了所有教會門窗等環境之後才離開。


當大部分兄姊都用過午餐之後,突然間許宗宏長老宣佈說,這幾年來我每年暑假去協助他們的靈修會,因此,他們有禮物要送給我和牧師娘,讓我們感到相當奇怪,只好上前領受。但突然間我想通了:啊,對喔,他們新的牧師賴顯章來了,也該是我在協助工作的結束。禮物非常精緻,後來才知道那是許雅正姊特別選的。


用過午餐,又有一場與台灣同鄉聚會的時間,這次同鄉來得不多,跟兩年前少了很多,但是會友留下來的不少。我做了個簡單的開場白,從1960代中葉台灣巨大轉變開始說起,我喜歡從這個點切入開始談造成台灣社會影響深遠的經濟發展,和所帶來的後遺症。我的這種觀點也在洛杉磯順天堂美術館演講時,受到社會工作學者李宗派教授的肯定和回應。我強調:為了要發展經濟,台灣的國民黨政府幾乎是把台灣人民長久以來保存最珍貴的財產--敬虔的宗教心,給摧毀殆盡。不但這樣,還造成台灣到現在都無法挽回且持續擴大的城鄉差距。也因為要發展經濟,一切「向錢看」的價值觀念深植在今天台灣人民生命中,這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要改變,不容易。但我強調唯有之途,就是回到敬虔的信仰裡面來。我告訴大家,並不是說一定要信仰基督教,但是用敬虔的態度看信仰,並且尋找真實的信仰,必定會改變生命的價值觀和生活態度。若沒有信仰為底,生命將會如同漂流木,大水一來就四處流動,沒有根基。這樣的人,就算擁有億萬財富也是枉然。真實的宗教信仰可不是一蹴而成,這是需要用生命的熱情去學習認知,而最好的途徑,就是透過學習宗教經典。


聽我演講之後,還是有人關心即將來到的總統、立委選舉,也有人關心台灣社會當前的亂象,因為我不是政治人物,這方面的問題我真不知該何以回應,只好說我對政治完全外行,我知道的就是基督教信仰。不過有趣的是:也有同鄉這樣問:「長老教會這樣關心台灣前途和社會,若有更多人來加入長老教會信基督,那該多好?」我立即回答說:「那就從你先開始來加入,這樣就有希望了。」大家聽了笑成一團。


其實,這位同鄉問及長老教會對台灣前途和社會的關心,我就開始心動起來。因為這樣的問題,讓我有機會將過去四十年長老教會開始積極關心前途的事,很有順序地鋪陳出來,我講咱長老教會在推動關心社會議題的事工,包括關懷雛妓、農民、勞工等問題,到母語聖經、聖詩被沒收、農民保險和福祉的事件,以及「基督教國語教派」如何醜化與抹黑長老教會,到今天該國語教會成員對民進黨的厭惡等等,我娓娓道來,都標上了時間和事件,甚至人物姓名。其實,我並不期盼同鄉會因此而加入長老教會的信仰團契,我期盼的是:身為長老會的一員,應該知道自己教會過去長達二十年間(從1970至90年代)所做的社會關懷和國家前途之各種事工,是真實的信仰告白,而不是錯誤信仰行為。只要我們的信徒明白這點,我就感到安慰了。


聚會在下午四點結束,我們回到雅正姊的家。稍微停留一下,就應邀到台南侯全成長老的孫子侯良望兄弟家去晚宴,在交談中我才驚訝知道原來他就是我們今年兒童營介紹過的侯書德牧師哥哥的兒子。他告訴我,到現在都還跟侯書德牧師娘有聯繫。而他太太龔姊妹,母親也曾來過查經班,姑姑龔月錫姊妹來咱教會參加查經班已經十多年,我們甚熟。他們並且讓我知道去年,女兒曾回來參加暑假兒童營,他女兒趕緊回到書房拿出去年兒童營的CD,我們一起唱著紀念烏山頭水庫建造者「八田與一」的詩歌。啊,這個世界真的很小,到處都會遇到有關係的人。我才想今年五月在寫侯書德牧師的故事要刊登在美國太平洋時報時,因為要找他的相片,還特地託人找到加拿大長老教會總會,以及侯牧師的母校「諾克斯神學院」(Knox College),還好後來透過鄭仰恩牧師的協助,得到不少珍貴的相片。侯良望兄弟跟我說,他手上相片很多,讓我有相見恨晚的感受。


晚上九點多,我們道別和感謝侯良望兄弟的款待,回到家已經快要十點,跟雅正姊、宗宏和美音夫婦,我們就在餐廳聊啊聊,談教會的異象,也談事工發展的可能性,並且談到每個人的生涯規劃。


八月22日禮拜一,是我們這趟美國巡迴演講之旅停留的最後一天空檔,雅正姊帶我們去百貨公司走走,看看可以買些甚麼紀念品。我對這方面真的沒有甚麼特別恩賜,走走看看,中午過後就回到家裡,我們開始打包,準備隔天23日上午的班機回台灣。

每次出國去巡迴演講,總是有很多感觸,北美台灣長老教會面臨的問題已經有二十年,但這二十年來,開過很多次會,總會高層代表去過N次,且有不少都是當過總會幹部、議長等職的牧長也去牧會過一段時間,但就是沒有人願意真正的找人來談談,嚴肅地討論出一個確切可行、可幫助的方案,若持續這樣下去,北美台灣人長老教會只有逐漸凋零、枯萎,而我敢預言,這樣的日子不會太遠,是越來越接近,這才是真正的悲哀!好的領導者會發現未來會出現的問題,也會設法預防於先。愚蠢的領導者總是逃避,甚至採取與他無關的態度,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是不沾鍋,其實是無能。


很多次機會與會友或同鄉聊天時,我都會說:從台灣長老教會的型態,就會看到台灣社會的縮影,也看到台灣人眼光的短、近,以及對世界觀的狹隘。


八月24日晚上十點多,我們平安地返抵家門。真感謝上帝的帶領,使我們能順利地完成這次暑假北美巡迴演講。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