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美國巡迴演講第三站:波士頓歸正教會2

八月12日禮拜五下午三點,李中偉醫師夫婦就開車載我們去靈修營地(Sing Hill)。路途確實遙遠,我們在半路停下來用晚餐之後,繼續開車趕路,在七點多的時候抵達會場。已經有不少同工在場等候接待,為參加的兄姊辦理報到手續,許多兩年前相識的兄姊紛紛來打招呼,似乎有他鄉遇故知的感受。


晚上八點,由李加恩牧師主持開會禮拜,禮拜後大家就各自回寢室休息。我們所住的營地專門作為辦活動或是靈修,同時間還有另外四個單位跟我們一樣在這裡辦營會。因此,吃飯時間都事先安排好,這樣餐廳才不會有過度擁擠的現象出現。寢室設備非常簡單,也有上下床舖,若是自己帶寢具(毯子、棉被、枕頭等),可省下七塊美元。因此,過去曾來此營地參加過靈修會的兄姊都會自己帶睡袋來。教會替我們租用了營地的寢具,但沒有想到營地緯度高,又是在小山丘上,當天晚上我和牧師娘好幾次都冷到醒過來。禮拜六晚上,就有兩位長老趕緊將他們的毯子給我們用,使我們可以一覺到天亮。


禮拜六上午八點30分是早餐時間,從九點45分到十一點是第一場演講。他們安排這樣演講的時間對我來說稍嫌短了些,因為通常我一場演講至少都是預備90分鐘的內容。我在洛杉磯教會演講時,就是每一場講兩個小時。因此,牧師娘事先就提醒我,要注意時間的掌握,否則可能沒有時間讓大家發問。就這樣,禮拜六上午講兩場,下午從兩點開始到三點30分講一場。休息時間就讓大家到營地各處活動,營地內有籃球場、排球場、足球場,也有游泳池。當天晚上七點到八點15分是第四場演講,之後還安排了一場晚會。


在休息時間,該教會有幾位兄弟來跟我談話,他們提起過去曾有過留學生來該教會聚會,借用會友家的地址,主要是為了要讓孩子進入該學區好的小學。但後來被學校發現,學校來詢問教會會友某位學生是否真的住在他們的家,但他們因為信仰的緣故,誠實地承認那是借給人用的地址。結果孩子的父母相當不能諒解,原本他們都有來教會參加聚會,但是在那個事件發生後就不再來了,這件事一直讓他們心中難過到無法釋懷。他們還提起另一件事,就是有對夫婦來美國讀書,妻子為了要取得綠卡,希望教會提供聘書,說他們可以在教會擔任有給職的司琴工作,但因為教會長久以來聖歌隊及司琴等工作都是屬於自願服事性質,並沒有給付給司琴同工任何報酬,可是該對夫婦不知道從何處取得教會所發給的薪資證明,並且在他們取得綠卡之後就離開了教會。這件事直到最近被移民局發現,寄傳票給當年教會的代表(類似小會代議長老)要他去說明,這件事更讓這位長老煩惱多多。

他們提出的這些問題讓我感觸甚多,我想到有許多人就是這樣利用教會的愛心來達成自己的目的,完成後就離開教會。而這種愛心的做法有時是法律所不許可的,因此,當教會拒絕時,就說教會沒有愛心。要不就是在達到目的之後,不告而別,卻讓教會承受不該有的法律責任。


我在這裡的四場演講內容都和在休士頓教會講的相同,我鼓舞他們一定要認真讀聖經,讓自己每天有靈修的生活,也可以用些時間自己進行聖經研究。我跟大家分享我在嘉義西門教會的經驗,就是那裡有一群無教會主義背景的長老和信徒,他們很喜歡研讀聖經,對我幫助甚大。在台北東門教會也遇到好幾位對聖經頗有研究的信徒,他們會經常提供資料給我跟我討論聖經的問題,帶給我許多鼓勵和幫助。就像我一再強調的,會勤讀聖經的教會,必定減少糾紛;不但這樣,也會主動關心弱勢的教會和社會的弱勢者。會認真讀聖經,就會幫助教會在這動盪不安的時代中,注入預防被社會腐化最好的防腐劑,使教會不至於迷失正確的信仰方向。


八月14日禮拜天,我們起得很早。天氣涼爽宜人,我和牧師娘利用晨更之前,去足球場散步。走著走著,不知是甚麼原因牧師娘突然偏離走道,突然衝向路邊的場地而滑倒在草地上。那時旁邊也有許多位兄姊跟著散步,大家都嚇了一跳,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當時只覺得她好像在快步跑,一時間,我沒有回神過來要去扶住、拉她,我還在想怎麼了?怎麼會這樣?大家看見都嚇了一跳,趕緊跑過來幫忙,扶牧師娘坐正並且替她檢查雙腳的關節是否受傷,也檢查一下身體是否哪些地方有異樣,會疼痛?等確認沒有大礙後,才扶她慢慢地站起來。我們都感謝上帝,牧師娘沒有衝向大樹,也沒有倒向在大樹旁的石塊,而是快速地趴倒在草地上,為了怕她對疼痛失去知覺,有位姊妹趕緊去廚房拿冰塊給牧師娘,讓她先回宿舍休息,用冰塊敷著膝蓋,以防發炎腫脹起來,而我則去參加晨更禮拜。真的非常感謝上帝的憐憫、保守,到目前一切都安然無恙。不過,歐陽瑞琳長老和李中偉夫婦(兩位都是醫師)都認為回台灣後,一定要仔細做個檢查,從這事件我們真的體驗到自己確實不再年輕。


主日禮拜是上午九點45分開始,由我講道。禮拜後稍事休息,接下去是「Q&A」的時間,由大家來發問,我來答。提問的內容可以從禮拜六第一講開始,直到上午主日禮拜所聽到、所想到的內容都可以問。他們確實問了不少,問到關於信仰的問題,也問及怎樣推動讀聖經和帶領查經的方法,有些問題是在台灣也經常遇到的。例如:怎樣告訴年老的父母,說他們身體的疾病恐怕很不樂觀;也問到父母若是沒有信耶穌,他們是否會得救?也有問到「慈濟」投入慈善工作,卻看不見基督教在這方面有實際行動......等等,我都很詳細地給予回答。我最感到欣慰的是,我寄來送給他們的書,他們會在查經班中使用,這樣的回應確實帶給我許多鼓勵。就這樣,在中午十二點30分結束「Q&A」的時間,也結束我這趟在美國巡迴演講的第三站。剩下最後一站--聖荷西教會。


住在紐澤西的謝慶賢兄婦,和因工作關係而剛從多倫多搬遷到紐澤西來的林德宗一家,知道我們來到波士頓,他們特地相偕開好幾小時的車程來參加主日禮拜。當辭別波士頓教會的兄姊時他們一直對著我們的車窗搖手喊著:「明年再來!」在回德宗家的途中,德宗特地帶我們去參觀一個名叫「Shaker Museum」之歷史遺跡,我們不知道該怎樣翻譯「Shaker」這名詞,但他們宣告說:「救主第二次再臨。」因此我就暫且這樣稱呼他們這個教會就是「救主第二次再臨教會」。


這個宗教團體於1747年由Jane Wardley在英國創立所創辦,1758 在英國曼徹斯特成立,1774年由一位名叫Ann Lee的當領導者,跟隨清教徒移民來美國。她宣告說自己獲得上帝的啟示,說亞當和夏娃就是因為「性交」而墮落,現在上帝揀選她成為「新的母親」,主張所有的信徒都必須過聖潔而脫離世俗的生活。她說:「在上帝國裡,大家都必須悔改,每個人都是和上帝的羔羊結婚。」他們相信有復活,有新的耶路撒冷城從天上降落,新的耶穌將會來臨,任何反對基督教的團體、個人都將會被消滅,包括天主教在內都將遭遇這樣的結果。因為主張不婚,但又要延續這團體的生命,因此,他們就領養許多孤兒,但也有不少人是認同他們的理念而來加入的。在1840年最巔峰的時期曾有過六千名會員,而參加過的人數曾多達二萬名之多,但退出的也不少。這團體最先由女性領導,到後來男性也可以成為領導者。他們是熱情的信仰團體,聚會時會搖動身體,高聲歡唱、跳舞、大聲呼叫,會說靈語,甚至會倒在地上全身發抖,這種聚會方式很像在台灣所謂的靈恩派教會之聚會樣式,例如安提阿中央教會。


因為堅持不婚及守貞,因此嚴格規定男女之間不可以有任何接觸。雖然聚會時大家在一起跳舞,但絕對不可以有打招呼,或是有任何眼目傳情的動作出現,平時男女都分開不相來往,包括工作也很清楚地分開,不會相遇,或是相聚,即使在一條路上面對面,也會當作完全不認識的一樣。他們認為不需要有太多的教育,只需簡單的教育即可,因為有生活的技能比讀一大堆書更重要。他們擁有一大片土地,足夠自己生產且自足,比起「Amish」這個族群,「Shaker」是先進多了,因為他們會使用現代化的工具,例如:電話、汽車等等,雖然當年移民來美國的這種信仰團體人數不少,甚至還曾在美國許多地方都有設立分支,也在歐洲許多地方設有分會,但目前全世界是只剩下三個成員,其中一個男士是因為認同這理念而主動來加入,另外還有兩位女士。過去他們建立起來的聚會和居住及工作地方都已經消失了,這裡原本一大片土地,房舍也出售沒有剩餘,將這留存下來的錢成立一基金會,保存並管理這個信仰團體的歷史博物館。過去為了延續這個信仰團契,他們認養許多孤兒,從小就教育他們認同「Shaker」的理念,但是這樣的團體在(救主)還沒有等到「救主第二次再臨」之前,就已經被自己這種嚴格隔離男女的紀律給消滅了。


看完「Shaker」的歷史,讓我更堅定地確信:正確地解釋聖經是非常重要的信仰功課。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