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美國巡迴演講第三站:波士頓歸正教會1

我們在八月9日下午飛抵波士頓機場,歸正教會的李澤森長老夫婦去機場接我們。還記得兩年前我們來時,他們也有一天的時間接待我們去看當年美國開拓者搭乘「五月花」船來到波士頓靠岸的歷史腳跡,因此,當我們在機場拿好行李就看見李長老娘鄭端儀姊,都有老友相見的感覺,很高興。他們很溫馨地請我們去用晚餐,李長老是科學家,曾在美國政府國防部的機構工作,目前已經退休,而端儀姊是個藥劑師,現在每個禮拜有三天在醫院工作,他們的兒子還沒有結婚,剛剛結束於NGO的工作,夫婦倆台灣意識相當強。在日本料裡店的餐桌上,我們聊了對台灣前途的意見。晚餐後,他們開車載我們到接待我們的歐陽瑞琳長老家。兩年不見,看見歐陽長老和她夫婿李中偉醫師,及兩個小孩,我們都非常興奮。兩個小孩在家裡餐桌邊的畫板上寫著「Welcome All」,後來才知道還有一位比我們早先到的李榮欣老師,是去年才結束來波士頓攻讀音樂碩士課程,目前在台南麻豆國中教書,是來自高雄鹽埕教會的青年,她也跟我們住在瑞琳長老的家。


八月10日上午,該教會的李加恩牧師來帶我們去拜訪賴永祥長老夫婦。從1986年認識到現在,與賴教授夫婦我們都一直保持著聯繫,看到我們來訪,他們夫婦很高興。我們再次談到兩年前賴長老跟我說的,計畫要回台灣定居的事。賴長老說後來因為孩子都不肯讓他們回台灣,理由是距離太遠,他們要探望很不方便。而去年開始,賴長老娘出現「初期阿茲海默症」的現象,經常忘記事情,這就更堅定地打消了他們想要回台灣居住的心。當我們在談話中,賴長老娘走出來跟我們打招呼,外表上看起來都跟過去一樣,不過,當她端出茶和餅乾接待我們時,也接著連連抱怨賴長老不跟她講話,說他一天到晚總是在電腦前忙碌。我看見賴長老只能笑著回應,而我則是驚訝賴長老到現在還每天忙碌著在電腦上作台灣教會歷史檔案整理的工作,他年紀已經89歲了,長老娘是88歲,兩人依舊關心著台灣教會的發展狀況,真令我和淑英感佩萬分。


賴長老不愧為是個歷史工作者,他特地拿出我從前牧會的嘉義西門教會在1970年代,由青年團契發行的「門」這份刊物給我看,保存著非常完好,裡面不但談到信仰問題,也翻譯最新出版的英文版聖經之經過的文章,他特別讓我看一位名叫「郭競儒」姊妹寫的和翻譯的文章,賴長老指出郭競儒姊妹在這間波士頓台灣人歸正教會經濟最困難時,慨然地捐出手上的股票,幫助這間教會走過那段沒有經費的困境。我雖然不認識郭競儒姊妹,但很清楚當我1984年在嘉西牧會時,就經常從謝淑民長老的口中聽到他提起這人的名字,我再次看見有理想的教會青年,就是像這樣,知道追求信仰,且會認真地探討聖經問題,這也是為甚麼我總是希望青年團契的聚會,應該每個禮拜都有查經的功課之因。


我很清楚地問賴長老一個很實際的問題,而這也是兩年前我希望他夫婦搬回台灣之因,就是他手頭上的這些資料要怎樣處理?他回答說「不知道」。他說這些資料若是不會運用,那這些都會變成一堆垃圾,但若是好好地整理運用,就會變成很有用的教會史料。他說曾寄望台灣神學院,但看到該院連自己的史料都沒有整理好,若期待該院整理他的資料,那是不可能的事。我心想若是台神不可能,那南神就更不用說了。


其實早在1992年,當我第一次在仰恩牧師陪伴下去訪問他的時候,我就曾提起只要他願意訓練一位傳承者,我願意籌款來資助這件事。那時賴長老連回答都不回答,我也曾跟仰恩牧師提起我對賴長老說這件事。幾年前。林晳陽牧師在此牧會時,因為他是出身輔仁大學圖書管理學系,對整理資料的方式自有專業能力,且他出國之前曾在台神學書館工作很長一段時間,因此,林牧師就利用這段時間,夫妻兩人傾力協助賴長老用電腦將歷史檔案資料輸入存檔,並且替他架設網站,這點讓賴長老非常欣慰,一直懷念著林晳陽牧師夫婦。但在幾年前,林牧師夫婦離開這間教會,再來誰會將這件歷史使命接續下來?其實,這是咱台灣長老總會歷史委員會應該要好好思考的一件大事。我總是覺得咱總會近幾年若不是不務正業,就是搞不清楚正確的事工方向,真是可惜至極。


每次來拜訪賴長老,心裡都會有很深的敬佩,他一生執著教會歷史檔案的建立,這種奉獻一生生命在歷史工作的使命感,對我影響甚大。因為我就是從他身上學習這種使命感,才決定要把生命的時間用來推動讀聖經、帶查經、寫關於聖經的書,也發願要把新舊約六十六卷都講完和寫完。


下午三點剛過,歐陽瑞琳長老帶我們去訪問「All Saints'Episcopal Church」的「Center for the Theology of Childhood」,這是該教會前任牧師從出名的蒙特梭利教學法,運用在兒童主日學的教學上,牧師自己寫兒童主日學的書,並且設計教材和教具,他已經不再牧會,而是專心投入在這項兒童主日學的教學工作上,並且有了傳承者「Cheryl V. Minor」女牧師,就是她接待我們,並且為我們做教學示範,和帶領我們參觀每間主日學教室的設備,這些都令我嘆為觀止。現在該教會發展出來的這套教材,已經被北歐國家、英國、義大利、加拿大、日本,和韓國等教會所使用。我非常認真地這樣想:若是教會想要從根紮起,就應該在兒童福音事工上像這間教會一般,特別是咱總會教育委員會更需要專注的心投入在這項工作。


當我們還在休士頓恩惠教會時,我們沒有注意到有一位姊妹坐在禮拜堂後面,是我們來到波士頓時,接到悅文的信,說黃至成醫師在找我。經過聯絡了之後,原來是他聽到我們來到波士頓,因此想約我們吃個晚餐。後來才知道是他母親告訴他我們將來到此地,因此他就趕緊寫電子信給我,希望有個機會一起吃飯,可惜他的母親在休士頓時沒有跟我們相認。


在吃飯時,黃醫師談到他在「玻利維亞兒童基金會」的事工概況,目前該中心收容有一百個小孩,其中有一半約五十個是像台灣的安親班一樣,白天父母去工作時,將孩子送來收容中心,等父母下班後才帶回去,因為多數家長出去工作時,都會把孩子鎖在家裡不讓孩子出門,以免孩子跑丟。但也因為這樣,孩子就失去了上學的機會。其餘五十個孩子是住在中心,中心有護士,也有社工師和老師在看顧,讓孩子們能夠安心地讀書,和有個安定的生活,這是非常重要的事。因為這樣,孩子才能在高中畢業後順利找到工作而脫離流蕩街頭的生活。黃醫師的妻子是兒童心理醫師,每次他們都是一起去玻利維亞,他的妻子可以幫助他很多。他說有些孩子是需要心理醫師的幫忙,而他服務的醫院都會有同事捐贈藥品讓他們帶去,他說玻國海關都認識他們,也因此在入關手續上給他們很多的幫忙。不過他也談到因為經濟景氣每況愈下,再加上美元貶值很多,經費的籌募不再像過去那麼容易,但感謝上帝的恩典,他說總是在他們最困難的時候,會看見上帝伸出救助的手。


他也說出心靈深處的經歷,就是當他十六歲那年,十一歲的妹妹因為血癌去世,那時他幾乎無法繼續讀書,休學在家裡陪每天哭泣傷心欲絕的母親,也在那時候,他因為陪母親去教會參加聚會和團契活動,改變了他許多看法。就在那時,他決定要去讀醫學,希望將來能幫助更多像他妹妹的小孩,他說若是當時妹妹沒有去世,他不可能會想要去讀醫學,更不可能信耶穌。他說上帝把他妹妹帶走,卻讓他照顧更多的孩子,也讓他因此認識耶穌的愛。聽他這樣說,讓我想起「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這部影片,分享黃醫師心靈的經歷,感動甚深。我又再次學習到上帝奇妙的恩典,遠勝過人的腦力和能力所能及的範圍。


今天是很有收穫的一天,我想著賴長老一生執著在教會歷史資料整理的奉獻,也看到一間教會可以在兒童主日學的事工上成為典範,又看到黃至成醫師在玻利維亞關心街童事工的奉獻等等,這些都成為再次激勵我獻身的使命感。我思考自己發願的心志:要盡一生的力量講完並寫完聖經新舊約六十六卷的信息,也要傾生命之力推動讀聖經的事工,並在兒童營教材上盡我所能,但求上帝幫助我。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