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出國巡迴演講

連續十年出國巡迴演講之後,在去年(2010)我休息一次沒出國去演講,但和淑英陪著大安福音隊去花蓮和宜蘭巡迴演唱佈道。因此,前年邀約要我去演講的教會,我都跟他們說今年才可以出國去。而今年比較特別的是在元月初,就有美國紐約新城歸正教會邀請,因為是大風雪的季節,我只去這間教會,前後六天。接著就是這個禮拜開始,為期一個月四個地方的演講、培靈,這四間教會都是早在前年或去年就已經確定了。


這次我接到比較特別的是第一站在洛杉磯,離上次受邀已經相隔有七年之久;那次兩間教會舉行聯合靈修會,以及十一間教會的聯合聚會,但這次不一樣,邀請我去演講的並不是教會,而是一位事業家,他長久看咱教會週報,且關心咱教會各項事工,知道我在兒童營將教材編入了台灣本土人物、事之誌,因此,他希望我能去講給台灣同鄉聽。可是,他也知道我不是政治名嘴,同鄉並不一定會想要來聽,於是,他想出一個介紹我的方式,就是請我連續寫文章刊登在美國發行的華文「太平洋時報」上,他期盼用這種方式讓同鄉認識我。他租了一個飯店大廳當作我演講的場所,第一場演講就是從七月30日禮拜六上午開始一直到下午。然後,禮拜日上午去他的教會講道、下午兩場專題演講。


為了要刊登我的文章,這位事業家在太平洋時報有個版面,原本是廣告他公司的產品,從六月開始改成刊登我的文章。計畫談妥確定之後,我從今年二月農曆年受難週的書寫好之後,就開始思考寫哪些人物和故事,好讓太平洋時報能夠順利刊登出來。因此,從五月上旬開始,只要有空檔,我就開始寫,該報也在六月開始陸續刊登,希望用這種方式能引起更多的台灣同鄉會注意,而且會來聽我演講。而我也一再在思考:要怎樣講,才能在這些故事中將基督教信仰的精華不著痕跡地傳遞出去?因此,一面寫,也一面祈禱。後來聽說讀者反應不錯,讓我寬心了許多。對我來說,已經習慣出席人數很少的演講會,就像七月16日下午在輔仁大學醫學院會議廳舉辦的「醫學教育改革與臨床倫理諮詢研討會」,整個可容納五百人的大廳,現場大約只有十來多個人一樣,我照樣講,且這場研討會不只是有我,還有其它醫學大學出名的教授。


這次去美國的第二站是八月3日將到休士頓恩惠教會,該教會江榮憫牧師曾在咱東門教會當傳道兩年,他也是我進入台南神學院時的六年級學長。人非常客氣,不僅去年初就來信邀約,也利用回來台灣省親時特地來電話請安。我也是第一次受邀請到休士頓恩惠教會,該教會有一位黃哲宗長老,是我神學院時代的同學,他讀社會服務系,畢業後去美國經商。三年前,我受邀去德州奧斯汀教會演講時,他特地去聽,演講之後,就跟我說他會回去建議教會邀請我。


八月9日要去第三站波士頓台灣歸正教會,我在兩年前才去過這間教會,那時該教會舉行設教四十週年感恩活動,特地邀請我去演講,也邀請台灣同鄉參加,並且還刊登當地的華文報紙,我的感覺是同鄉出席並不是很踴躍,但他們說已經不錯了。那次該教會希望我能專門為同鄉,連續五場演講,我都是講台灣的故事,許多同鄉都反應說跟政治人物的演講很不一樣,這是很客氣有禮貌的說詞,他們心中還是想聽政治的議題。我則是對政治很外行,只會講台灣的故事。而讓我最為感動的,是很疼我的賴永祥教授夫婦每場演講都出席,並且特地邀請我和淑英去他們的家參觀他的書房。有趣的是當我講到最後一場時,也就是禮拜日主日禮拜後,下午大家用過午餐,突然來跟我說要有個臨時的「Q&A」,那時才有會友跟我說:「牧師,請告訴我們怎樣讀聖經?」我說這只好等下次了,因為這個主題至少要講個三至四場。就這樣,這次他們再次邀請我去,特別指明要我去告訴他們怎樣讀聖經。他們這次不再自己的教會舉行,而是去租一個營地。


第四站就是在聖荷西台美教會,預定在八月17日晚上飛抵舊金山,這是這六年來每次去美國巡迴演講都必定會邀請我去演講的教會,在咱教會聚會的連許雅正姊在該教會當任執事,她弟弟許宗宏是該教會的長老。因為連續六年受邀去演講,因此跟該教會的長執、會友好像都很熟。還記得三年前受邀,在演講的前後,他們小會員連續兩次擺飯局,都是希望我去該教會牧會,他們那種熱情真的是會感動人,每次飯局都會讓我為之心動。還好,該教會已確定聘請剛卸下總會議長職務的土城教會賴顯章牧師去牧會,這也可讓我免除每次演講都有被遊說去牧會的心裡壓力。


今年年初,就接到來自美國紐約大安教會的邀約,要我明年八月去演講,也接到來自加拿大溫哥華教會的邀請函,接著是在四月初接到來自巴西大安教會小會的邀請公文。由於三年前那次去到巴拉圭曾發生過身體不適的經驗,淑英一再跟我說巴西的邀請最好不答應,且路途遙遠,要搭乘那樣久的航程,她非常擔心身體適應的問題,希望我好好審慎考慮。前二者我都已經答應了,現在巴西的邀請還在考慮中。而在這之前,我也有接到高雄四間教會聯合舉辦的靈修會的邀請,時間是在明年七月最後的一個週末。


這十二年來,每年都會接到來自國內外各地教會的邀請,這也是為甚麼每年七月兒童營結束後,我就會準備出門去巡迴演講、培靈之因。但也因為要準備這些演講,我通常都在農曆年寫完受難週的講稿之後,就開始準備寫這些外出演講的稿子。就像聖荷西教會,連續六年,每次去都至少有五至六場的專題演講,包括主日禮拜講道,但並不包括帶領團契或是小組查經,每次他們都會給我一個主題。有些教會是聽了演講之後,覺得不夠,還要再加場,這種臨時多出來的場,有的是在教會增加一場,有的就到某位會友家裡的客廳,來個「圍『盧』暢談」,大家圍繞在一起,一面吃東西,一面聽我「塗說」天下事,他們喜歡聽聽我在牧會時遇到的故事,也有的想聽聽我對台灣時事的見解。記得前年在雅正姊的家是如此,在聖路易林泰長老的家也是一樣,都是一大票人相聚,而在達拉斯鄧哲熙兄弟的家也不例外,大家一談就是兩、三個小時。不過,大家也想要了解我怎麼有那麼多時間寫書?到底我是怎樣分配時間的?每當有人問這問題,我真的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只知道每天窩在書房的時間很長就是了。而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對社會周遭發生的事,對國際社會的動態很敏感,而這也是我長久以來培養起來的習慣,卻也是他們最感到興趣的地方。


這次出門去美國,途中將在紐澤西謝慶賢長老的家小憩三夜。每次出門我都會帶淑英跟著我跑這樣的行程,其實,最累的就是她,因為她必須撐著聽我演講,有時聽我講得很無聊的內容,卻也不能打瞌睡,真是辛苦了她。


就像我曾說過的,在演講結束後,或是演講之前,或在航程當中,只要有空檔就是我在準備兒童營經文的時刻,我會一直翻著聖經,對照著過去講過的經文,然後開始寫下備忘錄,等回到咱教會之後,我就又要開始準備明年兒童、少年營的教材了。


我懇請大家在祈禱中紀念著我和淑英這趟美國之旅,祈求上帝的手扶持帶領和賜福,賜給我們足夠的智慧,也賜給我們有堅定的信心,和健康的身體,不僅看顧我們的旅程都順利、平安,也幫助我所演講的內容都能造就所有參加者,我們也會在祈禱中紀念著大家,懇求天父看顧保守咱東門教會和所有會友的家庭。阿們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