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六十五歲生日的感想

今年五月20日我剛好進入第六十五歲的生日,我自嘲說開始進入「三聲無奈」的生命旅程。原因是我在五月2日就去戶政事務所申請老人公車專用的「敬老票」,那天拿到臨時的卡片,很興奮,搭上公車刷卡,聽到的是「嗶、嗶、嗶」三聲,那三聲也讓我第一件想到的,是自己不再年輕,而是屬於老人的階級。


這「嗶、嗶、嗶」三聲,也讓我想起廿五年前,也就是1986年四十歲生日那時,我在嘉義西門教會的週報上寫了遺書,交代一些後事。因為我總是覺得生命有了先前準備,總比突發意外沒有任何準備而走完生命旅程要好。在該遺書中我交代了兩件事:一是牧師娘可以再嫁,孩子交給我最小弟弟俊泰扶養。二是把我身上可用的器官全部都捐出來給需要的人,其餘用火燒掉,丟擲到大海中即可。沒想到該文刊登後,被嘉義西門的姊妹們給罵翻了,她們都為牧師娘打抱不平,而且還跟我說:「牧師,你可以安心走沒關係,至於牧師娘要不要嫁人,這件事不用你操煩。」這讓我嚇了一跳,原來她們都挺著牧師娘耶。


五年前,也就是2006年我六十歲,悅文在一家法式餐廳替我擺設宴席慶祝,也邀請幾對夫婦參加。那年我把後事再次交代一番,當然是把交代牧師娘再嫁,孩子給弟弟扶養的事都刪掉,原因是牧師娘年紀也接近六十(她差我一歲),兩個孩子都各自獨立了,不用我操心。我只期盼他們終一生的日子,不會改變信仰,而會堅持到底。


今年年初就開始在想這件事:六十五歲了,在一般公家機構都是屆退休年齡。雖然咱長老教會總會強制退休之齡是七十歲,但我很認為不必等到被強制退休時刻來到。會這樣想,是因為想要好好用些時間專事寫關於聖經信息和查經的書,我發現這樣的書對很多人有幫助,而我長久以來不停地寫,寫到現在共計出版了129本(並不包括重寫、重新修訂再版的),預估今年底之前,會到135本。我在1990年發誓的計畫,是要把新舊約六十六卷全部都講完,也寫完出版。但若依照目前的進度來看,很清楚地是無法在去世之前完成這個目標,除非我把所有的時間都用來專心寫作才有辦法。兩年前開始,我有改變一種作法,就是只要有講道的部分,就沒有查經,這樣,至少在去世之前,或許還有可能補足全部新舊約一套。


另一方面,我也想重新寫一套聖經導讀。原先的導讀是在咱教會設教五十五週年(2001)時完成出版的,離現在已經有十年,我應該可以將該套書重新寫過,讓初讀聖經或是每日有靈修的兄姊,他們能有好的聖經陪讀資料可用。就好像我這三年來重講約翰、馬可,以及路加等這三本福音書一樣,跟十多年前在嘉義西門教會講的信息,已經差異很大,篇幅也增加了一倍以上。


再者,這十多年來,因為帶查經的關係,我很想編輯一本「四福音書經文對照」的書,這對查考福音書很有幫助。早在四十年前,天主教光啟社出版過「馬太、馬可、路加三部福音合觀」,也再版。香港基道出版社出「四福音合參」,但我總覺得這兩種編輯上不是很好,會有這種感覺很可能是跟我親自帶查經使用的心得吧。我準備花一年時間好好編輯這本書,一定很有幫助牧者帶領查經,或是研讀福音者之需要。


多年來,我一直有個心願--開聖經補習班,直到現在這個心願都沒有改變過。我也知道理想和現實有時會有差距,就像上述的寫作理想,和現實就有很了差距一樣,但開聖經補習班的事我一直是放在心裡想著,從來沒有忘記過。只要有機會,我就全力以赴。也因此,今年初就一直在想退休這件事。若是我繼續牧會下去,可能就無法完成這個心願。


我對自己人生並沒有甚麼大志氣,我曾在剛出來牧會時發出這樣的心願:牧養一間小小的教會,成為一個忠實的傳道者。結果這兩項都沒有達成。


一是在十三年前竟然答應到咱台北東門來,而如今教會主日禮拜人數已經有四百名,若加上主日學小朋友、少年團契、原住民聚會等,咱東門教會單是主日禮拜全部加起來就超過五百名,這不會是「一間小小教會」。我常問自己當時怎麼會決定來咱台北東門的?我只知道當答應聘牧小組的邀請時,那晚牧師娘一再問我為甚麼要答應?她一再提醒我說:「你不是說好,要下鄉去牧養一間小小教會嗎?」她甚至抱怨我都沒有跟她討論,就跟人家說「好」。我還記得當時張仁和牧師還在神學院讀書,一聽到說我答應來台北東門,還曾跟同學斬釘截鐵地說「那是不可能的事」,結果我竟然是這樣子決定的。


二是這十多年來,我幾乎不再參加中會、總會的年會,嚴格來說,單單這個理由,我就不能算是「忠實的傳道者」。從教會公報結束總編的工作之後,我就對參加總會和中會年會的意願大大降低,甚至覺得根本提不起勁。我當然知道沒有參加中會議會,不太好,因為許多同屬中會的牧長都會利用那機會多聯繫、來往。自己不參加,無論用甚麼理由都說不過去,而這正好顯示自己的心態驕傲,才會如此,真的不應該。一個謙卑的傳道者,會與別人分享,也會欣賞與自己不同型態的傳道者才對啊!我怎麼可以這麼驕傲呢?不對,不對。我不是一個好的傳道者,因為沒有忠實於自己所屬的教會組織。我若這樣,又怎能帶領教會呢?又怎能培育信徒有忠實的信仰呢?說到這裡,心中自覺很慚愧。


想來,上述兩件都和自己剛出來牧會時的心願差了這麼大,心中真的是百感交集。


這些都是今年生日之前一再反覆出現的念頭和感觸。


今年生日適逢禮拜五,教會聚會很多,從上午的查經班禱告結束後,查經班兄姊隨即從外面拿一盒蛋糕進來為我慶生。才剛結束,就接到姊妹詩班說要我過去禮拜堂一趟,她們為我唱生日快樂、祝福的歌。然後,下午棒鐘隊竟然跑到辦公室圍繞著我敲起生日快樂的曲子,還要我解開秀麗姊脖子上的絲帶,然後我將那條粉紅的絲帶結在衣領上,難怪當天晚上查經班的人一看到,都感覺很奇怪,我怎麼有這麼別緻的「領帶」。晚上查經班,邱雅惠姊還作弄了我一下,她彈琴,我帶大家唱詩歌,結果她並沒有彈我要大家唱的詩歌的曲子,竟然彈起「祝你生日快樂」的樂章,而大家也很有默契的樣子,就唱了起來,真叫我感動萬分,但也讓我有不知所措的窘態。今年收到許多卡片,和祝福的話。


我想起五十歲生日時,那天我入院馬偕開刀治療頸椎第五至七目。今年六十五歲生日,兩個孩子都不在身邊,悅文在瑞士,東元夫婦在高雄工地,而淑英則是剛好開完刀滿月。過去的時間,都投入了牧養的工作,大概也是因為這個緣故吧,今年就有很多人一再告訴我說:「牧師啊,你要多照顧牧師娘啦。」聽了,真讓我心底感到萬分虧疚。我一直在深思,是否自己沒有善盡當丈夫的責任?或是哪個地方出了狀況?要不然大家怎麼聽到牧師娘動手術治病,就一再提醒我要好好疼惜牧師娘?因此,我在想:若是能活到七十歲或是七十五歲,在這剩餘的幾年中,我應該要用更多時間與牧師娘好好過個老年歲月。我常說:終老,就是兩老在一起,一定要抱緊一點。因為孩子有自己的家要顧,也有自己的工作要打拼。剩下的,就是兩個老的要彼此相互扶持囉。


流逝的歲月不會再回來,生命的列車總是有到站的時刻,該在哪站下車?這確實是生命的功課,需要智慧耶。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