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教會要我去說聖經的事

說來真讓我感到不解,但也是很興奮的事,就是有越來越多教會要我去告訴他們怎樣讀聖經。我經常這樣自問:教導信徒怎樣讀聖經這種事,豈不就是傳道者應該有的使命和責任嗎?為甚麼要我去講?我問打電話給我的傳道者,他說:「因為我講,信徒都不聽。」我問打電話給我的長老:「因為我們的傳道者不講,也不做,甚至說不需要。」不論到底是信徒或是傳道者,他們都有個共同需要:知道要讀聖經。而這點是我最高興的事,因為這就可以看到咱長老教會是個很有盼望的教會,並不像某些人在傳說的「長老教會沒有希望囉」這樣的話。


我也接到這樣的詢問:「盧牧師,若是對初信的人,或是完全沒信的人,要怎樣介紹基督教的福音給他們?」類似這樣的詢問到現在都不曾停止過。我都會很簡單的回答說:「就是告訴他們『耶穌愛你』,這樣簡單一句話就夠了。」我的理由很簡單:每個人都需要愛,尤其是被人愛。當聽到一個我們從來不認識的人愛我們,且是毫無代價的深愛著我們,又會因為愛我們而獻上他的生命,單單這樣就夠讓人感動的了。這點也是我在和信醫院的工作心得。我常常對病人說「耶穌愛你」,有的病人聽了會反問我說:「耶穌,我跟他又不認識。」我就會說:「沒錯,但他認識你。」對方會說:「亂講,我又不信耶穌。」我會接著說:「這是真的,耶穌不只是愛認識他的人,他也愛所有不認識他的人。這是聖經所說的,上帝愛所有世上的人。」然後,我會從這裡開始教導病人怎樣奉耶穌的祈禱。最有趣的地方就在這裡,每當聽說可以借用耶穌的名向上帝祈禱時,大多數的病人都很高興有這樣的機會,也希望學習奉耶穌的名祈禱。我會讀聖經給他們聽,有的病人也會問「在哪裡可以買得到」。


我一直有這樣的信念:聖經是上帝的話。因此,當耶穌的信徒,最基本要件,就是要讀聖經,且是要每天都讀聖經。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認識耶穌。


每當我去其他教會演講,我都會這樣說:「如若你們當信徒的,都不讀聖經,坦白說,我們當牧師的日子就再好不過的了。因為我們亂講,你們就只能亂聽;我們傳道者隨便講,你們也只能照單全收。因此,若真的愛你們的牧師,就是要求他帶領你們讀聖經,要求他帶大家查經。」我確信若是信徒都很認真讀聖經,甚至用些時間翻翻和聖經有關的書,例如古倫神父寫的書,或是最近南與北出版社所出版:葛得‧泰森(Gerd Theißen)所寫的《那個加利利人的影子》,必定對聖經、特別是新約聖經的了解,會有很大的幫助。這樣,就會知道傳道者講道是否有認真、用心?而傳道者知道信徒當中有人認真在研讀,甚至研究聖經時,他一定不敢沒有準備拿起聖經就講。


在嘉義西門牧會時,有一位謝淑民長老,他也是我很好的朋友,對聖經研究很下功夫,也出版過「史上耶穌」這本彙集他寫在國語日報上文章的書,他就是經常會跟我交換意見,討論我講道的內容和他觀點不同的地方。當1984年初,有四間教會要聘我去牧會時,我最後選擇四間當中規模最小的嘉義西門,其實理由只有一點,就是淑民兄。他當時擔任教會執事,卻強力向聘牧小組極力推薦我,理由是我參與推動和帶領大專聖經研究班,他認為這才是最好的傳道者。他禮拜時都會坐在禮拜堂最前面,專心聽講。他會介紹書,也會介紹影片給我看。查經班從不缺席,總是夫妻檔出席,不論颱風或是下大雨,人多或少,他們一定參加查經班。教會有這樣的長老,傳道者不進步、不用心,那才怪!


這十一年來,我每年暑假都會應邀去國外巡迴演講(去年因為陪福音隊去東部,沒有外出),今年也不例外,跟往年一樣從七月底到八月底,都會在美國各地台灣人教會巡迴演講、講道。舊金山的台美教會已有連續第六年,每年暑假都會請我去一趟。而他們到現在沒有傳道者牧養之下,都是幾位長老很認真地在帶領信徒研讀聖經。每次去,他們都會請我帶他們查經。


最近幾年,國內邀請我去講怎樣推動讀聖經的教會也越來越多,而這是我最喜歡的事工。就像我一再說過的,退休之後要開聖經補習班。過去在一位朋友家開班之前,我會先講「為甚麼要讀聖經」這個題目。然後我會先用〈路得記〉這本經書作範本,跟他們說只要聽我講這本經書之後,覺得查經班有意思,才再繼續。很有意思的,查經班總是這樣子開辦起來。


雖然總會有推動新眼光每日讀經運動,我認為每間教會可以用這份教材,然後依照自己的需要各自推動讀聖經、查經的工作。換句話說,由總會提供教材幫助傳道者,傳道者依照各自教會的需要設計方案來推,這樣才正確。


我在嘉義牧會時,有一位在鄉下牧會的年輕傳道者很用心;他的會友大多是沒有讀書的老人,只會台語。於是他每個禮拜日結束後,夫妻兩人就開始用錄音機錄下再來這個禮拜要讀的聖經範圍。然後禮拜日下午就將錄製好的錄音帶,在禮拜一上午送去這些年老會友的家,他說這樣順便家庭訪問,也告訴他們這是這個裡拜的讀聖經功課。他們錄製的方式很特別,會先說「這是某月某日禮拜幾」,每讀完當天的經文,就會說「我們一起來祈禱」,一次錄製一禮拜份。就這樣經過三年,他跟我說,怎樣想也不會想到,夫妻兩人竟然是同心合一地將聖經新舊約讀完一遍以上。他這樣說,是因為有時在錄音中,不小心把羅馬拼音的發音讀錯了,就要重來一次。而且為了要錄音,必須先讀過幾次,且是兩夫妻一起讀,要讀出聲音來,這樣,錄音時,就會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發錯音。他說以前靈修時都是自己一個人讀,為了要幫助會友每天讀聖經,於是夫妻一起讀又錄音,他說上帝給他們這門功課,讓他們發現到許多過去未曾注意到的經文,因錄製錄音帶給會友,找到許多有趣且是值得注意的經文記事。他有很深的感受,就是同意我所說的,推動讀聖經最大的受益者,應該是傳道者自己。


有幾次我出去演講為甚麼要讀聖經時,總是有傳道者或長執聽了之後,反映說:「那是你們台北東門信徒教育水準高,才會牧師一講,大家都懂。我們這裡水準沒有那麼好,推不起來。」聽到這樣的回應,我都會用嘉義這間鄉下教會的年輕牧者為例,告訴他們絕對沒有這回事,只在於要或不要而已。因為我們最早期的信仰前輩,大多數是文盲,宣教師也是帶他們讀聖經,而且都試用羅馬拼音讀聖經。其實,我發現是傳道者不要,也是長執不想要,才會提出這樣的問題。


這個禮拜日,我在新竹公園教會演講,再來是禮拜六從早上到下午,我在雙連教會靈修會,都是要講關於讀聖經的事。去年八月在高雄三民教會講讀聖經的事,結果他們從今年元月初一開始推動,也「逼」他們的牧師要親自帶查經,他們甚至連週報都為了要登讀聖經的資料而改版,引用咱教會過去出版的「聖經導讀」幫助信徒。


我總是有個心願:希望請我去演講的教會,在我講完之後,會開始推動信徒每日讀聖經,而該教會的牧師會主動帶信徒查經,我深信這是改變教會、提升信徒信仰品質最好、也是最直接的方式。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