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他們的燈還繼續點燃著

我在2006年12月3日的「牧師專欄」,寫一篇「當鹽寮淨土吹熄了燈火之後」的文章,提到區紀復先生在花蓮所創設的「鹽寮淨土」,教育民眾怎樣實踐環保的生活,以及透過簡樸生活的方式,來完成愛護台灣這塊可愛的土地,好讓我們後代子孫得以繼續在這裡安居無憂。後來看到報紙一則小小的新聞報導說,該中心關閉了,讓我心中有許多感觸,寫了一篇我曾和幾位好友去訪問過的感想。後來,我又聽說該中心並沒有關閉,因此,有幾次去花蓮,路過該處,總是會自然地探望一下,好像並沒有甚麼動靜的樣子,我就沒有再進一步去查訪是否還有在繼續著。


真感謝陳嘉鈴君在上個月中旬,轉來創辦人區紀復先生在三月2日寄到總會網站的信,該信這樣寫著:

「朋友轉告貴教會刊登盧俊義先生寫<當鹽寮淨土吹熄燈號之後>一文,我想這是個誤會,這個謠言傳了很多年,我們沒有特別聲明什麼,既然朋友特意轉來你們的訊息,我就正式回應一下。只是我們有時出門幾個月不在家而已,這些年來還是打開門,歡迎願意來一起生活的每個人。鹽寮至今走了23年歲月,我們這些年花比較多心思在海外的分享與交流。其實我們大部份時間還是在鹽寮,而且還是陸續有朋友來一起分享生活。有些人沒有遇到我們,看到有些雜草叢生,就沒有任何追究求證地以訛傳訛。既然今天有明確的訊息對象,我們特此聲明。區紀復。」


我趕緊回信給嘉鈴君,也同時寫了一則簡訊給區紀復先生,表示會在咱教會週報上寫篇文章說明該中心繼續點燃著燈,在照亮台灣環保工作和簡樸生活的盼望。


過去無論是查經班或是東門學苑,我都曾多次介紹過區紀復創辦的「鹽寮淨土」訓練中心,只有一個用意:我們的生活其實可以過得很簡樸,所需要的費用不會很多,而且可以為我們的下一代留下許多生活環境的資產,而這些資產遠比任何金錢的財富還要貴重。因為有錢,並不一定可以買得到清潔的環境,就像台塑在麥寮設六輕,確實賺了大把金錢財富,但我們也從此再也無法為下代子孫留下麥寮海邊的淨土。早年陳定南先生當宜蘭縣長時,因為成功地阻擋了王永慶欲在利澤蓋六輕的計畫,使得宜蘭縣雖然沒有像雲林從台塑獲得大筆「回饋金」入縣庫,但卻也因此為宜蘭人保存著純樸的原始風貌,不但有清潔的空氣,和綠蔭的景色,還因而帶動越來越多人嚮往去旅遊,甚至有不少台北人喜歡去購屋居住,當作休憩的地方,比起麥寮人,宜蘭人致癌的比例少很多,單就這點至少就是一項難得的健康資產。


全世界都一樣,要投入改造、改革工作的人都會很孤寂,舊約聖經中的先知也是如此,施洗約翰的遭遇和舊約先知一樣,而耶穌被門徒出賣到被釘死十字架的事件,都是大家耳熟的事。過去推動人權運動,動輒家破人亡,然後我們這一代的人享受著人權被保護、尊重,可以公然反對當政者,甚至嚴詞批判政府錯誤的政策,和官員貪婪、瀆職的行徑等等,這也是為甚麼我一再強調說,我們就算不喜歡一些為民主運動獻身的人,他們在各種場合用強烈語句問政的態度,總要給予某種程度的尊重,以及必要的感謝,理由很簡單,若不是他們過去拼命呼喊,犧牲家庭、財產,被刑求關入牢獄,甚至獻出生命,我們又怎能有今天這樣的民主風氣?想想鄭南榕先生,堅持維護「百分之百言論自由」,不惜用焚燒自己的強烈手段來訴求這個主題:生命貴在言論自由。他的犧牲,讓我們擁有今天言論自由的成果(雖然還沒有達到百分之一百)。


環保的工作也是一樣,我想起1985年
8月美國杜邦公司決定投資一億六千萬美元在鹿港設廠生產二氧化鈦。當此案曝光之後,引起當地居民強烈反彈。1986年3月,彰化縣議員李棟梁發起陳情書簽字活動,在兩天內即獲得數萬人連署簽名,之後陳情書緊急送到總統府行政院立法院等單位。請注意,那是蔣經國當政的時代,這種公然反對政府政策的作法,稍不小心,就可能吃上各種莫名其妙的罪名而繫牢獄之災,嚴重者,甚至會被套「叛國」之罪名。李議員的陳情書很清楚表明,說杜邦公司申請了面積高達六十公頃的土地,絕非僅生產二氧化鈦,將來不排除生產高危險化學物品,並強烈質疑二氧化鈦生產過程中,所產生的廢氣廢水處理,都將會對當地環境造成嚴重污染。他這項公然反對杜邦在彰化鹿港設廠的運動,很快就引發全國各地的反對杜邦行動,台大學生串連組成大學生聯盟,學生紛紛串連到鹿港去向當地民眾解說反對之因。最令人感動的,就是鹿港鎮所有國小學生,都聯名反對,並且逼得學校停課,老師、家長帶學生上街遊行抗議。不要小看這樣的行動,那時候可還是戒嚴時代耶!學校圍牆都有國小學生畫的圖畫,表明強烈反對杜邦公司設在鹿港。1986年10月,「彰化縣公害防治協會」成立,縣民以各種抗爭手段抵制杜邦。1987年3月12日,杜邦公司被逼到最後,只好宣布取消在鹿港設廠的計畫,反杜邦運動也成為全國首件環保抗爭運動,並因此導致外商終止投資計畫的事件,而後行政院才在1987年設立環保署


這幾年來,環保團體一再努力,用各種方式在教導咱台灣人民,一定要保護土地,使之更為乾淨,這點從最近環保聯盟總動員,並且教育彰化縣民認知:若讓國光石化工廠蓋在大城鄉珍貴的海邊濕地,不但白海豚不會再來海邊遊玩,連原有的濕地生態也將會因而消失殆盡,進而農作、漁業都將遭到浩劫,環保團體不但開啟了彰化縣民的視野、觀念,也因為許多有良知的文化工作者,和知識界人士的大力呼喊,好不容易地才阻擋了國光石化在彰化大城鄉設廠的計畫。從這裡就可以看得出來環保團體這幾年來的努力,是有成果的。


就像我在上次的文章所提起的,區紀復先生擁有瑞士化工博士學位,但秉持著基督徒的信仰良知,排拒了台塑大老闆的重金禮聘,寧願把自己下放,!從事最基層的工作,教導民眾過簡樸的生活,和推動環保工作,犧牲之大,已經不是我們用數字可以換算出來,更不是我們三言兩語可以道盡他的心路歷程。就像早年許多宣教師奉獻一生時間,在台灣邊遠地區照顧貧困、弱勢族群一樣,令人感佩、動容。


維護生態和生活環境品質的工作,確實是一件很痛苦又沉重的事。因為這牽連著許多生命態度和價值觀的問題。我經常在思考耶穌所說的這段話:「沒有人能伺候兩個主人。他要不是厭惡這個,喜愛那個,就是看重這個,輕看那個。你們不可能同時作上帝的僕人,又作錢財的奴隸。」(馬太福音六:24)自古以來,人總是在財富和上帝之間的選擇做掙扎,大多數的人都會因為財富上的需求而失去了抵擋誘惑的力量,甚至因此陷入了貪婪的網羅當中而無法自拔。寧願選擇財富,撇棄上帝所賞賜的美好生態;喜歡人工產品的食物,不珍惜上帝賞賜的自然食品,就像我們喜歡用化學肥料,不要自然循環的肥料等等,這些都可看出人的軟弱和無知。


區紀復先生在化工學識上有成就,但他放棄優渥的待遇,寧願做培訓環保和簡樸生活種子的教育工作,且是身先士卒,這種毅力、學養、膽識,真的令人敬佩,也讓我們感動。如今他來信說「鹽寮淨土」並沒有熄燈,而是繼續點燃著,不但讓我們感到欣慰,我們也要繼續為他和他創設的「鹽寮淨土」訓練中心祈禱,祈求上帝賜福區紀復先生和與他一起工作的人員。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