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會的決議很有意義

上個禮拜日中午,也就是主日禮拜後,我隨即召開臨時小會,徵求小會同意,行文給七星中會的中委會,建議中會:希望能夠取消原訂五月1日要舉行的「七星中會成立60週年感恩禮拜」,將所準備要花用的經費都節省下來,並呼籲中會所屬全體教會在受難週期間推動禁食,且鼓勵信徒踴躍奉獻,然後將這些所有節省和奉獻的錢,作為資助日本賑災之用。小會的長老們很快就說「好」。於是,我們在禮拜一(三月21日)下午就用掛號信寄去中委會。


基本上,我們的態度是尊重中委會的決定,我們只能建議。


其實,中委會決定要舉辦這項活動,並不只是感恩禮拜,還有多項活動節目,包括敬拜讚美、排舞、兒童劇團等,再加上租用的場地是台大體育館,所有這些活動和場地費用所要花費的經費確實是不少。也因為要花的費用甚多,除了當天的禮拜奉獻外,中委會也發文給中會內所有的教會,為此次中會60週年紀念活動奉獻。


中會籌備這項紀念感恩禮拜,打從開始所做決定就讓我感到相當不解,原因是要求所有參加的人都要穿中會統一訂作的T恤衣服,而且包括我們牧師也都要穿中會製作的紅色T恤。中會的解釋是穿有顏色的T恤,是為了讓會友容易找到自己所屬的區會席位。而這些T恤是按照區會分成各種不同顏色,這樣比較容易辨識。其實,只要籌備小組先前作業完備,會友要找到自己教會所屬區域和教會所分配到的座席,並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但只為了要讓參加的會友容易辨識,就要花錢訂製T恤,實在是很浪費的事,何況現在很多人家裡都有T恤,平常會常穿T恤的人又不多,更讓我感到相當不以為然的,是這麼重要的60週年感恩禮拜,竟然是要會友穿T恤參加禮拜?這不是一項很隆重又有紀念意義的禮拜嗎?卻是要穿T恤出席,真讓我怎麼想也想不通。


上個禮拜二(22日)下午,在咱教會舉行廖恩賜長老的「得恩堂」眼鏡公司成立70週年慶感恩禮拜,我們看到所有參加的來賓,其中有許多來賓都是非基督徒,他們幾乎都是男士穿西裝,女士穿套裝來參加。想想看,連一般人參加這種有意義且盛大的聚會,都會知道要穿著正式服飾,而堂堂一個七星中會60週年,卻要信徒都穿T恤作為出席感恩禮拜的服裝,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到現在都還無法理出一個頭緒來。


我們小會有特別提到,希望能夠取消,或是把慶祝活動花費減到最低,有個主要原因,希望用這種方式來表達我們與日本這次大災難一同哀傷。同時用我們能力所及的力量,給予捐助賑災。


其實,我還想到一件事:就是咱台灣長老教會在日本有八間教會,包括在東京、千葉、崎玉、京都、神戶、大阪等地。我們差派宣教師在那邊帶領台灣人聚會,也深受日本基督教團的關心和協助。因此,當我們盡力來關心日本這次的大災難時,也就是在關心我們自己。若是我們不會關心他們,等於是我們並不關心自己的同胞和教會。這也就是我們經常聽到的一句話:愛別人,等於是愛自己一樣。


上次臨時長執會(三月13日)已有同意,在受難週期間來發動大家用禁食方式,來紀念日本這次的大災難,我原先是準備推動禁食一餐,現在想到若是能禁食一天會更有意義。因為災區的人民一再發生缺乏食物和生活的必須用品。讓我們用禁食一餐,最好是一天三餐,把節省下來的錢用來資助日本賑災的需要。禁食的主要用有兩點:一是讓我們跟日本此次受難的家庭、人民一起受苦。二是用這種方式來表明我們用最誠摯的心情,關心他們的苦難。


就像我說過的,禁食賑災,並不表示我們比別人更敬虔,也不表示我們的愛心比別人多,而是我們實在找不到更具體的方式表達內心的難過。日本,別的不用說,單說耶穌教團,過去該教團的宣教師二宮一朗牧師幫助咱教會很多,咱教會原住民聚會就是他開拓起來的,而且,二宮牧師一家四口在台灣的生活費用都是該教團負擔,我們只負擔他租房子之費用的一半而已。不但這樣,他過去也經常帶原住民聚會的兄姊去日本耶穌教團所屬的教會見證福音,用這種方式募集經費給原住民聚會的需要。直到他大女兒需要進入高中就讀,才不得不卸下這項事工返回日本,我們才接下這份牧養的責任。


而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在1991年2月普世基督教會協會(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在澳洲雪梨國際會議廳開會,我代表台灣教會公報社媒體記者的身分報導大會進行的消息。也是在那年,中國基督教協會申請要加入該協會。而咱長老教會原本就是普世基督教會協會的正式會員。可是,當中國要申請加入時,卻向該大會提出這樣的要求:要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改名字,成為中國基督教協會的附屬會員,這真的是欺人太甚了。其實大會很多會員都希望中國能加入成為正式會員,但對中國代表丁光訓主教等代表提出這種要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而那時丁主教和另外兩位代表的態度又很強硬。當時幾乎是每天都有普世教協總部代表、咱總會代表和中國丁主教等三人代表中進行協商討論,希望能找出圓滿的結果。可是中國教會的丁光訓主教等人每當討論出一個可能性時,他們就都需要先打電話回北京去請示可否,使協商的進度經常被中斷,結果總是要重新再談。咱台灣長老教會沒有任何條件件,只說:歡迎中國教協加入,但不應該附帶任何條件。但那時我們已有一種感覺,好像大家都希望我們能退一步,好讓中國教會順利加入普世教會協會。當這種壓力越來越大時,我們的代表們已經有了一個共識:只要大會接受中國教協帶有要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更改名號,使我們附屬於中國教協的附加要求時,我們將不惜以退出該議會的方式,表示最嚴重的抗議。就在那時,日本基督教團的代表一直跟咱長老教會的代表保持緊密聯繫,他們也是首先公開表態:只要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退出,日本基督教團也要跟進。接著,英國安利甘教會也強烈表示反對中國教協提條件,然後英國聯合歸正教會、美國長老教會、加拿大長老教會、聯合教會等,紛紛表態,一再在大會中替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仗義執言。那次會議讓我看到日本基督教團代表們的用心,令我深深地受到感動。就這樣,中國教協加入了普世教會協會,我們仍舊保有「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會員名號。


現在日本發生這樣大的災難,我知道有些教會的禮拜堂已經被地震摧毀,有不少基督徒家庭受到極大傷害。我們應該知道伸手救助他們,特別是在他們這時最需要我們和其它國家都給予救助時,我們需要更積極表示關切,這會讓他們感到溫暖、激勵,讓他們感受到過去為咱台灣教會所付出的,透過這次賑災看到了成果--台灣教會的感恩。


其實臨時小會我並沒有說明這些上述這些理由,我只說日本基督教會確實需要我們更多的幫助,而且這次的災難之大,遠超出全世界所所有國家能想像的嚴重。因此,小會長老們很快就都同意向七星中會中委會行文反應,希望能夠取消五月1日的聯合禮拜,並且建議中會行文給所屬區內的教會,在受難週期間用禁食來表示與日本人民同哀傷,鼓勵大家踴躍奉獻,然後將所有這些節省下來的錢,全數用來協助日本基督教會賑災之用。深深期盼七星中會中委會能接受咱教會這個建議。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