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來救助日本的大災難

咱教會剛完成資助玻利維亞街童的事工,原本準備再來就是關心八里的樂山療養院,這項關心動作有五種方式匯集在一起:
一是將五月母親節的禮物代金六萬元提撥出來。

二是在四月17至23日耶穌受難週期間,發動大家禁食一餐,將所節省下來的禁食餐費,轉作奉獻。

三是從四月開始到五月底,這兩個月查經班奉獻,都作為這項慈善奉獻。

四是在五月22日禮拜日,請樂山療養院院長姚雨靜小姐來專題演講。讓大家認識該院的近況。

五是五月22日下午二點,由福爾摩沙合唱團在咱教會舉行一場慈善募款音樂演唱會。

六是將上半年度的慈善奉,都捐獻給樂山療養院。


這樣,就是共計六項款項大匯集,作為表達我們對該院事工的關心,而且也都聯繫好,準備開始要進行了,上個禮拜日的週報也將長執會對這項事工的決議刊登出來,卻沒有想到三月11日中午過後,日本發生了有史以來最大的芮氏八點九級的地震,並引發大海嘯,時至目前保守估計,死亡人數會超過一萬人,失蹤的人數尚未加入,受傷的更多,而更悲慘的是又接連因地震連帶造成核能發電廠爆炸,要如何收拾?幾乎是全世界所有核能專家都在絞盡腦汁,想要趕緊盡快協助日本解決,否則,此次核能電廠爆炸所帶來的大災難,絕對不是只有日本受難,全世界都會連帶受到嚴重波及,這點從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經濟體,且核能廠爆炸之後放出來的輻射塵,會隨著空氣四處飄散,不只是鄰近國家挫著等,連歐洲國家也一樣,這點從法國、德國等歐洲國家接連進行撤僑動作可看得出來。單就咱台灣,在三月16日就發現有24名從日本回來避難的留學生,身上都帶有輻射塵之情形看得出來。


由於日本這次大災難,咱教會長執會在上個禮拜日召開臨時會議,做了下列決議:將原本上述六項決議要資助樂山療養院的,除了第四項延期外,其餘五項全部改為救助日本的大災難,然後將所得到的款項全部直接寄去日本二宮一朗牧師所屬的「耶穌教團」,表達我們對日本災難的關心,也讓他們知道我們一直在紀念與感謝該教團和二宮一朗牧師,過去在咱教會開拓原住民聚會的協助和奉獻。另外,也讓樂山療養院姚院長知道,我們並沒有取消原先的計畫,而是改在下半年度的慈善奉獻主日來進行。

再者,原本受難週期間要推動禁食一餐,我想將之擴大為禁食一天。我深信將自己當作是受難者,尋找不到食物,或是因為尋找不到親人時,那種哀傷欲絕的心情,無法吃下任何食物的現象,用在自己的身上,一天沒有吃任何食物,只用喝水,也可以撐得過去,這是一種所謂「設身處地」的意識。但不論是一餐也好,一天也好,都是一種與苦難者同苦難的心境。


禮拜日這項決定之後,我在禮拜天晚上隨即聯繫樂山療養院姚雨靜院長,請她諒解,並告知長執會上述的決議。她也表示很樂意配合,大家一起來搶救日本的大災難。


另外,我們也從三月15日開始直到五月底為止,這段期間查經班所有的奉獻都將匯入這項救災的款項中。我也跟福爾摩沙合唱團聯繫過,他們也很樂意為救助日本的災難而唱。該合唱團在指揮蘇慶俊的帶領下,上個禮拜還在紐西蘭為基督城遇到的大地震,安慰當地的人民。我也知道當1999年9月21日凌晨咱台灣發生「九二一大地震」之後,詩人李敏勇先生寫了一首「傷痕之歌」的詩,後來,福爾摩沙為了賑災開一場慈善演唱會,蕭泰然長老立即為此首詩寫曲子。有一次,該合唱團去日本,表示關心日本發生阪神大地震,蘇慶俊老師帶領合唱團去日本演唱,他們用唱這首詩歌表達台灣人對日本阪神大地震帶來的傷害安慰之意,讓日本民眾聽到感動落淚,有一位音樂家在深受感動之餘,隨即拿起筆將福爾摩沙合唱團所唱的這首「傷痕之歌」詩歌,譜出交響樂伴奏曲。


查經班很多兄姊是來自他教會的,因此,我也呼籲他們回到自己的教會,將母親節的禮物用代金來參與救助日本的災難。特別是他們當中有的在各自的教會擔任長老或執事,希望他們將這項呼籲帶回去他們的長執會,說服其他長執將這項禮物換成代金,也鼓勵教會進行奉獻救助日本的大災難。


我想起1999年9月21日,發生在台灣中部的「九二一大地震」,那次的大地震也震驚了全世界,連俄羅斯這個過去對我們很有敵意的國家,也表示關心,並且要運送救助物資到台灣,只因想要借道中國,卻被中國共產黨政府硬是給阻擋了下來,最後他們將災區重建需要的木材用船隻托運的方式,走海路抵達咱台灣。而令人感動的是日本,不但民間發起救災捐款,連成田機場也擺置奉獻箱,上面寫著「請關心並捐助台灣921大地震」,看到那行字,都令我感動到落淚。


日本國民可說是個很有素養的民族,只要看到他們在大災難發生之後,那種井然有序的現象,就會令全世界的人刮目相看。想想看:當大家都在逃難之際,沒有人開車越線超車,也沒有人亂鳴喇叭,更沒有人排隊只為領兩瓶礦泉水的量而插隊,沒有,大家都是受難者,排隊、守秩序就是從互相尊重、相互扶持開始。這樣的鏡頭從電視影像中頻頻傳送出來,不但讓我們看到感到敬佩,更讓我們深覺汗顏。我想起「九二一大地震」發生時,竟然有許多人是開車遠從高雄、屏東、台北、桃園等地專程北上南下要去災區看「災情」,想要爭取拍照的機會。這樣的舉動不但看不出一點憐憫之心,只想到自己的喜好,而且更糟糕的,還因此而妨礙了救災工作的進行,因為整個災區的交通都被阻塞而癱瘓了。最後必須動用治安單位發布出非災區民眾不得進入的命令,才稍微使阻塞的路通順些。從這點就可看出我們的教育、國民素養,與日本相較,真的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咱教會從現在開始,大家同心協力來救助日本的大災難,這至少在表明我們確實有敬虔的宗教心,對人間的苦難我們會知道伸出溫暖的手。這項救助日本災難的慈善募款活動,希望最慢能在五月底完成。也讓我們在祈禱中為日本這個國家、政府,和人民祈禱,特別是那些受難的家庭代禱,懇求上帝垂憐看顧,伸出救助的手,扶持日本能夠堅強地站起來,重建破損的家園。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