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樣可愛的護理人員

在和信醫院加護病房有一位才畢業不久,也沒有甚麼特別工作經驗的護士,但卻是一位我所聽過很特別的護理人員。只要是她輪班的時間,她都會在那些插管無法言語的病人耳邊,輕聲地跟他們噓寒問暖,像是在做氣象報告一樣,不斷對病人講話。她會這樣做,是期盼病人聽了之後,能心存盼望。希望有這麼一天,這些大家看來沒有任何希望的病人,會甦醒過來。例如,她會跟病人說:

「阿伯,今天外面有出太陽喔,很溫暖。你要趕緊好起來,這樣就可以到外面花園去走走,曬曬太陽喔。」

「阿伯,今天醫生開出新的藥給你用,我現在將這些藥加在點滴中,應該會有幫助喔,你知道嗎?醫生很努力要讓你趕緊好起來喔,你不要灰心,要加油喔。」

「阿嬸,妳今天有沒有比較好一點?雖然插管很不舒服,不過妳不要擔心,只要哪一天妳比較健康、有活力了,就可以把管子拔出來,這樣妳就可以自己吃飯了。」


類似這樣的話她都不厭其煩,因此,只要是她輪班,整個加護病房都會聽到她講話講個不停。初聽到而沒看見人時,還誤以為是護士在跟家屬或病人談話;但探頭瞧一下,就會發現她是一面為病人翻身拍背,一面在講話,說說天氣和各種鼓勵病人的話,就像家人在看護著自己的親人一般。


這位護士小姐每天都會打電話回去跟她的媽媽問安。母親住在台南的鄉下,知道女兒在台北工作,只怕女兒被人欺負或被騙了,每次電話都叮嚀她不要隨便跟男人出去;而她每次跟母親講電話結束後,總會說這樣一句話:「媽媽,我愛妳。」起先,她的母親聽她這樣說,都會回一句「三八查某囝仔」。但她不以為意,只要講完電話,都會送上這句話。嘿,後來奇怪的事發生了。有一天,當她照樣說了「媽媽,我愛妳」後,電話那邊突然傳來媽媽的聲音說:「查某子啊,我也愛妳!」這麼簡單的一句回應,這個第一次讓她感動到足足哭了一個晚上。


她不會在意別人怎樣看她,也不會在意他人怎樣說她「傻傻的」、「憨憨的」、「動作慢慢的」等。她知道動作快,並不表示甚麼;「憨憨的」也好,「傻傻的」也罷,反正生活就是要快樂,不但自己覺得快樂,也要讓別人分享到她的快樂。


不久前,天氣非常冷。她有一位在台北榮總服務的護理學院同學跟她聊天,那位同學跟她說「很冷」,她聽到後,隨即說:「我晚上去看妳。」並且還馬上打電話回台南鄉下,問她媽媽說:「要怎樣煮麻油雞?」她將媽媽教她的,很仔細地用筆記下來,然後依照母親所教的,下班後趕去菜市場買了一隻雞回到宿舍,煮了一鍋麻油雞,再帶著整支鍋子去石牌找她的同學,說要好好跟同學「熱絡」一下。就因為那一鍋麻油雞,整個捷運車廂麻油香味四溢,大家的眼光都投注在她身上。


有一天,她跟一位長輩同事(也是我的好友)說,她想要去當三天「街友」,親身體驗一下流浪的生活到底是怎樣?這位朋友聽了之後,趕緊跟我提起這件事。我跟她說萬萬使不得。因為萬一被那些「老大」、「角頭」發現她是「假貨」,恐怕下場會很悽慘。我告訴她,如果她跑到萬華去當假街友,恐怕會先被強暴,然後再綁架轉賣送進華西街的暗巷,千萬使不得。可能是朋友有跟她提起我的擔心,於是她又委請朋友來跟我說,看我哪天要去活水泉教會,希望能帶她一起過去,我說沒問題,只要我計畫去活水泉教會,一定會通知她。


前幾天,我聽說她離職了。聽到這消息我心裡很難過。這位朋友跟我說,她離職前有去找她,因此,她就為這位年輕的護理同事祝福,祈求上帝賞賜給這位年輕的女護士能找到待遇更好的醫院。朋友跟我說,她有找到一個工作,是照顧全台灣大概是最「貧窮」的有錢人,也就是「窮到只剩下錢」的一個有錢人。這位朋友還特別強調說,台灣果真有這種人。


這個人住在宜蘭,是個富商,累積很多財富,年紀還不到六十歲。用了六年時間蓋了一棟非常豪華的八層樓大廈,有玻璃帷幕的落地窗,往外一看,景觀非常美。家裡有專用司機,也有好幾位負責清潔、煮飯的傭人。他的房子非常寬大,單單廁所就比我在信義區所看過的一間頂級房子還大。我以前看過十五坪大的浴廁,而這位「喪鄉」的有錢人家,浴廁竟有三十坪。萬一拉肚子,那可真的很麻煩,還沒有跑到就位的地方,就已經「拉」滿整間廁所了。不過沒關係,因為家裡僱有專門負責清潔的僕人會處理乾淨。而這個有錢人因為患有「帕金森症」,且已經病了十五年,隨時會發生「斷電」,出現暫時休克的生理現象。因此,需要有一位二十四小時陪在身邊照應他的專門看護。於是,他刊登廣告徵求專業看護,就這樣,她跑去應徵。


這位「喪鄉的有錢人」,告訴年輕的女護士,說他是「深綠」的,很愛台灣這塊土地。這位年輕女護士聽不懂他講的「深綠色」代表著甚麼,只是淡淡地回答說:「我是彩色的,比較好看。」然後,就開始這樣一問一答開始聊起來。她也很直截了當地問這位大老闆,為甚麼他家裡住的都是「外人」,沒有他自己的親人,例如妻子、兒女等。大老闆才告訴她,其實,他有三個妻子,總共生了七個兒女,不過,現在只有一位十歲的小孩子跟他住在一起。面試之後,這位有錢人告訴她說,要給她很好的待遇,除了提供吃、住之外,每個月還會再給她十多萬薪水。不但如此,他還拜託她立即來上班,開始工作。她則回應說,需要幾天時間考慮看看。面談結束後,這位大老闆派司機開著接待賓客專用的加長型禮車送她回台北。


我的朋友聽完她上面的描述後,問她說:「妳決定了嗎?」她說:「還在考慮中,並不是很想。因為我想要去最貧困的地區服務。」我在想她可能是親眼看見這麼有錢的富商,卻是過如此貧窮的生活後,而使她想到人生命的價值到底所為何事?


這個富商的處境,使我想起王陽明牧師所寫《窮得只剩下錢》這本書,真的令人感慨萬千。人活著到底是為了甚麼?住大的高級房子,有萬貫家財,身邊還有許多服侍的僕人,就像那些阿拉伯國家的王公貴族。另一方面,我也在想:為甚麼她無法繼續在和信的加護病房服務下去?真的是非常可惜。其實,她是一位很純潔的女子,才能保有這樣的心境,應該可成為最好的護理人員。

最近看林信男兄給我的《台灣推動進階護理的典範--白寶珠女士》這本書,想到兩年前(2009年)咱兒童營教材介紹白寶珠宣教師的故事,我讀這本書,感覺這位和信年輕護士的身上也有白寶珠阿嬤的身影。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