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忘記少一道菜,多一分愛

農曆年再過幾天就要到來,當我們在準備除夕夜的佳餚時,千萬別忘記我們曾經大力推動過的「少一道菜,多一分愛」活動。今年我們再來一次,把少一道菜所節省下來的錢,捐獻出來幫助貧困的人,這對我們的身體和靈性是非常有幫助的。特別是當家裡有幼齡的小孩時,這更是一個很好的教育機會,讓我們的孩子知道會伸手幫助貧困的孩子,可讓他們小小的心靈富裕。


過去,我們曾經利用所節省下來的菜錢,幫助過活水泉教會在關懷街友的事工,也幫助過菲律賓、印尼、南亞海嘯等大災難。雖然錢並不是很多,但我們卻因此而實踐了聖經所給我們的教導,這點才是最重要的信仰功課。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在七年前,跟松年團契去日本長崎旅遊,訪問日本在十七世紀基督教受到嚴厲迫害的歷史腳跡,也到長崎外島的福江島訪問當地一間規模比較大的天主教教會。當我們進入禮拜堂時,就發現該教會奉獻上寫著:「少吃一口飯。」原來該天主堂神父鼓勵信徒每餐少吃一口飯,就可以把節省下來的飯錢,用來奉獻作為許多救助災難的需要。當時,我就透過松年長輩翻譯,告訴那位神父,說咱教會正好也在推動「少一道菜,多一分愛」幫助街友,那位神父聽了之後,原本很嚴肅的表情就突然轉變為可愛的微笑。


但自從那次看到該天主教會在推動「少吃一口飯」的活動後,這句「少吃一口飯」的話語就一直存留在我的腦海中,沒有忘記。這句話不但讓我感到相當震撼,也讓我沉思很久,經常在思考這種「微不足道」活動背後的信仰告白。有些時候,我也會拿起筆來計算一下這「一口飯」到底有多少。想想:一家若是四口,每人每餐少吃一口飯,一天三餐,就可以省下十二口飯,這樣每天每個家庭至少可省下一碗飯。一年下來,一戶人家就可以省下365碗飯,這至少有一斗米,甚至更多。如果可以過日子的每個家庭都這樣做,接下來,我就不敢再算下去了。因為全日本每年單單從「少吃一口飯」節省下來的米,就可救助一個貧困國家人民的需要,而這僅僅是「少吃一口飯」而已。


這使我想起耶穌教導中所說的,把酵母放在十四公升的麵團裡,發酵起來就不得了(參考路加福音十三:21)。這也是為甚麼耶穌會一再強調說,在卑微的人身上所做微小的事,會讓這種愛帶來生命極大力量的原因。


若是我們將這樣的觀念帶進咱教會來看,這四年來,咱教會沒有請清潔公司來打掃,所有環境清潔都是由東門學苑、查經班、團契和管理員牧力負責,雖然整理禮拜堂、副堂教室、廁所等都不是甚麼偉大的事,但卻因為這樣的舉手之勞,替咱教會節省了每年三十萬元的清潔費用,四年下來,我們就節省了一百二十萬元。


每個禮拜三、四、五的查經班,我都會鼓勵參加的兄姊奉獻微小的一百元。結果這九年來,我們就是用這樣的奉獻,支援了六至八個需要幫助的單位,包括有原住民弱小教會、關心街友的活水泉教會、關心性工作者的珍珠家園,以及在吉爾吉斯傳福音的事工。這些為弱小教會的奉獻,有時也會臨時改作為賑災的用途,例如:南亞海嘯、八八大水災、去年宜蘭大水災等賑災奉獻。

如果我們這次過年的年夜飯可以認真來推動,每個家庭都來「少一道菜」,把節省下來的菜錢,用來救助需要關心、幫忙的對象,那就會是一筆相當可觀的錢。我們姑且以一道菜二百五十元計算,有一百個家庭,這樣就有二萬五千元,這就將近有一千美元。將這一千美元用來支援苦難中的玻利維亞街童,不但足夠讓一個小孩脫離街童的生活,還可讓一個街童進入學校讀書,甚至可以讀到高中畢業。這就是我們看到的一千美元。


2007年,我們曾為黃至成醫師成立推動該項事工的基金會奉獻將近二萬八千多美元,而當時他們一年的總預算就只有十萬美元。這十萬美元讓黃至成醫師可以在玻利維亞開辦一所孤兒院收養十個小孩子,並且讓他們得到好的教育和醫療照護。現在,這些被基金會收養的小孩,有的已經進入大學就讀,有的在讀高中,也有的在讀國中和小學。因為這些小孩有讀書,又有好的醫療照護,他們早已脫離了街頭流浪的生活,生命也得到了改變。


有人問過黃至成醫師,為甚麼他的孤兒院不多收一些小孩?他說的非常清楚:「我的能力只有照顧十個孩子,就只能收十個。」後來才知道,他創辦的孤兒院,不是只有提供給小孩子吃、住、穿,他需要給他們適當的醫療和心理輔導,因為這些小孩都是從街上帶回來的。他們都曾為了生存而嗑藥、吸毒,跟一般我們所了解的孤兒大不相同。這些小孩需要用一段不算短的時間來改掉他們吸毒、嗑藥的習慣,且要引導他們有興趣讀書,或是教導他們怎樣學得一技之長,好讓他們能夠因此有一技謀生的能力。如果要收更多的小孩,就需要更多的護理人員,也需要更多的輔導者,這些費用可不是說要增加就增加。他寧願維持一定的品質,這樣,就容易吸收小孩子願意放棄街頭流蕩的生活。


在黃至成醫師所寫的《玻利維亞街童的春天》這本書中,他就描述說在玻利維亞有許多孤兒院,很多街童被收進去,很快又逃了出來。換句話說,當關心兒童人權的國際團體人士到玻利維亞去訪視時,可以看到許多政府設立的孤兒院,卻不知道住在裡面的院童經常會逃出去,他們寧願在都市街頭流蕩,也不願再回到孤兒院去。原因當然很複雜,而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缺乏真正的愛和溫暖。因為即使在孤兒院裡,小孩也會將他們過去在街頭巷尾流浪的經驗帶進孤兒院。可想而知,街頭流浪的生存法則,就是要應付霸凌事件,還要閃避弱肉強食的結果。而黃醫師所努力的,是把這樣一個惡性循環的環套給切斷,然後引導出一個新且良善的循環,這樣,就可以逐漸改變生態,並且讓更多人知道改變這些街童的正確途徑。


在這個農曆新年來臨之際,讓我們家家戶戶都來推動「少一道菜、多一分愛」的活動,不僅是我們,也告訴我們的親朋好友,甚至是左右鄰居,讓大家都知道這是一件最容易做到的善事,也是一件美事,就是在那卑微的人的身上做這微小的事,上帝一定會賜福我們所做的。雖然我們跟玻利維亞的小孩子沒有任何親屬關係,但我們認識黃至成醫師,他從哈佛大學醫學院畢業那年開始投入這項工作,他是台南出生的孩子,五歲後在美國長大、讀書、當小兒科醫師,他替我們帶去這份生命的愛。我們來支持他在玻利維亞所做的這項關心街童的事工,就是在天上累積我們生命的財寶。


願上帝賜福我們「少一道菜,多一分愛」的活動。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