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行政工作事工完成一半

這次去紐約新城教會的冬季靈修會演講,讓我深刻感受到籌備此次靈修會同工們的用心,和堅定的信心。就像我上禮拜所寫的,在靈修會前一個禮拜,氣象報導都一直在說氣候非常不穩定,紐約下大雪,機場甚至關閉了好幾天,學校、各機關都停課、停班。在這種氣候之下,很自然地就會有人問及這樣的問題:要繼續舉辦嗎?萬一氣候一直都是這樣要怎麼辦?可能連路都會不通。而擔心這件事的,不僅是他們,連我還有咱教會許多兄姊也跟著擔心起來。但籌備會的陳嘉信兄弟在與我通信聯絡時,總是一再告訴我,不用擔心,上帝會看顧。甚至在我出發的前一天,還接到他的信,提起紐約市的街道上,雪已經在融化了,而且因為有在清除路上的積雪,所以路是通的,機場也是開放的。


他們在籌備工作上的分工很清楚,因此,除了陳嘉信執事和我聯繫外,還有塞特執事、佳宏執事也有跟我聯絡過,就連禮拜日司會的蔡崇陽長老也主動跟我聯繫。他們有的人負責製作手冊,因為我的講稿要印在手冊中,也為了我傳過去的圖案,認真思考要怎樣放置、呈現,會比較有利於我的演講而不會失真。負責主日禮拜司會的蔡長老則是來信確認我所提供的經文、聖詩,以及講道題目。不但這樣,負責報到的同工,都提早到會場;而所有的名牌、房間和鑰匙,以及房間的注意事項也都寫得非常清楚。再者,吃飯的餐券也用各種不同顏色標明「早餐」、「午餐」、「晚餐」,以及使用日期。因為他們需要收回餐券跟飯店結帳。另外,音響是非常重要的設備,飯店工作人員和籌備會同工合作,看要在哪個地方裝置喇叭會有比較好的效果,且更為了我演講不習慣用powerpoint,還特地準備了兩大塊白板給我用。還有接機、住宿、送機等,他們也都分配得非常清楚。就是因為這籌備工作做得相當完美,才得以讓超過兩百個兄姊參加的靈修會,進行得井然有序。


這使我想起每年暑假兒童營,我們的行政工作早從四月就開始準備,距離營會開始的七月,足足有三個月的時間。我們要設計、印製和分發傳單,準備舞台背景的設計與佈置。六月初開始接受報名,以及所有報名小朋友的登記和分班;直到六月下旬,就要開始寄發報到通知單,讓每個報名的小朋友知道他的班級。接著,教會這邊的老師,要開辦兩次的職前訓練,讓老師們了解所有課程的重點和要注意的課程事項,並且都拿到自己班上學生的名單、教室位置圖,以及第一天需要的教具等。每天營會結束後,所有老師、同工都會開檢討會,並提出他們隔天所需的物品,好讓辦公室同工在當天晚上或隔天上午來準備。千萬不要小看這些看起來不是甚麼大事的事,我們就有過這樣的經驗,學生報名登記沒做好,而影響到分班的結果,影響到上課,也讓學生感到失望;或是分錯年級而使學生跑錯教室,甚至也有名字被遺漏而不曉得班別和教室的。這些都會讓第一天帶小孩子來參加的家長覺得我們準備得很不周全。


我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那是1986年在嘉義西門擴大舉辦兒童營,結果因為事前籌備工作不足,導致三百個孩子第一天來參加時,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耗在等候分班。這就是我常說的一個觀念:好的行政工作,事工就已完成一半。


另一方面,這次的靈修會,也讓我看到新城教會兄姊都非常認真在聽,有很多人忙著做筆記,也有不少人提出問題。元月8日晚上,活動結束時已是晚上十點30分,仍有一群社青朋友來找我討論有關信仰的問題。他們問到創世記中有兩種不同創造的故事,該怎樣看待?他們也問及「辨別善惡的樹所結的果子」絕對不能吃,那這樣的伊甸園又有甚麼意思?尤其他們想要了解既然上帝創造男與女,為甚麼會出現「同性」(指同志之意)這樣的事?從信仰的角度怎樣去看待?教會應該採取怎樣的態度對待這種「同性戀」的問題?


他們從來沒有聽過我的演講,也沒有人聽過我講道。因此,也有些人反應我所用的詞句,有時用得很「粗」、「不雅」,例如:我會用「夭壽」、「去死」等這種坊間帶有責備卻很通俗的詞彙;也有人認為(沒有直接對我說,但有人轉述讓我知道)傳道者用這種詞句很粗、不好聽。這跟我14年前剛來咱台北東門教會時,大家聽我講道後的反應一樣,不過咱東門教會兄姊回應我的話就很典雅,說:「盧牧師講話很有鄉土味。」其實,我很清楚自己用詞就是很粗,這點也是我的弱點。


幾乎所有的教會對待講師都是一樣,會為講師準備餐點、水。他們知道我需要溫水,因此,每場演講都會有人替我準備溫水,而用餐時間一到,他們也會替我留位置,好讓一些想要問問題的兄姊可以跟我同桌。


這次靈修會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第一場演講,我講完「為甚麼要讀聖經?」後,就有一位蔡青陽兄在休息時跟我說,他有許多問題要向我「challenge」,我回答說:「歡迎。」在休息時間,他跟我問及宋泉盛牧師的神學和信仰觀點,我回答說:「他是我神學院的老師。」但他對宋牧師的神學觀點卻頗有意見。我的回應很簡單,要他邀請宋牧師來演講,直接跟他討論,這樣會比較清楚。後來,直到我接著講完兩場演講,在進行「Q&A」時,他都沒有再提出任何要向我「challenge」的問題。不過,後來我才知道他原來是莊壽洺兄的台大醫學院學長。


我都鼓勵大家採用現代中文譯本聖經來讀,因為我認為那是最好讀的一種中文版本,在1975年翻譯出版,然後在1995年重新修訂過,算是非常新,且用詞、句子都很淺顯,只要有國中程度就應該可以看得懂。其實,每年兒童營我們都是在教導聖經的信息,在我的經驗中,只要升上國小四年級就能讀得懂,沒有問題。我甚至鼓勵他們購買一本全新的聖經當作每日靈修專用,然後把舊版的和合本留著,當作研究聖經時,作為不同版本的經文對照。我也告訴他們,若是買一本聖經沒有錢,沒關係,「跟陳嘉信執事拿,若是陳嘉信執事沒有錢,我來負擔」,聽我這一講,全場都笑了起來。


聽說新城教會在聽完我演講後,已經開始讓會友登記,看誰要購買現代中文聖經,且說這項登記到元月30日止。其實,我已經向聖經公會訂了五箱寄去送給他們了。我真的很盼望他們能全力來推動用現代中文譯本聖經,這也是間接在鼓勵聖經翻譯工作。而聖經翻譯,是非常重要的聖經研究,這也在鼓勵聖經神學的研究,對信仰相當有幫助。


只是這幾年來受邀國內外演講,我都遇到同樣一個問題:傳道者在推動讀聖經和帶查經的事工上,似乎都非常被動,甚至懶得動。這點是一直令我感到不解的事,怎麼會這樣?真奇怪啊!到底哪裡出了問題呢?要更新教會,就要讓教會回到聖經裡來,這才是導引教會走向信仰正路的唯一途徑,我一直是這樣深信著的。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