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帶紐約新城教會靈修會

元月5日清晨就趕去機場搭乘九點半的飛機到美國紐約,為的是新城教會邀請我去為他們舉辦的冬季靈修會演講。這是早在去年八月接到的邀請,當時讓我嚇一跳,原因是冬季,特別是在美國的東北部,冬天常因為下大雪的緣故,使機場關閉,航空班機停飛的消息經常在新聞媒體有報導。因此,當他們要我在這個時間點去為他們舉辦靈修會專題演講時,我第一個反映是「有沒有搞錯時間」。經過詳細詢問之後,確定沒錯。後來才知道,這是他們第二次舉辦,地點就用在紐澤西靠近港口海邊附近的喜來登大飯店。因為是冬季,遊客少,費用也因為飯店老闆是會友,特別優惠價,於是就這樣決定成行。


要去之前,剛好美國東北部大風雪,許多地方機場關閉,而且新聞媒體報導的消息說,紐約機場曾關閉三天,旅客就在機場候機室睡覺等候飛機啟航。因此,出發前就有好幾位兄姊建議我最好帶件小棉被,以防萬一需要在機場過夜,可以有個遮蓋防凍感冒之用;也有兄姊提醒我,一定要注意防寒,包括戴口罩、手套、圍巾、大衣等等,各種提醒接踵而來,讓淑英真的很擔心我這趟長程又是寒冬的美國紐約之行。


整個行程是元月5日出發,9日主日禮拜後結束,隔天10日中午班機就啟程回來,前後短短6天時間。為了讓自己在下飛機之後,能夠很快就調整時差,我在來回整趟班機上都沒有睡覺,一直看書,不斷地喝水,就這樣在機上把劉炯朗教授寫的書《一次看懂社會科學》看完,也同時校馬太福音查經講義的稿。元月5日下午5點30分,安抵紐約拉瓜地機場後,確實沒錯,當我拿到行李,一出機場大門,一股刺臉的冷風迎面襲來,頓時感受到行前兄姊們的警語是真的。接待我的陳嘉信執事夫婦載我去他們為我準備的住處,沿路看到的,都是尚未融化的積雪。還好,車內、室內都有暖氣。當天晚上在嘉信執事的家和他的母親一起用過晚餐後,回我居住的地方稍微整理一下行李,就睡覺。這一睡,竟然是睡到隔天禮拜四(6日)早上9點才起床,時差也因此轉換過來。


整個下午時間就是在溫習6日晚上的第一場演講,地點就在該教會的交誼廳,對象是教會的幹部。沒有想到會遇到方榮典長老夫婦和耀群;耀群他目前在紐約工作。他們原本預估教會幹部只有二、三十位,結果出席的人很多,至少有五十位以上,原因是他們雖然說是教會幹部,但採開放式,因此,就有不少會友特地出席參加。


隔天禮拜五(7日)清晨,我大約五點就起床,打開窗簾往外一探,哇,下雪了,真的是美極了,看到細細的雪花飄落下來。我安靜下來靈修一小段時間,祈求上帝幫助我,因為下午就要往紐澤西去參加靈修會,我需要講連續三場的演講。靈修過後,我開始複習所要演講的講稿。無論在哪裡演講,我都會準備講稿,但不會看,講稿是給參加的人看的。


上午11點,在市中心的法拉盛(Flashing)台灣會館,也有一場「長輩會」的聚會,只要看名稱,就知道那是台灣所謂的松年團契,是由紐約地區台灣人教會的松年兄姊聯合組成的。每個禮拜五上午聚會禮拜,由當地的牧師輪流主領聚會,然後一起用餐,接著有各種不同的活動節目,很像在台北的玉蘭莊。當天也有幾位牧師出席參加,但我都不認識他們,因為我所認識的,都僅限於咱長老教會的傳道者,且這二十年我都不再參加中、總會活動,就算是咱長老教會的傳道者,我認識的傳道者也越來越少。


當天下午約二點半我們出發去紐澤西。天空持續下著細雪。有經驗的嘉信夫婦要我放心,他們說應該不會再下了。他們都深信上帝會賜福,對他們這樣堅定的信心,我真的非常感動。上帝果真垂聽大家的祈禱,離開紐約市到了郊外,只在靈修會期間的禮拜六(8日)下些雪,禮拜日(9日)到我要離開紐約回來的禮拜一(10日),都持續出現陽光。上帝就是這樣在疼惜,難怪嘉信執事總是「凡事感謝」掛在口中。


抵達紐澤西喜來登飯店靈修會場,已經有好幾位同工在辦理報到和接待工作。飯店的老闆也是新城教會江長老夫婦,也都親自在場接待會友,更令我感動的,是他們夫妻不但用非常低價租給教會使用(兩夜三天,包括吃、住,每人收費120元,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這麼低價位,是因為不足的都是他們出錢),他們夫妻也親自繳費報名參加,且是從頭到尾全程參加。當禮拜天(9日)靈修會結束後午餐前,主辦同工在代表教會向他們夫婦致謝時,江長老只回應這樣說:「不應該謝我,我只是替上帝管理這家飯店。這是上帝賞賜的產業,應該要謝謝上帝才對。」我聽了感動到極點,這樣的事業家,這樣的信仰告白,才是我們要學習的典範。


元月8日禮拜六,我從早上開始演講,一直到晚上連續三場,另一場是「Q&A」。這一場「Q&A」很熱絡,我是有問必答。在當天晚上演講結束後,又有一群社青朋友主動來找我,問及許多信仰問題,特別是關於「同性戀」的事,他們想要知道我的看法。之後,隔天在禮拜後,他們又有幾位持續問及這個問題。他們想要知道的,是教會該用怎樣的態度看待這個問題。


每次演講關於讀聖經的問題,我總是極力鼓吹大家改讀「現代中文譯本修訂版」的聖經,因為這種版本比較清楚、易懂、易讀。另一個主要理由,就是宗教改革成功之因,是馬丁路德用當時最普通流行的話,大家看得懂的文字先來翻譯新約聖經;再加上當時第一台古騰堡印刷機發明出來,他所翻譯的聖經因此為大眾所喜歡閱讀,教會因此改革成功。我就是一再強調這個觀念:只要大家都認真讀聖經,教會偏離聖經教導的現象就會主動改正過來,這樣就不會有把社會的惡質文化帶入教會的現象。


在靈修會場,謝慶賢夫婦、陳東亮夫婦、劉怡和夫婦等六位都特地來參加,他們都是在紐澤西台美團契教會的長老,也都是我的好友。好友相見,讓我在那寒冬的氣候中,倍感溫馨,他們是特地去看我的。更有趣的,是他們的家都住在離這飯店不遠的地方,因此,午餐、晚餐都是回自己家去吃,然後再過來聽我演講。


10日上午,嘉信執事夫婦送我去機場,我也是一樣全程都沒有睡,讀完李喬老師寫的《我的心靈簡史》,這本是信男兄送給我的書,也校馬太福音查經講義。回到家是晚上12點,稍微整理一下行李,我趕緊睡覺,因為隔天禮拜三(12日)上午就有查經班等著我。


    感謝上帝,在大家代禱之下,一路平安,也帶回了許多深刻的心靈感觸。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