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回應令我感動

八月底,我受邀去高雄三民教會演講與培靈。我在第三場演講中特別強調一個重要的信仰觀念:有聖經作為基礎的教會,一定會堅持一個信仰守則,就是進入敬拜上帝的場所,不論貧賤富貴,所有兄姊姊妹都一樣。因此,越是有能力的兄姊,就要越會學習謙卑的態度,考慮到那些在能力上比自己較為薄弱的兄姊。我舉出咱台北東門教會的例子,任何喜、喪事禮拜,都是一樣,禮拜堂講台只有兩盆花,沒有任何佈置。我們強調最多只能有兩組詩班,其中一組唱讚美上帝的詩歌,原因是我們應該要有這樣的認知:生命無論是生、是死,都是上帝的恩典。因此,結婚禮拜也好,或是告別禮拜也罷,是要感謝上帝賞賜生命的愛。另一組詩班可以唱祝歌,或是唱慰歌,沒有任何特例。我也堅持傳道者主持任何禮拜,或是結婚,或是告別禮拜,都是要講聖經的信息。我認為只有聖經的信息才是最大的祝福,或是安慰。若有人想要在婚禮上說些祝福的話,可以到餐廳去。若是想要講安慰的話,可以在禮拜前或之後,直接去對喪家說。


九月中旬,我接到來自該教會一位李長老的信,他告訴我說,聽了我演講之後,他是長老,就應該先成為教會表率。於是在處理他父親告別禮拜時,他要求高雄重生教會取消他父親「教會葬」的這種大家看為榮譽的名號,並且不要有任何佈置,就是跟平時禮拜時一樣,講台上只有兩盆花。他說,他父親是參與開拓該教會的元老,也是該教會的「名譽長老」,該教會原本就準備用「教會葬」來辦理,但他堅持反對。雖然這樣堅持讓該教會許多兄姊大為不解,但他認為信仰本來就應該是這樣才對。李長老跟我說:如果他身為長老,不能作表率,就不能帶動教會更新。


看了李長老的信,我深受感動。


這跟我以前遇到的另一位長老很不一樣;那位長老沒有去找牧師談怎樣辦理他母親告別禮拜的事,就直接去告訴葬儀社的人,要他們把教會禮拜堂都用花給佈置起來,也就是所謂的「花海」。但湊巧的是該葬儀社的人很了解該教會的規矩,跟這位長老說:要他最好先去問該教會的牧師一下。因為葬儀社的人都知道該教會不喜歡在禮拜堂內有任何佈置。但該長老就是不相信,他告訴這位葬儀社的人說:「我曾是該教會的長老,不用怕,我給你靠。你去佈置就是」這位葬儀社的人跟他說:「我還要跟這間教會來往,不想壞了以後的關係。你還是自己去跟牧師說好了之後,再來跟我說吧。」


兩天後,這位長老來教會到教會去找牧師。他告訴牧師說,他已經有交代葬儀社的人來佈置教會了。沒有想到該教會牧師回覆他說:「教會禮拜堂不給任何人佈置。所有的禮拜都一樣,講台只有兩盆花,這點任何人都一樣。」這位長老說:「那怎麼辦?我已經跟人家說了。」那位牧師很堅持地跟他說:「你自己去跟他們說不用佈置了。」


接著,這位長老也跟牧師說,他想要請某某人在禮拜中祈禱,另外有某人讀聖經,還有誰來講慰詞。這位牧師聽了之後,就回他說:「你若是要請我主持令慈的告別禮拜,我只要講台上一個司會、一個講道就好。若是你想要許多牧者上講台,你可以請別的傳道者來主持。沒有關係的。」這位長老一直覺得這位牧師很奇怪,於是對牧師說:「牧師,你可能不知道我母親有多偉大?」沒想到這為牧師說:「世上所有的母親都很偉大!沒有誰的母親比較偉大,沒有!」他聽了之後,確實很失望到極點。但卻礙於教會的規矩,他只好跟牧師說:「那就按照教會的規矩辦吧。」


曾遇到一年輕的醫師,當年為了辦理他父親的喪禮,他跟伯父、姑媽們「喬」了好一陣子。他父親的家族都希望能把教會好好佈置一番,讓人看起來很有排場,也要邀請社會上有名望的人上台講話。我跟這位年輕的醫師說:「那是你要花錢,不是教會,更不會是我。但我牧師知道你賺錢很辛苦。想想看,用五十萬元佈置花海,你要看多少病人才賺得到這麼多錢?我牧師若是真的要花會友的錢,是很容易,只要多講幾次『這樣不能看啦』,主家就自己會加碼了。但我知道大家賺錢很辛苦啊!而這些花,最多也不過是只用兩個小時吧,何況幾乎沒有用那樣久的時間,只有短短九十分鐘吧。」這位醫師紅著眼圈跟我說:「牧師,我是會堅持你所說的基本原則,我會努力再跟伯伯他們說。」


其實,已經有好幾次發生在咱教會大門口的動作,就是告別禮拜才結束,喪家還在教會門口向來賓致謝,我就看到花店的人主動來拿花,連花籃的架子也一起帶走。我很生氣,問那花店的人:「你們在幹甚麼,怎麼可以這樣,喪家都還在這裡,還沒有結束耶。」那位花店的人竟然回我說:「我要趕到另一場去佈置。」我們有幾個姊妹聽了之後,動作也很快,就趕快去把那些花籃裡比較「貴重」的花,拔了好一些出來。那個花店的人很生氣,竟然說「那些花很貴耶」。姊妹當中有一個也很不客氣地回說:「這是喪家出錢買的,不是嗎?」那個花店的人就不再說話,只能站在旁邊眼睜睜地看著幾位姊妹從花籃拔出那些他口中所說「很貴耶」的花,準備帶到墓園去插花。他們是一盆花,賣好幾次,喪家很少注意這件事,花冤枉的錢,不是嗎?


有一天從墓園回來的路上,我搭葬儀社的人開的車子,這位葬儀社的兄弟跟我說,他們最容易賺喪家的錢,就是告別式式場的佈置,就是將式場佈置的像一般所謂的花海。第二項最好賺的錢,就是賣墓地。其它的,能賺到錢的其實不多,除了服務費用外,其它的都是規費,沒有甚麼錢可賺。但每家葬儀社收取的服務費都不相同,有的巧立名目,有的是照實收費。


我想到高雄三民教會的李長老,他確實很認真地在聽我的演講,且認為我所講的,確實是聖經的教導。因此,他決定從自己開始做起,這樣才能帶領他所屬的教會跟著學習。他一再表示:如果長老都能以身作則,傳道者不用費太大的心力,也可以將教會的秩序建立起來。


其實,咱台北東門教會在這方面的嚴謹要求早已經傳聞開來,只不過有些教會的兄姊還是不信。有一次,在主持一場結婚禮拜之後,我在禮拜堂大廳遇到一位來自別教會的姊妹,我有點訝異地問她與結婚的哪方家庭有親屬關係?她回答我說:「不是,我是來看看是否真的如牧師所說只有兩盆花而已?」我聽了之後,笑著問她:「沒錯吧?」她一再點頭說:「果真如此!」


有好多次,我去其他教會參加咱教會青年的婚禮,或是參加咱會友親人的告別禮拜,常被該教會的傳道者,或是主家要求在禮拜中講幾句話,表示祝福,或是慰問。我都堅持不要。理由只有一點:我也不希望有其它教會牧者來我主持的結婚禮拜,或是告別禮拜中講祝福或是慰問的話。我都是很安靜地參加禮拜,且很認真地傾聽傳道傳遞聖經的信息。我若是自己不守這樣的規律,我就沒有資格教導自己教會的會友遵守。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