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對禮拜應該有的認識

上個禮拜日(10日)下午兩點,舉行了邱淑貞牧師擔任咱教會關懷牧師的就任禮拜。從禮拜開始到結束,前後時間只有70分鐘,這還包括了介紹邱牧師的親人,以及分別和特會員、長老們握手等時間在內。因此,中會書記鄭英兒牧師說,這是最特別的一次牧師就任禮拜,沒有贈送禮物,也沒有好幾隊聖歌隊,且是由主任牧師為教會代表致謝等。其實,早在1998年4月12日,我就任咱教會時,也是一樣,時間前後剛好一個小時。只是這次有發生一位牧師來參加時,就任禮拜早已經散會了;他說不曉得會這麼快結束。另外,真理大學贈送的祝賀花籃也是直到禮拜結束、大家都散會後,花店才送到。


為甚麼時間會這麼短?說穿了,也沒有甚麼,只要將莫須有的「節目」刪除掉就可以了。例如其他教會聖歌隊的祝歌獻唱,贈送禮物給傳道者或就任牧師等。此外,傳道者的就任詞是否簡短、清楚,也是很重要的時間控制因素。我聽過最扯的牧師就任詞,就是在講台上謝謝妻子、孩子配合他獻身傳道,這不是就任詞,這是謝詞,這種謝詞應該留到準備要離任,或是退休時才說。就任詞應該是說他想要為教會做甚麼事工?他有甚麼事工計畫?這才是就任詞的意義。


不論是牧師就任或是封立牧師,最重要的一點,是要和該間教會的會友立約;因此,該教會的會友應該都要坐在禮拜堂的大廳,專心聽講道,這點比甚麼都重要。中會派出來主持就任禮拜的講道者,不會笨到連這種相關的聖經信息也不會講,這是不可能的。就像這次主持講道的,是濟南教會的王怡方牧師,她講的信息非常好,簡潔又有力。我們就是要依據聖經的信息立約,這樣的約,才會有上帝的話作為基礎。


最不好看的封牧或是就任禮拜,就是一大堆來自外教會的「祝賀團」,特別是好幾隊聖歌隊去參加,主家教會為了要表示禮待來賓,都把禮拜堂內的座椅空出來給這些他教會的聖歌隊坐,結果單單禮拜堂就坐滿了聖歌隊。我看過有六隊聖歌隊祝賀的,整個禮拜堂就像聖歌隊大集合,這當然會延長聚會的時間。要不,就是外教會來的祝賀者特別多,特別是傳道者前任牧會的信徒,以及來自傳道者故鄉教會的祝賀團等,大家都包租遊覽車過來,當然主家教會都會讓他們坐在禮拜堂大廳,這樣,主家教會會友要坐在哪裡?幾乎都是在禮拜堂外,不是從銀幕看現場轉播,就是坐在禮拜堂外頭臨時擺設的座椅,這種方式是非常錯誤的。因為這種禮拜是牧師要和他就任的教會會友立約,最重要的對象,就是該教會會友。這也是為甚麼我都會堅持所有的會友一定要坐在禮拜堂大廳之因。不要太理會來賓,只要有準備足夠的椅子給他們坐就好。教會只要有幾個負責接待的兄姊設法幫這些來賓找到座位就可以。這樣,中會主持特會的司會者,就不用說「請XX教會會友進到禮拜堂來。」也不會出現禮拜堂大廳只有該教會聖歌隊,其他會友都來靠在窗邊,或是臨時進入禮拜堂大廳自己找位置站,立約之後又走光光。


從我在關山教會封牧、就任(1976年)、嘉義西門教會就任(1984年、1993年),直到來咱台北東門教會就任(1998年),都是這樣要求,不是現在才如此。我都沒有在邀請帖上印字問說有幾位要來參加,也不會說歡迎來參加,都不會。請帖除了寄給所屬中會教會,和自己關係密切的親朋好友外,並不會寄給全部長老教會。我常接到有外縣市教會寄來請帖,這種現象特別是在原住民教會更多,甚至連傳道者續任也發請帖,再辦一次續任禮拜,真是浪費。


結婚禮拜也是這樣,有人的結婚禮拜,唱祝歌的聖歌隊就有兩三隊,甚至還有獨唱、獨奏等節目。這些節目最好不要在禮拜中出現,可以去餐廳喜宴上祝賀。結婚禮拜就像牧師就任、封牧,重要的是在立約。而立約的基礎是聽從聖經的教導。這也是我一再提醒的,長老教會的牧師在主持結婚立約之前,都會說這句話:「你們兩人有聽見聖經這樣的教導,你們若是願意,請用你們的右手相牽,來回答我所要問你們的問題。」這句話很重要,因為這是聽了「聖經這樣的教導」作為誓約的基礎。


有些父母特別是父親,在結婚禮拜中講「謝詞」,這本是好事,向大家說幾句謝謝的話。但我卻常遇到講謝詞的人,忘了自己是在講謝詞,反而比較像在講「勸勉」的話,這還不打緊,往往是講一大串有的沒有的,引經據典地講了將近四十分鐘,比傳道者講聖經的信息還要長。其實,這種勸勉的話最適合的地點,不是在結婚禮拜的場合,也不是在餐廳,而是在家裡的家庭禮拜,自己講給孩子聽,算是給孩子長大成家(也可說是「分家」)出去的最後勉勵。


告別禮拜也一樣,有的人喜歡請仕紳名流來講幾句安慰的話,而這些仕紳名流往往不是教會邀請,而是喪家自己去邀請他們認為重要的人物來講幾句安慰他們家族的話。我不知道這樣可以安慰甚麼?說穿了,只不過是要讓人家知道這個家庭在社會上有甚麼「行頭」罷了。這次我主持吳敦(江南命案要犯)母親的告別禮拜,許多政界、影藝界的人士來參加。但真正從頭參加到尾的,沒有幾個,多半是禮拜才開始,坐不到十分鐘就離開,原因是整個程序表上沒有「慰詞」,也沒有「公祭」的節目,也沒有讓他們上台講話的機會。這些人不喜歡聽聖經的信息(更正確地說,是我沒有一開始就講出會吸引他們的話),他們只喜歡讓人家知道,我來了,特別是希望主家知道他有出現來致意。其實,吳敦他們一家都不清楚教會,小時候離開教會後,就不曾再進入教會,因此,才會在告別禮拜兩天前才敲定整個禮拜程序。但他們還是堅持要請一位被稱為「葉教授」的來代表喪家講「謝詞」,其實他講的那些話,並不是謝詞,所使用的用語更不適合在教會這場合出現,例如「往生」、「極樂世界」等這些用語。以後,要在咱教會舉行告別禮拜,我絕對會堅持喪家自己上台講謝詞。


從我來咱教會就任,到張仁和牧師、邱淑貞牧師等,就任禮拜都是簡短一個小時又十分鐘,沒有其他教會聖歌隊,也沒有任何來賓致賀詞,賀片只用總會和中會代表的,共計兩份,其他的都直接交給就任的牧師,讓他知道誰來賀片、賀電。我們總不能讓那些親自參加的人,聽那些沒有來的人的一片賀詞吧,這對專程來參加者很不公平。因為專程來參加,絕對比沒來參加的人更有誠意,更值得尊重。


我常說,禮拜就是在敬拜上帝,因此,就要把個人的色彩降到最低。不論是甚麼禮拜,先弄清楚是為甚麼而舉行,這點非常重要。我絕對會堅持這項原則:讓禮拜回到禮拜,不論是生、是死,禮拜都是在回應上帝賞賜生命的愛,特別是在傳道者封牧、就任,更是如此,那是在表明感謝上帝揀選和賞賜的恩典。傳道者要宣誓要盡一生的力量,為福音作見證,教會會友要表明願意與傳道者同心協力推動福音事工,這才是傳道者就任或是封立牧師之禮拜的主要目的,失去對這點的認識,就失去了禮拜的意義。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