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一位信仰伙伴

「是盧牧師嗎?我是林玲如,台中婦女部部長。我先生的弟弟有個孩子在你教會,他叫陳良晢。我們想要邀請您來台中中會婦女部會演講。」

第一次接到這通電話,是在五年前。每當有人邀請我演講,若是抬出「我的某某人在你教會聚會」這句話,都會讓我很難開口說「不」。所以,我就答應下來了。不過,那時我也沒有想到去了第一次之後,她竟然當著所有參加聚會的婦女面前一再懇求,要我認真考慮繼續去幫助她們。於是有長達兩年的時間,每個月的第一個禮拜一上午,我都從台北搭乘上午七點的自強號火車南下到台中柳原教會,帶她們中會婦女讀聖經。我同樣是一卷卷地介紹,並且舉出該卷經書中最有趣,或是有特殊記事的經文作為研討的題材。

林玲如長老,是台中烏日教會的長老,畢業自新竹聖經學院,當過幼稚園老師很多年,也當過家教鋼琴老師。她還在烏日教會當幼稚園園長、董事長、主日禮拜司琴,而且在中會和總會婦女事工這個領域也非常活躍。她在總會舉辦的婦女大會聽過我演講之後,就決定找機會要我下去台中,為該中會婦女講「怎樣讀聖經」和「如何明白聖經的信息」等課題。剛開始,其實我是一再婉拒,我告訴她台中中會有許多傳道者,要我去講這樣的題目,恐怕不太好。她說這點不用我擔心,只要我答應,其他的事由她和婦女部同工負責。就這樣,往後的兩年時間,我都以這兩個主題為軸,於每次聚會選出經文來分析、抽絲剝繭地理出經文的現代信息。

她真的很負責任,當她把這個構想提到部會討論時,據她第一次跟我說,有幾位幹部都在擔心出席不會很理想。因為過去大家只要一聽到說是讀聖經,出席的意願就降低了。但她說就算人數少也要辦,因為重要的是大家一定要有聖經基礎。她說:「不讀聖經,婦女聚會要做甚麼?只會煮飯?我們就是要讀聖經,這樣在教會的服事工作上才會有活力。」像她這樣喜歡帶大家讀聖經的婦女幹部,我在台灣長老教會內是很少遇到的。

雖然她說得這麼堅定有力,但是心裡還是會很擔心出席的人數不多。因此,她要求幹部和當地每間教會先報名,且要交便當和講義費,一人一百元。在下去演講之前,我都會先將講義寄去給她,沒做甚麼美編、排版之類的,只有將講義和要唱的詩歌簡單印製成一本手冊,並且要大家自己帶聖經出席。第一次參加的人數約有一百二十名左右,而兩年舉辦下來,每次聚會人數基本上都會超過一百五、六十名,最多還有到一百八十多名的,甚至連其他教派的會友也來參加。

當第一次舉辦將近有一百二十多名姊妹出席時,她就很高興地跟我說:「盧牧師,你看我們這麼多人要讀聖經,怎麼會說沒有人要參加呢?我就不相信。我有信心下次一定會更多人。」更有趣的是,第二年再次舉辦時,除了姊妹們之外,也有不少位兄弟出席。有的教會是由傳道者親自開車送姊妹來參加,也有的教會是牧師娘親自帶隊。有的遠從開車需要一個多小時車程的埔里等地過來,因此,聚會從上午九點半開始直到中午十二點,偶而會延到十二點20分,接著休息一個小時用餐之後,下午一點再開始聚會直到下午三點30分,偶而也會延到四點才結束。我通常搭五點左右的火車回來,有時去朝馬搭國光號或統聯公路班車,回到台北大概都是晚上七點過後了。很多時候,我真的想要跟玲如長老說,可以去請別人,看是神學院老師,或是中會內的傳道者。但看她那麼認真在籌備這件聖經研習會的事工,讓我連要說聲「不」也很難開口。

第一年度事工結束後的隔年春天,有一天,有同工告訴我,說她在台中中會春季會議報告婦女事工時,有一位牧師很不高興地起來質詢她的報告說:「部長,妳辦這種聖經研習會,都是請台北東門盧俊義牧師來演講,難道我們台中中會都沒有傳道者了嗎?」告訴我這件事的同工還說,起來質詢的牧師要她以後不要再請我去演講,一定要請中會內的傳道者。結果玲如長老也很不客氣地回答說:「可以啊,請你推薦中會內的牧者給我們。」結果那位牧師就沒有再繼續說話了。

我知道這件事之後,立即打電話給她,告訴她說:為了她以後在中會內好做事,希望能就此打住。沒有想到她卻這樣跟我說:「盧牧師,你一定要繼續再來。只要我當部長任內,就是要你繼續來帶領我們讀聖經。我們就是很欠缺讀聖經的要領,教會才會缺乏活力。信徒若是沒有靈命的滋潤,怎麼可能有生命的活力出來?就像盧牧師你常說的話:『若不認真讀聖經,連祈禱錯誤也不知道。』所以請一定要接下我們新年度事工的計畫,繼續來帶領我們讀聖經。這是在部會已經通過的事工計畫,跟過去一樣,每個月一次。很多人都在問你是不是還會繼續來,我都跟她們說:『一定會。』那位牧師要講,就讓他去講。他是吃醋我們沒有請他來演講啦。」就這樣,第二年我又繼續下去演講。很特別的是兄弟參加的人越來越多,姊妹出席的人數也持續增加,最多的一次是將近二百名,幾乎坐滿了柳原教會的禮拜堂。

當她卸下婦女事工部的部長之後,就跟我說接任的部長會再找我談下去演講的事。我說不要了。果真,新任的部長要我再下去演講,我就說真的不方便。因為那時我已經接下和信醫院查經班的工作,且後來又擔任和信醫院的宗教師,時間都是禮拜一下午。於是就這樣結束了長達兩年,每月一次去台中柳原教會帶婦女聖經研習會的事工。

三年多前,有一天陳良哲跟我說他的伯母林玲如長老病了,是肺癌。我聽了就覺得不妙,一直在想:是否要建議她上來台北和信就醫?我也在想,應該要去台中烏日探望她一趟;但我只是想著,都沒有真的下去過。我曾打過電話給她,她跟我說,不用擔心,上帝會照顧她。

她說:「牧師,我隨時都準備好了。」後來才知道她在這段長達三年多的癌症治療期間,除了維持每天讀聖經的靈修生活外,她也每天抄寫聖經。她說這樣比較容易記住、不會忘記。主日聚會她都從未缺席過,甚至每次聚會,都會刻意打扮得很整齊。就像耶穌所說的,不讓人看出自己生病的樣子(參考馬太福音六:1618)。

這個月中旬,良哲打電話告訴我說,他的伯母玲如長老走了。我才想到我還沒有去烏日探望她。這時,我想起悅文一再提醒我的:「最好是在生前去探望,不要在去世的時候才去參加告別禮拜。」這是三年前安慕理牧師娘傅明珠女士去世時,悅文替我專程跑了一趟英國,回來後就一再提醒我,最好趁著安慕理牧師身體還好的時候去探望,因為他已經越來越虛弱了。

四月24日下午一點半,在台中烏日教會舉行林玲如長老告別禮拜,我專程下去,原本希望能趕上十二點半在她家舉行的入殮禮拜。可惜,計程車司機對烏日街道不熟,繞了大半圈,抵達她家門口時,入殮禮拜剛好結束,隊伍正準備要前往教會。

牧會這麼久,遇到對研習聖經這麼熱衷的長老,確實讓我心動;也因為她將聖經研習當作是一件信仰功課,她的信仰生活才能擁有相當深厚而堅定的信仰內含。

2010/05/02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