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讓我感觸很深

上禮拜二下午,有來自香港的「漢語聖經協會」代表來訪,希望我推介該協會出版的「新漢語譯本--聖經新約全書」。我起先以為那是和「道風山」出版社有關,來訪的客人說完全沒有。我翻開內文的「譯者、專家、顧問」名單中,只有兩位列在「名譽顧問」群是我認識的人,他們就是劉富里牧師(美國台福創辦人),和前台神院長廖上信牧師。


在這之前,曾有好一陣子接到「華人教會」的這種刊物,包括編輯名單和撰稿的內容、題材,都沒有看到任何一位是出自咱台灣長老教會牧長,也沒有看過任何有關咱台灣長老教會在福音事工上的介紹,或是教會發展概況的描述。有的,若不是香港的,就是中國,以及世界其它地區的華人教會,但就是沒有關於咱台灣人教會的任何簡介。讓我納悶很久。後來,我就將之當作認識華人教會的刊物也不錯,藉此好知道他們的教會和宣教觀念也是有幫助。但在兩年前,他們來信說,若想要繼續看,就需要回條,我就不再續看了。


當「漢語聖經協會」香港代表透過人家介紹來訪後,才知道他們主要目的是希望我能給他們機會,推薦該協會出版的聖經,和事工概況。當然最重要,就是希望我推介這本翻譯本的聖經給大家。他們很客氣,說上網查看咱教會的網站資料,也看了一下我出版的書,知道我出版了很多本關於聖經信息和查經的書,因此,來訪的主要目的,就是很希望我能推薦該協會的工作,和該協會翻譯出版的聖經。


我就問他們說:為甚麼翻譯名單中都沒有台灣長老教會的聖經學者?他們聽了我這樣說,就表示很抱歉,因為沒有認識的人。他們也表示曾去台神找過林鴻信院長,也找過徐萬麟老師,但都沒有進一步深談。他們說以後會努力。


我很不客氣地說,這樣的說法很難接受。我說出幾點理由:

一、台灣長老教會在台灣已經有長達一百四十多年時間,說不認識咱長老教會的聖經學者,這點是很說不過去的。咱們有三所神學院,栽培了很多聖經學者,也栽培了數以千計的傳道者,怎麼會不認識我台灣長老教會的聖經學者?


二、台灣長老教會多達一千二百三十間,信徒超過二十萬人,這在台灣基督教會中,佔有一半的比例。我問他們,香港基督教會共計多少間?他們說大約在一千三百間。我說咱台灣長老教會就接近整個香港的教會規模,怎麼香港基督教會對台灣長老教會這麼陌生?


三、台灣長老教會也自己翻譯母語聖經,這麼多優秀的聖經學者,迄今都還每個禮拜一至三,一群傳道者聚集在三峽駱維仁博士的家,一起在翻譯台語舊約聖經。他們表示不知道這些事。


四、我問他們認不認識駱維仁博士、葉約翰博士?他們都是聖經學者啊,且駱維仁博士尚且擔任過聖經公會亞洲地區的總幹事。那時辦公室是在香港,他們也不認識。我也強調說有位年輕的蔡銘偉傳道,就參與過威克理夫聖經協會翻譯聖經的工作,他是新約學者。但這些香港來的客人卻都不認識他們。


五、我問他們,所謂「漢語」,是否包括台灣人在用的語言?或是香港人所說的「華人」,是否包括在台灣的人民在內?若是沒有,那該是一件非常好的事,這可以讓住在台灣的人民,跟「漢族」、「華語」切割得更清楚些。


最後,他們希望我推薦幾位台灣長老教會的聖經學者給他們認識。我說既然他們認識了現任台灣聖經公會總幹事蔡鈴真牧師,問他就會清楚誰是台灣長老教會的聖經學者。至少蔡牧師曾在台神當過副院長好一段時間。他認識的聖經學者更多,由他來介紹,比我來推介更恰當。


談話中他們也一再強調說,他們出版過幾種給在不同職場工作者需要的聖經「解釋」版,都是使用中文和合本的版本。我笑著回答他們說:「我常告訴會友,或是聽我演講的人,看得懂中文和合本聖經的,都是水準高的。我們是水準低的,只看現代中文譯本。」因為中文和合本是1919年在中國翻譯出版,距離現在已經有長達91年時間,這需要很有水準的才看得懂九十多年前所使用的語言。而現代中文譯本是在1975年翻譯出版,且是採取國中程度的人就可以看得懂的文句,又在1995年重新修訂過,是用非常通俗文字、語句翻譯出來的聖經。而現代中文譯本,至少有咱台灣長老教會的學者參與翻譯的工作。


我當然知道現代中文譯本在許多翻譯上曾引起極大的爭論,但是支持現代中文譯本,等於是在支持聖經翻譯。而支持聖經翻譯,等於在鼓勵聖經研究,這點是正確,且是非常重要的。


再者,將聖經註釋加入在出版的聖經旁邊,幫助讀聖經的人,讀起來很容易,這固然是好,但問題是有些註釋本的註解方式,往往出現對聖經解釋的問題。而聖經公會不將這種註釋放在聖經中,是很重要且正確的。因為這樣可以將解釋聖經的空間,留給不同教會歷史傳承的人,或是讓讀者自己去了解、認識,這樣的聖經就很有「中性」,而不會把讀者或是教會傳承下來的解釋權也給剝奪了。


咱台灣長老教會在神學的研究上,其實在整個亞洲地區,並不亞於香港,也不亞於日本、韓國等地。不但這樣,咱台灣長老教會在推動福音的事工上,也是可以在整個亞洲地區成為他教會學習、仿效的對象,甚至可以派出優秀的傳道者,去參與協助弱小地區宣教事工的需要,這些都是無庸置疑的事。特別是咱台灣長老教會在對台灣社會關懷的事工上,在整個亞洲地區,僅次於韓國基督教會而已。


但我總是不解的一件事,香港的基督教會,包括香港基督教機構所出版的刊物裡,甚少會想到還有咱長老教會也是以華文為主要語文的肢體,在他們的眼中,我們好像是非常弱小,且是弱小到不足以正眼看一下的肢體,我會懷疑咱長老教會在他們心目中,好像不曾存在過的樣子,這點也是我多年來一直感到無法忍受,和不解的地方。


這次漢語聖經協會同工來找我,真的讓我感觸甚深。我心中這樣想:既然他們心中這麼瞧不起咱台灣長老教會的聖經學者,卻在聖經出版之後,又想要透過咱長老教會推廣、介紹這種版本的聖經,我們該用甚麼態度來回應呢?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