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所有2009的文章 訂閱 | 上一篇 | 返回 返回 | 下一篇下一篇
2009

這一年真感謝上帝的恩典

如果你問我今年最開心的事是甚麼?我會說暑假兒童營突破了多年來一直在期盼的目標——小朋友平均出席二百名。

為甚麼我看這一點很重要?因為我認為一間教會有沒有未來?就是要看該教會的兒童主日學發展的情形如何而定。我印象相當深刻的,就是看過天主教會有出一張菊八開的海報,在左邊寫著一行字:「孩童,是世界未來最大的能源。」海報中央是好幾個孩童在街道中的噴水池嬉戲、遊玩。這張海報在1970年代世界能源危機時出版的,相當有諷刺的意味,但卻震撼著我的心靈。想到當全世界專家都在絞盡腦汁想辦法要解決能源問題時,這張海報卻告訴我們,應該要重視我們的小孩,好好保護、教育他們,才是正確之道。若是疏忽我們未來的下一代,就算今天解決了能源危機,這種問題還是會在下一代重複出現,且是只會更加嚴重而已。

這樣的見解在1970年代的世界,特別是咱台灣正在經濟發展上突飛猛進的時候,是聽不進去的。尤其是對那些把經濟當作生命主軸,開口閉口都說「經濟第一優先」的政客心中,聽了只會嗤之以鼻。因為大家所想的是:只要有了錢,沒有甚麼事是我們不能解決的。但偏偏就是因為有這種觀念,才導致今天人類生存面臨最大的危機。

我想起1987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前哥斯達黎加總統奧斯卡‧阿里亞斯‧桑奇士(Oscar Arias Sánchez)所說的:「教育,是一個國家最好的國防。」而他講這句話時,是在1970年他被當時哥國的總統荷西‧費蓋里斯‧費列爾(José Figueres Ferrer)任命為該國「國家計畫與經濟政策部長」時。在他的觀念中,所謂的「經濟」不該是只有可數的錢,更是無法估計、數算的財富——思想。這點跟我們在台灣一談到經濟,就只會想到錢的事,是非常的不一樣。桑奇士不但這樣強調,他甚至邀請鄰近中美洲四個國家,包括瓜地馬拉、尼加拉瓜、薩爾瓦多、巴拿馬等國家簽署和平條約,大家盡可能降低軍備,將錢用來教育下一代孩子。他說:「軍事武器越多,只會使我們的國家越貧窮。而讓我們的孩子多受教育,就是在幫助我們國家越強盛。教育,是一個國家最好的國防。」如果我告訴

大家哥斯達黎加是個沒有陸軍的國家,你也許會認為那是不可能的事,而事實卻是這樣。
桑奇士的「教育,是一個國家最好的國防」這句話,就應驗在芬蘭這個國家。芬蘭於第二次大戰之後能從貧窮中走出來,而成為當今世界十大領先國家之一的原因,就是他們用四十年時間進行教育改革,且是徹底的改革之後才有的成果。

但要注意的,就是芬蘭改革教育中有一項是絕對不可或缺的要素,那就是重視宗教教育的維護,而這點卻是當今美國一直想要廢除的教育內含。這也是為甚麼美國這幾年來,越來越失去了原先立國的基本精神之因。他們是越來越重視科技,且是用科技鄙視世界上其他的國家,卻不知道科技的基礎若是失去了宗教內含,這樣的科技只會加速殘害人的生命尊嚴,和對生態環境的摧殘,使上帝造人的形像變得越來越模糊,使我們生存的環境越來越壞。而這個事實已經越來越明顯。

我有個夢想:當有一天兒童營的小孩多了之後,能帶動我們兒童主日學,使我們的兒童主日學出席也隨之增加起來。而在這近幾年來,咱教會兒童主日學平均出席在50名左右,算是穩定。特別是在越來越少子化的時代,我們的小朋友不但沒有減少,而是持續穩定在成長,這點才是最值得欣慰的事。

前面說過今年最大的心得,就是在十天暑假兒童營活動中,有平均220名小朋友出席,而這也是我從2001年就開始在夢想達到的目標。果然,今年暑假夢想成真,這真的是一件非常興奮的事。更安慰的事是許多家長都反應說,教材內容非常好,讓他們身為家長的也認識到好多位奉獻一生給咱台灣這塊土地的人物。原因是今年教材是透過聖經內容,也同時介紹了好幾位人物,讓聽到這些故事的家長都得到很大的鼓勵。

再者這兩年來連續都有幾間弱小教會,不是傳道者親自帶領小朋友來參加,就是主日學校長與教會的長執輪流帶領小朋友來加入兒童營。也因為這緣故,讓我這半年來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明年兒童營應該可以邀請鄰近小型教會一起來舉辦兒童營,他們來參加的交通費用,我們也可以分擔一些,請這些教會的主日學老師也一起參與兒童營的教學工作,這樣,明年應該可以達到300名小朋友出席,甚至更多。

兒童營小朋友多,很自然地會幫助教會熱絡起來。除了使這些弱小教會得到幫助外,也會間接地使咱教會更具活力。我總是有這樣的想法:兒童主日學小朋友多,接下來受到幫助的,就是少年團契。因為國小畢業後,接下去上了國中。去年我就一再在思考:怎樣將兒童營教材延伸到國中層級。可惜,到現在我還無法將國中教材的主軸構思出來。我多麼盼望上帝賞賜給我有這方面的智慧,使我能找出國中教材的教案。
看到兒童營小朋友增加,我就開始又在夢想有這麼一天,咱教會兒童主日學小朋友能達到一百名。果真如此,我就真的要喝一瓶米酒好好醉一醉。

2009/12/27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