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一起來關心這個牧師家庭

上個禮拜連續接到兩則消息,都讓我感到萬分焦慮和難過,甚至在元月4日禮拜一晚上幾乎無法入眠安睡。

那是在元月3日晚上,我接到台東的朋友來電話,說愛國蒲教會的伊雅斯和荏荏曼牧師夫婦出了車禍,救護車已經從大武要載荏荏曼牧師到台東馬偕醫院。打電話通知我們的許小姐是在馬偕醫院工作,她讓我們知道整個處理經過。為了這件車禍的事,我們全家膽戰心驚的一直到當晚十一點多才穩定下來。

知道車禍發生是錯誤在對方,且是連撞兩部車子,而伊雅斯牧師開的車子被撞後,是連續翻滾了兩圈之後才停下來,當時車內有六個小朋友,而最幸運的是只有荏荏曼牧師受傷,肩頭鎖骨裂傷,沒有性命危險,不需要住院。伊雅斯牧師和他的女兒,及其他五位小朋友都安然無恙。但因過渡驚嚇,或許需要一些時間諮商治療。

這場車禍的肇事者是一位阿美族青年,不但開車越過中央線,且速度之快,已經將咱教會會友奉獻沒多久的新車撞得稀爛了。

才將經過一個晚上的起伏心情給安定下來,隔天晚上,也就是元月4日晚上,又接到電話,說我曾牧養過的關山教會李志宏牧師猝死在牧師館。我聽了之後,有好久時間傻傻地坐在書桌前,久久說不出話來,心裡一直在想著:怎麼會這樣?

李牧師,台南白河人,父母已經去世。去年十二月26日才趕回台南白河處理他兄長的喪事結束,家裡剩下一個身體殘障坐輪椅的姊姊,原本由他哥哥負責照料生活所需,現在哥哥去世,他又接著走了。父母家庭原本經濟生活就甚為吃緊,但並不因此而影響他在牧會的工作,可說是一位很認真的牧師,只是不擅言詞。這兩年多來,為了要重建禮拜堂,四處奔波募款,幾乎沒有休息過。一個月中只有一次在自己的教會講道,其它時間他都在外地教會請安募款。一間小小四十、五十名會友禮拜的教會,要建造一間一千八百萬元的禮拜堂,可真是不容易啊!加上他去年又擔任中會議長,還要主持中會每個月一次的中委會、各種特會,以及教會聖禮典等等,再加上會友家庭的各種問題,自身又有四個尚且幼齡的小女孩要照顧。而新建的禮拜堂,去年底還尚未完工,就又發生建商倒閉的事件,雖然禮拜堂工程已經大致都完成,但至今還沒有舉行落成奉獻禮拜,就在元月4日下午被放學回家的女兒發現臥倒在地上,離開世上回天家去了。享年只有46歲。

聽到他走了之後,我第一個反應就是他太過勞累了,真的是勞累啊!每個月收到關山教會寄來的週報,我都會有很深的感觸:這樣四處奔波的牧師,到頭來往往是禮拜堂蓋好了,會友對他的認識反而陌生起來。這也是為甚麼有不少傳道者常在禮拜堂蓋好之後,就離開該教會之因。不為別的,因為他會發現跟還沒有蓋禮拜堂之前,對該教會的認識很不一樣,從認識反而變成陌生了。

當穩定了伊雅斯和荏荏曼二位牧師的車禍之後,心緒比較平定下來。我在禮拜二也就是初5上午打電話去池上給鄭仰生長老,徵求他的同意,將原本要寄去給總會退休傳教師之奉獻,改轉捐助李牧師的家庭。同時也先徵求了幾位長執的同意,在元月的這個月中,所有查經班為弱小教會的奉獻,全部轉為李牧師的家庭的慰問金,希望用這種方式來表達一下,咱教會對弱小教會傳道者家庭陷入困境的一點點關懷。

其實,有不少在鄉村小鎮的傳道者都非常認真,咱長老教會若是沒有這些鄉村小鎮的傳道者守住,早就因為台灣社會的大變遷而使教會荒廢掉,這點從原住民教會就可看出端倪。這些傳道者默默地在耕耘播種福音,他們當中有的人是盡一生都在那既不是觀光農業村,也不是休閒度假的風景區,而是真的小小的村落,克盡獻身的使命感,這樣的傳道者確實還有一些。而這些傳道者並不是只去個兩三年傳道期任滿就離開,而是一任下來就是十幾二十年。

比起這些鄉村小教會的傳道者,我算是非常微不足道的一個,因為在大都會中的教會牧會,各種資源遠比鄉村教會豐富很多,做起事來也容易且順手,只要稍微懂得「做人」,就會好做事,牧起會來,更容易稱心愉快。但在鄉下小教會可不是這樣,要甚麼,不是沒有,就是很少。同樣的一件事工,就需要加倍的付出時間、心力,即使這樣,還不一定能推得動,或是做得起來,這點也是我過去的親身體驗。這也是為甚麼我總是不希望讓那些弱小教會傳道者親自來教會募款之因,我總希望教會只要年終有結餘時,就會主動將剩下的經常費撥出分配給需要的弱小教會。咱教會過去就曾幫助幾間原住民教會在修建禮拜堂時,將其所欠缺的餘款,全部承擔下來。

我當然知道咱教會不可能將李牧師家裡的四個女兒之生活,和受教育所需要的經費全部承攬下來,但我相信還有其他教會知道這件事之後,也會想要加入參加關懷李牧師的家庭。我們只要盡能力,也必定會感動更多教會參與。

就在元月這整個月中,我們決定利用查經班原本為弱小教會的奉獻,全部都轉來幫助李牧師的妻兒,讓他們因我們一點點的愛,也能感受到在主裡一點點的溫暖和關懷。

除了這點之外,我們也要在祈禱中紀念這個家庭,懇求上帝的憐憫和安慰與李牧師娘和她的四個女兒同在。也祈求上帝帶領關山教會,在這段時間協助料理李牧師的後事時,能夠順利料理各項所需要的事務。

2010/01/10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