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所有2013的文章 訂閱 | 上一篇上一篇 | 返回 返回 | 下一篇
2013

再說幾句最後想說的話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再好的宴席,也會曲終人散」等等類似這樣的話,都是我們經常聽見的。而今天也該是我們互相說這句話的時候。

我必須坦承自己不是一個好牧者,單單沒有經常去家庭探訪,就已經是個失責的牧者。就像我寫信給七星中會議長郭鐘霖牧師的信中所說的,我已經很多年沒有參與中會任何事工,單是這點就有虧身為中會一份子的職守,因此,我請求中會不要派人來舉辦「退休感恩禮拜」。中委會也同意了這個請求。

話說回頭,我真的不是一個好的傳道者,因為在這將近四十年的牧養工作中,自己深深知道得罪很多人,有的會友因為我的緣故離開原本的教會,這從關山到嘉義西門,直到咱台北東門都有。每當想起這些事,都會讓我感到相當心痛,也深覺慚愧不已。但無論我怎樣努力,也都無法挽回他們決意離開我牧養的教會、也就是他們原本所屬的教會的心,這從牧會工作的記錄上來看,是污點,也是缺陷,也因為這樣,我堅持不要舉辦甚麼退休感恩禮拜之類的事,原因是我不是個好牧者,不值得感恩,也不配有這樣的禮拜,能安然退休下來,已經是上帝賞賜極大的恩典了。

牧會以來,我一直最喜愛的兩件事,就是帶領大家讀聖經和推動兒童營的事工,在咱教會最興奮也是最感激的事。這兩件事工大家都踴躍參與,不但使查經班出席人數特多,多到禮拜三早上擠滿整間禮拜堂二樓和三樓的大廳;禮拜五晚上則快要坐滿教育館二樓大教室。也因為大家熱情的參加,讓我想到要將所要講解的經文內容,寫出明確的講義、編輯成書,也因為這樣,這十五年來,出版了一百三十多本關於聖經這方面的書,說來,這也是上帝賞賜給我的特別恩典。

就像查經班一樣,過去都是寫在自己的筆記簿上,後來改成寫講義出書。兒童營的事工也是這樣,到咱教會來,因為有江淑文執事主動幫忙協助編撰教材,才使我想到要將教材有系統地編撰出來,也因為這樣,才使這項編撰教材的事工逐漸形成一個團隊,有寫聖經教材的、有寫詩歌的、有作曲的、有撰寫戲劇的等等,因為這樣,使我發現咱教會確實有獨自編撰教材的能力,並將這些教材透過教會公報社的發行而讓更多教會喜歡使用。更重要的,因為這項事工,幾乎動員咱教會全體會友和查經班的兄姊,這和一般教會用舉辦野外禮拜動員會友的功能大大不一樣。

我曾經發願過,要改變自己講話的方式,溫柔、委婉些,不要用詞太犀利,以免得罪更多人。我還記得在教會公報任職期間,有一次楊啟壽牧師跟我在台南火車站月台候車,他是專程南下參加公報編撰委員會,會後,他要回台北,我要回嘉義,就在月台上,他勸我說:「要殺雞,不需要用到牛刀;且殺雞,也不需要用到刀肉,只需要用刀背敲一下,雞痛會叫就好,不需要殺到流血。」他說的「雞」是一種比喻,指的是我主編公報,要修理傳道者或是教會醜陋、不該有的怪現象,不用在撰文字裡行間「殺」到血淋淋的,傷痕累累,只需要讓大家讀起來會感到心痛即可。於是我發願,要努力做到這樣,但結果還是向他告狀連連,他總是替我承擔且阻擋下這些來自中會、神學院、地方教會,以及傳道者接連而來的控訴。逼到最後,我用辭職來表示負責任。這確實是我個人涵養不足的地方。

雖然明知這樣的性格用在牧會,很不適合,特別是在大都會的咱台北東門教會,更是不合。但在1997年年底,我却很大膽地接受了咱教會的聘請在次年來牧會,我知道有不少人因為我這種用語甚重的指責而受不了,甚至為我這種經常自以為是而不妥協的態度,導致離開咱教會他去,從這裡更見我的軟弱和有限,於是,我決定提早退休,不等到屆齡七十,也不要牧到滿四十年,用這種方式來表明自己確實是個「不完美」的傳道者。沒有四十年,也沒有七十年,只有三十八點七年而已。

我只想表示:若因為這種說話不得體的緣故,而使你因此受到傷害,我懇求你因為耶穌的愛,寬恕我。我也懇求天父保守你,不要因為我的緣故而失去對咱東門教會的愛,和對追求信仰的熱心消失或降低。而會因為我的離開,使你願意重新回來這裡參加聚會,學習認識信仰團契生活的可貴。

牧會工作即將在今天結束,就像我一再掛在口中的話一樣,我還是要告訴大家一句你們經常聽到我一再掛在嘴邊的話:別忘了要勤讀聖經。特別是在這個動盪不安的世代裡,聖經上帝的話才會讓我們心靈獲得安定,看清正確生命方向的基礎。失去了上帝的話作生命的基礎,不但會讓我們跟這個世界隨波逐流,更會使我們的教會也連帶受到影響。

「對上帝要有信心!」(馬可福音十一:22)這是耶穌給門徒的一句忠言,也是我要給大家的話。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