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牧者需要培養

沒有任何一個傳道者剛出來傳道就是「好」的,都需要經過許多磨煉之後才會逐漸培養「好」起來的。

我常用醫學院剛畢業的住院醫師來形容剛畢業的傳道者,他跟在主治醫師的身邊。主治醫師認真教,住院醫師認真學,且按步就班,一絲不苟地學,終有一天他一定會學到許多,且會超越指導他、帶他的主治醫師,今天醫療工作會比以往進步,是這樣子訓練出來的。但優秀的主治醫師教出來的子弟,卻不是每個人都很優秀,原因無他,就是不認真學,或是外力誘惑很大,更可能是原本就沒有「救命」的使命感,只有賺錢的心意才入醫這行。

同樣的,傳道者神學院畢業,並不是甚麼都會。我常笑神學院的教授,連主持結婚禮拜或告別禮拜都不知道該怎樣安排,或是講出一套為甚麼要這樣安排禮拜程序的神學意義。不要以為神學院有教禮拜學,就很懂得主持喜喪禮拜,只要看神學生在校讀書時結婚,且在神學禮拜堂舉行禮拜,也甚少有禮拜學的老師會利用那機會,帶課堂學生親臨其境上課、指導。神學院老師也幾乎沒有聽說過會在被學生邀請主持結婚禮拜時,先請該生去找禮拜學老師討論一下禮拜相關的事宜。不要小看這些動作,這些都是和「臨床」教學有密切關係。神學院的老師被邀請去主持結婚禮拜,大多只負責證婚的部份,有的只被告知要講道,其他的事都是主事者安排好的,根本沒有參與討論禮拜的份,這樣,學生畢業時還是一樣不會,只會將自己結婚的經驗或參加同學結婚時看到的拿出來用。

更荒謬的是有的結婚禮拜,還把講道和證婚拆開由兩個不同的牧長負責,這是很不正確的結婚禮拜。原因是當男女雙方要立約時,證婚人都要先聲明說:「你們有聽到聖經這樣的教導,你們若願意,請你們用右手相牽,出聲來回答我所要問你們的問題。」問題是:若講道的牧者沒有按照聖經經文講道,接續證婚的牧者要這對男女用甚麼作立約基礎?若講道者所講內容偏離聖經教導,千萬不要以為不會發生這種事,其實,有的牧者根本就沒有根據聖經的經文講道,只是大家都只在注意看熱鬧,甚少想到結婚禮拜是一對要結婚的人,要用生命和上帝立約。我的問題是:若講道者沒有依照聖經的話講道,那麼證婚人要怎樣證婚?根據甚麼證婚?這才是我想要質疑的事。

其實,類似上述的問題還很多,特別是告別禮拜,今天的教會舉辦告別禮拜,荒腔走調的景象越來越多,需要更多的信仰反省。因此,我只是舉個結婚禮拜來說明一個剛畢業的傳道者,要學習的是甚麼?跟怎樣的牧長學?他能學到的是甚麼?

要當傳道者有一個最基本的功課,是在神學院讀書時就要培養出來的「獻身使命感」。這好像一個醫生,必須在醫學院培養出「救人」的使命感一樣,若沒有這樣的準備,就算擁有再高的學歷,也是枉然。因為傳福音就是在救生命,而且不是肉體的生命,因此,要比一般人更清楚獻身的使命感,只有這樣才能看到傳道者應有的態度是甚麼,否則就只將牧會的工作當作是一種職業(job)看待,而不會將傳道看成是使命(Mission)。

教會栽培傳道者最基本的方式,就是鼓勵傳道者多讀書,這點是真的非常重要,特別是都市教會更需要這樣。原因是都市教會接受高等教育的信徒比鄉村教會多很多,在這訊息千變萬化的時代,傳道者必須要非常認真讀書才不會被信徒認為「無知」。我就很同意南方朔先生說的,過去的君王和幕僚很認真讀書,現在的政治人物,特別是領導階層的人和他身邊的幕僚只會應酬,不讀書。而我也發現現在的官員,層級越高的人越少讀書,或是沒有時間讀書,更糟糕的是只讀報紙,這是很悲哀的事,尤其是國會議員等那些政治人物更是如此。因為他們一天到晚都忙著開會、赴飯局、喬事情、分沾利益。

而傳道者最大的悲哀是連報紙也不看,只看網路新聞,或是經常上網找資料,卻甚少從閱讀中沉思新的願景。最悲哀的傳道者,莫過於拿報紙之新聞當作準備講道必備的資料。我好多次受邀請演講,分享我準備講道的方法時,告訴聽眾我準備講道都是一卷卷、一章章地講,也告訴大家這樣講道對傳道者的好處。而每次都會被傳道者提問說:「這樣,你怎麼讓聖經和時事連結在一起?」我都會告訴提問的傳道者:「當時事要塵埃落定時,往往是經過一段時間了,才會使事實真相逐漸明朗化,在這之前拿來當講道的佐證材料是相當薄弱的。」

其實,傳道者不要吝嗇花錢買書、訂閱雜誌來閱讀,這是傳道者非常重要且基本的功課,懶惰不得,且這種錢絕對不要省,而特別是在大都會裡的教會,更應該鼓勵傳道者多買書和讀書,甚至看到好書要主動推介。

我在關山、嘉義西門都遇到這樣的會友,真的是受益甚大。來咱台北東門也遇到好幾位兄姊也是這樣,不但介紹我看書,也會跟我分享他讀哪些書的心得,對許多傳道者來說,我算是非常幸運的一個,特別是咱教會編列給我的研究費相當高,這點讓我甚為感激。不過大家也都知道我超愛買書,也因為這樣,這次為了要找房子和搬家,真是辛苦極了。上帝憐憫我,替我找到一位很不錯的設計師,幫我的書量身訂造一間大書房,使這些陪我牧會近四十年的書不至於大量丟棄。

好的教會知道幫助傳道者勇敢堅持在聖經所教導的,不會給予施壓,或要求妥協,甚至改變,導致違背信仰原則。一再發生教會機構人事任命案的糾紛,其中不乏教會長老、信徒代表,而他們教會的傳道者都對此種行為噤若寒蟬,理由之一就是這些長執、信徒代表在教會中擁有一股不正確的勢力,給傳道者帶來壓力。而最大也是最不該有的,就是阻止小會或長執會做出譴責和正確的決定。另一方面,傳道者會令人瞧不起的地方,就是戀棧。只想留在大都會的教會牧會,為此提出一大堆理由,其中最喜歡用的理由就是孩子還小,讀書搬遷不易。要不,是說「就是因為這樣不對,所以我要留下來把他們糾正過來」,但這都只會讓那些邪惡勢力更瞧不起傳道者而已,一點幫助也沒有。

我個人就很討厭把時間花在這種紛爭的事上,我總是認為獻身傳道,沒有時間跟人鬥、爭,只要與教會幹部有紛爭,我就會有想要離開的念頭。但對施壓的人我會感到厭惡。

1976年,芥菜種會創會者孫理蓮女士因為聽她女婿唐華南牧師給她不正確的訊息,說陳南州牧師和我兩人信仰有問題,帶領東部中會青年部舉辦聖經班活動,講解聖經不符合聖經教導,要玉山神學院董事會將陳南州牧師解聘。董事會為此特地開過三次會,每次開會都請陳南州牧師列席回答一些聖經問題,陳牧師都照所知道的據實回答。董事會聽後都覺得沒有問題,因此力挺陳南州牧師。芥菜種會因此放話,說如果不解聘陳牧師,該會就要停止給該院學生的生活補助經費。董事之一的張清庚牧師跟我說:「董事會正式回應芥菜種會說:我們的信仰不是用錢可威脅的。用這句話給予回絕了。」我跟張清庚牧師說:「你哥哥在芥菜種會工作,且是高級幹部,你會這樣跟他說?」張清庚牧師回答我說:「俊義,若我們傳道者可以用錢來威脅而改變信仰態度,我們就培養不出有骨氣的傳道者。」張牧師的話讓我永遠銘記在心,受用終生。

其實芥菜種會也向胡文池牧師告狀,想要他們對我施壓,因為胡牧師娘和他們的女婿都是關山教會長老,但他們都把這件事給擋了下來。鼓勵傳道者,就是培養他有骨氣,當面對來自不公平、不正確的壓力時,和他站在一起。

我們正在尋找新的傳道者,希望很快就會找到。當新的傳道者找到時,不要以為他甚麼都會,或指指點點他應該做些甚麼,不要這樣,先給他一些時間觀察、認識,一個有使命感的傳道者,自然會慢慢加油,在一年半載之後,有實力的傳道者就會帶著教會火力全開往前走。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