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生命都投入才是正道

「荒川先生常說:『沒有放進靈魂的打擊,一定沒有好結果。』」這是王貞治先生在他口述自傳《悸動!我的野球人生》一書(黃女玲翻譯,創造文化2012年11月出版,199頁)所說的一句話。

讀完這本傳記,我確實有了「悸動」,一個從高中就開始打棒球,把一生的生命全都奉獻給棒球的王貞治先生,會說出這句「沒有放進靈魂的打擊,一定沒有好結果」,確實是一點也不虛假。在該書中,讓我震驚的是,連自己的父親臨終時,他因為要出賽卻沒有回去參加告別式。他說為了要打出好球,他幾乎沒有休息過,沒有所謂國定假日,也沒有所謂休假這種念頭,唯有的,就是棒球。他在書中自承三個女兒都是妻子照顧的,因此,女兒跟他的關係顯然有很大的距離,因為他把所有生命時間都投入在棒球中。因此,當王貞治先生說出這句要把「靈魂」放進打擊中,確實是說出了他自己獻身在「棒球」中最好的寫照。而他的這句話,在我看來對獻身傳福音事工的傳道者,應該是很好的教材。如果傳道者知道把自己的靈魂融入在傳福音的事工上,那就是等於把生命投入傳道,這樣就會發現傳福音本身就是生命;生命就是在傳福音,二者之間是合而為一的。

印象很深刻的是日本有一位宣教師名叫「宮崎 亮」的醫師,他在東京大學醫學院畢業後,被基督徒醫療傳道會差派到非洲奈及利亞,才一年時間就因為感染肺結核而返回日本就醫。在日本就醫、療養的三年中,他結婚並且也做了進修,之後,孩子出生了。他帶著妻兒決定再次返回非洲奈及利亞。他的父母和岳父母都極力反對,也拜託過孩子在東京大學醫學院的教授加入遊說的行列。但都無法阻止他這份決志的心意,獻身在醫療傳道的工作上。後來他的父母發現沒有,只好拿出最後的一招,對他說:「你不考慮自己,也該考慮以後孩子教育怎麼辦?」他聽了之後,說了這句話:「父母生活若正確,孩子的教育已經完成一半,其它的,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了。」

看完王貞治先生的自述,我想起在月初介紹大家看的「公東教堂」這本書,裡面介紹了這群來自瑞士的天主教神父,表面上好像在談他們蓋禮拜堂的美和特色,其實,這本書就是在描述他們幾乎就是把自己的生命深耕在咱台灣這塊土地上。這群神父沒有寫自己的故事,卻是別人替他們記下了獻身的腳印。在「公東教堂」這本書的第202頁最後幾行這樣寫著:
「多年前,當『海岸山脈的瑞士人』出版時,幾位瑞士籍修女對我開玩笑抗議說:『Nicholas!為甚麼海岸山脈的瑞士人只有男生,沒有女生?』」聖十字架的修女極其低調,想要採訪她們的所作所為,比登天還難,然而在這我仍得補上一筆:這幾位長期在後山做居家護理服務的修女,是白衣天使中的天使。」

確實是這樣,我家女兒就曾試著寫她們的故事,但就是沒有完成。我曾在她們來我宿舍住一晚的機會,拍幾張照片,就被非常客氣的說:「盧牧師,不要拍。」她們就是怕我拍下照片,然後將她們的故事寫出來。這些來自瑞士的神父與修女,就是窮盡他們一生的生命,獻身在鮮為人注意的後山偏遠地區,為那些弱小部落的居民見證上帝在耶穌身上顯明出來的愛。

最近我一再回頭去反省,打從1974年畢業後開始牧會到現在,種種影像似乎像電影一般一幕幕地重現在眼前。從包租小貨車出發去報到,途中遇到山路坍方落石差點砸中車子,以及大雨中被雷擊中,經歷過颱風斷橋硬搭貨卡車涉過逐漸暴漲的溪水道回到家裡,也經歷過好幾次騎摩托車摔倒,還好有驚無險地沒受傷等等,如今想來這些都是在上帝的庇護之下才能安然度過。深深體會到上帝憐憫的愛,使我在牧會工作包括在教會公報期間,自己總是一再自我提醒,絕對不可以有半點兒怠慢,否則就是虧欠上帝留我活命的恩典。我就想到自己在牧會的工作中,是否有將生命全部投入?是否如同王貞治這樣的精神,把靈魂放在傳道的工作中?如今到了要退休的時刻,我還是在反省這件事。看王貞治先生的書,我自覺慚愧,看「公東教堂」這本書,自覺羞愧萬分!

最近一再想著:怎樣才會像王貞治先生所說的把靈魂放進我的傳道生命中?如今想來都已經太慢了。因為下個月底就要退休了,就算自己有心,也已經來不及了。生命就是這樣,是一直線往前去,不會回頭重來。棒球這場打不好,下場還有機會。王貞治先生在書中就是一再重複這樣的記事。打球可以這樣,但生命卻不是這樣。

還記得在過六十五歲生日時,我就決定辦理退休,而且清楚知道當這樣決定拍板後,就不能退縮下來,而是要往前走。於是開始很積極在思考退休後,怎樣繼續傳福音的事工?想來想去,知道自己的能力很有限,沒有才華的我,甚麼都不會,唯一會的,就是帶人來讀聖經。因此,就開始想著要推動「開聖經補習班」的理想。

另一方面,也因為我來之後,從1999年起在咱教會推動每日讀聖經寫作業的功課,我開始寫「聖經導讀」。當第一次寫完新舊約一套簡易導讀後,引起我對寫釋義的書感到相當的興趣,這也是前年(2011)十月又決定重新再來一次寫這套「聖經導讀」的原因。2002年寫完且出版的那套導讀,後來被大專學生中心和教會公報社合作,在大專團契中推廣運用,接著就是教會公報向我索取版權,我將之「無代價」送給該社五年時間。教會公報社印了兩千套,後來全部售完。這次,我決定重寫,將之寫得比上次更好些。

雖然是太慢了,但還是在想怎樣在活著的日子裡,讓原先獻身傳道的熱情沒有因為退休就散去,或是逐漸消失,而是持續保有獻身傳道的「靈魂」,將之放在帶人查經、讀經的工作上,若能這樣堅持下去,或許至少可以像王貞治先生所說的,我把獻身傳道的靈魂放在推動讀聖經的工作上。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