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再次表明要和「雞蛋」站在一起

我們若注意國際新聞報導,就會發現最近這一個月來,以色列政府用了許多理由,說巴勒斯坦哈瑪斯獨立運動組織用飛彈、火箭砲攻擊以色列城市,造成許多人傷亡。因此,他們不得不採取強硬手段報復。但甚少人去注意,其實並不是如此,事實正好相反,是以色列軍隊,情治人員動輒就侵入巴勒斯坦地區,藉故搜索民宅,強抓人民,特別是把懷著「仇恨」眼光的青年人強行逮捕入獄拷打,甚至在逮捕過程中,只要稍微抵抗不從,就當著家人面前槍斃。

而最出名也是惡名昭彰的作法,就是在耶路撒冷與約旦河西岸間,用混凝土築起所謂「安全隔離牆」。這道牆高八公尺,長度則綿延了681公里,可說是全世界最高,也是最長的圍牆,以色列政府用這道牆幾乎把所有西岸地區的巴勒斯坦人民都阻隔在外,僅開放幾個關口,由以色列軍人在檢查哨把關。

自從圍牆建造起來之後,巴勒斯坦人民進入以色列變得更困難,原本只要幾分鐘即可通過的地方,現在可能要因為安檢而花上幾個小時,加上以色列切斷了水電等設施,讓被圍牆隔離在外的巴勒斯坦人生活更加艱困,這也造成了許多巴勒斯坦人民對以色列人民仇恨之心越來越深的結果。

另一個讓巴勒斯坦痛恨以色列的原因,是以色列政府並不把圍牆建立在雙方隔離區的綠線上,而是故意建造在巴勒斯坦人民的土地上,這讓以色列因圍牆的建立,再次獲得9.5%左右的西岸土地,這對巴勒斯坦人民來說,非常明顯是一種侵略行為,而以色列政府因此被國際社會譴責,也被國際法庭判決應歸還土地,但它卻完全不理國際社會的看法,他們就是要這樣做,而整個國際社會好像也無法管它,因為以色列的國防力量在中東算是最強的。

以色列政府為了要改變國際社會對它惡劣的觀感,特別設立一個想要媲美諾貝爾文學獎的「耶路撒冷文學獎」。2009年的2月,以色列政府將該獎頒發給日本出名的文學家,也是被看好最有可能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村上春樹。當這消息傳到日本之後,日本人幾乎用電話和e-mail灌滿村上春樹的線路,都要他拒絕去領這個讓日本人覺得非常惡臭的獎,甚至有很多人還語帶威脅的話,說他若是去領獎,就要讓他的作品從日本的書架上下架。

很多人以為村上春樹會因此拒絕去領獎,但結果並沒有,他照樣去。日本的媒體記者幾乎全都傻了眼,因此紛紛跟著他去耶路撒冷,想要知道村上春樹在領獎的那天說些甚麼話。以色列政府邀請所有外國使節和國內重要文武官員都出席。以為透過村上春樹在文學界極高聲譽的影響力,可以改變國際社會對它惡劣形象的觀感。

村上春樹上台這樣說:
「我們作文學工作的人,所寫的書、文章,其實只有一點點是真的,其餘的幾乎都是騙人的話編織出來的。可是今天,我只要講那一點點真實的話,其餘百分之九十九的謊言,我今天決定不講。我早在幾天前就來到這裡,我先去約旦河西岸的圍牆邊走一趟,聽到圍牆內傳來老人的哭聲,他們在哭喊著:『上天啊,以色列軍人竟然在我們家門口,當著我們的面槍殺了我們的兒子!』我又往前沿著牆邊走,聽見牆內傳來年輕婦女哭嚎哀叫的聲音,那聲音說:『天啊,他們竟然用刺刀穿透我們丈夫的心!』我繼續走在圍牆邊,聽到許多小孩子在哭叫著說:『爸爸,你不要死,爸爸,你趕快起來,他們又來了!』我的良知告訴我,我應該和雞蛋站在一起,我知道要用雞蛋丟石頭是沒有用的。但我還是要和雞蛋站在同一邊。我要拿雞蛋丟石頭,就算是知道雞蛋會破,我還是要和雞蛋站在一起,讓破了的雞蛋流出來沾滿石頭上,使那塊石頭在太陽光照下,漸漸地發出惡臭。即使這是很愚拙的作法,但這是我決定要做的事,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和雞蛋在一起!」

他的這些話感動很多在場的外國使節,也感動了所有去耶路撒冷採訪的各國媒體記者。當這些報導傳回日本,讓日本喜愛村上春樹作品的讀者非常感動,他的書更搶手,而他也因此在日本和世界文學界立下備受尊崇的文壇地位,他也確實定下這種心志:在有生之日,一定要替巴勒斯坦苦難的人民發出聲音。而我正在期待,希望在最近的將來,他會寫出以巴勒斯坦人民苦難為背景,或是在那片高聳卻如同象徵著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為猶太人建造的集中營圍牆之故事改編的小說。

最近以色列境內已經有許多青年發起了一項名為「拒絕的勇氣」(Courage to Refuse)的拒絕服兵役運動,以抵抗以色列政府泯滅人性的國家恐怖主義。目前已有417名以色列青年加入,並已有39名軍官及士兵遭拘捕。他們表示,自己絕對不會「繼續跨過1967年的疆界而戰鬥,去支配、驅逐、與羞辱整個民族」。一位參與此運動的士兵Gil Nemesh,在公開信中寫下令人動容的文字:
「為什麼?到底是什麼讓一個人會如此對待另一個人?...我基於倫理上的原因,簽署了這份請願書。我不能欺騙我自己... 讓我們從過去當中學習。過去告訴我們,人民的自決權不能被壓制,不容被支配。過去教導我們,在一堵圍牆後面,人們竟生活在飢餓與恐懼之中,這樣的情景絕不應被容忍。現在,讓我們一起打造未來。一個現狀將被改變的未來。我們都是人類。我們全都應該生活得安全而幸福,並且能夠塑造我們自己的未來。」

這是以色列年輕的士兵和青年人開始在反省,他們寧願冒著被自己的親人瞪白眼,甚至拒絕冒著沒有任何公司行號願意提供給他們就業的機會。但他們說這是生命的良知,他們無法繼續拿著槍去濫殺無辜的人民。

就在我寫這篇文章的三天前,也就是十一月18日,巴勒斯坦一群年齡僅有十三、四歲的少年學生,透過許多方法邀集一群設法進入巴勒斯坦人居住區去採訪此次以色列砲火連連攻擊巴勒斯坦的國際媒體記者,他們朗讀了自己所寫的詩歌這樣說:
「我們是一群幼小的孩子,以色列軍人為甚麼要打我們?是因為我們手上沒有任何武器。為甚麼我們的學校要被摧毀?是因為我們不需要像以色列的孩子們那樣快樂去讀書、遊戲。為甚麼我們晚上不能安心睡覺?是因為我們不需要像以色列的孩子安心長大。......」

這群少年孩子朗讀的詩很長,我無法完全摘錄下來。但我知道以色列政府正在設法進行要將巴勒斯坦人給予滅族的計畫,要不就是要巴勒斯坦人民成為他們的奴隸。這是他們目前的作法,卻透過全世界猶太人掌控的媒體傳遞相反的訊息,說是哈瑪斯解放組織先發火箭砲攻擊他們,但這是和事實完全相反的謊言。

身為基督徒,我們沒有任何能力可以抵擋,或是阻止以色列政府這種惡劣的行徑,但我們可以拒絕去以色列旅遊、觀光,直到他們以公義、公道的態度對待巴勒斯坦人民,否則,我們就應該要杯葛到底,只有這樣,才能給以色列政府一點點壓力,就像從1990年,全世界對緬甸軍事採取杯葛態度,直到今年新政府釋放翁山蘇姬,並答應修改憲法,和開放選舉。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