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手關心台東癌症醫療照護工作

最近內政部公布2011年國人平均壽命數據,台東縣民長久以來一直比台北市民平均短少8.3歲,而且這還是多年來始終無解的一個棘手課題。主要原因是許多重症疾病的治療,都需昂貴的設備與人力。例如癌症治療需要有經過完整訓練與經驗的醫護人員的整合支援,再加上昂貴的治療器材設備,如藥品、與診斷器材等,才得以有效完成整個治療。而台東縣是屬於偏遠地區,在醫療環境上要擁有動輒數千萬,甚至以億計的昂貴設備,以及相關專業技術人力的配合,這確實有實質上的困難,因此病人往往無法在當地得到適當的治療。加上原住民人口比例高,以及縣民平均經濟能力確實也較低,往往因為這些現實問題使應該可以得到治療的機會,相對的也降低甚多,平均壽命就跟著減少了許多。


這使我想起1981年台灣突然流行小兒麻痺,我聽到鄰近家庭傳來哭泣聲音,也聽到好友陳南州牧師的小孩敬元(現在已經是牧師,在台南新樓醫院服務)也被感染。我和淑英帶著兩個孩子,走遍台東大街小巷所有醫院診所和藥房,希望能夠得到疫苗,但就是遍尋不著。每天打開報紙總是關切這則消息,但只知道台北市衛生局有剩餘的「沙賓」疫苗,台灣省卻是嚴重不足。我問衛生所主任為甚麼不能從台北市衛生局調疫苗來?主任的回答是:「台北市要留著自己用,他們的命比較值錢,台灣省的人民,特別是咱台東人的命比較賤!」我才知道他不是沒有努力過,而是沒有結果。這也是促成我後來在台東關山教會推動「社區衛生健康教育」的主要原因。我有一個看法,就是只要大家在醫藥衛生上的認知更清楚,就會減少不必要的傳染病,和醫療浪費。

後來我將這個想法告訴最小的弟弟俊泰,他把我的想法轉告給他在台大公衛研究所畢業後服務於台北市衛生局的同學知道,他的同學隨即打電話跟我聯繫,然後要我把這項理念和計畫寫一個簡略報告寄給她,她將我的信交給當時台北市衛生局副局長李鍾祥教授。後來他的秘書這樣跟我說,李鍾祥先生看完信之後,隨即跟他們說這應該是公衛的人來推動,怎會是一位牧師在關心這件事?他要秘書跟我聯絡適當時間,親自率領七個助手專程前往關山,我則邀請了大關山地區三十幾位包括學校校長、鄉、鎮長、社團(青商會、獅子會等)等代表到教會來,一起和這些來自台北的醫療專家洽談。就這樣,從1982年開始,我在關山地區推動這項事工,直到我1984年我離開關山到嘉義西門為止。


早在三十多年前神學院畢業後到台東關山教會牧會,就發現東部醫療嚴重缺乏和貧困人家就醫的問題,這也是為甚麼天主教瑞士白冷差會主動選擇台東創辦聖母醫院,並和聖十字架寶血修女會合作,在關山開辦醫院,在成功(俗名「新港」)、尚武村(位於大武鄉的一個小漁村)等地開辦診所之因,並且從瑞士徵召醫生、護理工作者投入這項醫療服務的事工,而美國基督教協同會則在台東開辦基督教醫院,幫助當時偏遠地區的台東縣民能獲得一些醫療幫助。


但因為地處偏遠,加上交通不便,人口又不多等因素,要得到妥當治療還得翻山越嶺到西部來,而最近的地方就是高醫或長庚,一直到現在都是這樣,特別是癌症病患更是如此。即使現在有馬偕台東分院或是花蓮慈濟,在癌症治療上還是差西部這些醫院一大截,這也是衛生署和內政部作人口調查和醫療概況時,出現上述現象的數據之因,而且一直無解。原因不外是一個二十多萬的人口縣市,就算購買了幾千萬元價值的核磁共振這項重要體檢機器,還得有相關操作機器的專業技術人員,以及有能力判讀攝影出來之片子的專業醫師,加上整個台東縣地區遼闊,又多山區,山上居民要下山一趟,可真的是很不容易,單單一趟計程車就需要花費很多錢,貧窮加上醫藥常識的欠缺,就醫的意願就相對降低。因此,和幾位和信醫院查經班的伙伴們,我們經常有機會談到這項問題,也常常為這事祈禱。


去年九月,有一位護理長謝佩玲姊妹決定辦離職,接著今年二月又有一位曾雅欣護理長也跟著離職,她倆都在和信醫院工作超過十年以上,是資深護理長,且都是臨床「阿長」,於是我們開始想到一件事:有否可能去台東,以她們的工作經驗去探視這些曾患有癌症且治療過的病人?就先從和信的病人開始,當作是「居家護理」工作的一種延伸,讓這些病人也能感受到生命的溫暖,若可以,也與當地第一線的護理工作者聯繫,看她們是否願意合作接受癌症護理再教育的訓練,我們計畫用三年當作「實驗」,看結果如何才來再作評估此項事工是否能或值得繼續下去?我答應替她們募款三年的薪水,就當作把生命奉獻給台東地區的癌症病人,讓生命的旅程中曾經有過三年時間用「奉獻」的心投入這項醫療服務,也算是一種見證上帝是愛的方式。(我會想到三年,是因為在兩年前,我曾寫過計畫案,要在咱教會設立「兒童教材研發中心」,我籌募到三年的人事費用,但後來決定放棄,將該三年的人事費改為此項醫療服務關懷的人事費。)

就這樣,此項計畫草案由和信的臨床藥師方麗華姊妹(也是查經班的伙伴)著手來寫,我則是拿著她寫的計畫書開始傳給幾位好友、親人展開募款的工作。真感謝上帝,這項計畫很快就得到回應,籌募的款項也跟著進來,也同時募得一部車子讓這兩位護理師可以方便四處去為病人服務。

當這項計畫開始推出的時候,方麗華姊妹就去找醫院的幾位醫師,希望他們能夠協助,第一個表示願意參與的是腫瘤內科陳新炫醫師,然後又有其他醫師也紛紛主動表示,只要他們可以使得上力的,他們都願意。於是藥局有一位叫阿元的藥師,也加入這項工作,他專門負責電腦資訊,而另一位腫瘤內科陳偉廷醫師也加入這項計畫工作團隊,和信醫院似乎有了一股「台東熱」的現象出現。黃達夫院長也表示願意將雅欣和佩玲這兩位護理長的「人事」留在和信醫院,由該院來支付他們的勞健保費用,且包括汽車的費用一概由該院支付。

七月,雅欣先過去了解實況,接著佩玲也跟著過去,而台東基督教醫院對這項計畫反應最積極,呂信雄院長表示願意全力搭配。該院整理出一間辦公室給雅欣和佩玲使用。九月,在東基正式開始有了辦公室,而東基的同仁也都知道,她們並不是屬於東基,而是「自由身」的台東癌症病人專業護理師。


雅欣和佩玲不愧為是很有經驗的資深護理長,她們的能力很快就在台東地區帶來迴響,目前到台東基督教醫院探詢的癌症病人也越來越多。也有不少病人在她們細心指導下,知道怎樣保養手術後的身體。她們也去做居家護理和教育的工作,而佩玲也開始著手寫地區護理師的教育工作計畫。


就在這時候,有一件令我深受感動的是服務於國泰醫院腫瘤科的劉漢鼎兄弟,有一天他來告訴我說:「盧牧師,我想要到東部去服務這些癌症病人,就像早年蘭大衛醫師父子到台灣來服務一樣。」後來,他又寫信跟我說:「就算要我去蘭嶼,我也會去。我一直感受到聖靈在感動我的心。」最近又來信說,他已經準備好,要在台東工作到退休。果然,在上個禮拜天(28日)跟我說,他已經向國泰醫院提出辭呈,上班到元月結束。三月開始到和信醫院去了解該院在癌症治療上的作業情況和流程,預定在明年八月或九月就可以攜家帶眷過去台東為癌症病人服務,他的這項決定讓我感動到現在還在持續中。我將這消息傳給黃達夫院長,也告訴東基呂信雄院長。呂院長將這項新的發展傳遞給退休回到美國的東基創院院長譚維義醫師,他決定在十一月下旬夫婦聯袂回來台灣一趟,也希望在十二月9日來咱教會訪問。十月25日,黃達夫院長曾約劉漢鼎醫師談了兩個小時,就這樣拍板定案。


我曾有這樣的夢想:咱台北東門若能將劉漢鼎醫師去台東服務癌症病人的工作,當成咱教會差派的宣教師,那將會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因為我想到台北信友堂曾差派一位女藥師到非洲去服務。我們無法差派到那麼遠,就算派到台東和蘭嶼去,也是一項在宣道事工上具有特殊意義的事。希望這樣一步步地推演下去,讓偏遠地區的台東縣民,也能有好的癌症醫療護理。我也一直在為此事祈禱,祈求上帝憐憫感動更多人的心,參與奉獻和鼓勵更多醫療人員願意到偏遠地區去,就像陳永興醫師去接下羅東聖母醫院一樣。

但求上帝看顧這項事工,也賜福投入這項醫療服務的同工們。阿們。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