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巡迴演講記事(十二)

九月9日的主日禮拜開始,外面下著不是很大的雨,禮拜堂裡面是在安靜的氣氛中,在一台有拉管的老舊風琴聲中開始禮拜。

姊妹詩班獻詩分成兩個部分,第一部份是唱讚美的詩歌,這是在我講道之前。她們唱的真的是非常好聽,讓坐在講台上的我都會有一股感動。當她們唱完後,接下來是我講道,二宮牧師翻譯。我先說代表咱台北東門教會要特別感謝二宮牧師替咱教會開拓原住民聚會,也要謝謝日本耶穌教團差派二宮牧師。也不知道是甚麼原因,我才講到這裡,就突然哽咽起來。其實,這也是真話,咱教會有原住民聚會,是洪振輝牧師有眼光,把二宮牧師從新竹聖經學院帶過來咱教會,而二宮牧師就像牧力所形容的,是個「拼命三郎」的傳道者。緊接著我用約翰福音第十六章25至33節的經文,主要在表達一個信念: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有很多生命的苦難。但在耶穌裡,我們會有足夠的力量勝過這些苦難。

我沒有想到在禮拜後,二宮牧師竟然跟我說這段時間正是他夫婦二人最低潮的時候,我的信息讓他很感動。因此,請求我准許將我講的信息放在他教會的網路上供給收聽的會友分享。我跟他說自己並不覺得講這篇信息有甚麼特別,但他卻一再表示真的是很感動。我說要想想看,直到我回來之後,他還寫信來催促,希望我同意他轉播在教會的網路上。我只好說沒有問題,只要他認為有幫助。他說他和他牧師娘都有很大的受益,很感動。這真的讓我感到很意外。

其實,這之前,因為姊妹詩班要獻唱好幾首詩歌,怕時間拉太長,文嬪姊妹還特地問我會講多少時間,我還告訴她只講十分鐘,其餘時間讓她們唱歌,但我卻講了將近二十分鐘。


講道後,姊妹詩班唱日本民謠,真的是非常好聽。因為是很熟悉的民謠,我就看見有些在禮拜堂裡的日本兄姊嘴唇也跟著旋律「哼」了起來。潘長老帶這群姊妹真的是有一套,不簡單。


禮拜後,和他們的會友一起拍照紀念,然後導遊幫我們設法雇用箱型車載我們去鄰近的餐廳吃自助餐。我們也邀請他們會友一起去用餐。但他們真的非常客氣,只有幾位跟我們同行。有一位日本北海道國會議員黑島宇吉郎夫婦,是尚在慕道中,我們就請洪逸民兄夫婦陪他們一起用餐,這樣講日本話比較方便。另外一位司會的執事,他們夫婦就由連碧玉姊妹、惠美姊陪伴,他們都會講日本話。我和淑英,陪二宮牧師夫婦一起同桌。


用過餐,我們車子要沿路拉回札幌,導遊特別提醒我們,日本人的習慣,送客人會送到車子看不見的時候,我們就特別注意這件事,果然,二宮牧師和他的會友就這樣一直揮手,揮到我們看不見他們了,也是他們看不見我們的時候。今晚,我們住在定山溪飯店。


隔天下午,我們去小樽運河旁的商店街,這裡有江戶時代留下來的許多手工藝品店鋪,包括玻璃工藝品,特別是有一間音樂盒博物館,各式各樣的音樂盒,真的是應有盡有。看起來都想買,但知道就是不能統統買。因為價錢並不便宜。全世界只有兩台蒸汽鐘,一台在加拿大溫哥華,另一台就在這裡。導遊也帶我們去喝咖啡,這裡的咖啡,是喝完,就把杯子帶走。生意之好,就像音樂盒博物館一樣,遊客非常多。這裡也有很多家糖果、蛋糕店,看了真令人垂涎。


九月10日,我們車子在綿綿細雨中去參訪北海道神宮,這是建造在1869年的古老殿宇。日本的神宮建築都是可以當作今天建築界的課本,沒有釘子,只有卡榫,且歷經地震依舊可以安然無恙,幾百年的建築物就是這樣保存下來。我迄今依舊無法忘記佛教曹洞宗大本營的「永平寺」,那種在深山中的寧靜,讓在大都會中喧嚷的車聲、人聲等帶來的無形煩惱,至少可以獲得一絲釋放。只是導遊先生講啊講,講到最後卻說看完神宮建築之後,可以順手抽支籤詩看一下,不論好或不好,就當作一種「趣味」就好。我聽了隨即上前接過麥克風說,這是不宜的事。我們去欣賞建築,也看看他們的祭祀禮儀,但不宜抽籤詩。因為絕對會影響到心靈的平靜。人就是這樣子的軟弱,我寧願我們的兄姊不要去抽,但去走走看看是好的。感謝上帝,大家都聽了我的話。

下午,我們去搭乘人力車,兩個人一台,體驗古老時候的人力車,就像今天的計程車一樣。

晚上,我們居住在札幌市內的飯店。剛進飯店大廳,就看到蔡尚穎長老夫婦來看我們,原來他是來北海道開會,也帶淑芬一起來。他鄉遇見自己的人,都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喜悅。雖然講不到幾句寒暄的話,也是很高興。至少見了面,就知道大家都平安。

九月11日,這是要回故鄉台灣的最後一個上午行程。姊妹詩班繼續去市區內觀光。我和二宮牧師夫婦有約,同樣是九點,姊妹詩班搭上遊覽車離開,二宮牧師開車接我們去訪問愛奴族協會,介紹我們認識該協會的事務局長佐藤幸雄先生。透過二宮牧師的翻譯,才逐漸明白他們組成協會,就是在努力維護愛奴族的文化,特別是想要挽回已經失落的愛奴族語言、文字,以及生活上的各種傳統。佐藤先生一再表示,他們很欽佩台灣在關心原住民的事務上,有很多足以作為他們愛奴族學習的功課。


然後,二宮牧師帶我們去拜訪耶穌教團副委員長,同時也是宣教研究所所長小菅 剛牧師(Tsuyoshi Kosuge)。他牧養「札幌羊ヶ丘」教會,教會佔地面積很大,禮拜堂也大,教會空地至少可以停上四十部車子。教會隔壁有一間養護中心,有大約兩百人住,也是教會牧養的對象,小菅  剛牧師說,他每禮拜除了本堂的禮拜外,也要帶領該養護中心的兄姊聚會。因為小菅  剛牧師是負責耶穌教團宣教研究所的事務,且是耶穌教團負責與韓國教會合作的主要負責人,因此,我們也交換了一些意見,談及對國外宣教的事工。他跟我說,他們的策略是若有超過七位神學生入學,就會鼓勵其中五位留在日本傳福音,有二位能到國外去當宣教師,這就是他們教團的所謂「五餅二魚」的宣教政策。我聽了甚為感動,因為只要有七個進入神學院就讀的學生,他們就去神學院開始鼓勵至少有二個去國外當宣教師。難怪他們教團全部也不過是七十多間,比起我們一個七星中會都還弱的教團,但卻有多達十五位宣教師在世界各地投入宣教的工作。以前二宮牧師在咱教會,所有費用都是耶穌教團負擔,我們教會只負擔他租屋費用的二分之一而已,聽到和想到這些都會讓我感到汗顏。

小菅  剛牧師也說,這次非常感謝咱東門教會的慷慨捐助賑災的事,他們將來自各地的賑災捐款全部用在災區,因此,每當他們去災區探望災民,災民都會說「基督來了」,因為在苦難中,他們經歷到日本基督徒,以及來自世界各地基督教會的關懷和愛。在災區,甚至有一對屬於耶穌教團年輕的傳道者夫婦,傳道娘還沒有懷孕,教團提醒他們應該離開災區,以免影響到懷孕的事。這對傳道夫婦卻說要留在災區,與災民一起同受苦難。聽了都讓我和淑英感動不已。我也邀請小菅  剛牧師,請他有時間時來台灣訪問。

離開小菅  剛牧師的教會,二宮牧師夫婦就帶我們前往札幌機場,我們要搭乘下午二點的班機前往東京成田機場,準備轉下午六點的班機回台灣。當我們準備要進出境海關時,二宮牧師夫婦紅了眼圈,一再告訴我們,下次要給他們夫婦更多時間,他們希望好好帶我們去走走看看北海道。

就這樣,我和淑英結束了今年暑假的北美和日本之旅。感謝上帝,一切都很順利。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