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巡迴演講記事(十一)

九月7日中午我們在下午一點45分飛抵札晃機場。我們和姊妹詩班相約在這機場,我們先來,她們要在下午接近四點才會出關。

機場大樓是新的建築物,包含國內線與國際線,但大廳在二者之間卻是一個大的購物中心,觀光客甚多。後來聽導遊說,台灣可說是北海道的大主顧,九月10日就在函館機場舉行台灣復興航空包機直飛的啟航儀式,而後來二宮牧師還跟我說,他被邀請參加當天剪綵儀式的貴賓,可見不僅是札幌,現在包括函館也是台灣包機載運觀光客來旅遊、消費的重要旅遊城市。

在機場購物中心,還有一條街稱之「拉麵街」。淑英一看見「拉麵」兩個字,肚子就餓了起來。我們用拖車拉著四件大行李,看見一間店鋪有位置就趕緊坐了下來,因為食客實在太多了,稍微慢一點,就有人坐了下去,生意之好,簡直不敢想像。也從這裡,我們可以想像得到日本在觀光這一政策上,確實是很值得咱台灣政府學習的,單單從所有公共廁所放置衛生紙這件事,就可以看出日本在吸收外國觀光客旅遊這件事上的細膩。乾淨又安靜,這點也是日本最讓有能力觀光和消費的歐美人民心服口服之處,偌大的機場購物中心,聽不到任何商家叫喊的聲音,也聽不到消費者大聲叫嚷,耳朵聽到的,就是從中央音控系統傳出來輕鬆、柔和的音樂。


大約快四點的時候,突然有位年輕人來到我身邊,問我說「是不是盧牧師」?我說「是」。他自我介紹是此次姊妹詩班的導遊,姓「陳」。四點過後,陸陸續續地有姊妹出來,大家相見面都很高興,幾乎都是同樣的話,說:「哇,牧師、牧師娘,好久不見了!」彼此緊握著雙手、擁抱,各種親熱的動作都出籠。沒錯,五個禮拜了。雖不算長,但大家都覺得好像很久沒見面的樣子。

我們在導遊帶領上了遊覽車,開始沿路南下要去函館,因為九月9日禮拜天要在二宮牧師的中央教會獻詩。所以這次北海道之旅,其實是走南部的旅程。

日本人可說是全世界經營觀光業最用心的國家,就算一間小小的民房,都可以成為觀光景點。像文學家夏目漱石的房子就是個例子,保存的非常好,還收集了許多他用過的文物、書籍,都可以成為民眾參訪的地方。更不用說被認定為國家公園,可說是不餘遺力地整理、維護,使之在自然景觀上保存原有的樣式。這跟我們的想法、作法都差別很大。咱台灣只要有人觀光的地方,攤販就會聚集一大堆,髒和亂,也成為這些攤販的記號。


為了去欣賞自然湖景,沿著山路走,沒有寬闊的路面,但處處都保存著原有的狹小山路,路面的平穩勝過我們的高速公路。觀光區的廁所,幾乎可說是全世界最乾淨、整潔的。有台灣原子能之父稱的孫觀漢教授就曾在他寫的書中說過,日本的公共廁所都比台灣的觀光飯店還要乾淨。看一個國家是否現代化、進步,不只是看國民所得的收入,更要從公共廁所來檢視。我常笑著說,要讓我評鑑一間幼稚園、托兒所,我會從評鑑廁所是否乾淨、清潔開始。


從札幌到函館,路程大約有四百公里,因此,等於是從台北到東港那樣遠,沿途中,若有景點,都會停車下來觀賞。台灣的導遊總是不忘記介紹一下該景點的特色,有時沿路也會提醒大家注意相關的歷史故事。而導遊只要是講歷史,都會從德川家康的故事開始,有的導遊更是從織田信長說起。我們的導遊很坦白,作廣告都會坦白說得清楚,這點倒是很不錯。他也會替大家拍照,重要的景點,照相機十幾二十多台。


很有趣的是到日本去遊玩的人,都會想要「泡湯」(浸溫泉)的事。這位導遊很盡責,在車上很仔細地要大家注意去泡溫泉時必須注意的事項。很奇怪的是我對這種事好像都提不起興趣。其實,我整個腦袋都在想2013年的兒童少年營教材該是怎樣的內容。


九月7日上遊覽車之後,就直接開去「支笏湖」遊覽,這是號稱為日本最美的湖,的確是美。也從湖泊的美,可看見上帝創造的奇妙。

當晚我們住在另一個名叫「洞爺湖」的溫泉旅館。可以想像得到北海道的溫泉相當多,因為它是火山爆發後連串島嶼形成起來的地形,除了湖泊多,再者就是溫泉多,幾乎各地山區、郊區的地方都有溫泉可泡。


九月8日,我們去遊賞「洞爺湖」風景,這是日本國立公園處管理的湖,遊客甚多。為了要觀賞此湖美景,導遊建議租用腳踏車,或是散步,或是自己划船、搭船都可以。我們一行三十四個人,以上幾種都有人分別去嘗試,有趣的是每個人回來集合時,都說自己的方式最棒,看到最美麗的一面。


下午,我們轉換搭乘火車去札幌,遊覽車直接開到札幌等我們。我們搭乘的是所謂「北斗星超級列車」,只有八列車廂,廂廂客滿。日本不論火車、電車、客運車、船隻等,搭乘起來是非常舒適的,更不用說高級火車。雖然我們有很多人都是用站的,也只不過是四十分鐘的行程而已,一下子就到了。


函館,這是北海道以前的首府,到目前都還保留著尚未被日本明治政府統治前的總統府,有留下許多西方國家來開港所建造留下來的港口,以及大使館、禮拜堂、倉儲等建築物等。傍晚,我們搭乘纜車上函館山,從山上眺望市區。纜車很大,一次可載運125人,幾乎是三台遊覽車的乘客一次就裝運完成。山上涼意甚濃,遊客擠滿了每個可以看見山下市區的角落,拍照夜景的人相當多。為了要欣賞這夜景,我們只好先餓著肚子,下了山,趕緊驅車前往飯店,八點要用餐。


九月9日禮拜天,我們都精神飽滿,外面下著雨,大家都知道今天要去二宮牧師的教會參加主日禮拜,同時獻詩,這是很重要的工作。我們希望早到,先要綵排。淑英因為沒有辦法參加詩班八月的練習,只好帶著歌譜出國,從紐約到溫哥華,再到西雅圖,又下到洛杉磯等地,每天晚上睡覺前就拿起來練唱,日本歌就用注音的。她每天只要有空就練唱,而我是只要有空就寫稿子和準備兒童少年教材。她很怕屆時萬一跟大家和聲合不起來,就很罪過。


比所預期的時間,我們早到一個小時,從飯店來到函館市區,再到二宮牧師的中央教會,因為道路稍微狹窄些,遊覽車司機一直不肯依照二宮牧師指引開到教會,而車外是下著雨。我們在車上等了約二十分鐘,大家想想,還是寧願冒雨走大約一百五十公尺的路。雖然會淋濕了身子,但總比在車上等候比較好。我笑著說,這種路,在台灣的遊覽車司機一定可以有辦法開進去。


看見二宮牧師和牧師娘,我們真是高興到極點,這是一間小而美的教堂建築。要進禮拜堂都要脫鞋子,這好像是日本教會共同習慣。平常參加禮拜的會友僅有十五位左右。在這之前,二宮牧師問我多少位兄姊去訪問他們,我說大約廿八位左右。他說這樣,他們教會要準備簡單的午餐,大家一起用、聯誼。我說不好意思。後來聯絡時,詩班班長莊文嬪姊妹跟他說共計有三十四位,他說這樣不行,他們有困難。莊文嬪姊妹跟我說,由我們請他們的會友一起去飯店用午餐,這樣比較好。主要原因是不希望為了我們去,大家都忙著準備午餐,沒有機會聽詩班獻唱的詩歌。因為詩班準備的詩歌也有安慰的含意。再者,他們的會友這麼少,我們人數這麼多,由他們來準備午餐也是一種負擔。


小小的禮拜堂,在潘長老指揮帶領下,趁著會友來之前,就趕緊綵排練唱。二宮牧師讓我在他的書房準備講道的事。他堅持要聽我講道,他要替我翻譯。

今天參加禮拜的會友出席十七位,二宮牧師說這是最多的一次。因為我們要來。由於教會人數少,奉獻也相對很少,財力當然不夠負擔一間教會的經常費用,需要由耶穌教團補助。我們教會長執會決定撥五萬元為該教會奉獻,兌換日幣之後,廖千宵姊妹總是很體貼,她自掏腰包將之補滿到十五萬日幣。當我拿這筆奉獻給二宮牧師時,他紅了眼圈說:「盧牧師,我們教會經常費剛好沒有了。真謝謝東門教會。」我說:「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事。讓我們一起來感謝上帝。」就這樣,我們一起在書房祈禱感謝上帝。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