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巡迴演講記事(八)

八月29日下午,許長老夫婦帶我們去參觀「The Huntington」圖書館、畫廊、花園。這是由Henry Edwards Huntington 先生在1919年所捐贈的,收藏的圖書非常豐富,多達六十萬冊,而其中最為珍貴的,莫過於是收藏了「古騰堡」(Gutenburg)發明印刷機後所印出來的第一本聖經,是四開本,且有聖經故事彩繪。另外也收藏了英國莎士比亞手稿作品。我想到自己在查經班或演講關於宗教改革之所以能成功,主要原因就是古騰堡發明了印刷機所帶來的貢獻。因拜印刷機之功能,使馬丁路德翻譯的德文新約聖經得以大量出版,使更多信徒能閱讀聖經,進而改革教會弊病。我一再強調:只要大家齊來讀聖經,就會先自我改變,進而改變教會。聖經是上帝的話,祂的話是生命的糧食,也是改造生命力量的來源。我駐足在第一本活字印刷版聖經之前一些時間,也看到另一本手抄版的聖經,字體的工整、整齊,也可看出抄經者的謙恭心神。這也使我想起好幾年前受邀去台南傳道法師住持的「妙心寺」演講時,他帶我看他的藏書,和在他圖書館裡發願抄寫大藏經的信徒,拿著毛筆一筆一筆地抄寫著的情景。


這圖書館也收藏了美國開國歷史的各種重要歷史文獻,這些都可看出Huntington先生不只是有錢大亨而已,更是品味十足、涵養甚深的商人。在收藏的畫中,有一幅名「The Blue Boy」由Thomas Gainsborough 在1770年所畫,這畫是最震撼我心的一幅,原因是無論站在哪一個角度看這畫,都會看見畫中男孩的眼睛直盯著你看,我由左邊去看他,看見他雙眼直視著我;我走到右邊看他,也看到眼睛對著我看,我站在中間直視著,他那炯炯有神的雙眼就盯住我不放。我們幾個人就這樣在這幅畫前走過來又走過去,也彼此在問:怎麼會這樣?難怪簡介中會說,該畫是該館的「鎮館」之畫。另外有幅名「Pinkie」之畫,由Sir Thomas Laurence 在1794年所畫的,那女孩的眼睛也是如此,只是我覺得Blue Boy的眼睛更傳神。


美國有許多富商常將他們的財產捐贈公益團體與社會大眾分享,像這個Henry Edwards Huntington先生捐贈出來了,其價值已是無法估計。去年許照信長老夫婦帶我們去參觀的「Getty Center」,就是由事業家Paul Getty所捐贈,佔地有整座山丘之大,每天遊客之多,只能用車水馬龍這句話來形容。這種將事業成就所得,捐出來與社會大眾分享之風,在美國處處可見,但在咱台灣,可說是鳳毛麟爪,實在可惜!


今天終於完成了明年度(2013)兒童少年營課程的初稿大綱,還沒有定案,會再修改。每年暑假出來巡迴演講,只要一有空閒,就是在構思教材的事,翻閱聖經找教材。為要讓教材一年比一年更進步,就需要更多的精神,我只能祈求上帝賜給我智慧和信心,能順利完成這些教材。今年兒童少年營之後,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明年六至九年級出席人數若能繼續維持在120至150名之間,後年就可以單純舉辦少年營的營會一個禮拜,教材內容和詩歌全部以這個年齡層為對象重新編寫、創作,這樣效果必定更勝於現在的兒童少年營共用之教材。


八月30日上午,許長老夫婦帶我們去「California Science Center」參觀,這是1986年奧運舉行的場地,聖火台和廣大的體育場就在旁邊,目前正在整修。這個Science Center就有兩個館,我們先去看長達45分鐘的紀錄片,述說羅馬帝國和埃及豔后之間的關係,以及後來艷后自殺身亡,和過去埃及帝王為死後埋葬而建造的金字塔,更重要的是在說明如何在1927年,考古學家於埃及金字塔附近的沙漠荒野中,無意中發現了帝王墳墓的驚喜過程。然後再過去另一個展覽館看考古學家在海底發現遠在兩千多年前,被大水淹沒而沉入海底的古埃及王朝宮殿。目前展覽出來的文物,只是打撈上來的一些貴族私人用品和人像石雕等等,還在繼續打撈中,相信經過一段時間後,呈現在世人面前的物品會更多。


從影片中,可清楚看見古代帝王所努力的,就是用盡各種方法要讓自己雖然死了,但有一天會再復活過來,埃及的木乃伊就是這種思想而發展出來的。或是說怎樣讓自己永生,不會死去。這讓我想起「毛澤東私人醫師回憶錄」乙書中所記述的,關於毛澤東晚年時不但有這種強烈念頭,連他死後,江青等人也心存這種想法:要想盡辦法保存毛的身體不壞,讓全中國人以為「他雖然死了,卻還活著」。埃及帝王的墳墓後來成為盜墓者盜劫的目標,跟發生在中國盜取皇帝陵寢的事件頻傳幾乎完全一樣。今天的人比較聰明,用海葬和樹葬方式處理死後之事,讓想偷盜的人找也找不到門路,也沒有任何物件可盜,既可使自己死後安眠,又可免除他人起盜賊之念,真是一大功德。


Science Center已有展出太空梭、太空艙、隱型戰鬥機、戰鬥機、民航機等真實軍事科學的發展品,最近美國太空中心又將太空梭用大型波音民航機載運到該中心去放置給民眾參觀。有許多看來僅是低年級小學生在老師帶領下來此中心參觀,中心也有許多物品是可以讓小朋友用手去動、操作。洛杉磯地區要等到九月初才開學,但在暑假中,學校老師已經帶學生參訪這些科學尖端物品了,不僅是軍事工業的成就,也有考古學界的成果,讓我心中有很深的感觸。教育,是一個國家未來發展的根,大家喜歡談歐美的教育,尤其是芬蘭教育改革的成功,但卻不願意為這種好的教育付出「產前懷孕和臨盆陣痛」的代價。我在1992和1993年去過奧地利,當地會友曾帶我去參訪幾間小學,就曾大開我的眼界,這國家人民不會像其他歐美國家那樣緊追現代科技發展,但卻是個很扎實的國家,也是當今西方和美、日等國中,比較起來奧地利是個失業率最低的國家。他們的小學從四年級開始,學生就學會剪裁、穿針線、縫製衣服,五年級就要參加學校舉辦的「服裝秀」,甚至跨校際的作品展等等,這些恐怕會讓我們想都無法想像得到吧!


Science Center的這些展覽館,都是由過去舉辦奧運時的室內競技場改成,這又讓我想起去年台北市政府舉辦花博後,那些新蓋建造設施不知現在做些甚麼用途?心中常常會因為看見他人引用現代科技在改進社會環境,或是用人民稅金建造建築物,使之再利用的價值升高到預計目標,就像之前曾介紹過溫哥華政府為2009年冬季奧運而建造的國際會議廳,連屋頂都會披上土層種植當地生長的花草,不但可以減低陽光熱度,且因為許多美麗花草而引來蜜蜂築窩產蜜,這些蜜就可在該會議廳的廚房當作食材使用,又利用電腦調控陽光照射熱度開啟或關閉屋內燈管。他們沒有填海造地,而是直接將三分之二的會議廳面積建造在海面上,為魚群、海鳥保存生活空間等等,單單這些就夠吸引每天大量的觀光客造訪,參觀免費,導覽免費,而這都為該國帶來許多沒有污染的觀光資源。


八月31日禮拜五下午,陳受恩長老和明妙夫婦兩人開車來接我們去他們家坐坐,也要請我們一起晚餐,這是早在出國之前就已經說好的約。途中他們先載我們去訪問洪茂澤兄夫婦,他們現在正在經營一家釣具公司,規模不小。茂澤兄目前擔任南加州台灣人長老教會聯合會主席。在他們的辦公室中,我們聊到她岳父蔡坤山先生,是第一個因香蕉案被抓入獄的事,這是和蔣經國打擊蕉農的案件有關(說蔣經國疼惜農民並不實在啊!)。我對此案的了解是跟吳振瑞先生有密切關係,因為他掌握著當時南部七縣市農民選票,後來被設計逮捕入獄有極大影響力。為這案子,有一群藝文界人士曾在兩年前於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一場名叫「金蕉歲月」舞台劇,述說這些曾為台灣經濟發展拼命過,卻因為政治鬥爭被犧牲的台灣菁英之故事。我們聊了一些時間,我也跟他們說,現在有出版一本由前衛出版社出版,書名叫「蕉神--吳振瑞回憶錄--暨剝蕉案內幕真相始末」,就是談吳振瑞先生和其他被捕入獄者的情景。該書中最讓我感動萬分的一件事,就是後來雖然蔣經國因為台灣香蕉被日本青果會社全面杯葛而腐爛、滯銷,想要釋放他出來解決此事,但吳振瑞先生則是堅持要釋放,不是只釋放他一人,若被捕者沒有全部釋放,他堅持不走出監獄一步。這種骨風已經無法再從今天的政治人物身上看得見了。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