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巡迴演講記事(六)

八月22日,船在清晨五點就在Whittier小港靠岸。日昌兄與雅正姊搭晨六點的接駁車去安卡拉志(Anchorage),Princess Cruise服務中心轉前往機場的班車,我們則是搭乘八點的接駁車。雅正姊很擔心我們不知道如何集合,因為兩千名旅客,不可能同時匯集,而且我們的班機是晚上七點45分,再由Whittier港到Anchorage市中心交通需要近二小時,途中還要經過一個很長的隧道,該隧道只有單線通車,管制嚴格,所以形成很長的車陣,等候時間竟然長達四十分鐘。我們的司機還兼任導遊,沿途不停介紹風景特色,也因此,旅客都會給他一些小費。接駁車在早上十一點抵達Anchorage服務中心,我們放下隨身行李後,便上街四處走走,再搭乘下午一點的班車去機場。機場不大,但給我們有足夠的時間補眠,我也利用時間閱讀《韓石泉六十回憶》,看完該書,我繼續閱讀《當上帝開始說英文》(In the Beginning-The Story of the King James Bible)這本書。

晚上七點40分的班機延誤半小時才起飛,當我們抵達西雅圖機場時,已經是深夜十二點30分,由洪賢造兄來接我們。賢造兄是非常早期來美國讀書的留學生,祖父是老蘭醫生的門徒,父親是醫生,卻因從日本回台的船上,受到美軍襲擊而喪生,母親獨力養育當時才二歲多的他,以及尚未出世的遺腹女--他的妹妹。賢造兄是成大土木工程系畢業,來西雅圖華盛頓大學也讀土木工程,參與美國政府許多水質淨化的工程,也熱心教會事工,並積極參與同鄉會工作。


他將我們安頓好之時,已經是凌晨一點30分。隔天,我們睡到早上九點才起床。上午十點30分,賢造兄載我們去「清風山莊」參加他邀集而來的一群台灣同鄉聚會,大家一起聊天、交誼、午餐,然後由我講西雅圖的第一場演講。他們大都是五十年前來美國的早期留學生,但我們遇到一位嫁給美國人的台灣年輕女子林姖妙,聊起來才知道她是嘉義人,國、高中都在協同中學就讀,而悅文和東元也是,讓我們有「他鄉遇故知」的感覺。


晚上,我們換到另一位姊妹陳淑姿的家聚會,後來才知道她是陳淑燕長老的表妹,和她先生林恒杰兄弟都曾是長榮中學老師,淑姿姊妹也熟悉許多我在南神時代的同學。晚上,她在家裡宴請教會全體兄姊,來參加的有我的學長,已退休的陳昆南牧師夫婦、陳柏壽牧師夫婦,和她教會牧師施聖導夫婦。出席人數相當多,將近40人。最讓我們興奮的是遇到二十多年不見的陳幸真姊妹,她是陳宗山牧師的女兒,早在她就讀文化大學參與在長青團契的時代我們就認識。今晚聚會中,我笑稱他們是「台南東門幫」或「台南幫」的會友,這都是屬於較年輕一代的,也有一群已退休年長者,也是早期的留學生,他們都有顯赫的學術成就。

我演講後,不知何故遭到陳柏壽牧師嚴詞批判,後來才知道是我在演講中提到1920年有一群關心台灣文化工作者如陳映真、黃春明、王拓、楊青聶等人遭到大中國主義者的攻擊,甚至被扣著「思想有問題」的帽子。陳牧師強烈質疑我稱讚黃春明、陳映真等人,特別是黃春明不久前才與成大台語所蔣為文教授起衝突事件,他認為我提黃春明在台灣文學上的努力,是心思有問題,要我解釋清楚。當時場面很僵,有幾位老一輩的會友認為不敢苟同陳牧師的觀點。我很清楚表示,評論一個人必須看他在甚麼時候,做甚麼事,而不應以一個事件,就推翻一個人過去所做的,這樣很不公平。今晚我們換到林博志兄與屏雀姊的家住。我們會在這裡住到下禮拜一(27日)中午離開時。


博志兄夫婦都是早期來美國讀書的高材生,他說老家在台南東門,常去台南神學院,與黃彰輝牧師、安慕理牧師、彌迪理牧師都很熟,也從他夫婦二人聽到許多關於西雅圖台灣人教會的故事,以及各種關於台灣人社團活動的事蹟。博志兄也告訴我他正在翻譯最早到台灣宣教師之一的李庥牧師之文稿。


每天早上我們約有一小時聊天的早餐時間,每當談到北美台灣人教會的狀況,博志兄夫婦總是有許多感慨,原因是會友或是有些教會幹部常因理念,或是人與人之間的因素而分開另組教會,導致原本已是人數不多的教會,人數更少,教勢更加衰弱,而這種情形跟華語教會呈現相反現象。我問他們夫婦,是否可能大家坐下來好好談「合併」的事,他們表示希望能如此,但恐怕不易。

八月24日,今天上午有幾位兄姐開車載我們去繞華盛頓大學一圈,並且去看華盛頓湖的「ship canal」水閘門管制船隻進出和鮭魚返鄉的河道。那是很特別的設計,工程完成於1917年,費時六年,但為華盛頓湖和太平洋之間淡水與海水完成交匯工程,並使鮭魚得以返鄉而代代生存下去。我們也看見河道中有許多鮭魚正在努力往上游,但也看見海狗出沒當中獵食,他們說海巡員會將海狗捕捉起來,然後用飛機載往洛杉磯丟入海裡,好保護鮭魚。他們也載我們去參訪一個有如台灣夜市的市集,販賣各式各樣的物品,在那裡,我們看見第一間全世界最大販賣咖啡連鎖店「星巴克」,人很多,喝杯咖啡都得排隊等候。


晚上是第三場演講,我告訴大家讀聖經的重要性,特別是在這富裕國家社會裡,不讀聖經更容易使人物慾化而不知。


八月25日禮拜六,上午十點30分開始,出席的人數比昨晚多,也認識了西雅圖台灣基督教會新來的牧師鄭溢恩,他是剛去世不久的前中崙教會鄭興讓牧師的孩子,淑英也在這裡遇到了她的親人,今天在這間教會有連續三場演講,晚上另有一場是在一間教會,名叫「第一長老教會」為台灣同鄉演講,參加的人很多,而很高興的是遇到了莊文嬪姊妹的妹夫廖皇銘兄弟,他也負責今晚的司會和介紹。今晚我講「愛,使生命出現契機」,參加的會眾反應很好。會後有茶點,很多同鄉找我談他們該如何積極投入關心台灣故鄉的行列,我都乘機跟他們談及目前我在關心也推動的台東癌症病人關懷服務工作,但因與大家不熟,因此我只介紹推動這項事工,並沒有提及希望他們捐款支持的事,以免造成誤會。

八月26日禮拜天,上午我在西雅圖台灣基督教會講道,這間教會聚會人數比較多,他們在禮拜時每個人都會帶著聖詩和聖經在手上,是我在北美這幾年巡迴培靈、演講時少見的現象,大多教會都是將聖詩和聖經投影在螢幕上,大家看著螢幕唱詩,也看著螢幕讀聖經,但這間教會不是這樣,讓我感覺很舒服。

下午兩點,我們換到另一間名「西雅圖台灣基督教會」禮拜,也是我講道。上午禮拜看到潘立中兄和Carol由溫哥華開車來參加,午餐後,他們說要跟我們一起到這間教會繼續參加禮拜。我上午和下午講道的經文不同,當然內容不同,因此,台語基督教會也有一些會友說要趕過來參加。(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