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巡迴演講記事(五)

回到岸上,我們上車去觀賞Mendenhall冰河,我們只能近處看,不能像加拿大的洛磯山脈冰河一樣,上去走走看看,但我們看見冰河上面有一層土黃的顏色,日昌告訴我們,那是空氣汙染帶來的結果,三十多年前,他們來觀賞時,是一片猶如玻璃般潔淨的冰層,現在已不再如此,這也說明了人類的工業、科技,帶來的結果是生態的破壞和改變,而這破壞已經無法修復了!

我們在下午的兩點回到船上,吃過午餐後,也聊了一下此次我們出來演講的所見所聞。然後去Juneau小鎮走走看看。我們看到一家專門在製造鮭魚罐頭與肉品和各種相關附加產品的工廠和門市店鋪,我隨即想起紀盈長老的大女兒信惠和教會另一位青年永琪,兩年前來阿拉斯加暑假打工的事。我們很想買些鮭魚產品,但想到要等三個禮拜後才回台灣,就只能望魚吞口水。


到下午六點多,我們回來船上去餐廳吃飯,雅正姊談到他們大兒子(是律師)和媳婦(是愛爾蘭裔的學校老師)認養一個非洲衣索匹亞籍的純黑男孩的事,深深令我們感動。大兒子和媳婦結婚四年都沒有懷孕生子,於是他們決定領養貧窮國家的孩子,這非洲黑人小孩出生沒有多久就被送入孤兒院,因此,在認養時,她兒子就向申請單位表示若這孩子有任何同父母的兄弟姊妹,他們也希望一起領養,不希望小孩被拆開,失去父母已夠可憐,不可讓孩子再失去兄弟姊妹。領養手續費時將近兩年,夫婦二人還在確定對象後,親自跑去衣索匹亞一趟。第二趟去時,是由法院法官親自與他夫妻二人面談,然後做出裁決,說他們可以領養後,他們隨即將孩子帶去寄宿旅館,申請孩子的證明文件,購買各項飛機上沒有的備品帶回美國。雅正姊和日昌兄笑著說,他們大兒子是黃皮膚,媳婦是白色,孩子是純黑色的,兒子一家三口三種膚色,他們一再稱讚這非洲孫子真是可愛至極!每次去看他,就會「阿公、阿嬤」不停地叫。認養時孩子是二歲多,現在已三歲多。他們說越看孫子越喜愛。媳婦還曾在家裡為這認養的孩子辦了一場「派對」,許多朋友來參加,也帶他們的孩子來與這孩子認識成為朋友。我們從日昌兄和雅正姊臉上表情看出他們心中的滿足和喜悅,也從他們談論的語氣中,聽出他們都因兒子與媳婦那豐富的愛而感到相當的欣慰。我們也感受到這股欣喜的榮耀,特別是這非洲小孩子能被這樣充滿愛心的家庭收養,真是幸運!

八月19日清晨6點,船靠岸在Skagway這個小鎮,我們購買「懷特通路和育空路線」(White Pass & Yukon Route)登山火車票,八點出發。這條登山鐵路是在1898年7月21日開始興建,全長共計110哩長,到達三千呎高的美國和加拿大邊界。搭乘這條鐵路,讓我們想起咱阿里山鐵路一樣,是窄軌鐵路。這條鐵路的興建是由南北兩邊同時進行建造,在1900年7月29日,兩邊工程人員相會合於Carcross,在這地點建造一座紀念碑,紀念因陡峭的山壁坍方而喪失生命的工程人員和馬隻,投入的工程人員共計三萬五千人。高山最低氣溫是零下60度的酷寒氣候,冬季都是雪霜覆蓋的山區峭壁,有好多處是由懸崖上架起支柱撐著。這條鐵路共計用去一千萬美金,是由美加兩國工程師合作設計完成,當時建造的主要目的是為了開採黃金,因此這條鐵路又被稱為「黃金鐵路」。沿路山區風景之美自不在話下,路旁或峭壁上都會發現一種紅色的小花,非常多,他們稱之為「野草火花」,聽說是有一次森林大火後,最先開出來的花朵。我想起耶穌比喻中所說的野地百合花,是上帝親自栽種,生命力最強,也是最美麗的花。雖是八月天,外面山區氣溫仍然很低,因此車廂內都開著暖氣,也免費提供礦泉水,一張車票要120美金,真不便宜。鐵路的另一邊是公路,有的旅客是租車上山。我們在中午十二點回到船上吃午餐,休息聊天,然後,在下午兩點半去街上走走看看。

八月20日,船航向冰河灣(Glacier Bay),這灣內處處有冰河,有些冰河看起來是夾雜著大量泥土,呈現出黑黑的一大片,但有的看起來如同玻璃般,帶著綠色,也有的是如同冰柱般直立在水邊,忽而會看見冰柱崩塌下來,水面漂浮著數不清的小小冰塊。船行得很慢,主要是讓旅客可以欣賞沿岸的座座冰山。美國政府將此海域列入國家公園管理,像我們這種大郵輪般的船隻,一天僅能有兩艘進入,我想是為了保護這自然景觀免受破壞,因此船上有發出通知,不准拿任何食物餵海鷗,也不可以有人丟棄任何東西在水裡。船上有聘請國家公園管理處專員,在船上向觀賞的遊客解說冰山冰河形成的經過。航行當中我們也看見鯨魚出現,專員告訴我們,若是看見兩隻緊密在一起,就是母鯨帶著小鯨,牠們會慢慢地游到夏威夷或巴拿馬去避冬,然後再游回來。原來鯨魚、鮭魚等魚類也跟天空的候鳥一樣,會隨著氣候變遷而轉移棲息地。

在船上,我們一直在討論二百多年前,蘇俄以八百多萬美元代價將這廣大一片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賣給美國,如今想來真是天大的損失。我想,有智慧的政治家或人物,不會只在意眼前的利益,看見表面光禿禿的一片,就認為沒有價值而放手丟棄。一個有智慧的政治人物,他會想到後代子孫怎樣看他們,寫他們,評價他們,就會更小心為國家立下美好的典範,保護國家資產和人民生命的福祉。

晚餐後聊天時,雅正姊特別強調說,還好阿拉斯加是美國買來,若由蘇俄擁有,恐怕今天又是另一種景觀、局面。因為在過去共產黨統治下的蘇俄,不會像美國這樣用心保護上帝創造的自然生態,也不會這樣自由、開放,並且用相同的條件對待所有移民、居住在美國的族群。比起澳洲、紐西蘭等國,美國對移民者算是很好的一個國家。她說我常在查經班時嚴詞批判美國所做不好的事,她和一些姊妹談起此事,心中都有很深的「痛」。我解釋會有如此觀點,是因為站在信仰角度來思考。如果一個軍事武力強大、資源豐富的國家對其他弱小國家,或是新興政體國家時,只會從自己國家利益著想,而不顧該國人民慘遭統治者迫害、殘殺的事頻頻發生,那是非常不應該的。菲律賓、越南,以及咱台灣等情形都是例子,而今天的以色列人殘酷對待巴勒斯坦人的事件舉世皆知,美國政府應該要影響以色列政府,並對巴勒斯坦人伸出援手才是應該,而不是一昧袒護以色列人和政府。我也舉例說:美國人口有兩億,佔全世界人口三十分之一,但他們消耗世界能源六十億占二分之一。而且這些能源大多是取自別國家的土地上,這是很不對的,也是不該有的作法。雅正姊也問我對「911」事件的看法,我也詳細說明個人觀點。我一再表示,這也是我從聖經學習而來的信仰觀點,我不知道雅正姊和日昌兄是否接受我的看法,但身為傳道者,我是依據聖經觀點來表達看法,也小心解釋聖經來教導信徒,同時,我非常感謝雅正姊讓我知道她心中的感受。


下午三點左右,船離開冰河灣,接著有連續二天的海上行船,繼續北上,途中,我們開進「Colleges Glacier」,這裡的冰河很多,所有的冰河全都以美國東部大學命名,最有名的兩座就取名為「哈佛」和「耶魯」,就是緊臨在一起,中間隔著一座小山,有如雙胞胎一般,甚為美麗。沿岸看見綿綿不斷的山脈,山上仍然是處處積雪,只要有看見雪片的地方,就會看見山間樹林中有瀑布下洩的水道,除了冰島外,也會看見鯨魚和水獺出沒。


這兩天,船沒有靠岸,沿線航向Whittier港,然後我們由Whittier搭乘接駁車去「安卡拉志」(Anchorage)市,再依我們不同的需要搭接駁車去機場。因為每個人的班機時間不同,日昌兄和雅正姊是搭阿拉斯加航空中午十二點班機返回舊金山聖荷西,我和淑英是搭晚上七點40分班機去西雅圖。我們的行李在船上辦理托運,船公司收費後替我們直接運到機場。日昌兄和雅正姊說,這是他們第三次到阿拉斯加旅遊,其實他們是特地帶我和淑英來遊此地,真是感謝他們。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