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巡迴演講記事(四)

晚餐是在一座美麗的公園裡的餐廳,客人甚多,想延後時間或增加人數都有困難。只好由潘立中夫婦,美鸞姊、仲侃和我與淑英。其他兩對陪我們一起去參訪會議中心的會友回家。餐後,我們在公園裡繞一圈,回到家就趕緊整理行李、打包。

電話中,與連日昌兄與雅正姊連繫過,此次是他們安排我們去遊阿拉斯加,因此他們將在隔天八月15日清晨搭機由舊金山飛來溫哥華與我們會合。過去每年受邀去舊金山、聖荷西台美教會演講,雅正姊和她的弟弟宗宏夫婦都會載我們去幾處山上小憩二夜三天享受一下森林浴,欣賞上帝造景的美。

八月15日,今天是淑英65歲生日,悅文來電話祝賀,東元和姿尹也寄來賀卡。上午我忙著用潘立中兄的電腦寫下記事,準備到西雅圖時可以傳回教會。我們也聊天,說說各自心中對現有教會、社會現象的看法。

中午,我們接到雅正姊來電話,說她和連日昌兄直接去海關等我們,我們就在下午一點時走去碼頭,還好潘立中與Carol對門路很熟,若要我們找,恐怕要費去許多時間,我們向潘立中與Carol道別,也感謝他們這幾天來的款待。我們辦理出境再入關美國,雅正姊看見我們,趕緊過來幫我們辦理「登船證」,可能是常有台灣旅客吧,替我們辦理的服務人員竟然會台語,拿到「Island Princess」的登船證,雅正姊和日昌兄一再叮嚀,船上不用現金,那張登船證等於身分證和信用卡一樣,上下船都需要它,除了船上提供的餐點外,購物等消費,都用該證,直接由購票時的信用卡付帳,該證有我們寢室號碼,吃自助餐可隨意坐。晚餐在六樓特別西餐廳則有指定座位我們四人一桌。

上了船,找到房間,是在第十二層,一間小套房,外有小陽台,擺著二張可半躺的椅子和一張小圓桌,我們可從陽台和隔壁的日昌兄、雅正姊聊天。我們站在陽台看船準時起錨離岸,有一艘小艇就在船邊,掛著美加兩國國旗,船上有一人吹起小喇叭,先是加拿大國歌,獲得船上旅客熱烈掌聲,接著又吹起美國國歌。我們的船已離開岸邊,逐漸接近溫哥華的「獅子橋」。岸邊有許多民眾向我們的船揮手,夏天的陽光依然高照。

沒多久,我們聽到廣播,要我們去七樓戲院集合,要解說如何使用救生衣。大家都很守規矩,從房間的櫥櫃拿出救生衣,年紀大的乘電梯,我們從十二樓順著樓梯下到第七樓的戲院,幾乎是座無虛席,約有二千人之多。許多服務人員站在走道旁,廣播中說明怎樣使用救生衣,最後要大家站起來試穿,前後動作不到五分鐘,說明卻用去四十分鐘,從十二樓走下七樓,再由七樓爬上十二樓,前後共用掉一個小時,但不能抱怨,因為這牽連到生死之間的問題,稍微疏忽,都可能抱憾終生。其實日昌兄跟我談到,海水溫度約只有四至五度,就算發生船難而穿上救生衣跳進海裡,若沒有在十分鐘內搶救起來,也會因身體失溫而死,何況我和淑英都不會游泳,更是希望渺茫。

海面是一片寂靜,夏日陽光依舊艷麗照耀,回到寢室,我們不約而同的到寢室外的陽台上觀賞看起來不太像夕陽的夕陽,因太陽已逐漸西下,但陽光依然亮麗,透過海水反射出來更是光耀,我們看見日昌拿著「大砲」型的相機猛拍落日餘暉。

吃到飽的餐廳在第十三樓,(船上不用十三樓), 聽說全天候供應,但我相信不會有人會一直想吃,何況我和淑英都沒有吃宵夜的習慣。

出來已有二個禮拜,心中想到的都是故鄉台灣,以及咱教會,腦袋中也一直想著明年兒童少年營的教材該是甚麼聖經故事。寢室有一書桌,我一直擔心這趟北美巡迴演講是否有時間可以構思明年的教材,我祈求上帝賜給我智慧和信心。

八月16日,船整天在海上航行,要到八月17日才會在Ketchikan這小鎮靠岸。我們利用第六樓去慢走運動,因該樓外圍地板全都是木板,很多人在走路,海風很冷,但因為在走路,沒有冷的感覺。晚上我們欣賞一場一小時的歌舞秀,回到寢室,我坐在書桌埋首思索聖經的信息,希望能為明年兒童少年營找到適當的信息。

八月17日大清早,船靠在Ketchikan小鎮,雅正姊事先就已訂好小鎮觀光的票,一位司機開車兼導遊,上午是先去欣賞早期美國人來到阿拉斯加當伐木工人的故事,他用伐木比賽,爬樹,搬樹幹,鋸木,以及在儲木池裡競技等方式來說明伐木工人的工作和生活趣事。接著是由一位女司機開車載我們去認識阿拉斯加州原住民的特殊藝術和生活文化,參觀他們雕刻上的特殊風格。
這裡的每個靠岸點都會有搭配觀光的旅遊行程,每位巴士司機都身兼導遊,說明城市的特色,像這小鎮,人口大約一萬三千人,共計有29間禮拜堂,但有30間酒吧,和30間珠寶店,有四間小學,二間中學,沒有大學,街上幾乎都是珠寶店,後來才知道阿拉斯加的石頭很有名,早期有不少白人來這裡採礦,幾乎每個觀光景點都在賣珠寶。

今天下午2點就開船啟航向第二站,州政府所在地Juneau市。因距離遠,船起錨的早,我們聽廣播說航行中會看到鯨魚,因此,我們用過午餐後,就找到餐廳最前面視線好的地方,船長說大約在下午六點半會看見,就這樣,我們由下午二點一直聊到下午七點,船長說得沒錯,在六點半左右,我們看見幾隻鯨魚噴出的水柱,和背上的鰭,但卻沒有看見龐大的身軀躍出水面,加上外面下著細雨,窗外是一片朦朧的景色,我們不太看重賞鯨,而是傾聽連日昌兄和雅正姊談他們四十年前來美國讀書的經歷。
日昌兄說他因是窮留學生,需要養妻兒,因此,除學業外,也要去餐廳打工,也曾在底特律的煉鋼廠打工過。那時許多留學生跟他一樣,都是靠打工維持生活,但書一樣讀的非常好,認真學習。雖過得很貧窮,但卻很快樂又滿足。他說,讀書時代就曾開車橫跨美國東西岸,也跑過南北兩邊,邊走邊遊賞自然的美。

跟今天留學生大不相同;今天留學生家庭經濟能力好,相反的是學習態度變差,且在物質生活上顯得浪費。

八月18日,船航行到另一個開採金礦的小鎮Juneau,可以這樣說,這些小鎮都是靠觀光客生存,因此,各種設施都是搭配一艘接一艘而來的郵輪,包括賞鯨船、接駁車等等。我們有事先購買船票去賞鯨,因此,接駁車先載我們去另一個小碼頭,換搭小型遊艇去賞鯨,船務公司甚至保證,看不到鯨魚可退錢。這表示他們對這鯨魚的生態瞭若指掌。小遊艇上有幾位工作人員,開船的是一位年輕小姐,但另有解說員,沿線說明各種景色,她們說的內容都離不開Juneau這小鎮的開礦歷史,以及沿岸各種樹木、鯨魚、海獅出沒的生活特性。遠處,我們看見有各種大小船隻匯集在一水域我們聽到廣播說在九點、十點、十二點等方向有鯨魚群出現,接著艇長將駕駛艙雙邊的門打開,有不少人跑到後艇台去拍照,我們也跟著擠向駕駛艙邊去看成群鯨魚噴出水柱,也發出"呼"的叫聲,最令人興奮的是看鯨魚浮出水面,然後潛入水裡的甩尾巴的動作。我拍照的技術甚差,日昌兄拿「大砲」照像機連連不停地拍下鯨魚群的美妙動作,艇上工作人員也讓我們看一群群海獅聚集的地方,回程中,就像來觀賞鯨於一樣,駕駛突然把引擎關閉,用麥克風輕聲地告訴我們,在岸邊樹林中有一隻美國國鳥--白頭老鷹--築窩在岸邊的樹端上,我們看見了,照像機卻沒有功效,因距離太遠,但日昌兄的照相機則是功能十足,拍了好幾張。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