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巡迴演講記事(二)

八月4日上午,是為長執和幹部的演講。陳牧師特別提醒我,說人數可能不多,我說這並不重要,他曾在介紹我給會友認識時強調說,聽聞我說過,只要有五個人願意查經,我就會帶領,這點讓他很感動。每場聚會都會先有敬拜讚美,方耀群都是帶領團的成員之一,他目前在一家保險公司負責精算的工作,在教會事奉上很認真投入,在這裡遇到張富雄兄和張楊宜宜姊,他們都是林信男兄的朋友,夫妻兩人都投入在台灣宣教基金會的工作,在世界各地關心弱勢族群,宣揚上帝的愛。

還記得去年元月受邀請來紐約新城教會靈修會演講,當時負責接待我的陳嘉信執事特地來找我,原來他的住家就在這教會的附近,演講後,中午邀請我和淑英去他家和慈慧姊,我們一起在家裡用午餐,也聽他們述說有關這間「台美歸正教會」發生的事。其實,教會發生糾紛往往是在信仰上的認知有問題,這也是我經常說的,就是不要把社會上處理的方式帶入教會,我們應該用信仰的態度去影響社會,但這總是說容易,做起來就不是那樣容易,有的人將教會當作私產,甚至是看成個人的舞台,更惡劣的是想要佔據教會財產,在台灣一再發生,在國外教會也不例外,難怪會造成教會分裂,「台美教會」是在紐約地區第一間台灣人蓋的禮拜堂,可惜的是造成分裂後也發生教會產權問題而跟中會鬧上法院,華人報紙刊登這項消息,這必定會影響到福音事工的推廣,法院判中會勝訴。

下午有一場演講,出席的人很多,也有些是來自他教會的會友,讓我們感到興奮的是張皓淳君帶著妻兒來參加,他說幾天前才從華人報紙看到消息,說我們會來這裡培靈和演講,皓淳是張軒愷牧師的弟弟,目前在神學院讀書,也準備要獻身當傳道,他說所讀的神學院是屬於宣道會,我還是鼓勵他回到長老教會的神學院就讀,至少在神學的訓練上會比較完整,當然這是我個人的見解,他跟軒愷牧師都是從在台東關山出生一直看到他們長大,皓淳也曾來幫忙咱東門暑假兒童營製作舞台布幕設計的繪畫工作,他在美術上學有專長,如果他在神學教育完成後,投入在聖經故事繪畫的工作,一定會有很廣的領域可發展,我就這樣想過,若是我們的兒童營教材由他來設計圖案、勞作,這樣的教材一定更精彩。

晚上有一場演講,聽講的人依舊很多,回應的人更多,有好幾位都是在演講後來討論問題,也有持著跟我不同意見的兄姐,這都讓我感到相當興奮,教會備有翻譯機,有人專心翻譯成華語,這在紐約地區是必然的。

來這裡演講,從敬拜讚美開始到我帶領祈禱結束,每場都超過兩個小時,確實有點累,但看到大家這麼熱情地反應,心裡感覺的累就解除了許多。

八月5日禮拜天上午10點半是主日禮拜,參加禮拜的會友很多,我想必定有其它教會的會友也來參加,只是我不認識罷了,禮拜後大家一起拍照紀念並且一起午餐,教會煮飯,菜從外面點菜進來,在紐約地區華人餐館很多,叫菜很容易又便宜且快,禮拜日又是上館子的人特別多,因此,幾乎沒有台北這種所謂禮拜日休息不送外燴的事。

下午一點半接著是一場專題演講,我講「聖經和教會之間的關係」,差不多是所有的兄姊都留了下來聽,三點半結束,他們說希望我留下來跟他们一起用茶點,我說好,結果是另一場的Q&A,就這樣一直到六點才結束,因為留下來的會友很多,原本小會長老說好要和我與淑英一起晚餐的,也只好臨時改變,又叫外燴進來大家一起用,直到晚上九點終於結束我這次巡迴演講的第一站。

八月6日大早七點,陳明德牧師夫婦,黃長老夫婦,方榮典長老娘和耀群已經來到教會,黃長老和耀群開車送我們去機場,有他們幫忙協助辦理登機和掛行李的事,一切都很順,我們搭乘上午10點30分的班機飛往華盛頓轉機飛去西雅圖,因為只有54分鐘轉機時間,又是不同的航站,我們需要搭乘機場捷運,確實是非常緊迫,當趕到登機門時,我們是最後的兩位,總是感謝上帝我們順利地上了飛機,這趟航程確實很遠,共計有五個多小時,東西兩邊的時差有三個小時,我們抵達西雅圖機場是下午三點多,西雅圖台語基督教會的呂雅玲執事和她的夫婿陳泰昌教授到機場接我們,雅玲執事是此次負責和我連絡要在西雅圖培靈演講的教會代表,該教會的執事等於是我們教會的長老,泰昌在華盛頓大學教書,由他們開車送我們去邊界,溫哥華「本拿比」台灣長老教會的Carol長老和她的夫婿潘立中兄來接我們入境加拿大,他們相約在接近邊界附近一家餐廳一起用晚餐,在當天下午大約五多,經過介紹後,才發現雅玲執事她們教會的牧師就是Carol長老二哥張宗隆牧師女婿的哥哥,這個世界真的非常小,稍微注意一下都會發現彼此之間有姻親關係,也因為這點關係,吃起飯聊起天來就顯得格外親切和熱絡。

大約下午七點,我們向雅玲和泰昌道謝,上潘立中兄的車子往溫哥華去,北美的夏天是日長夜短,延途景色是美的,由於加拿大剛好是大週末,因此,到美國來旅遊和採購的民眾很多,因此要回去溫哥華的車子非常多,海關共計開了八個入關檢驗口,另外設有兩個關口是「快速通關」,但那是必須申請通行證才可以,而且是不僅開車的人必須有該證,是車內的人都必須有該證才可以,否則罰款更重,因為車子實在太多,立中又沒有注意到而開上了該快速通關車道,被站在馬路上檢查的警察攔了下來,他拿了執照後就要立中兄將車子開到路肩去等候,他繼續去檢查其它車輛,這樣等了十多分鐘,這位警察才回來,甚麼話也沒有說,將執照還給立中兄,並且擋下車陣讓我們的車子可以進入正確的車道,我們想不出沒有開罰單的原因,只有一個可以理解的理由,就是你想要快,我就讓你更慢,立中一直喊冤,因為他沒看到任何警示牌說那是「快速通關」的車道。

車隊確實是排很長,等到我們驗證通關時,已經足足等了一個小時,當立中和Carol送我們到雅美長老的家時,快要晚上十點了,我想到為了節省機票錢,我們從早上七點半出發到抵達目的地,共計花去十五個小時,且還動用兩邊教會的長老開那麼長的車程,真是說不過去。

雅美長老是我們的老朋友,從認識到現在都一直保持著連繫,為我們的到來,她特地準備了清粥小菜,每次我們來,她都是自己睡客房,將她的臥室給我們用,讓我想起1976到1979年在玉神教書的那段時間,當時楊啟壽院長每次我去上課過夜,他也是這樣待我,並且會陪我坐在壁爐邊一面喝咖啡或喝茶,教導我認識許許多多哲理,也提起學院未來的發展趨勢,這種「一對一」的教導方式確實是不亞於研究所的課堂。

八月7日上午,雅美長老去上班,她是加拿大的社工師,雖然已經退休了,她還是每個禮拜去上班三天,她將其他時間協助教會和中會事工,已經有兩次被提名為中會的議長,但她都懇辭這項榮譽。

我們睡到很晚才起床。上午十一點,李金塗兄弟開車來接我們去他家,同時他也約了幾個兄姊在他的家裡一起用午餐,他們談到過去幾年來發生在教會中的各種事件,包括中會來處理「41街」牧師離職的事等等,金塗兄一直有看咱教會的週報,我也有寄查經班和主日講道的CD給他,而他也常將這些轉給需要的兄姊。

當天晚餐,金塗邀請剛就任「本拿比」教會的張信一牧師夫婦,從高雄迦南教會來協助「41街」教會牧養事工的曾燦焜牧師,雅美長老等幾位兄姊一起晚餐,在那很特別的餐廳,我們聊到晚上九點45分,然後,我們回雅美長老的家繼續談到深夜一點多,大部份都繞在教會的問題上,記得1993年10至12月,我在該教會協助牧養事工後回來,介紹王進財牧師去該教會牧養,王牧師在1994年去該教會牧養直到2009年,前後長達十五年,他回來後,接續的傳道者把整間教會弄得連同鄉會的鄉親也不再跟教會有任何連繫,甚至需要中會派特別小組來調查教會發生的糾紛,這是非常可惜的事,張信一牧師就很感慨地跟我說,要建設一間教會並不容易,但要摧毀只要一兩下子,如今要再重新建造起來恐怕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傳道者外,也需要一段長長的時間才能修復。

八月8日一大早,悅文就打電話來給我說「爸爸節快樂」,短短一句話,感到相當窩心。

今天靈修會的第一天,地點是借用「Summit Pacific College」,這離開溫哥華大約有一個小時的車程,這所神學院每年的七至八月都會提供給人租用,此次因為準備時間比較匆促,因此沒租到周末,而週間那些上班族則是感到遺憾無法參加,因此這次參加的兄姊大多是年長的長輩,為避免類似的問題出現,他們已經向這學院租好明年要使用的日期,因為租金便宜,所以並不提供棉被,也不提供盥洗用品,但教會有特別向學院要提供我和淑英所需要的棉被,其他參加的兄姊都是自己準備。這是一所屬於「神召會」系統的神學院,學院位在深山間,非常寧靜,聚會的場所都貼著標示,說有熊出沒,要大家小心,院方也提醒我們絕對不要在戶外吃任何食物,這是為了要避免熊熊接近的一種方式。

晚上七點20分開始,跟紐約大安台美教會相同,都是先有一段唱敬拜詩歌的時間,接著是由我開始第一場演講,就像大安台美教會一樣,只要是第一次邀請我演講的教會,我都會先從聖經的重要性和怎樣讀聖經開始說起。演講後,大家紛紛發問,並且要索取讀經表,幾乎所有邀請我去演講的教會都會有同樣的需求,因此我打電話請芭奈趕緊傳三年份的讀經表過來。

八月9日,早上七點有張牧師主持的晨更,大家都很認真地出席參加,九點30分開始敬拜讚美詩歌,我從九點50分開始第二場演講,一直講到十一點半,問問題的人不少,還好張牧師出來打斷繼續問下去,原因是我們必須在十二點準時去餐廳用午餐,吃飯時間是一個小時,廚房工作者就要收拾休息,這也是對他們的一種尊重,和會友吃飯聊天確實是一件很有趣的事,特別是在海外台灣人同鄉中,可聽到許多珍貴和有趣的話題,中午我就學到了一句「CEO」,原來這不是一般公司或是機構所説的執行長,而是指只有在聖誕節和復活節才去教會參加聚會的會友「Christmas Easter Only」。

下午第三場聚會是從兩點半開始,因此我可以有個午休時間,然後拿起筆記簿寫下這些記事準備回去立中兄的家可以借用他的電腦傳回去。這場演講是從下午二點半開始,我從二點50分開始講,直到四點40分,然後由大家發問,每場演講發問的人很多,直到五點10分,張牧師出來說:「好了,已經超過兩個小時了,大家休息活動一下。」

晚上是聯誼活動時間,我和淑英沒有去參加,借了一台電腦趕緊寫稿,希望能趕上週報的截稿時間。今晚我特別早睡,希望明天起個大早,靈修、讀書,這次帶了三本書出來可以好好讀一讀。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