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程北美巡迴演講

每年七月下旬到八月底,幾乎都是我受邀前往國外巡迴演講、培靈的時期,今年也不例外,唯一特別的是今年有兩個時段,就是八月15日至21日,我們受邀搭輪船去由阿拉斯加旅遊,以及在九月7至11日和姊妹詩班去北海道。其餘時間就像往年一樣,都是一站一個禮拜或十天,除了些許休息外,其餘時間都是接續的演講或培靈。


我和淑英是在七月31日上午班機啟程飛往美國紐瓦克(Newark)機場,我們先去紐澤西找好友謝慶賢和黃文秀夫婦。我們決定先去他們的家,是因為我們總是有許多想說的話,平時若不是通過電子信,就是通過電話問安,但幾乎都是他們打電話過來。他們聽說我們將去紐約,就希望我們先去他們的家住。我還記得去年元月初,我受邀去紐約新城歸正教會靈修演講,慶賢和文秀、東亮和夢梅這兩對夫妻特地從紐澤西跑去靈修會會場參加我主持的主日禮拜。去年八月,我們在波士頓歸正教會靈修會演講,慶賢和文秀特地開了五個多小時的車程去參加我主持的主日禮拜,然後載我們回紐澤西他們的家小住幾天。今年,我們決定先去他們家小住幾天轉時差,之後,他們將會開車載我們去紐約大安教會。


我跟該教會並不熟,但我知道方榮典長老夫婦和他們的長子耀群在該教會。去年元月初,我在新城教會為教會幹部演講時,他們也特地來參加。但方榮典長老並不是大安教會的長老,而是該教會有一位黃少虢長老代表該教會長執會的決定來信邀請。好像國內外取名「大安」教會名字的都和吳天寶牧師有關,包括巴西聖保羅的「大安」、南非約翰尼斯堡的「大安」、美國紐約的「大安」,以及桃園南崁的「大安」等教會都是,因為這些教會都是他夫婦親手開拓起來的。今年六月21日,當北區退休傳道者來咱教會訪問時,吳天寶夫婦也特地來參加,並且告訴我,他們知道我們將受邀去紐約大安。記得四年前去巴西聖保羅大安教會培靈後,前年我又就接到他們來邀請函,希望我去年能夠再次去一趟,但我沒有答應,因為一想到要坐那樣久的班機,我就說不出口了。但他們今年還是再次來電,希望我會考慮明年再次去一趟,甚至兩個月前有一對夫婦從該教會回來台灣省親,特地來參加禮拜三查經班,之後也是向我表示:希望我能答應明年八月去巴西聖保羅,我還是沒有給予肯定的答覆。結果他回去之後來信,希望我明年二月退休後,能認真考慮去巴西。


吳天寶牧師也鼓勵我能再去巴西,他跟我說紐約大安教會最近跟紐約一間聚會人數越來越少的「恩惠歸正」教會合併了,因此,聚會地點就從原來的「法拉盛台灣人會所」搬過去該歸正教會擁有的禮拜堂。其實,這種合併也應該是北美台灣人教會未來的趨勢,因為七○年代遽增的移民潮,如今經過四十年後,大多數的新生代都已經在美國受教育長大、就業,當年移民去的逐漸邁入「三聲無奈」(搭乘公車敬老票的響聲)階段,因此,返鄉回潮的越來越多,許多教會人數遞減,而傳道者不是凋零的,就是跟著返鄉,留在美國的更少。有很多次,這些台灣人教會開會討論過,但就是論不出一個結果。只是越拖延就會越困難,但卻被逼到必須勇敢面對現實。


從九○年代開始,北美有些教會看到從中國到美國去的留學生、移民的人越來越多,有不少人去參加教會聚會,甚至有時一次受洗就有三、四十個並不算稀奇,教會在一、兩年,久的大約五年呈現倍數增長,從原本的講台語聚會,看見有中國來的幾位留學生,就設翻譯成華語,讓他們能夠分享信息,結果過不了幾年,中國留學生加入台灣人教會的越多,教會生態也在不知不覺中跟著開始改變,而最先改變的是從翻譯成台語,變成翻譯成華語,傳道者也跟著把講道從講台語變成講華語。接著是開信徒大會,這些受洗留學生利用會員身分在會中提議,改聘傳道者。就這樣,替他們施洗的傳道者被逼得必須離開,教會從原本的台灣人教會變成中國人的教會,台灣人信徒是憋了一肚子氣,卻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最有詭異的是,從台灣去美國的華語信徒,他們也拒絕讓中國去的留學生、移民等加入他們教會成為正式會員,他們接受這些中國人受洗,但保留他們的施洗證明資料,並不是該教會的正式會員,為的是幫助他們自行開拓新的教會,等教會開始之後,就將受洗的會員籍轉出去。有越來越多的台灣人教會堅持不用華語聚會,以免步上那些被「改變」的台語教會的後塵。


我沒有去過這間大安教會,去年元月我在紐約新成教會演講結束後,他們有人來跟我談此事,那時,我答應他們今年可以去。接著接到溫哥華的來信,要我今年能去他們的教會主持靈修會。若是可以,他們就要趕緊去租裡修會的場地。然後是去年我去過的洛杉磯長老教會,他們再次來信希望我今年再去。最慢決定的是西雅圖教會,這間教會其實已經有好幾次都透過江淑文轉達,希望我能去一趟。過去我連續去舊金山六次,我想也該去一趟西雅圖,當我告訴淑文說可以去,她動作相當快,馬上告訴該教會,幾天後,我就接到該教會正式來邀請信,我就答應下來。在西雅圖共有三間台灣人教會,聽說為了我要去,他們三間教會都參與討論有分。因此,八月26日我必須上午在這間教會,下午換另外一間教會講道,然後也有不同地區的同鄉會。


每次海外台灣人教會來信邀請,都會表明時間由我來安排,他們將會配合我的時間。因此,我總是將路線劃出來,看怎樣跑會比較順路。但我總是沒有想到先問他們怎樣走,路會比較順,我都是從台灣看世界,結果往往為了要搭便宜的班機,我和淑英單單轉機就會花去整天時間。因為有的地方,我搭乘的航空班機沒有直飛,必須到幾個大機場換機,有時直飛只需兩個小時的飛行時間,卻因為轉機的需要,用去我整天的時間,我們也曾有過在芝加哥機場為了轉機而等上十二個小時的經歷,而等上五個小時的算是小事一樁。今年也為了要節省機票費用,我們從紐約去溫哥華的路線,是從紐約搭機飛往西雅圖,然後請邀請我的西雅圖教會幫忙,他們設法找人幫我們送去美加邊界海關,請溫哥華的會友來海關處接我們。但現在西雅圖教會決定直接從機場將我們送到溫哥華,實在真不好意思,這一趟路大約要花去三個小時車程。但卻可以讓我們省下許多機票費用。


通常接到邀請演講,我都會先聲明清楚表示說:「我只會講聖經的東西,其它的我都不會。但我也可以對同鄉演講,說些他們過去到現在甚少聽過的台灣小故事。」其實,我要講給台灣同鄉聽的,都是我們在兒童營介紹過的那些「小人物大故事」。這些故事我曾在聖路易、辛辛那提、波士頓、舊金山、洛杉磯等地講過。也因為這樣,這次在西雅圖我也會講這些故事給當地的同鄉聽。但對教會的信徒,我都會告訴他們怎樣了解聖經,因此,最好的教導方式,就是帶他們查經,這也是我比較拿手的事。為此,這次我準備了好幾場的查經,希望用這種方式引起他們對研讀聖經的興趣。


每次行程一排出來,總是會被許多兄姊擔心著,認為演講場次太多了。但我清楚知道海外台灣人教會,特別是那些沒有傳道者牧養的教會信徒們對上帝話語之渴望。因此,只要是在教會舉辦,包括團契聚會、成人主日學、家庭聚會等都會趁機請我主領、專講。我總是這樣想:趁著自己身體還可以,若是對信徒在信仰靈命上有所幫助,自己多勞累些無所謂。不過,看來,身體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硬朗了。


(寫於2012年7月29日夜)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