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讓我們排除忌諱

台語有一句話說:「沒禁沒忌,吃百二。」我們經常把這句話用在有人不小心講錯話而不知所措、感到相當尷尬的時候。

我經常在查經班談到「死」的事,尤其會跟大家提到有關料理後事的相關事宜;或是有時會提到比較敏感又忌諱的問題,例如:怎樣處理親人身體,以及怎樣埋葬等。有好幾次講這些事情的時候,正好是過年前查經,或是新年剛開始的第一次查經。去年,日本最夯的影片「送行者」,在台北上映的時候,我還特地包了戲院的場,帶四百位兄姊一起去欣賞。這部影片是在描寫日本人處理死者身體的故事,從擦拭身體到換穿衣服、入殮、火化等等。結果大家看完後,都紛紛跟我道謝,說那實在是一部好片子。

有很多時候,我在殯儀館會遇到工作人員跟我說:「牧師,不可以這樣。」而我都會回應說:「沒有關係,我們信耶穌的人是OK的。」他們聽了就不再說甚麼。在醫院的太平間,葬儀社的人忌諱更多,我總是會告訴喪家,不用擔心,不用聽他們的,聽牧師我的話準沒錯,因為我們有上帝同在。這就是基督教信仰最珍貴的地方,可以排除民間許多傳統的忌諱和不安。原因是基督教信仰從耶穌的死與復活之中,建立了生命的勇氣,使我們不再害怕死亡的威脅。民間習俗和宗教信仰有許多忌諱,都是和死有關。但基督教的信仰是超越死亡的,這一點在所有宗教信仰當中是最為珍貴的。

想起耶穌的十字架,在新約時代,那是羅馬政府用來懲治叛亂犯,和行為相當惡劣的殺人搶劫犯的刑具。因此,每當有人被羅馬政府判處釘十字架而準備行刑之時,民眾就會紛紛跑到路上來,對著十字架死刑者吐痰、謾罵,或是丟擲臭雞蛋、石頭,使盡所有羞辱之能事;也因為這樣,早期基督教會甚少用十字架作記號,而是用一隻魚來表示。

但是,當基督教逐漸進入第二世紀末期,信仰基督教的信徒越來越多時,十字架開始逐漸被當作是一種特有的記號。直到第三世紀初期,君士坦丁大帝為了要打勝仗,在軍隊的盾牌上都塗上十字架作為記號,結果那次他打贏了,也使他統一了大羅馬帝國。他認為這次的戰勝是和耶穌的十字架有關,所以從那時起,十字架不再是一個羞恥的記號,而是一個榮耀的標誌。

今天的十字架,不但成為好幾個基督教國家的國旗,就連國際紅十字會的標誌也是十字架,而所有的醫院也都用十字架當作記號,表示這裡是救治生命的地方。在街上,我們很常看到有人配戴著十字架的項鍊、耳環,或是鏽有十字架的裝飾品,而繪有這般記號的物品在精品店中更多,很容易買到。

不過,有一個地方,十字架也常被使用,那就是墓園。只要看到有十字架的墳墓,大家就知道其死者是位基督徒。同樣地,在殯儀館裡頭,只要看到棺木外面鑲有十字架,或是在舉行告別式的廳室外面佈置有十字架造型的花架,看到有人身上配戴著一支簡單的十字架,就會清楚知道那是在辦理基督徒的喪事。

在以基督為名建立起來的基督教會,幾乎都會在聚會的場所外面,用特別鮮明的十字架當作「教會」記號。在聚會的禮拜堂裡面,甚至會將十字架標示得非常美麗好看,就像咱教會禮拜堂講台上的十字架,可說是全國最美麗的十字架之一。十字架甚至被許多傳道者拿來當作結婚禮拜誓約時,新郎和新娘共同握手,傳道者祝福的聖器。而在許多基督徒家裡,牆壁上或是客廳櫥櫃上,都會掛上或擺上十字架,表示這個家庭有基督同在。

今天的世界,已經沒有人會說十字架是羞恥的記號,也不會有人說墓園使用十字架,所以教會不要用。沒有人會去告訴殯儀館的人說:不可裝飾十字架;想當然爾,也不會有人說:十字架用在告別禮拜的場合,所以不可以用在結婚禮拜的時候。不會,因為十字架是表明了上帝在耶穌裡的愛。

因此,有上帝之愛的地方,就不會有死亡的忌諱,也不會有當作不吉祥的隱憂。因為有愛的地方,就是一種喜樂、盼望、祥和的生命的記號。

咱教會禮拜堂入口處,有兩面牆壁掛著所有聚會者的名牌,主要是讓經常來參加主日禮拜的兄姊,在禮拜天來到教會時可將自己的名牌翻過來,這樣教會就知道哪些兄姊來參加禮拜,哪些兄姊缺席沒來。沒來的,我們除了在禮拜一會寄週報過去之外,有時也會打電話關心,看是否有平安?若知道是身體欠安或是入院治療,就會趕緊讓牧師和關懷組同工知道,好去探訪、慰問。所以,這也是牧師一再呼籲大家的:來教會禮拜時,務必先到名牌處把自己的名牌翻過來。這樣一來,才不會讓關懷組的同工忙碌抄名字、寄週報,或是緊張得趕緊打電話詢問,想知道是否發生了甚麼事,以至於無法來參加禮拜。

最近咱教會關懷組同工,花了很多時間整理會友名單,並且重新分組。他們也看到會友名牌多年沒有更新、替換;因此大家分工合作,有的洗名牌,有的討論分組、排分組名單,然後列印名單、剪貼名單。這樣,花了將近兩個禮拜的時間,這才將所有名牌重新製作完成。這些同工把名牌掛上去之後,欣賞了好幾次,而我也上去看過兩次,感到有一股很新的氣息,很棒!

二月7日那天的禮拜,有會友一看到那些名牌是藍色底貼上白色名條,覺得怪怪的,說很像殯儀館的名單,而感到心裡不安,希望趕緊更換過來。為此,我再次去翻過,且看了好幾次,還是覺得很舒服,因為確實是有一股新的氣氛,怎麼看都不覺得怪怪的。儘管如此,我還是有跟幾位同工討論、交換意見過,而且也有同工到材料店去看了幾種不同顏色的牌子,但還是覺得現在這種顏色和搭配最鮮明、好看。

我個人是這樣子想:當我們看到這些名牌是好幾位同工花了許多精神來完成時,我就越看越得覺得他們辛苦製作出來的名牌,確實是很美、好看。特別是我們當中有一位同工,不僅跑到事務機器公司去找名牌製作機器,測試了幾種名牌字體,而且又回到教會用電腦打名牌,親自列印數種字體來對照,最後才決定還是由教會自己來做。光只是這樣,他就花去了兩個禮拜的時間。他把自己的事業擱著,為了教會這項重新整理名牌事工東奔西跑,忙碌了一番。

用愛來欣賞別人努力的成果,就是美。用這樣的態度來看事情,就會發現很認真在寫字,卻寫得歪歪斜斜的小孩,不但長得可愛,他所寫出來的字,也會散發出一股特殊「歪歪美」的氣息。不會用欣賞的心境看待,就會越看越難看,認為那字寫得亂七八糟的。

同樣的,若是我們有真實的愛,看這些同工所做的努力,就會發現那些名牌不但很美,而且也會因著這份真摯的愛,讓我們不用怕那與殯儀館所使用的顏色相近,不會。因為用愛來欣賞,就會發現關懷組同工的努力真可愛,他們的用心已經溫暖了我們的心靈。讓我們給他們一些鼓勵,相信他們的用心,會帶給咱教會多一分連結的力量。

2010/02/21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