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非常特別的母親節禮物

「牧師,這筆奉獻是我給媽媽的禮物,請幫我轉給最需要的對象,然後給我一張奉獻收據,我要把這張收據帶回去給她,讓她知道我為她做了一件美好的善事。」


這是一位東門學苑的姊妹交給我一包奉獻時說的話,也是我牧會以來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姊妹用這種方式送禮物給母親,讓我甚為感動。


從好幾年前開始,咱教會就不再於母親節買禮物送給媽媽了。我們是將這禮物的錢都編列出來,然後將之轉送給需要的對象,例如:我們曾將之轉贈給一位在醫院臨盆生產時,胎兒出了狀況在醫院待產準備醫治的母親;也曾將之用來幫助一位在台大兒童醫院接受血癌治療的原住民小孩;又曾幫助過一位布農族傳道者剛去世不久的遺孀;去年是用來為日本賑災等等。當我們將這些代金當作禮物轉送出去時,收到的人都會感動到流淚,他們沒有想到咱教會用這樣的方法作母親節的禮物。


這幾年來,我每到一間教會去演講,都會傳遞這個信息,我告訴聽演講的兄姊,今天的時代和過去已經大不一樣了;今天的人在物質生活已不再有甚麼特別欠缺,況且原本的母親節也不是要買禮物來送給母親,而是要紀念那些因為孩子為國家打仗而死在沙場上,這些母親失去了兒子後,心中的哀傷需要更多人給予關懷,因此設立這樣節日,也呼籲大家一起來關心年老卻失去了兒子照顧的母親們。逐漸地,就擴大到給天下所有的母親,並且隨著美國派到世界各地的宣教師帶給教會會友學習認識的一個節日,也用這節日來教導信徒要孝敬父母親,然後延伸到整個社會大眾。


但就像聖誕節一樣,因為很多當子女的喜歡在母親節時候,為聊表一分愛母親的心意,會特地去購買一份精緻的禮物給媽媽,於是生意人看見這是一個大好商機,就趁著這個節日來到,各式各樣的廣告打出來招攬生意。於是餐廳有母親節特餐,尤其是這節日,許多較為有名氣的餐廳幾乎都是爆滿,稍微慢一點根本就訂不到座位,有的甚至還得推出兩時段方式,第一時段從十一點半到下午一點,接著是第二時段,從下午一點到兩點半或三點。而百貨公司更是花招百出,不但樣品多,折價也多,最近甚至旅遊公司也來插了一腳,舉辦各式各樣的觀光旅遊活動。這讓我想起一句台灣俗語:「在生吃一粒豆,卡好死好哮豬頭。」(Chāi-sin chiah chit-liap tāu, khah-hó sí-liáu hàu ti-thâu.)


我經常在思考這件事:給母親最好的禮物是甚麼?我常跟年老的姊妹提起,若是子女母親節送珍貴的飾品,那只是暫時借給母親使用的,因為去世時就會拿回去;若是去飯店辦宴席,很多東西都不能吃,因為年老的身體實在不堪負荷那樣珍貴的食品,不過看到孫子吃得高興,也會覺得滿足吧;而說要旅遊,其實,年紀大的母親都會覺得要外出遠門,都是一種負擔。也許你不同意我這樣的觀念,但我確實是有這種看法。因此,當這位姊妹拿一筆錢來奉獻,說要用奉獻捐助需要者的收據當作送給母親節的禮物,就讓我特別感動。


最近有幾間教會的牧者、長執跟我說,常聽到我說教會不應該再送母親節禮物了,而應該將之轉換來幫助真正需要的人,覺得很有道理。因此,就將這樣的理念帶回教會去,結果發現並不是像想像中的那麼容易改變。有一間教會的姊妹對傳道者說:「過去都有拿禮品,今年沒有拿,好奇怪喔。牧師,是不是可以這樣做:就是教會預算每份禮物是五百元,如果我們去買禮物時,若是每份是只有四百三十元,就把剩下的七十元捐出來幫助需要的人。」這位傳道者跟我說:「盧牧師,這已經是很大的進步耶,一份節省七十元,教會每年都要準備六十份,這樣也有捐出四千二百元喔。我們會再繼續努力,希望有一天都停止這樣的禮物。」另有一間教會的長老跟我說:「盧牧師,真的不容易啊,我在長執會一提出,隨即有一位資深長老跟我說『絕對不可以』,他說這是所有母親的『權利』,我們不可以把當母親的『權利』剝奪掉。」這位長老說:「盧牧師,我好傷心啊,甚麼時候教會送禮物給信徒,送到成為資深長老眼中的『權利』了?」


其實,在所有的現象中,有一種現象不是很好,那就是利用母親節到子女的教會參加聚會,那邊教會因為是會友的母親,因此在母親節那天也送了一份禮物給她,而她自己的教會也因為那天沒有出席,特地為她保留了一份禮物(有的還特別交代別人代領),這就形成一種浪費,實在不好。不是錢多少的問題,而是心態上本來就不應該這樣。大家奉獻給教會,不應該是這樣子用錢的。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有一年咱教會負責準備母親節禮物的長老,特地為每個母親買一支大型立扇,因為他認為夏天就快來了,有了大型電扇,吹起來會比較舒服。為了要準備兩百份大型電扇,他就特地去大賣場訂貨。結果那次電扇剩下很多,原因是有很多母親跟我說:「牧師,我不要拿了。因為拿這支電扇要搭計程車,車資可能都會和這支電扇一樣多。」而更有趣的,那年沒有人願意替別人拿這份電扇禮物回去,因為太笨重了。結果那年母親節禮物的電扇剩下一大堆,我們還為此舉行了拍賣,剩下的就留下來在教會使用。那年之後,咱教會母親節就不再買禮物送給母親了。


時代變遷很快,生活的方式也大有改變,我們已經不再欠缺那三、五百元的母親節禮物,我們欠缺的是親情的維繫,而這種維繫親情的方式,不再是禮物、用品,而是關懷的心思意念,可以用電話、信件,或是回去老家探望,或是給予陪伴聽她的傾訴。我深信,沒有母親會因為兒女沒有買甚麼特別禮物,就很不高興。當然,我更相信不會有姊妹因為教會沒有準備母親節禮物,就對教會不滿,有真實信仰的人絕對不會這樣。


這位東門學苑的姊妹用此種救助他人的奉獻方式,來作為送給母親的禮物,確實是件很有創意的行動,帶給我很新的認識。


我想起了法國人的母親節,他們將母親節定在五月的最後一個禮拜天,全家人聚在一起享用晚餐,餐後會端出一個為母親而做的蛋糕,大家一起祝賀母親的節日,這種方式很像在慶祝母親的生日一樣。瑞典也是在五月的最後一個禮拜日慶祝母親節。而在母親節前夕,瑞典紅十字會會舉辦塑膠製的母親花義賣,然後將義賣所得到的錢,全部作為贊助育有許多小孩的母親,作為去渡假的經費。


雖然咱教會沒有在母親節準備禮物送給大家,但我們用人人一朵鮮花,來紀念也感謝每位母親的愛、養育之恩。更感謝上帝賞賜給我們有母親,才能使我們在這急速變遷的時代中,有能力適應且生活下去。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