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真理會使生命得到自由

1574年10月,荷蘭有個城市名叫「萊登」(Leiden),因為被西班牙軍隊包圍甚久,幾乎快撐不下去的時候,該城的居民同心向上帝祈禱,天突然下起大雨,他們估算漲潮期即將來到,若是這樣繼續下大雨,海水必定暴漲比過去要高出很多,於是他們做出重大決定:要利用這機會把南方海邊堤防潰堤,讓海水來淹沒該城外圍,這樣才能將包圍該城的西班牙軍隊淹沒殆盡。他們決定之後,先通知城內居民先去找避難之處,然後派出壯碩居民和守衛的軍兵,大家同心協力敲壞堤防,結果成功了,在不停的傾盆大雨,和漲潮的推波助浪之下,果然堤防一潰,海水如同排山倒海般地衝進該城南方的西班牙軍營,將包圍該城的西班牙軍隊沖到幾乎全軍覆沒,使西班牙大軍受創慘重,該城也因此而獲得解圍和勝利。但該城所付出的代價可想而知,幾乎是所有財產盡失,但該城卻因此而獲得解圍。不但如此,因為該城是荷蘭低地國的首要防衛城市,也因此使荷蘭勇敢地公開宣佈從羅馬教廷掌控之下的西班牙脫離出來獨立。


荷蘭低地國國王奧倫治親王威廉(willem van Oranje, 1533-1854)為了要補償萊登城居民抵抗西班牙軍隊所付出的重大損失,特別召集全城居民會議,給他們在兩樣東西中選一樣:一是免稅優待;二是為他們蓋一所大學。結果該城居選擇要國王給他們蓋大學,這就是今天聞名全歐洲的「萊登」(Leiden)大學。這所大學不是在理工科技上聞名於世,而是在人文科學上的領域,成為歐洲所有大學的佼佼者。


該城居民選擇要國王為他們蓋大學,而不是減免稅賦之因,是他們認為減免稅賦只是政府的政策,而政策隨時都可能會改變,說不定幾年後就沒有了(例如現任國王去世,繼任的新王不一定會繼續給予優惠)。就算是因為減免稅賦而節省下了錢,有一天還是會用完。但是大學可以使人民有知識,而知識就是最好的財富。他們認為當人民都有知識,那就是最好的力量。人民若是有了知識,是最好的國防。因為當時荷蘭不僅要在戰場上抵抗西班牙軍隊的侵犯,更要在知識和學術上,和當時的天主教抗衡。萊登城民這樣的決定和對知識的認識,真的很令我感佩。


三年前我受邀去美國巡迴演講,到了德州首府「奧斯汀」(Austin)台灣人教會去演講,他們帶我和淑英去奧斯汀大學參觀,從遠遠的地方就看到該大學行政大樓外面的牆壁上書寫著斗大的這行字:「You shall know the truth, and the truth shall make you free.」當時我駐足看著牆外這行字,心裡一直在想著:為甚麼該大學會用記載在約翰福音第八章32節耶穌所講這句話當校訓?我又從這句話想到約翰福音第十四章6節所記載耶穌說的話:「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要不是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親那裡去。」於是,我逐漸明白起來,真理,就是生命的基礎,也只有真理,才是生命永久的價值。若是空有許多學識,而沒有愛,這樣的學識不會使人生出力量。因為只有在愛的基礎上,才會使知識發揮極大的力量,這就是真理。


夏漢民先生曾告訴過我,他當成功大學校長時,是怎樣到美國去遊說黃崑巖教授回到台灣來開創成大醫學院的經過。他跟黃教授很誠懇地說,政府撥了這筆龐大經費,為的是要栽培更多有愛心的醫療工作者,幫助、照顧更多偏遠地區的人民,因此,成大醫學院招收公費生,就是為要讓這些公費生畢業後會下鄉去,而不是為了要栽培更多會賺錢的醫療工作者。就這樣,黃教授辭掉在美國的研究和教學工作,回到台灣來。


2000年總統大選,他就是問當時三位候選人,甚麼叫作「教養」?當時沒有一位候選人能夠正確地答出來。其實,看過他寫的書的人都會發現,「教養」只有三件事:第一就是要誠實,第二是知道謙卑,第三是對苦難的生命有憐憫的心。會對苦難的生命出憐憫的心,這就是愛,是真實的愛,這種愛就是真理,因為這愛是給予,不是佔有。


有一天我遇到舊友宋維村教授,他在天主教雲林虎尾的聖若瑟醫院服務,遇到許多人力上的困難。我問他是否有去找過彰化基督教醫院協助?他回答我說「有」,但被拒絕了!我聽了感到相當難過。若是基督教醫院對偏遠地區醫院的困難都不願意伸出協助的手,這樣的醫院已經失去了早年蘭大衛醫師父子在該院奠下的根基--見證上帝的愛。


最近和信醫院有一位藥師正和兩位該院已辭職的護理長正在企畫一件事,這計畫案稱之為「One step service」,意思是怎樣幫助台東地區的人民,不必為了要檢查是否有癌症,或是在台北治療癌症之後,回台東時有人可以幫忙持續為之追蹤、居家照顧的工作,這樣,就可以減少當地病人或是只為檢查而長途舟車奔波的勞苦。這位藥師和我說服已辭職的這兩位護理長去台東,準備和台東基督教醫院進行這項醫療合作計畫,讓她們去替台東地區的人民服務,這樣台東的縣民就不必為了作最初期且簡單的癌症檢查,就必須跑到遠在花蓮的慈濟,或是到高雄醫學院附設醫院或長庚去,進行各種可能不是很必要的檢查。


和信醫院的這位藥師就是台東人,她深知自己鄉親的痛苦,她將這個理想告訴黃達夫院長,黃院長很有愛心,馬上就交代說去計畫看看。但問題是怎樣解決這兩位已辭護理工作的薪水,讓她們雖然有心要下鄉,也可以免除生活上的後顧之憂。於是這位藥師又去跟幾個財團的基金會說明,希望他們能夠伸手支援,很可惜的是,這些大財團基金會主持人都回應說,他們希望可以支援有曝光機會的計畫案,讓媒體會說出他們做了些甚麼善事,才會給予支持,他們認為這位藥師的計畫案雖然是很有愛心,但不會被媒體看重,換句話說,這位藥師的理想和計畫是被回絕了。


其實我也參與這項計畫,原因是我曾在台東關山教會牧會十年,深知當地原住民從山上下來就醫的不便,不僅如此,單單為了要下山就醫的車資花費,就遠超過平地人就醫所有的費用,且還要高出很多。這也是為甚麼三十多年前我在關山時,那些瑞士修女開辦的天主教醫院,早在五十年前創院之初就設定該院主要服務的對象,就是原住民,而且收費是低到無法想像的少,平均都只有五至十塊錢,甚至住院的原住民病人,若是沒有錢也沒有關係,她們一樣給予最周全的醫治、照顧。因此,我告訴這兩位願意到東部去服務的護理長說,她們的薪水我來籌募,為期三年,每年大約共計一百萬元。三年後作成效評估,才再決定是否要繼續下去?我會想要參與,是因為這幾年來在醫院服務時,經常會遇到來自台東地區的居民,他們為了要上來和信看病,就需要花一天的車程,且通常都會有家人陪伴上來,單單是車資就耗費不少,加上時間上所用去的比起我們住在台北的人更多。


愛,就是真理,真理會使我們得自由,使生命從桎梏中解放出來且昇華。若是沒有愛,我們即使擁有一切,最後,還是一樣甚麼都不會留下來。只有真實的愛,才會永遠存在於人的心中。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