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我們的生命有遺憾的事

上個禮拜日我講「預備後事」,只要看題目就可以明白我講的是甚麼事。有好幾位兄姊跟我說講得不夠完全,應該說更多。我說因為要守聖餐的關係,時間上不能講更久,但我已經將重要的事都講了。不過還是有幾位兄姊說要再聽錄音CD。


這讓我想起有一次主日禮拜我講「從訂婚到結婚」,剛好那次「好消息」電視台來錄影,整理好播放出來。結果我收到好幾通電話,都是他教會的會友,問我說有沒有錄音?他們想要再聽一次。


確實是這樣,我總不能講道一開始,就直接講「預備後事」的事,總是要有相關的聖經記事,這也是我常說的,講道要有聖經的基礎為底。聖經中有幾處經文都談到關於身後的事,例如耶穌就一而再、再而三地向門徒提到他將在耶路撒冷受難的事,也一再提醒他的門徒,當他復活之後,要和他們再次相會於加利利。但聖經作者也告訴我們,這些門徒沒有注意聽,或是聽不懂復活這件事。因此,都沒有將耶穌所講的後事放在心裡,甚至還在抵達耶路撒冷之前,就在路上一再發生彼此之間互爭大小位階的事,這讓耶穌心中萬分感慨,總覺得這些門徒教不會。有一次他用一個小孩子當作比喻教導門徒,要從小孩子身上來學習,另一次他告訴門徒,必須學習當僕人才會明白生命的意義。


生命的軌跡是持續往前走的,跟車子或其它交通工具不一樣,因為生命是不能走回頭,無論我們的科技多麼發達,在可預期的將來,就算我們的生物科技發展到某種程度,生命還是一樣,不能從頭開始,或是迴轉過來。也因為這樣,我們必須隨時注意到某個階段就會有個停點。


我常這樣比喻:生命有如搭乘火車,車票是上帝給的,車站的站名只有上帝知道。上帝就像列車長,到站之前會來告訴該下車的人,準備下車了。但有的人不聽,決定自己搶著要先下車,但車子並沒有停止,於是就跳了下去;有的人是一直「昏睡」,列車長來叫醒他,但就算被叫醒了也不聽,還繼續假裝睡覺,這時列車長只好連拖帶拉的把這樣的人「推」下車,將他的東西都丟到車外去。聰明的人聽到列車長來通知,就知道要準備下車了,於是趕緊從座位上起來打包,並且準備好到站時可以安然下車。雖然鄰近座位的伙伴都一直嚷著說「還沒有到站啦,急甚麼」,或是說「不要下車啦,你不下車,車子就不開走」等類似的話,聰明的人知道這種事就是要聽從列車長的話,這樣,才不會在下車時出現很狼狽的樣子。


兩個禮拜前,我向大家宣佈說再一年,也就是明年二月和會後要退休,而上個禮拜週報也刊登了這件消息,但這兩個禮拜來,都會聽到許多會友不解地問我或牧師娘「為甚麼」?其實,沒有為甚麼,簡單地說就是為「後事」作準備。我不會等到身體有了狀況才來準備,這不是我的生命態度,我的生命觀很簡單:早作準備,就不會在活著的日子裡過得匆促,而會很踏實地走過每一段生命的旅程。


前幾天跟朋友討論到「後事」的事,她就很有趣地跟我說這樣的觀點:人生最「悲慘」的兩件事:一是在「走」之前,錢還沒有用完;二是「錢花完了,卻還沒有走完生命的旅程」。我聽了之後,覺得很有意思。這位朋友說,一個人擁有財富,卻在臨走之前沒有用完,這表示他生命的規劃作得不夠好,沒有讓努力所得到的跟他一起結束,或是將之處理完畢,這樣的人生是會遺憾的。後者更悲哀,就是在還活著的時候,雙手已經空空,需要倚靠別人的救助過生活,這樣的人會感到加倍痛苦。


當我聽到這樣的說法時,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要開始來處理我的書了。我還是會繼續買書,且是會買我認為必須要看的書,希望退休後,讓自己像現在一樣,每天活在書堆中。當有一天,我真的很難再繼續看下去時,我就會將這些書處理掉,讓自己的房子空出來,室內活動空間放寬些。我也會準備一套自己寫的書,將之放進棺木裡,陪著我火化燒掉,終結我的一生。


另一方面,我會繼續寫書,會寫到我的手無法彈動的時候,只要我腦袋思路清楚,手還靈活,我就會朝著既定的目標繼續寫下去,就是寫新舊約聖經全套的講道稿或查經講義,這並不包括目前正在趕工的這套「聖經導讀」。我向來對文字的影響力有著莫名的迷信,我深信文字的影響大過任何其他的東西,也因為有這種堅定的信念,我深信有這麼一天,我現在所講的都會成為過去,但我所寫的書會留下來,且會幫助更多人認識聖經。若果真這樣,這一生所努力的工作,就沒有白費。


退休,並不是休息、不做工了,不是這樣,而是要讓原本快速的腳步放慢些,也讓自己有更多的生命空間騰出來,就像過去我所說的,用更多時間來做有意義的事。我最想做的事,就是開「聖經補習班」,這個夢想是越來越清楚,也越來越有個眉目,至少在南、北部就可以各開兩三個班,沒有甚麼問題。有些兄姊跟我說,從來沒有聽說過「聖經補習班」這種名詞,其它升學、就業證照等補習班一大堆,就是沒有聽說過有這種聖經方面的補習班,因此,當聽過我解釋之後,就有兄姊才恍然大悟地說:「這樣,我們家也可以開一班囉!」


為了不要讓活著的生命有遺憾的事,我決定提早從牧會工作的領域中上先退下來,轉換到另一個帶動查經的領域中繼續奮鬥。其實,這種工作並不會比牧會更輕鬆,也不會比牧會更單純,因為參加查經的兄姊,並不一定都有基督教信仰的基礎,有的人只是喜歡讀聖經,也有的人是想認識聖經,更有的人是想要了解到底基督教信仰說些甚麼等等,這些人對現有的教會組織、規矩並不是有興趣,因此,要他們來禮拜,很難。要他們參加查經,就願意來,現在來咱教會參加查經的就有這種兄姊,其實,在和信醫院也有這樣的同伴。


要讓生命活出意義,也要讓生命活出力量,更要讓生命活出光芒。只要生命活出意義,就不會在意活了多少年歲;只要活出生命的力量,就會讓我們的社會繼續往前推動;只要我們的生命活出亮光,即使是最微小的一點點亮光,也可以讓人在黑暗中看見生命的盼望。這是我的看法。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