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定退休的事

上個禮拜日和會到最後,我有依照小會的決議,向大家公開宣佈明年二月和會結束後正式退休。


很多人問我為甚麼要退休?也有很多兄姊說我還沒有到總會規定的年滿70歲退休的時間,怎麼才67歲就要退休?也有的兄姊說咱台北東門跟我的年紀相同,何不等到咱教會慶祝70週年時,才同時退休,這豈不是更完美?其實,這些我都曾很認真地想過。但我還是決定就在明年退休下來。


去年七月底出國巡迴演講前一天我向小會提出退休的事,但沒有被接受。然後我在九月中旬回來後,再次向小會提出,小會還是沒有准許。然後在十一月時,我又再次提出,小會長老看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出,最後只好「勉強同意」。然後,要我在這次和會時向大家報告這件事。


決定退休主要有兩個因素:

一是影響我作決定的教會觀。我一直認為自己的能力很弱、有限,超過一百五十個人,就很困難牧養。因此,長久以來,我一直認為若能在一間規模小小的教會牧會,那是最美好的。我個人認為最理想的教會人數是在一百人左右。這樣的教會,不僅傳道者和會友之間有美好的互動,信徒彼此之間的互動關係也會很密切。我們教會現在包括平地成人、原住民聚會、少年團契、兒童主日學等大小合計超過五百人在聚會,特別是在平地成人的聚會,每個禮拜日就有四百人在聚會,每次聚會後,我常因為叫不出會友名字而感到萬分愧疚,甚至有很多時候,我都會自責,問自己「怎麼那麼笨」。我知道若這樣繼續下去,我內心只會越來越煩惱、不安,甚至痛苦,會自認是一個很失敗的牧師,竟然連來參加禮拜很多次的會友名字都叫不出來。


二是我知道自己很軟弱,懶惰的意念經常出現。因此,打從畢業開始牧會時,我就為自己設定一個想法:每一間教會牧會時間最好在十至十二年間,這樣,牧會三至四間教會退休是最美好的。我會這樣想的原因,是認為若在一間牧會太久了之後,很容易使自己陷入「彈性疲乏」,不會想要創新,會依照過去的模式推動或做事工。也就是不會有新的想法出現,這樣很容易讓教會陷入滿足的狀態中,不會想要求更新、進步。若此,教會很容易在不知不覺之中衰退下來。


我在台東關山教會就是設定十年,之後,到嘉義西門教會時,我原本也是設定十年,後來在第四年時,總會總幹事高俊明牧師,和教會公報理事長張俊雄先生、公報發行人黃昭弘長老聯袂到嘉義西門去找我,希望我能去台南接教會公報的編務。幾經考慮之後,我答應了。換他們跟小會談了兩次,後來小會說由我決定,無論我做怎樣的決定,小會原則上都尊重,且會全力支持。就這樣,我去教會公報社工作六年。之後,那時嘉義西門教會的牧者剛好離開一年,還沒有找到新的牧者,他們知道我辭去教會公報工作,於是又將我聘回去。這樣,我又在嘉義西門牧會四年,直到有一位好友也是教會長老突然因心肌梗塞去世,讓我難過到極點,我決定辭去,讓自己安靜一段時間。然後,我休息四個月後,接受咱台北東門教會之聘來牧會,時間一晃,竟然進入第十五年,這跟我原先的想法差很大。


其實,早在咱教會六十週年時,我就有準備要離開的打算,最多是到六十二歲時,就離開。但因為當時購買土地和建造教育館尚欠缺的經費高達一億元。當時有好幾間教會來找我,希望我認真考慮去他們教會,有聘牧小組來,也有禮拜日來參加禮拜後,留下來跟我談的教會代表,也有組團來跟我談整天的等等,我都只說一個原因:我不能走,這裡還欠債。我不能當一個欠債而「落跑」的牧師。但也因為這樣,讓我原先計畫只在咱台北東門牧會十年的想法又改變了。


我之所以會有這種在一間教會不要太久之因,純粹是個人觀念上的觀點,這不是對或錯的問題。我就是怕在一間教會牧會太久,會使自己懶惰,而失去「創新事工」的動力。為了要防範自己陷入這種危險,我會把舊的更新再來過。就像現在推動大家讀第五遍新舊約聖經,我要求自己要重寫「聖經導讀」,就是怕自己懶惰,把十多年前寫的拿出給大家用;禮拜五上午的馬可福音查經班,也怕自己已經寫過第二次了,就不再認真準備,於是從頭來過,寫了第三次;現在又要重寫創世記查經講義。如果大家稍微注意一下,就會發現包括羅馬書、啟示錄等,都是重新寫過的查經講義而出版的新書。又例如兒童營的事工也是一樣,每五年就更新一次教材的內容。十五年前我來咱教會開始講道時,就是從使徒行傳講起,直到三年前,我重講約翰福音、接續講馬可福音,現在是講路加福音,而這三卷,都是我在嘉義西門講過的,我重講,就是把舊的講稿放著不用,全部重新寫過。我會這樣做,就是怕自己懶惰,有舊的材料可以用就好,若有這樣的念頭出現,就是懶惰的開始。我很怕自己有這樣的現象出現。


如果2004年年底咱教會沒有決定要購買這塊土地建造教育館,我應該最慢在2008年初就會離開咱教會,去找一間小小的鄉村教會牧會到屆齡退休。現在這些都已成為過去,因此,我就決定在明年二月和會之後退休下來。


很多人關心我退休後做甚麼?其實,我說過自己長久以來的一個夢想,就是要開「聖經補習班」。我希望這個夢想會實現,從一個班到兩個班,再從兩個班到三、四個班,甚至五、六個班。我喜歡帶人查考聖經,我認為這是非常棒的一件事,因為閱讀聖經,明白聖經的教導之後,上帝的話才會改變人的生命態度和價值觀念,我一直對此深信不疑。

去年底,我就決定要重寫這套「聖經導讀」,我知道這是很累的一件事,因為十多年前,我就曾因為寫這套導讀的書,寫到三更半夜,好多次寫到凌晨三、四點才上床睡覺,隔天依然六點或六點半起床。現在體力沒有十多年前那樣充沛,若要將之寫完,必須付出更多的時間、精力,但我還是要拼命以赴。我知道只有這樣,才不會找藉口懶惰。但我有這樣的信心,明年二月退休後,就可以用更多的時間,在明年底、最慢後年春天,就可將整套寫完。


另外,我希望能編一本「福音書經文對照」的書。1979年,台灣天主教光啟社出版一本,接著在1995年5月香港的基道出版社也出一本。我因為自己帶查考四福音書的經驗,且也編過一份福音書經文對照表,總覺得應該可以編一本供喜歡讀福音書的兄姊使用。我計畫用兩年時間編完這本書,出版送給大家,對喜歡讀福音書、查考福音書的人一定會大有幫助。


退休後,我希望稍微把自己放鬆些,多出去走走看看,也去一些深山小徑之處避靜,好好懺悔獻身傳道有虧上帝榮耀的事。因為在牧會忙碌的生活中,往往忘記自己就是最需要認罪懺悔的人,而這種避靜、靈修,應該至少每年有兩、三次才好。退休後,我希望每季有一次幾天避靜的時間。


我要謝謝小會長老們,允許我退休,在這裡剩下的這一年,我還是一樣會跟以往一樣,把該做的事工傾全力做好。我只求大家一件事:讓我們一起來為聘牧小組同工代禱。懇求上帝賞賜給他們智慧,知道怎樣聘選上帝忠實的僕人來帶領咱台北東門教會。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