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就是在忙碌和滿足中過去

剛剛忙完農曆年期間「閉關」寫受難週的書,好像可以喘一口氣的時候,緊接而來是暫停的查經班恢復,每個禮拜,我要寫三篇新的講義,而後續是東門學苑要開學,再來是要準備八月受邀出國演講的講義,接著就是要籌畫兒童少年營的事工。我都是利用在國外演講的飛機旅程上,以及從這地到另外一地演講之間的空檔,不停地構思明年度「兒童少年營」的教材。這樣的工作好像週而復始地轉啊轉,轉個不停。很少人知道我到底是在忙些甚麼,只知道我很忙,因此常會勸我說:「盧牧師,你不要那樣忙啦。好好休息一下嘛。」每當聽到這些關懷的話,卻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其實,我也很想不要那樣忙,這樣我就可以多跑書店、爬山,或到海邊去戲水,或去各百貨公司逛逛,看東看西的也很好,至少可以多出一些時間去書局翻翻擺在桌上或架上的新書,那也真是一大享受。大家若仔細想想,上述這些工作總是環環相扣,現在正在進行的工作,都跟下一個工作緊密地連結在一起,一點也閒不得。


以前出國不覺得累,現在出國不是怕演講累,而是一想到要搭乘飛機的航程那樣久,我的腳就開始酸痛了。特別是這幾年,每次都是從美國西岸飛到東岸,南部飛到北部,最遠的一次是從北美加拿大飛到南美的阿根廷、巴西等地。但每次演講後都會讓自己感到窩心,因為看到那樣多人渴望,聽的人是那樣地認真,回應者是那樣地熱絡,所有累的感覺很快就消失了。就像每年暑假兒童營那樣,每當看到那麼多家長在下課後來找我,或是回家後打電話來跟我討論教材內容的事,都會讓我感到相當興奮,忙碌就不算甚麼了。


從推動和執行事工中取得樂趣,這是從1974年畢業到現在的牧會經驗。在台東的關山,在嘉義的西門都是這樣子。很少人知道我在嘉義西門還辦過一個月兩梯次的兒童營,每梯次兩個禮拜,第一梯次與下梯次之間,休息一個禮拜。也有先辦辦兒童營,之後接著辦老人夏令營,整個暑假兩個月,就是辦這種營會活動,然後寒假辦一個禮拜的兒童營。


在所有的事工中,我最喜歡的還是帶領大家讀聖經和查經。我一直認為這才是教會的根,是永續存在的基礎。我也不知道是甚麼原因,使我一直心存這樣的理念,很希望大家跟著我一起來讀聖經。從1999年開始,當我在這裡帶領大家研讀創世記到第五章結束時,我想到可以用電腦把要講的內容,簡略地寫出講義發給參加的兄姊。接著,我找出空檔從帶國、高中生上主日學查考馬可福音的資料,重新整理這本經書的查經講義,同時也將創世記第一至五章的講義補寫出來,「細讀」這類查經的書就這樣一本接一本地寫出來。然後又在社青查經班帶查考羅馬書時,重新寫過。


有好多次,我鼓勵也在帶查經的同工,要像我一樣將所要講的寫出來,即使寫的內容很簡單也沒有關係,因為那是一種自我訓練方式。後來,有幾位同工真的就寫起來,但沒有多久就停了下來。我問他們為甚麼會這樣?他們的回答都是一樣:「很累耶。」要不,就是說:「花太多時間。」我聽了之後,都是這樣回應他們說:「就是因為要花很多時間查考,這樣才會進步,且會越寫越詳細,對傳道者本身幫助最大。」但這並不能說服這些停下來的同工。要做到好好寫講義,並不是說說就可以撐下去,而是真的需要用時間,以及堅定的毅力。


我深知自己的性格,很容易找理由懶惰。因此,今年要重新進入第五輪讀聖經寫作業事工之前,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是否要重新寫聖經導讀」?我心裡也這樣想:就拿以前舊的、已經出版的,重新印出來給大家使用就好。或也可以把過去這三年來林以撒傳道寫給我們的導讀資料重新刊登出來就好。去年十月就開始想著、想著,直到十二月初,我知道不能再拖延下去,於是下決定:重新寫。我知道這樣會花去很多時間,就像我現在剛剛完成重寫第三次馬可福音查經講義一樣,但我也知道,若我沒有重寫,我就會懶惰下去,這樣對我獻身當傳道是很危險的一件事。只要我獻身當傳道還活著一天,我就不能懶惰。因為懶惰是虧欠上帝的榮耀。而為了要讓大家能從元月初一開始一起來參與每日讀聖經靈修,我開始每天重寫聖經導讀。我希望能用兩年時間將之寫完。因此,我懇求上帝賞賜給我有健康的身體,和堅定的毅力完成這套新書。


最令我感到欣慰的事,是有越來越多教會用我寫的書作查經參考書,或是作小組聚會時分享的教材,而也有不少人上網查看我寫的資料,當這些讀者回應給我時,都會帶給我極大的鼓舞。常常有人來信或電話詢問從網站下載我寫的聖經資料時,我都會說,只要是用「信福出版社」出版的書,都沒有版權的問題,任何人都可以使用,沒有關係,也不需要經過我的同意。比較好一點點的,就是註明是我寫的,這樣就夠了。因為我寫關於聖經的事,都是為了要幫助人讀聖經、明白聖經,而聖經是上帝的話。因此,我寫的版權來源就是上帝。上帝也不會向我索取版費。何況當年會有「信福出版社」成立,也是因為屏東教會李信福長老的緣故,我跟他並不熟悉,只知道他對神學教育很關心,因此我寫了一封信給他,請他支持我計畫出版神學書籍的計畫,我在信中有詳細說明出版的相關事宜,結果他收到我的信後,親自帶著我需要的錢到台南教會公報社辦公室給我,且只說了一句話:「盧牧師,我知道你,你辦事,我放心。若還不夠,隨時讓我知道。」那次之後,我開始學習認識他,而他的身影一直讓我永銘在心,每當出版一本新書印上「信福出版社」,我就會再次懷念他。


獻身當傳道,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帶領信徒讀聖經。除了每日讀經靈修外,我也喜歡帶大家查經,我很堅信這是改造一間教會的信仰品質最基本的、也是唯一的途徑。我很不習慣有人將經營企業的模式、方法引進教會,想要用這種方式來改造教會生態。我常說,要改造教會敗壞的現象,最好的方式,就是帶大家回到聖經裡。想要堅定教會不受外界變化的影響,也是一樣,唯有回到聖經才有辦法。若將企業經營的理念帶入教會,只會讓教會敗壞得更快而已,一點幫助也沒有,這點是我堅持的觀點。我們應該將聖經的教導運用到企業界,而不是將企業的想法帶入教會,這不對!也為了要防止有人將企業的觀點帶入教會,我都堅持教會必須開設查經班,帶領信徒查經,因為只有聖經上帝的話,才是我們教會存在和抉擇的標準。若失去了這個基準點,我們很快就會全盤皆輸。


這幾年來,我已經養成習慣,就是將每年編撰兒童營教材的事存放在心裡,每當看見一個故事,就開始構思怎樣跟聖經的信息連結,或是每當讀到感動的聖經經文,就開始在思索在我們台灣這塊土地上,有哪個故事可以搭配在一起來說給孩子們聽。這幾年來兒童營教材的事工一直在我心中沒有停止過。可能是兒童營事工發展的關係吧,有越來越多的家長都會這樣問我:「盧牧師,你是怎麼找到這些故事的?」其實,這些故事不是新鮮,去書店翻翻看就會找得到很多關於深愛台灣這塊土地的人文事蹟。只是有些人文故事,並沒有記載在書籍上,而我只是將之寫出來或講出來,讓更多人聽到、知道罷了,就像後山的修女,並沒有人寫她們的故事,直到現在她們都不要人家寫她們的故事,甚至連拍她們的照片都會說「不喜歡」。但我堅持要把她們的故事一一述說出來,讓更多人聽見。雖然暑假兒童營(現在升級到「兒童少年營」)只有短短兩個禮拜的時間,但花去我們準備的時間卻很長,而我在構思教材上的時間更長。


忙碌,確實讓我忘記許多不愉快的事,也讓我減少了許多「飯攤」,也對中、總會的各種會議興致缺缺。因為我知道生命相當有限,不想多費時間在一堆沒有特別意義的會議上。但因為忙碌於研讀聖經,卻讓自己覺得越來越富有。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