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後走訪台東修女和經歷車禍

農曆過年後的二月22至24日,我和牧師娘帶著幾位朋友一起去東部探訪台東地區的修女。那裡是我和牧師娘每年幾乎都會去一至兩趟的地方,而我也經常將修女們的獻身精神介紹給親朋好友知道,希望這些親友若有去台東,可以去探望一下她們,也算表示一點點感恩。我總是這樣子在看:有這樣的外國宣教師願意奉獻一生給咱台灣這塊土地和人民,是上帝賞賜給我們最好的禮物了。

這幾年來,經過我的介紹與分享,有越來越多的親友或專程、或路過去探望她們。特別是台北和信醫院從去年開始,就給予關山天主教療養院在醫療用品上極大的幫助;而讓我感動的,是在去年(2009)年底,我去台北醫大為五年級生上醫療典範課,下課之後,學生代表來跟我說,他們也想要去探望關山修女。這次我們去關山天主教聖十字架療養院訪問時,院長高修女跟我說:「有一群三十多位的台北醫大五年級生,說要來替我們醫院塗油漆、鋸木材,但我們覺得這些工作需要花些時間,而他們沒有經驗又有危險,只好謝謝他們。結果這些學生就主動捲起他們的袖子,將病人用輪椅一個個的推到街上去繞了一圈。我們療養院成立這麼久,病人第一次可以上街去『觀光』,真是太好了。盧牧師,真謝謝你,這樣幫助我們。這些學生願意推病人到街上去走走看看,讓我們很感動。這些學生都穿著制服,用輪椅推著好幾十個病人在街上好像在遊街,很多民眾都在問說:他們是誰?從哪裡來的?」

而修女們也跟我說:「牧師,昨天(22日)我們也收到兩箱紅酒。哇,我們會醉耶。」我告訴他們說:「沒錯,那是教會一位陳先生要送給修女們喝的。可以與馬蘭、尚武、新港等地的修女們一起分享。」

高修女接著又說:「每次東門教會寄來愛心咖啡。郵局的人一聞到咖啡香,就馬上知道這是要送給我們修女的。真謝謝你們教會的愛心。」她們每次收到咖啡,都會打電話來致謝。上個月,我朋友的朋友去探訪她們,也捐贈了一筆經費,讓修女們感到相當窩心。

二月22日那天早上,我們從台北出發抵達台東火車站,然後租了一部車子,隨即趕往愛國蒲去探訪伊雅斯和荏荏曼兩位牧師。他們跟我們分享牧會的情形,也述說教會目前發展的概況。他們不但在推動國中、小學生的課業輔導,也關心著如何推動社區老人生活照護的事工。他們一直在尋找經費,希望能幫助整個小社區動起來;自從去年三月他們回到愛國蒲牧會之後,對整個社區的發展,投入了許多精神和心力。每天下午五點半,當小孩子都聚集到教會來準備上課業輔導時,他們會先帶領這一群三十名(國小22名、國中8名)的學生一起享用晚餐、上主日學聖經課程,然後才開始上課業輔導。我們聽了之後,相當感動。我也答應他們要繼續為他們所欠缺的經費綢繆,並祝福他們所做的一切福音事工。

之後,我們就繼續往南到大武鄉的尚武村,去探訪過去曾在關山與我們一起同工的邱修女和宋修女。我們有很多講不完的話,也有述說不盡的過去往事。我們離開關山也已有廿七年之久了,邱修女已經老了很多,她是瑞士修女來台灣所培養出來的第一位布農族修女,說得一口流利的德語和法語,以前在關山天主教醫院,都是由她為瑞士來的醫師作翻譯的工作,並且操作X光機器。後來關山天主教醫院改成療養院,她就到尚武村去作診所醫護的工作。我們有時會為她擁有這樣的才能卻只留在關山覺得可惜,但她卻寧願卑微自己而甘之如飴。宋修女年初曾到新港去探望布修女和葛修女時,結果剛好布修女病危,宋修女趕緊開車送她去「東基」就醫,並陪她走完生命最後的時刻。因此,當一提到布修女,她眼眶就紅了起來。在來自瑞士的修女當中,宋修女是年資最淺的一位,來台約二十年。

第二天(二月23日),我們一行人開車前往關山,路經我曾服務過一段時日的武陵外役監獄。抵達關山鎮後,我們先去探訪已經101歲的胡文池牧師夫婦;然後就去關山天主教療養院探望修女們。免不了的,她們都會提起咱教會對她們的愛和關懷,以及從過去到現在給予她們的支持、關懷和幫忙。這些修女們最讓我感動的地方,就是她們已經準備好,要把一生都獻給咱台灣,並且也準備好死後要安葬在關山公墓,目前正由饒修女在設計墳墓。她們告訴我,台灣就是她們的故鄉,這裡就是她們的家;而她們也是這樣告訴她們遠在瑞士的親人。她們甚至還說:「盧牧師,你就像我們家裡的親人一樣。」聽她們這樣說,我就想起三年前東元結婚時,我沒有邀請她們上來參加婚禮,讓她們很難過,說我忘記了她們。不過,她們親手編織了一個禮物送給東元。

下午,我們回到台東基督教醫院去訪問,大家聽取醫院特地安排的簡報;而我則去拜訪呂信雄院長。一談才知道原來他跟林昌華牧師是兄弟,這真的是很意外的發現。他也知道咱教會在關心林昌華牧師。之後,我們一起去探望因為中風而從日本回台,目前在東基老人療養中心的張清庚牧師。他一看到我,就哭了起來。

第三天(二月24日),我們開車到接近成功(新港)的小馬天主堂。禮拜堂的後院有一塊小小的墳地,看到我們多年好友蘇德豐神父的墳墓,讓我和牧師娘有很深的感觸。蘇神父一直是我們家的好友,非常風趣;他在患了大腸癌之後並沒有回瑞士治療,就跟創辦公東高工的錫質平神父一樣,在生命最後的時刻,依然堅持要奉獻他們僅剩的日子給咱台灣這塊土地。從墓碑上所刻的資料,我才知道原來他去世時,年僅六十歲而已。

就在離開小馬天主堂快要到成功的時候,我口渴喝水;而當我喝完水要把水瓶放回架子時,只因為頭一低,沒有注意到那是一段小彎道,速度又快,就這樣突然聽到「怦怦」兩巨響,車子就停了下來。大家驚叫,我卻還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只是心中這樣想著:「嘿,車子怎麼熄火了?」想要繼續啟動,才發現車子發不動。這時候,牧師娘和幾位伙伴下車趕緊把我從車門拉出來。我才知道,啊,大條囉,原來我闖禍了!整個右側的車頭毀損嚴重,但真的很感謝上帝的厚愛,全車的人都安然無恙。真的,要不然,像這樣猛烈地撞上路邊的樹及水泥護欄,應該很難安然無恙。再者,在前面五十公尺遠的地方(即向左彎道),彎道的右前方就有水泥溝,寬約四至五尺,若是再往前一點點,我們恐怕命都不保了。

我走到水泥溝旁的草地上坐下來,鄰近不遠的「都歷派出所」有警員聽到通報,隨即趕來處理,並載我到派出所去作筆錄。我們同車的一位姊妹立即通知新港教會劉傳道來協助,而他也立刻將消息寫到網路上。就這樣咱教會陳彥龍傳道看到了消息,知道我們出車禍,咱教會辦公室立即來電向我求證。

上帝真的是很憐憫我和所有同車的人,否則,這次恐怕咱教會就要連續舉行幾場的告別禮拜;而這次的車禍,也讓我更加深切體會到生命真的是掌握在上帝手中。有祂的扶持帶領,就算在最危急的時刻,也可以安穩渡過。設若沒有祂的應許和保守,縱使在人看來最妥當、最安全的地方,也會是一塌糊塗。經歷過這次的災難,我對生命又有新的看法,我深信這會在未來的日子裡逐漸表達出來。我會修正幾個生命態度和生活方式,當然也會影響到自己的牧會工作。

再次感謝上帝寬恕我這個罪人,也謝謝大家在車禍發生時,頻頻來電話關心。謝謝新港教會劉傳道即時的幫忙,以及台東許家兩位姊妹的全力協助,讓我們在馬偕醫院急診時,一切都順利,並且能平安地返回台北。感謝主。

2010/03/07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