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關山天主教療養院一個溫暖的愛

上個禮拜日長執會做了一項很有意義的決議:下半年度慈善奉獻,作幫助關山天主教療養院的需要。原因是該院正在興建一間簡單的倉庫,好儲放病人需要的各種物資用品。過去該院因為沒有倉庫可使用,因此,當有民間人士捐贈米、麵條、罐頭,特別是捐贈紙尿褲、衛生紙、衣服等等物品時,由於沒有倉庫可存放,只好放置在走廊道上,結果常因此而被內政部、衛生局、所等評鑑時,一再給予提醒,甚至「警告」。其實,這些修女已經將這些物品收放做到非常乾淨、整齊了,卻因為沒有多餘的空間可使用,也是很無奈。她們也知道將這些來自民間捐贈的物品堆放在走廊道上並不是很好,但卻沒有辦法。逼到最後,只好在旁邊一塊小空地上蓋一間簡單的儲藏室,好將這些來自各地善心人士所捐贈的物品保管起來。


很多台灣人喜歡買東西作捐贈,原因是捐贈東西容易在公司行號的會計科目上報帳,但捐錢容易被挑剔、質問,甚至懷疑其必要性(或是適當性)。有些物資是捐贈單位用剩餘的,就轉捐贈給該院,例如吃的東西,像罐頭、麵條等,真正會想要捐錢的單位並不多。不久之前,就發生一件很有趣的事,有一單位決定要捐贈一筆二十萬元幫助該院蓋建倉庫,但附帶提出一個要求,就是要在該倉庫牆壁上刻該單位名號。這些修女聽了之後原本想要拒絕這筆捐贈,因為建造簡單的倉庫,也不只二十萬元。因此,若是倉庫的牆壁上刻著該捐贈單位的名號,很可能會被誤以為該單位捐款建造該倉庫,因此,這些修女就很傷腦筋,後來經過聯絡之後,捐贈的單位說可以在牆壁上貼張紙,寫上該單位捐贈,然後,他們會訪問該院,拍著照片帶回單位去讓大家看到他們確實有捐贈一筆二十萬元的經費給該院建造倉庫。等拍過照片之後,才將該紙拿下來。這些修女這時才喘了一口氣,就依照對方的要求做了。


我常說,有時候捐贈東西給需要的人,若不是真的知道對方的需要,就逕自送物品過去,往往會造成被捐贈者的負擔,這是事實。


記得幾年前,這間療養院因為兩台洗衣機使用超過了15年,許多零件都已損壞,無法再繼續使用。這種大型洗衣機是從比利時進口的,可供殺菌和調整溫度,使用年限是10年。這些修女很會保養,竟然用到了15年,但因為老舊機器已經用到沒有零件可更替了,進口商也因為欠缺零件而無法給予維修的協助,必須更換新機。那時,剛好我去訪問她們,這些修女很不好意思的帶我去洗衣房看,並跟我說:「盧牧師,我們不知道可不可以請你幫我們想想辦法,一台需要65萬,兩台就需要130萬元。這對我們來說是很大的負擔。」我回來後,將這件事告訴大家,從查經班開始,咱教會就發起捐助洗衣機給該院,不但查經班的兄姊熱心參與,會友大家也都全力給予資助。果然,在短短三個禮拜內,就奉獻超過了180萬元。當我們將這筆奉獻寄去給她們時,這些可愛的瑞士老修女竟然跟我說:「盧牧師,我們從來沒有收到這麼多的奉獻啊!現在要怎麼辦?還剩下50萬元,太多了。要怎樣還給你們?」我就告訴她們,那是奉獻給你們買洗衣機的,剩下的錢可以留在妳們醫院使用,妳們可以買其它需要的東西。沒關係的。」


也因為這樣,很有趣的一件事,就是每當有咱東門的會友去訪問該院、探望這些瑞士修女時,她們都會很高興,而且都會主動地帶參訪者去看那兩台從比利時進口的洗衣機,而且都會強調說:「這是台北東門教會捐贈的。」


這些修女很用心地在照顧咱台灣貧困家庭的植物病人。目前這間療養院收容了四十名病人,都是政府列入低收入戶的家庭。但政府的補助是相當有限的,不可能完全免費醫療,不足的部分,唯有的,就是透過社會善心人士的捐獻來支撐。原本該院最大的經濟來源是瑞士差會,但近年來,會想要獻身當修女、神父而進入修會的瑞士人越來越少,也因為這樣,連帶影響所及的,就是捐獻給修院的來源跟著大為減少,這跟四、五十年以前的瑞士之景況大不相同,而這影響所及的,就是這些神父與修女們在許多地區所立的學校、醫院,和貧困孤兒、身心障礙的收容所等等之經費,也跟著越來越困難了。


今年九月,悅文特地過去關山幫助這些瑞士老修女工作,她其實是有個計畫,希望替她們寫下一些在台灣的生活和工作記錄,因此,在和她們一起生活與工作中,都會聽到許多這群老修女們鮮為人知的故事。三個禮拜前,悅文從關山回來轉機去瑞士日內瓦參加會議,臨行前她再次跟我說,咱教會是否可以幫忙為修女們建造倉庫的經費奉獻?我說這需要提長執會討論才可以。


今年的上半年,咱教會的慈善奉獻原本說好要幫助八里的樂山療養院,但後來因為剛好遇到日本地震和海嘯的大災難,咱教會臨時改變將上半年度的慈善奉獻作為救助日本賑災。另一方面也跟樂山療養院說改到下半年度。但後來,我看到馬偕醫院董事會不知何故,突然撥出五千萬元捐助給樂山療養院,我想既然馬偕醫院都可以這樣大力支持了,我想那就夠多了。


說到這裡,讓我心裡隨即有了一件感觸相當深刻的事,就是這些奉獻一生的修女們,有多次去台東馬偕醫院看診的時候,因為她們本身是外國人,並沒有健保卡可使用,去馬偕台東分院看病,就要繳納更多的醫藥費用。她們過去都是去台東聖母醫院看病,後來聖母醫院在台東馬偕分院設立之後,就逐漸轉型,不再像過去那樣可以服務病人,也成為老人安養的收容中心。後來台東基督教醫院知道這些修女們的困難,就在醫療費用上給予她們減輕負擔。因此,她們就不再去馬偕分院看診。其實,馬偕醫院若要幫忙這些奉獻一生生命給咱台灣的神父、修女在醫療費用上優惠,是輕而易舉的一件事。


當悅文向我提出這件事時,我隨即告訴她我會向長執會提出來討論。就這樣,上個禮拜日開會時,我將此案提出,長執們大家沒有第二句話,馬上就都同意此案,並且決定在這個月25日聖誕節那天,也是今年最後一個主日,作為今年下半年度的慈善奉獻主日,捐贈對象就是關山天主教療養院,作為該院建造倉庫的經費需要。


這群修女都已經年紀老邁了,還在繼續關心著咱台灣貧困家庭的植物病人,而為了要將許多來自民間贈送的物品儲存妥當,好用在這些病人身上,以免損壞,她們還特地蓋了一間小小的儲藏室。我想我們應該可以為她們這樣的愛心之舉,在這次的慈善奉獻上作一點點的回應,讓這群來自瑞士的老修女們看到:她們並不孤單,她們的愛,我們看到、體驗到、領受到,也知道回應和感謝。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