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片值得欣賞的好片

今年金馬影展有一部相當好的片子叫「姊妹」,原片名是「The Help」,此片根據作者Kathryn Stockett在2009年所寫的「The Help」這本書改編拍製,書名和片名都相同,是描述1960年代黑人在美國社會的血淚故事。


故事以美國密西西比州的傑克森市(Jackson)為背景,有一位大學剛畢業的女學生想要當記者,在被報社錄用之後開始寫發生在此小鎮坊間一些家庭的各種小事。她藉著在採訪時所聽到、所看到的實況逐一報導出來,並開始準備有計畫地寫一本有關這些黑人女傭的血淚故事之書,後來這本書出版,書名就是「The Help」,中文片名翻譯成「姊妹」,意思很清楚,表明在苦難中大家互相扶持、幫助,親如姊妹一樣。


整個故事的主軸放在白人婦女的生活對話,並且透過這些婦女的對話中,透露出在她們心中的黑人,特別是在她們對在家幫傭的黑人女傭之觀感,並暴露1960年代美國白人社會中,黑人生命在白人眼中的低賤,也同時藉此影片反應出美國白人社會中,黑人被凌虐、踐踏的實況。


很特別的是在這片中的男人角色相當輕,只能說是點綴而已,這種以女人為主題的片子真的很少。也因為這樣,這片子說出了一個值得深思反省的功課:同樣是女人,在同一個社區,且是在相同的家裡,卻只因為膚色不同,生命的尊嚴卻是南轅北轍;並不會因為同為女性,在同一社區、國家,對於被不公平對待的黑人而給予更多憐憫、寬待,這也說出了人性的問題,很值得探討。

「姊妹」影片中,以生性溫和的黑人女幫傭艾比琳(Aibileen),和另一位生性豪爽,有話直說的另一位黑人女幫傭米妮(Minny)作要角,透過她們兩人在各自白人家裡幫傭之實況,呈現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畫面,當白色女主人用低賤、鄙視的眼光看待黑人女傭時,卻將自己親生的兒女交託給黑人女傭看顧,而黑人女傭不但細心看顧白人的兒女,且還被這些小孩看成比他們自己的母親更像母親,甚至寧願黑人女傭當他們的母親,這種裸露出來的對白,是出自稚齡的孩童口中,可真的是對白女主人也是孩子的母親極大的諷刺。而更諷刺的,莫過於這些黑人女傭餵食這些稚齡孩童時,白人母親都不會覺得有任何問題,當這些黑女傭抱著她們稚齡的兒女時,她們都不覺得有甚麼不對勁,甚至當黑人女傭親吻她們的兒女時也都被視為理所當然,反而是當這些稚齡的孩童和黑人女傭使用同樣的廁所時,她們卻認為孩子會從黑女傭的身上得到傳染病,且還為了要阻止這樣的生活環境,特地為此召開社區婦女會議,要求州政府通過立法規定:只要有黑人幫傭的家庭,都必須在家裡另外設置黑人專用的廁所,以避免傳染病,並且為此立法通過而洋洋得意。她們似乎忘記了自己每天所吃的、喝的,以及洗衣、整理家務,甚至清洗所有的器皿,特別是廚房等物品,都是經過這些黑人女傭的手拿過、摸過、動過的,卻只在意黑人會偷偷地使用她們家裡的廁所,說只要這些黑人坐過的馬桶,就會給她們稚齡的孩童帶來傳染病,這樣的心態真是荒謬至極啊!


這種景象就像在台灣經常看到的外籍幫傭、看護一樣,很多台灣家庭不准這些傭人一起同桌共食,必須等主人家裡的人都吃過之後,才可以接下去吃剩下的。也有不少家庭是不准看傭睡床鋪,只允許她們睡在簡單的草席、折疊床,甚至還讓她們睡在地上的。更令人難以接受的,就是不准她們有休息的時間,超時間的工作,卻不給予額外的加班費用等等,這些實況都可以從顧玉玲所寫「我們--移動與勞動的生命記事」這本看出來。這從最近發生台灣派駐美國堪薩斯辦事處處長劉姍姍(其職位等於外交領事位階)的事件,就可清楚看出咱台灣人普遍有的心態,其實就像此部影片中的白人對待黑人之心態一樣,把自己當作高尚,把黑人、外籍幫傭當作低賤,這種心態是最要不得的。想當然,如果劉姍姍是在1960年代的美國做這些事,絕對不會引發任何問題,也不會有人去控告,只會被認為是「理所當然」,但我想要問的是:用這種態度對待別人對嗎?應該嗎?


這部影片也讓我們看到一件事實,不要期盼擁有權力者,會願意主動下放他們手中握有的權力給一般平民大眾,更不要幻想既得利益者會主動縮減手上的利益,願意釋放出來跟大眾分享,做這種期盼都是一種虛幻。就像台灣的解嚴絕對不是由國民黨政府主動解除的,那是經過許許多多人付出的血淚代價才有的結果。如同這部「姊妹」片子在描述1960年代美國社會白人對黑人的歧視,即使是在白人的教會,也不會同情黑人所遭遇到非人性的對待,甚至有許多白人基督徒家庭本身就是用歧視的態度對待黑人家傭、工人。會改變,是後來有一位名叫馬丁路德金恩黑人牧師和一群伙伴共同奮鬥,甚是冒著生命危險才讓黑人從被歧視的環境中稍微有個進階、改善之機會,而金恩牧師距離林肯總統在1862年9月22日提出的解放黑奴宣言,那已經過長達一百年後的事了。而金恩牧師卻因為這項黑人人權運動在1968年4月4日被謀殺身亡。換句話說,從林肯總統開始,並不是提出解放黑奴宣言就真的解放了,沒有,還需要經過黑人自己的努力、拼命奮鬥爭取,而這段時間,不只是一百年,而是比一百年更久,因為才在幾年前,在美國加州洛杉磯還發生白人警察當街棒打黑人的事件,而引發黑人暴動的回應。特別是當金恩牧師在為黑人同胞的人權和生命尊嚴奮鬥時,白人許多傳道者是袖手旁觀的,甚至是嗤之以鼻的。


同樣的,在咱台灣戒嚴時代,當許多人在為人權尊嚴奮鬥,在為解嚴和廢除刑罰一百條之惡法打拼時,許多傳道者是站在執政者一邊,甚至連祈禱都在咒罵這群為台灣獨立民主運動犧牲性命的人,但如今這些人卻在享受這些犧牲生命者奮鬥所結出的果實啊!


但話說回來也讓我感觸頗深的,就是種族歧視的問題,是發生在基督教信仰的國家中,這點一直是我無法理解的問題。特別是當白人傳道者在帶領禮拜時,他們的講道到底是在講些甚麼信息?這是我迄今仍經常在反思的問題。


「姊妹」影片中也出現黑人教會的傳道者在帶領主日禮拜,歌頌上帝的恩典,並不觸及黑人信徒受到委屈、羞辱的信息。只有在最後,當這本「姊妹」一書出版且引起全美社會的震撼之後,該教會信徒特地買一本回來讓全體會友簽名送給這位艾比琳姊妹,大家在主日禮拜中用誠摯感恩的心,感謝替她們出氣的兩位黑人婦女艾比琳,和米妮這兩位患難與共的女傭。而艾比琳和米妮兩人則是將這本眾黑人信徒簽名的書轉送給替她們寫出心聲、記下血淚故事的作者。但艾比琳卻也因為這本書的緣故,遭到她的白人女雇主給解聘了。


希望大家撥時間去欣賞這部「姊妹」影片,它確實是很好的片子。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