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的事工需要有遠見

近幾年來,經常有人問我關於聘牧要注意的事,也經常被問及怎樣規劃教會的事工。問及聘牧的事,往往是長執,而問及教會事工的,則是以傳道者居多。其實,我並不是教會事工這方面的專家學者。


聘牧的事,我都會這樣告訴長執們,最笨的聘牧方式,就是請傳道者來講道,講完之後跟傳道者聊聊說說,以為這樣就可以聘請到好的牧者。我一再強調,好的牧者需要去看、去問、去找。當有人推介的時候,就去那位傳道者所牧養的教會看看,最先要看的,是該教會的社區,因為看了教會的社區之後,至少會知道該教會是處在怎樣的一個社區中,這樣,多少可認識該教會是個甚麼型態的教會。接著進入教會之後,最先該去的,不是禮拜堂,而是廁所,這點非常重要。因為廁所是否清潔,就看得出傳道者是否有在整理教會。然後進入禮拜堂參加聚會,就可以看出不論該教會是否有敬拜讚美,只要是禮拜時間一到,會友來了多少,以及在禮拜中,大家是否認真在參加禮拜。比如說,是否有小孩子在禮拜中跑來跑去,或是禮拜的會友一直在竊竊私語,或是手機的聲響斷斷續續地出現等等,看這些就清楚知道該教會傳道者平時是否有認真在教導信徒重視禮拜的規矩。如果這些都有超過一定的成績,就可以認真考慮怎樣說服這位傳道者來牧養教會。


每當被問及教會事工的問題,我都會有很深的感觸。通常大家喜歡問的,都是怎樣才會使教會增長。每次被問到這個問題,我就會引用胡文池牧師告訴過我的話,他說福音很難傳,自己生比較快。胡牧師共計生了八個小孩,他說嫁娶共十六個,每家生三個小孩,這樣就有一間小型教會了。其實,胡牧師說這些話是在安慰我,不要因為在福音事工上遇到挫折,就氣餒。就是因為福音不好傳,才會輪到我們來傳。胡牧師一生在布農族傳福音,不到三十年時間,共計開拓了五十六間教會,高達九千人受洗,而在手上受洗的人超過五百人。但他還是認為福音不好傳。


過去在關山教會,每次出門要去帶領大專聖經神學研究班的課程,他總是替我承擔教會的講壇,也帶領信徒去家庭禮拜和參加祈禱會。他告訴我,帶領查經很重要,這是信仰的根基,要我不要輕看這種事工。他說越來越少傳道者喜歡帶信徒查經,很可惜。他說傳福音,就是要傳聖經的教示,沒有聖經的教示,所講的,就是人的教示。


因此,每當有傳道者問我怎樣規劃教會事工的看法,我都會說先從推動讀聖經開始,就會發現新的事工,也會知道教會應該有的走向。但每當我說到推動讀聖經,我都說這可不是一件一蹴可成的事,需要用些時間,而推動前也需要好好規劃一下,看要怎樣推動,以及如何使這項事工能夠順利開展起來。換句話說,單單設計這項事工,就需花費一些時間和精神。有些教會剛開始時是興致勃勃,後來發現不是那樣容易後,就逐漸冷卻下來。就像有些傳道者一聽到我建議他們開查經班,剛開始時也是很努力地鼓勵會友要來參加,經過一些時日,參加的人從原來的好幾十人,逐漸地,人數遞減,且是少到個位數時,有些傳道者就放棄了。理由是「沒有人」要參加。我聽了之後總是會問說:「你說沒有人,是連一個也沒有嗎?」其實不是,而是只有幾個會友而已。我總是說,不要小看這幾個,上帝在成就一件大事,往往是從最微小的事開始。聖經從不教導我們做大事,聖經總是叫我們從最卑微的小事開始,且耶穌告訴我們,在小事上忠心的人,這樣的人在大事上就值得信託。


我當然知道每當有傳道者開查經班,人數遞減之後就心灰意冷,往往有一個錯覺,以為只要傳道者開查經班,很多會友會來參加。其實不然。真的想讀聖經的會友並不多,過去早期台灣教會全面推動讀聖經的這種風氣已經不復存在、失傳了,因此,演變到今天連傳道者也不注意帶領信徒研讀聖經的重要性,這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今天有不少傳道者喜歡「速食」的方式,例如去韓國、新加坡,或是美國參加某個佈道家,或是去參訪某一間大家看為很有成長的教會之後,以為將這些所看到、聽到的,搬回來就可以套在自己的教會中,這種認知並不正確。因為即使在新加坡有教會成長的特別快,也不是每間教會都是這樣;在韓國,更多偏遠地區的教會,依舊是弱小,亟需要大型且有能力教會的協助。而在美國,發展得好的教會有之,關門甚至賣禮拜堂給佛教改成佛寺道場的教會也有,一點也不稀奇。我的意思是:如果那些教會的成長真的這麼有用,就不會發生這種出賣基督教禮拜堂的事件發生。


傳道者需要有遠見,不會把牧會的工作放在快速成長的基礎上。教會的長執也要有遠見,不會要求傳道者每年都有數字上的成長,而是會要求傳道者從信徒的信仰上扎根著手做起,一步步地下功夫,讓傳道者有一段時間去做翻土、撒種、除草、施肥等工作,這都需要五至七年最基本的時間,甚至更長。而翻土,是一項很累的工作,但沒有翻土的田地,是不適合播種的。信仰就像是田地需要翻土一樣,而這最基本的工作就是從查經開始。


不要看到人家教會成長很快,就趕緊去學,這樣的想法並不是很正確,可以去看,但並不一定要學。看到別教會有甚麼好的成果,可以去了解人家是怎麼辦得到的,帶回來好好沉思之後,再來想想看怎樣將人家的好處用在自己的教會。教會的長執和會友都該有這樣的了解:一間有成長的教會,都會經歷過一段奮鬥,而這種奮鬥絕對不是只有傳道者的努力,更包括了該教會的長執,和全體信徒的合作、搭配,才會得到的結果。


一般來說,傳道者最欠缺的,就是敏捷的思路,這種思路是指對當代社會現象的反應。一個傳道者若想要培養出敏捷的思路,是需要透過大量閱讀學習得到,同時也需要在蒐集、整理、分析資料等功課上下功夫。因此,一個傳道者若是只在意跟信徒建立「和好」關係,用許多時間在會友間來來去去,就很難有時間大量閱讀和分析收集到的資料。教會的信徒若是只在意傳道者常探訪,和會友博感情,那就很難激勵傳道者進步。傳道者沒有進步,等於教會在退步,這點是長執們需要深思的功課。


常聽見有些傳道者會說其所牧養的教會有美好的異象,這些異象大多是停留在兩個層面,一是蓋新的禮拜堂,二是要讓信徒增加多少人。甚少傳道者會談到教會的異象是在發展事工方面,而這點也是一般長執比較不重視,或是不會注意到的事,因為事工是不明顯的,蓋禮拜堂是硬體的,容易看得見,人數增長是可數的人頭,非常實際,但事工卻是在無知覺中逐漸形成的。


再過五年,咱台北東門要成為一間怎樣的教會?這是一件需要全體兄姊一起來構思的方案,特別是長執們更需要用較多的心思好好構想,當確定了之後,就勇往直前地向前推進。上帝若是喜歡,這就對了。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