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七講:在那大災難的日子(一)

經文:馬太福音廿四:1—31

現在我們所讀的這段經文,也是屬於耶穌基督最後一段言論集的部份,可以說是馬太福音書裡一段很重要的記事,因為這第廿四和廿五兩章的經文都是在記載有關預言那將來要發生的大災難。
也因此有人認為這是屬於末日思想的言論集。只要提及末日的事情,都有一個特色,那就是和審判有關係;這樣我們在福音書中發現,不只是在這裡才再談及末日判審判的問題,其實這種思想是貫穿在整本聖經中。例如散見在福音書裡的天國比喻,就存有濃厚的這種思想。在舊約聖經中這種思想最濃厚的當屬先知的文獻。

我們知道有關末日的思想,可以說是基督教信仰裡很重要的一個課題,因為早期基督教會之所以形成的原因之一,就是與末日有直接關連,但是早期教會在說末日時,是跟耶穌基督再來的日子有不可分的關係,因為一提到末日就會聯想到拯救的問題。在舊約時代說拯救,指的是彌賽亞的來臨;在新約提到拯救,則是與耶穌基督的再臨有關。我們要稍微注意的是猶太人在談到末日和彌賽亞的來臨時,總是將之定位在推翻外邦的統治者,而且所有這些外邦的統治者都將被上帝所差遣來的彌賽亞丟棄在外面咬牙切齒。這種屬於政治性層面的終末論思想,並不是耶穌基督所要告訴我們的看法;耶穌基督在談那末日和審判的景象時,常常提到的是要人民悔改認罪回到上帝的面前,祈求祂的憐憫和赦免。他是把當時的人所關注之政治層面的終末思想,提昇到人的心靈深處,使得這種終末思想不再停留於種族之間的問題上,而是所有的人都將面對上帝的審判。這樣就超越了種族的問題,更超越了政治層次到人心靈的位階。

我們現在所讀的馬太福音第廿四章,這章的經文也同時出現在馬可福音第十三章,和路加福音第廿一章;可是如果我們將這三本福音書擺在一起來比較,也會發現三本福音書的編輯和寫法,有它們的異同點,我們發現這三本福音書都是將這段預言編輯在耶穌基督從耶路撒冷聖殿裡出來後,有人在談論聖殿建築之美,耶穌基督則是對人們所讚美的聖殿嗤之以鼻,認為即使是這樣宏偉的建築也會有倒塌的一天。然後,人們開始就針對他所講的聖殿倒塌的日子,和災難來臨的景象提出問題,耶穌基督則是詳盡地回答和描述有關那日子和景象出現的景況。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這段經文的內容:

第一至二節:耶穌從聖殿出來,正要離開,門徒們來到他面前,指著聖殿的建築給他看。耶穌對他們說:「你們不是都看見這些建築嗎?我告訴你們,這地方的每一塊石頭都要被拆下來,沒有一塊石頭會留在另一塊上面。」

我在拙作「馬可福音書的信息」乙書第十七講:「窮寡婦的奉獻」裡有特別提及關於這段經文上的編輯特色(請參考該書頁二二九至二四三);我認為馬可福音書在編輯門徒讚嘆耶路撒冷的這段記事,應該和在聖殿裡一位窮寡婦的奉獻接連一起來看,因為若是將這二則事件分開看的時候,「將會破壞整個故事藍圖的美麗和精彩的描述」,原因乃是在那堂皇的聖殿裡面,有著窮寡婦在奉獻,而大家所注意到的是那些有錢人的奉獻,忽略了窮寡婦就在他們的身邊。但是,「在富麗堂皇的聖殿建築裡面,有貧窮寡婦在他們的中間,這樣的聖殿並不能見證出上帝對貧窮苦難者的慈愛。」這就像雅各書的作者所說的:「在父上帝眼中,那純潔沒有缺點的虔誠便是:照顧在苦難中的孤兒寡婦和保守自己不受世界的腐化。」(雅各書一:27)馬可福音書的另一個特色,乃是耶穌基督用窮寡婦奉獻的事作教材在教導他的門徒,然而他的門徒隨後卻又繼續在讚嘆聖殿的美,耶穌基督就繼續教導他們從不同的角度思考這些外觀上看來頗為壯觀的聖殿所隱藏的意義。因此,窮寡婦的奉獻和讚嘆聖殿之美的事件,應該是平行的,而且主題都是一樣。

但是路加福音書在這方面的編輯上跟馬可福音書就不太一樣;路加福音書在窮寡婦的奉獻和聖殿將被毀滅的記事上跟馬可福音書相同,但是在窮寡婦的奉獻事蹟上,並沒有特別強調是針對他的門徒說的,因此再繼續下去的讚嘆聖殿之事件上,就沒有特別強調在門徒的身上。換句話說,馬可福音書認為上述事件是因為要教導門徒的反應而起,路加福音書則不認為是與門徒有直接關係。而且路加福音書在編輯上,並沒有馬可福音書的「耶穌從聖殿出來的時候」這句引言來接連這二則事件,使得路加福音書在這二則事件上可以分開看,若要將之連接在一起看,可能會覺得勉強許多。

馬太福音書又是另一種編輯方式,基本上最大的不同乃是作者並沒有記錄關於窮寡婦的奉獻事蹟。因此,這件讚嘆聖殿之美是一個獨立的事件,這點是非常清楚的。作者在這裡說門徒指著聖殿的建築給耶穌基督看,但是並沒有像馬可福音書一樣,記下「老師,你看,這是多大的石頭,多宏偉的建築!」(馬可福音十三:1)這句門徒們對聖殿之美的讚嘆。作者只說門徒們是指著聖殿建築給耶穌基督看,這當然有可能是指著聖殿的美吧。路加福音書則除了說聖殿的建築是「精美的石頭」作材料外,還特別強調那建築也是用信徒「還願的禮物裝飾成的」(路加福音廿一:5)。

根據約翰福音書的記載,這時候的聖殿已經建造了有四十六年的時間(約翰福音二:20),是由羅馬帝國建造的。這座聖殿照理說應該算是第三座,但是猶太人並不承認這樣的事實,只認為那是將在主前五一六年以色列人民回國後所重建的聖殿加以整修而已。希律為了要取悅猶太人,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要展現自己的實力,在主前十九年開始改建耶路撒冷聖殿。起初遵照律法學者的指示,花了十年的時間始建造完成。格式上雖然完全遵照所羅門王所建造的聖殿樣式,但是在規模上卻遠遠超過所羅門王時代的聖殿,單單是聖殿周圍的廣場就超過一倍多。可以想像以當時羅馬帝國的國力之強盛建造這聖殿,那雄偉的景觀自不待言。因為通常建築物都在呈現出一個社會、國家的力量。古代如此,今天也是。

宏偉的建築並不表示可以永遠存在不會毀壞,創世記第十一章巴別塔的故事也說明了這一點:任何在人看來是偉大的建築,都會因為人的問題、環境的變遷而瓦解。

當耶穌基督聽到門徒在讚美聖殿的建築時,他的回答則是令門徒們感到不可思議,因為他指出該聖殿的宏偉堂皇之建築,將會變成一堆的廢墟。雖然後來在主後七十年,耶路撒冷的聖殿確實是被羅馬帝國的軍事指揮官提多給焚燒毀壞了,其實,耶穌基督的話正是回應了先知彌迦所說的:

「你們把上帝的城耶路撒冷建立在血腥和不公平的基礎上。城裡的官員為賄賂辦事,祭司為津貼講解法律,先知為金錢占卜。雖然這樣,他們還以為上主是他們的靠山。他們說:『上主跟我們同在,我們不至於遭殃。』

所以,為了你們的緣故,錫安山要像田地被翻動;耶路撒冷城要成為廢墟;聖殿座落的山岡要變成荒林。」(彌迦三:10-12)

看,這已經夠清楚地說出真正偉大並不是在建築物,而是在人以上帝的話為行為的準則,因為沒有遵照上帝的話行事,就不會得到上帝的賜福。先知彌迦雖然為他的時代之聖殿下了毀壞的預言,而耶穌基督在潔淨聖殿的時候,就已經為他那時代污臭的宗教信仰和社會生活也做了聖殿將毀滅的預言。當然猶太人對他這樣的話是無法接受的,當時的宗教領袖後來在審判耶穌基督的時候,就提起這件預言聖殿將毀壞的預言來審他說:「這個人說過:『我能夠拆毀上帝的聖殿,三天內又把它重建起來。』」(馬太福音廿六:61)可以瞭解他們對耶穌基督的恨之深。

第三節:耶穌在橄欖山上坐著;門徒們私下來問他:「請告訴我們,這事甚麼時候會發生呢?你的來臨和世界的終局有甚麼預兆呢?」

橄欖山,這是離耶路撒冷東方的一個小山丘,高約八百公尺。馬可福音書說耶穌是和他的門徒坐在這裡,剛好面對著著耶路撒冷的聖殿。路加福音書則沒有提及耶穌基督和門徒是到橄欖山的地方,而是繼續著因聖殿的問題,群眾(也可能是門徒)問及他有關上述預言來臨的時間或是兆頭。馬太福音書強調來問這問題的是門徒,而且是「私下」來問的。根據馬可福音書的寫法,這些私下來問的門徒並不是全部,而是「彼得、雅各、約翰,和安得烈」(馬可福音十三:3),這兩對兄弟一直是耶穌基督門徒中的核心人物。

我們要注意的是只有馬太福音書寫下了「你的來臨和世界的終局」這句話,在馬可和路加福音書都沒有這句子。可以瞭解到馬太福音書作者的用心,為的是要強化耶穌基督再臨的意義,這必定是跟早期教會在期待基督再降臨人間的期盼有密切關係。單單這一章,馬太福音書就用了四次的「來臨」這個字(三、廿七、卅七、卅九等節),而這個字也被保羅、彼得用過多次。

第四至八節:耶穌回答:「你們要當心,不要受人愚弄。因為有許多人要假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因而愚弄了許多人。你們會聽見附近打仗的風聲和遠方戰爭的消息。你們不用害怕,這些事必然發生,但這不是說歷史的終點已經到了。一個民族要跟另一個民族爭戰,一個國家攻打另一個國家;到處會有飢荒和地震。這一切事情的發生正像產婦陣痛的開始一樣。

每一個時代都會有人喜歡扮演著救主的角色,耶穌基督時代的人如此,今天的人也不例外。從猶太人的歷史資料中,我們知道猶太人因為為了要反抗羅馬帝國的統治,有人就自稱是「基督」(彌賽亞之意),帶領許多極端民族主義者參與了反抗羅馬帝國的運動,其實主後六○至七○年代巴勒斯坦地區的動亂所導引出的七○年提多將軍攻入耶路撒冷城,並毀滅聖殿之事件,就是跟這樣的背景有密切關係。在主後一三二至一三五年,有一個名叫巴可巴(Bar Cochba)的人,就曾很嚴肅的宣佈自己就是彌賽亞。這樣看來,耶穌基督在這裡的預言已經說明一件重要的事實:在彌賽亞之國來臨以前必定會有這種千奇百怪的信仰行為花樣出籠。使徒的時代也曾發生這樣的事,使徒行傳有這樣的記載說:

「前些時候丟大起來,自吹自擂,約有四百人附從了他。他終於被殺,附從的人自作鳥獸散,亂事歸於消滅。以後又有加利利的猶大在戶口調查的時候起來,也引誘了好些人跟從他;也引誘了好些人跟從他;他也被殺,附從他的人也被趕散。」(使徒行傳五:36-37)

這是一位法利賽人名叫瑪迦列的,他是猶太人議會的議員,在議會審問使徒們傳福音被逮捕時站出來說話,他強調如果使徒們所做的是「出於人,一定失敗;如果是出於上帝」,攻擊他們等於攻擊上帝一樣(五:38-39)。瑪迦列雖然知道有許多人是假的先知或是假藉上帝的名來騙人,但是他對門徒奮不顧身地再見證基督復活的事蹟,總是覺得有必要給予一個「觀察」的空間。

第九至十四節:那時候,你們要被逮捕,受酷刑,被殺害。為了我的緣故,天下的人都要憎很你們。許多人要放棄他們的信仰,彼此出賣,彼此仇視。許多假先知要出現,迷惑人心。因為邪惡氾濫,許多人的愛心會漸漸冷淡了。但是,堅忍到底的人必然得救。天國的福音先要傳遍天下,向全人類作見證,然後歷史的終點才會臨到。」

這段經文很可能是在後來於主後六○年代教會受到極大的迫害時的一種事實記錄,因為基督徒堅信耶穌基督復活的緣故,以及猶太人的煽動造成羅馬帝國對基督徒團體急速成長的擔憂,一連串的迫害接續而來;許多人因為受不了迫害而放棄信仰。

第九節的「為了我的緣故」,在和合本是用「為我的名」,這是同樣的字意。馬太福音書在編輯上有一些不太一樣的地方,乃是作者將這種「被帶到統治者和君王面前受審判,向他們和外邦人見證福音」的經歷是放在特定的門徒身上,也就是耶穌基督所揀選的十二門徒身上(馬太福音十:18-20),他們可以公然在外邦君王面前傳揚基督拯救的福音,而這並不是一般人所可能擁有的機會。這是否意味著使徒保羅在耶路撒冷聖殿被捕解送到羅馬駐軍指揮官面前受審,後來又解送到羅馬,沿途在各地羅馬指揮官面前見證福音的經過(參考使徒行傳廿一至廿八章),因此,跟馬可和路加二本福音將「為了我的緣故,站在統治者和君王面前,為福音作見證」(馬可福音十三:8-13,路加福音廿一:12-19)放在一般的信徒身上,有很明顯的不同。

第十一節我們看到「假先知」出現了,這不只是在早期的教會發生,也發生在舊約時代;在舊約時代先知耶利米就曾經嚴詞譴責那些假先知傳出不正確的信息來迷惑上帝的子民(耶利米書廿三:11-14)。將這節比較第廿四節的經文:「因為假基督和假先知將出現,他們要行大的神蹟奇事來迷惑人,甚至迷惑上帝所揀選的子民。」看,假基督和假先知他們也會行大神蹟奇事來迷惑人,連上帝所揀選的子民也避免不了會受到迷惑。耶穌基督在山上寶訓中曾提及這樣的話說:「你們要堤防假先知。他們來到你們面前,外表看來像綿羊,裡面卻是兇狠的豺狼。」(馬太福音七:15)這也是一個動亂不安的世代必然會出現的景象。

第十三節的「忍耐」一字,指的是堅定不移、不屈不撓的心志,不會與惡勢力妥協。當然這樣的忍耐也會為人帶來許多的折磨和苦難。

第十五至廿二節:「你們看見先知但以理所說的那『毀滅性的可憎之物』站在神聖地方的時候(讀者必須領會這句話的含意),住在猶大地區的,該逃到山上避難;在屋頂上的,不要下到屋子裡去拿東西;在農場的,也不要回家拿外衣。在那些日子裡,懷孕的女人和哺育嬰兒的母親就苦了!你們要懇求上帝不讓這些事在冬天或安息日發生。因為那些日子的災難是創世以來未曾有過的,而且,將來也不會再有。要是上帝沒有縮短那些災難的日子,沒有人能夠存活。但是為了他所揀選的子民,上帝會縮短那些日子的。

這裡用先知但以理書所提供的背景(但以理書十一:31-35),說出耶路撒冷城和聖殿將被毀滅,以及污穢的景況,那是指主前一六六年敘利亞王安提阿哥四世(Antiochus Epiphanes)在聖殿裡擺設希臘神明宙斯(Zeus)在祭壇上,並用妓女在祭壇前獻舞污穢聖殿的事件。用這段歷史事件來指出主後七十年所發生的羅馬將軍提多在聖殿裡擺設羅馬皇帝的銅像,以及提多自己的銅像。換句話說,在預言那末日的來臨之景象,第一個會受到嚴厲迫害的,乃是那些堅持信仰絕不妥協的人,而統治者破壞信仰的舉動總是將信仰之中心地給予污穢,用以拆除侮辱信徒們的信仰對象。這種情形也和第十六世紀發生在日本德川幕府時代逼迫基督徒的情形一樣,基督徒被迫要用腳踩在十字架或是耶穌基督的畫像上,以表示他們對信仰公開宣告放棄。

馬太福音書非常清楚地描述那種災難的日子景觀,比起馬可和路加二本福音書是詳細了許多;逃命是避免災難的唯一方法,這也是後來初代教會的信徒後來以墓穴作為集會之地的一個背景,因為一般居家的聚會只會帶來更多的家庭受害,原因是左右鄰居都會因為沒有通報官方而被連帶受罰。也由於初代基督徒都是猶太人,他們仍守著安息日的傳統,因此,對安息日的許多禁忌仍很在意,因此,若是這樣的災難發生在安息日,那將會使他們因為顧忌安息日的規律而使逃難的腳步顯得更加維艱。

第廿三至廿八節:「如果有人對你們說:『瞧,基督在這裡!瞧,基督在那裡!』不要相信他。因為假基督和假先知將出現,他們要行大的神蹟奇事來迷惑人;可能的話,甚至迷惑上帝所揀選的子民。記住!我已經預先警告你們了。

「如果有人告訴你們:『瞧,基督在曠野!』你們不要出去;或者說:『瞧,他在屋子裡!』你們也不要相信。因為人子來臨的時候會像閃電一樣,一剎那間,從東到西橫掃天空。

「屍首在哪裡,禿鷹也會聚在在那裡。」

耶穌基督已經清楚說明出在一個亂世的時代裡,許多人會假冒基督的名來迷惑或是欺騙人;特別是他們總是喜歡斷言那末日的時間表,使人信以為真。在一九九二年十月廿八日發生在韓國的五旬節教派,就曾預言那日是耶穌基督再次降臨的日子,結果有許多人變賣一切家財到教會去準備要迎接耶穌基督的來臨,「隨耶穌基督到天上去」,甚至有孕婦為了怕懷孕身體的體重太重「飛」不上去而去墮胎。一九九五年潤八月,這是因為有人放出「上帝將要嚴懲台灣人,將會有三分之二的台灣人因此死去」,結果造成許多人逃到國外去躲避,也有許多人變賣一切家產轉到貝理斯國去,有些傳道者甚至告訴信徒要這樣子來逃避上帝的憤怒,但結果發現那真是一場騙局!

第廿八節可能是一句俗語,意思是指著任何事情的發生必定有它發生的因素;有禿鷹聚集的地方,乃是因為有腐屍在。

第廿九至卅一節:「那些災難的日子一過去,太陽就要變黑,月亮不再發光,星星從天上墬落,太空的系統也都要搖動。那時候,人子來臨的記號要在天際出現。地上萬族萬民都要哀哭;他們要看見人子充滿著能力和榮耀駕著天上的雲降臨。號角的聲音要大響,他要差遣天使到天涯海角,從世界的這一頭到世界的那一頭,召集他所揀選的子民。」

這段經文已經在暗示著拯救者將再來臨;在第三十節後段句子,是取自但以理書所描寫的那要來的拯救者出現時的景觀,是有號角聲,拯救者會從天上駕著雲彩降臨到世上(但以理七:13-14)。也從這段經文我們看到末日的景況不是區域性的,而是普世性的,甚至是整個宇宙的共同現象。看,天地、星象都會大轉變,就是在說明一個新的創造的開始,同時也是一個舊的存在的結束。我們要注意第卅一節所說的「揀選」,這跟天國比喻中一再強調的審判、分門別類是一樣的。

這段經文給我帶來好的信息:

一、讓我們不受到迷惑最好的方式,就是研讀聖經上帝的話語。

這是我一再強調基督徒信仰生活中最為重要的一件事;因為只有聖經上帝的話語才能使我們抵擋人間世上的誘惑,或是鬼怪亂神的迷惑。如果你是不識字的人,我不會這樣要求你,但是你若是識字,就應該要用些心學習聖研讀聖經上帝的話語。這也就是為甚麼我一再強調評鑑一間教會的水平不是在看那間教會是否有蓋新禮拜堂,或是禮拜堂是否設備現代化?其實這些也是一種誘惑、迷惑人心的方式之一,評鑑一間教會最好的方式乃是從該間教會是否有在帶領信徒研讀聖經和查考聖經著手。我們無法用人的話來抵擋得了那些假基督或假先知的胡言亂語,也無法用我們人的力量排除這些怪力亂神的迷惑,唯一能使我們抵擋得了的就是上帝的話語。

上帝的話語不只是用讀的而已,而且要研究,看看聖經上帝的話對我們今天的世界、時代說出甚麼信息?我們也要用上帝的話來衡量這個世界所發生的各種現象,看看是否合乎上帝在聖經裡的教訓?我們看到這兩個月來發生在我們台灣社會的宗教事件;九月初一的佛教中台禪寺事件;十月初的「宋七力」事件,以及這兩天正在查辦的「妙天禪寺」事件,後二者都被指控用宗教迷惑人心和涉嫌詐財行為。從「宋七力顯像協會」到妙天禪寺的「印心禪學文教基金會」,都有一種讓民眾以為大師會發光,會有「神力」出現的怪異現象。我也常常看到基督徒不用祈禱來詢問上帝的旨意,卻是跑去問算命的、卜卦者尋求瞭解自己的命運。我常為這樣的事感到哀傷,我多麼希望大家能多用些心讀聖經,研究聖經,而不是去求問鬼神。

每個禮拜天晚上,禮拜五早上我們都開有查經班,我希望你會來參加,因為這是幫助我們認識上帝的話語最好的方法。

二、確實會有末日來臨,也會有審判的時刻。但更重要的,我們不是要去問甚麼時候會有這個時刻,而是要隨時準備我們的心好迎接這個時刻來臨。

耶穌基督告訴我們有末日的時候,也有審判的時刻,但是他告訴我們沒有人知道那樣的時刻甚麼時候會臨到,只有上帝自己知道(馬太福音廿四:36),因為上帝才是天國的主人。除非祂親自告訴我們,否則沒有人會知道那來臨的時刻。我們最重要的事乃是隨時準備好我們的心,來迎接這個時刻的來臨。我們不需要去問甚麼時候會有這些現象出現。

從教會歷史資料來看,我們常常看到很多人喜歡數算上帝的日子,那實在是很尷尬的事情,因為事實告訴我們,所有在計算這樣日子來臨的人都失敗了,從來沒有人真的算出來。兩千年來的教會一再是如此。我在前面已經講過最近的例子乃是一九九二年十月廿八日發生在韓國的事件,再來就是大家所熟悉的一九九五年潤八月事件,但是我們知道唯有回到聖經裡我們就會發現,這些都不是我們人要作的事,我們千萬不要陷入這種迷惑中,更不要想用這種計算上帝的日子來取代上帝,上帝自己會作祂的事,不需要我們去操心。我們要注意的乃是謹慎的心過每一天的生活,因為上帝隨時會將祂審判的時刻降臨在我們身上,在我們生活的時代,在我們生存的社會裡。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