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九講:聰明與愚笨

經文:馬太福音廿五:1—13

我曾說過馬太福音第廿五章也是屬於耶穌基督言論集的一部份;這一章也是繼續在記錄耶穌基督所講有關末日與審判的事情,是接續第廿四章的,地點是坐在橄欖山上。
我認為是接續第廿四章的言論集,理由是在這一章開始,並沒有出現將前面第廿四章的言論集切斷的介詞字,再者,在第廿四章是談到門徒在問耶穌基督有關末日來臨時,有甚麼徵兆可以看得到這樣的問題,然後接下去是耶穌基督在回答他的門徒有關這方面的問題。在耶穌基督的回答中,他一再強調兩個重點:一是有徵兆,這些徵兆所顯現出來的就是紛亂,亂得使人很容易陷入迷惑。二是沒有人會知道正確的時間,除了上帝自己以外,沒有任何人會知道甚麼時候會是末日的時刻。現在這個比喻很清楚地說出:連等待新郎的少女都無法知道確切的時間,那就更不用說其他的人囉。因此,將這一章看成是延續第廿五章的言論集是比較容易清楚整個比喻的中心思想。

另一方面,比較特別的地方是馬太福音第廿五章一開始,作者用兩個天國的比喻編排在此,作為跟末日和審判的教訓,這也是一種很特別的編輯方式,因為這樣使得這兩個天國比喻更明顯凸顯出末日與審判的不可分。我說過馬太福音書是前三本福音書中提到天國比喻最多的一本福音書,如果加上這兩個天國的比喻,這樣總共有十四個收錄在馬太福音書裡。因此,如果我們要考察有關天國的比喻,應該是在馬太福音書內可以找到最豐富的資料。

我們現在所讀的這段有關十個少女的天國比喻,是大家很耳熟的一個故事,這個故事也是馬太福音書特有的資料。如果我們將這個資料用來比較路加福音第十二章卅五至卅八節,就會發現有很類似的地方;

「你們要隨時準備好,束緊腰帶,點上燈,好像僕人等候主人從婚宴上回來。主人回來敲門的時候,他們立刻為他開門。主人回來,發現這些僕人警醒,他們就有福了!我告訴你們,主人要束上腰帶,讓他們坐下來吃飯,親自伺候他們。甚至主人延遲到半夜或黎明才回來,他若發現僕人警醒,他們就有福了!」

我們看到這兩個比喻都是用婚宴作背景;馬太福音書是少女參加新郎的婚禮作題材,路加福音書則以主人參加親友的婚宴為題目。共同的內容是主人甚麼時候回來?這些等待的少女、僕人都不知道,但是在馬太福音書強調的是:有些人打瞌睡,另有些人警醒在等待新郎,並且迎接到了新郎。路加福音書則加重了那些警醒等待主人回來的僕人,他們忠心等待的結果是被主人接入同桌享宴,且換成主人來伺候僕人。這讓我們聞出早期教會一股濃厚的期盼,他們在等待末日時候來到,救主耶穌再臨的出現。

在了解這個比喻之前,我們先來了解一下猶太人的結婚禮儀;結婚的時候,新郎要打扮得像一個國王,頭上要套著一個花環,衣服要撒上香料,使之可以發出濃郁的香味,絲帶色彩要非常美麗,鞋上飾有花邊。在新娘方面,單是化妝上就很費神,她的頭髮要結上珠寶,身上戴著近親長輩們所贈送的寶石。如果家境貧窮者,也會因為結婚的緣故向親友借裝飾用的寶石物品。我們可以從以西結書看到這樣的描述:

「我給你穿上繡花的衣服,最好的皮鞋,也給你麻紗做的束髮帶和絲綢的外套。我打扮你,給你珠寶—手鐲、項鍊、鼻環、耳環,也用華冠戴在你頭上。你戴金銀首飾,穿繡花的麻紗衣裳和絲綢外套。」(以西結書十六:10-13)

詩篇的詩人也用這樣的詩句在描寫君王結婚的打扮說:

「你的衣冠散發沒藥、沉香、肉桂的香味;在象牙宮裡有樂師為你彈奏悅耳的弦樂。」(詩篇四十五:8)

描述新娘的句子這樣說:

「她的衣裳用金線鏽成。她穿著錦繡華服,被引到君王面前,陪伴著她的儐相們也蒙引見。」(詩篇四十五:13-14)

看到這樣的盛裝,我想必定會為新娘帶來終生難忘的回憶。這是以西結用結婚的新娘打扮來形容以色列民與上帝之間的關係。

結婚那天,新郎會在朋友的陪伴下把新娘接走,也有時新娘的親屬會陪新娘到新郎的家去。在離開家之前,親人長輩會來為新娘祝福,這也是新娘認為最大的福氣,也是最貴重的禮物,尤其是來自父親的祝福更為重要。

在新郎牽著新娘的手走在路上時,娘家的親人帶頭在前走,一面走,一面向那些圍繞在旁觀看熱鬧的人撒穀子,以表示這是一個新的田地(家庭),必定會結果實,有鼓吹隊伍跟隨在後。

結婚的喜宴是很重要的;這婚宴不只是為了結婚的新郎和新娘,也是親朋好友難得的一次社交活動,因此,這樣的喜宴通常要辦一個禮拜(七天)的時間(創世記廿九:27),幾乎是所有的雙方親人都會排除一切困難出席參加。為了鼓勵親人參加這種具有重要社交活動意義的婚宴,拉比的教訓中甚至說人可以為此暫時停止研究摩西法律去參加親人的喜宴。就在喜宴的這個禮拜中,新郎和新娘會被款待的如同是國王和王后一般的重要。也只有在這個禮拜中,他們所最親近的朋友才能有機會進入他們的洞房裡去分享那種特殊的香味,和新婚的友誼。能被新婚的夫婦邀請進入洞房的人,都會覺得很光榮,因為那表示他們的友誼是很親近的。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所讀的經文內容:

第一至五節:「在那日,天國好比以下的故事:有十個少女手裡拿著油燈,出去迎接新郎。其中五個是愚笨的,五個是聰明的。愚笨的帶了燈,卻沒有預備足夠的油。聰明的帶了燈,另外又帶幾瓶油。新郎來遲了,少女們都打盹,睡著了。

「在那日」,這很清楚的是指著那末日而言的。

這也是舊約先知所時常用的語句(阿摩司書五:18-20),我們從先知文獻中發現「那日」就是審判的日子,是上帝拯救的日子,但也是上帝審判的時刻(耶利米三十:7-9)。因此,這個「在那日」應該就是用來提醒門徒們注意,他們必須「要警醒」,因為沒有人會知道「那日子、那時間會在甚麼時候來臨」,這樣比喻的前後文剛好成為一個完整的故事題材,開頭語和結語剛好相對應。

「十個」,在十個當中又分成兩組,其中有五個是愚笨的,另五個是聰明的。

猶太人一直有一個看法,一隻手伸出來有五隻手指頭,兩隻手伸出來有十隻手指頭,這都是在表示美好的意思,是完整的數目觀念。我們在創世記裡看到那些活得很長久的人,他們的年歲大都是用五、十,或七的數字可以解開。亞伯拉罕在為所多瑪城祈求上帝的憐憫的時候,也是用五、十的數目字在向上帝懇求。在路得記裡有記載說,波阿斯為了要處理那位與以利米勒有至親關係的親屬問題,波阿斯特別邀請城裡十個長老坐在城門口的地方作公親。因此,我們可以看出十這個數字是個很重要的數目記號。

第四節是這個比喻的中心點,因為這一節說到這十個少女「都打盹,睡著了」。不是聰明人就不會打盹、睡著,也不是只有愚笨的人才會打盹、睡著,而是他們都會。二者之間並沒有在人的軟弱、或是需要上有甚麼差別。唯一分別愚笨或是聰明的地方,是在於愚笨的五位少女是「帶了燈,卻沒有預備足夠的油」,聰明的少女則是「帶了燈,另外又帶幾瓶油」作準備。這些聰明的少女之所以作這樣的準備,是因為去娶親的隊伍很可能會在半途延遲歸來,所以她們準備著以防萬一。

第六至九節:「到了半夜,有人呼喊:『新郎到啦,你們都出來迎接他!』十個少女都醒過來,挑亮她們的燈。那時候,愚笨的對聰明的說:『請分一點油給我們吧,因為我們的燈快要熄滅了。』那些聰明的回答說:『不行,我們的油實在不夠分給你們,你們自己到鋪子裡去買吧。』

這裡很明顯的說出娶親的隊伍確實是延遲來臨了,才會在三更半夜回來,這種延遲是事先預想不到的。我們也不太清楚這十個少女是在哪個地方打盹、睡覺,但是她們是聽到了有人喊著「新郎到啦」的聲音而醒過來。從開始到現在這十個少女的情況都是一樣的;她們同時打盹、睡覺,顯然是等了很久的時間,她們是同時被人之叫聲喊醒的。但是分別卻在這個時候出現了;愚笨的五個少女這時候才發現她們的燈油準備不足,大概是快要熄滅了吧。但是聰明的人則是因為有多準備而不用操心。

使我們感到納悶的是:在半夜中怎能要求這些準備不夠的愚笨少女去買油呢?她們要到哪裡去找到尚且開著的鋪子呢?很難。也可能就是因為這樣,這些少女根本無法找到開張的鋪子在賣油,或是因為她們為了買油,到處去找鋪子,結果因而延遲了而趕不回來迎接新郎。而這些準備足夠油的少女,她們拒絕借油給這五位愚笨的少女,原因乃是她們是剛好自己用,不夠再借給別人。她們擔心的是若他們將油分給另外五位,自己也將和她們一樣點不亮自己的燈了,這樣很可能影響到她們被新郎或新娘邀請進入他們喜宴,和洞房中去分享新婚夫婦的喜悅和榮耀。

第十至十二節:愚笨的少女買油去的時候,新郎到了。那五個有準備的少女跟新郎一起進去,同赴婚宴,門就關上了。

「其他的少女隨後也到了;她們喊著:『先生,先生,請給我們開門!』新郎回答:『我根本不認識你們。』」

很可能就是因為在三更半夜的關係,所以有點燈的人才能被看成是有誠意準備來參加喜宴的人,也表示著她們是確實很用心要來祝福這對新婚夫婦的。這可能也是有準備足夠燈油的五位少女不借油給另外五位的原因,因為她們也擔心自己的油不夠用時,被誤以為也是不夠誠意的人而遭到拒絕於門外。另一方面,點燈也可以讓管理門房的僕人認出來賓到底是親人,或是要來搶劫的盜匪,因為這是在半夜的時刻,僕人必須很注意這樣的事情,因此,要有點燈的人才會被允許進入門內的院裡參加喜宴的歡樂,這也是五位聰明者不借油的另一個原因吧。

聖經沒有說明這五位愚笨的少女到底有沒有買到她們所需要的油?這一點顯然不是重點,因為重點是在關門的時間,這時間是以新郎娶親回來的時刻為準。現在新郎已經回來,門馬上就關上,宴席馬上開始,大家將房門關上,盡情地慶祝、歡樂、飲酒作樂。

第十二節是整個比喻所要強調的,因為這一節說明了新郎拒絕開門的原因—不認識她們。為甚麼不認識她們?就像我們在前面已經提過的,很可能為了安全起見,也可能就是因為被尊重與否的關係吧。這一節的這句「我根本不認識你們」,是一句猶太人的俗語,意思就是:「我不會為你作任何事情。」

第十三節:耶穌說:「所以,你們要警醒,因為你們並不知道那日子、那時間會在甚麼時候來臨。」

這一節經文是整個比喻的中心,也可以說繼續第廿四章以來一再重複的中心思想:沒有人知道那要來的時間。跟第廿四章卅六、四十二、四十四、五十等節一樣,在提醒門徒們注意,那時間隨時會來到,也可能會延遲,但是沒有人知道正確的時日,唯有上帝(或是主人、新郎)知道而已。

這段經文給我們帶來很好的信息:

一、如果我們真的想參加上帝國的婚宴,我們必須好好準備,因為要進入上帝國的基本條件是:必須自己準備好,不能向人借用條件。

我們看到這十個少女,她們在等待新郎和新娘來臨的時候,其中有五個因為準備的燈油不夠而被排拒於門外。雖然她們曾試著要向另外五位有準備的人借用,但是卻沒有成功。

如果我們清楚上帝國就是指著以上帝主權為中心的意思,那我們就應該清楚,這是跟人的心靈有密切關係的問題,是信仰的終極關懷,是人內心對上帝的信賴。這樣,我們應該清楚,這樣的信仰內涵是需要自己花時間、精神去培養的,絕對不可能靠借貸可得。因為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信仰體認,和不同的信仰經驗,我們不可能在末日審判的時候到了,才想要將別人身上的經驗拿來做為我們自己的,更不可能臨時要將別人的信仰告白拿來做為我們自己的,信仰是不能這樣的。而是我們必須自己作信仰告白,自己宣告說:我相信上帝是我唯一的上帝,我相信耶穌基督就是我的救主,我相信聖靈是我生命的力量。如果我們不能作這樣的信仰告白,等到有一天,也就是審判的時間到,才來拜託別人替我們作信仰告白,那是行不通的。因為每一個人必須為自己的信仰告白負責。

一個人能夠自己作信仰告白,必定是平時就已經有了準備,有了很好的訓練,才能在必要的時候說出自己的信仰見證。一個平實不用心在準備的人,到時還是一樣,會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這樣是不能通過上帝國的測驗的。

二、對信仰有益的事多準備起來總是好的,是不會嫌太多的。

這五位聰明的少女,跟另外五位愚笨的少女,她們之間唯一的差別只在於這五位聰明的少女多了一份心,她們想到的是可能新郎和新娘會延遲來到,若不多準備起來以防萬一,若果真的延誤了,那就糟糕,不能被邀請進入那歡樂的喜宴之門。因此,她們多準備了燈油,結果真的派用上場了。當時她們準備多出來的燈油時,很可能被另外五位少女譏笑也說不定,認為她們是多此一舉。譏笑者她可能分析出:看!今天天氣那樣好,應該不會延誤行程;今天去迎親的人手都很強壯,帶嫁妝、禮物應該不會有困難;雙方家庭距離不遠,應該不會花費太多時間才對,等等這樣的猜測之心很可能就是這五位沒有多準備燈油少女的心思吧。但是,她們怎麼想也沒有想到果真的是延誤了,而且還延誤到超過了她們所準備亮燈的時間,使她們原先所譏笑的對象,如今便成為她們欣慕的對象,並且成為她們千拜託、萬拜託要借分一點油的對象,這是她們怎麼想也想不到的事啊!真的太出乎她們的意料之外了。

其實,這豈不是也常常發生在我們每一個人的經驗中?我們豈不是也常常會說:啊,看那個人,所有的聚會都在參加;看,那個人怎麼那樣認真地在研究聖經上帝的話?又不是要當牧師,幹嘛那樣認真。我當牧師有時也會有這種想想法:人家別人當牧師這樣輕鬆,我幹嘛要這樣忙?人家可以過,我也可以啊。類似這樣內心的問題會時常出現在我們的心中反問著,但是,我們現在所讀的經文告訴我們說,這五位聰明的少女,她們就是在別人譏笑、認為不需要的情況下,做出準備,她們想到路上可能會有情況發生,她們想到萬一延誤了,她們的燈油若是耗盡,她們將會被排除在門外,那就會功虧一簣了!因此,她們不管別人怎麼說,也不去猜測路途距離的遠近,也不去考慮任何可能的狀況,她們唯一想到的就是:準備起來帶著就是不錯。

對,就是這樣,準備起來就不會錯,信仰就是這樣子累積起來的。我們的信心必須是這樣勝過一切對我們產生的誘惑,贏過對我們心靈造成困擾的因素,我們必須累積更多的信仰本錢,才能在那日子來臨的時候,使得上力,使我們成為上帝所喜悅的子女。

別忘了,信仰的事準備多了,總是好的。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