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講:心硬帶來災難(二)

經文:出埃及記九:1—35

我們已經看過四個災難,現在這一章是提到三個災難;包括瘟疫、起皰的瘡、冰雹等。前一講中我說過,傳統上只有七個災難,但因為不同的資料結合在一起而成十個災難。
當然,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知道埃及帝國也因為這十個災難使得國勢大虛、衰弱甚多,以色列人民才得以有機會走出埃及到曠野去敬拜耶和華上帝。這並不是說這些災難與上帝的作為沒有關係,不,聖經的作者就是要這樣告訴我們:會有這些大災難的發生,絕對不是無緣無故的,一定是出自全能上帝的奇妙作為才造成的。否則以色列人民根本無法脫離埃及人奴隸他們的手。就是因為有上帝的大做為,才使一個驕傲、不聽上帝的話的王、國家、人民因此受到大的懲罰。

在我們現在所讀這一章裡的三個大災難中,「瘟疫」,這個災難是傳統中被看成是很重要的一種懲罰,因此在詩篇的作者看來,是因為瘟疫之後,法老的心仍然剛硬,因此緊接帶來的懲罰就是殺死長子和所有頭生的牲畜(詩篇七十八:49—51)。這個災難也出現在「耶和華文獻」裡,但跟詩篇作者在編排的順位上不一樣,作者是將之編排在「冰雹」的後面。而「冰雹」這個災難是屬於「以羅伊文獻」和「耶和華文獻」共同記錄的資料;「起皰的瘡」則是「祭司文獻」特有的資料。這樣我們就可以看到這一章雖然大多數是屬於「耶和華文獻」,但卻也是三種文獻混合編撰寫成的。其中「以羅伊文獻」只出現在第廿二節,以及第廿三、四節的前頭句而已。「祭司文獻」則出現在第八至十二節,描述「起皰的瘡」之災難,以及第卅一至卅二節,和第卅五節。其他都是屬於「耶和華文獻」的資料。

我之所以這樣詳細敘述這些經文資料的來源,為的是要讓大家知道:不同的資料所要強調的信息是不一樣的。因為這些資料所代表的時代很不同,作者也就透過這些文獻在表明他們那時代的信仰告白。但有一點是相同的,那就是:上帝絕不會跟人類驕傲的心妥協,祂不會改變既定的旨意,祂是按照祂既定的計畫展開對苦難人民拯救的計畫。上帝不會因為埃及法老王的堅銳部隊而改變拯救的活動,也不會因為法老王一而再地改變心意,心越來越剛硬,遲疑了祂拯救祂的子民的時間,不會,這些都不能成為改變上帝心意的因素。聖經告訴我們惟一能改變上帝要懲罰人的途徑,就是人悔改的心。這也就是大衛王在犯罪後所寫的詩中所說的:「憂傷痛悔的心,你(上帝)不拒絕。」(詩篇五十一:17)雖然大衛王曾禁食祈禱,祈求上帝保留因他淫亂罪所生下的孩子,但上帝毫不留情,不因大衛王「禁食祈禱」就改變。沒有,上帝照樣進行對大衛王懲罰和「消毒淫亂」的工作(撒母耳記下十二:15—18)。這一點是我們在讀出埃及記應該要學習到的功課。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所讀的這一章經文內容:

第一至七節:上主對摩西說:「你去見埃及王,告訴他,上主—希伯來人的上帝這樣說:『放我的子民走,好讓他們去敬拜我。如果你再拒絕放他們走,我要降一個可怕的災難來懲罰你:你所有的牲畜,就是你的馬、驢、駱駝、牛、綿羊,和山羊都要遭受嚴重的瘟疫。我要使以色列人的牲畜和埃及人的牲畜有所區別,以色列人的牲畜一隻也不死。我—上主已經決定在明天實現這神蹟。』」

第二天,上主照著他所說的做了。所有埃及人的牲畜都染上瘟疫死了,但是以色列人的牲畜一隻也沒死。國王打聽,知道以色列人的牲畜一隻也沒死。但是他的心仍然剛硬,不放人民走。

這是第五個災難—瘟疫。

我們在此看到聖經作者一再在強調的:出埃及最重要的目的,就是重新改造以色列人民的心靈,好讓他們重回到上帝的懷抱。因此,上帝要摩西對法老王說放以色列人民離開,「好讓他們去敬拜我(上帝)。」這是要重建以色列人與上帝之間的立約關係。

「上主—希伯來人的上帝」。在講創世記的時候,我曾說過當埃及人在用「希伯來人」這個字眼的時候,本身就帶有輕視的語氣(參考拙作「創世記的信息」乙書,下冊,頁五六七)。從創世記第卅九章十四、十七節,第四十一章十二節,第四十三章卅二節,第四十六章卅四節等經文可以看出這種歧視的背景。但聖經的作者就是在這種背景下說明出耶和華上帝的慈愛:人所瞧不起的,上帝卻是鍾愛他,要拯救他,要愛他到永遠。這就是我們的上帝。

第三節在和合本的譯文是這樣的:「耶和華的手加在你田間的牲畜上,就是在馬、驢、駱駝、牛群、羊群上,必有重重的的瘟疫。」作者所用的是「田間的牲畜」,這很清楚地將危害到了這個當時以農業為生活主體的埃及大帝國,它將會面臨生存的危機。

我們要注意的是在這裡上帝說要將以色列民與埃及人的處境分開出來,受災難的只有埃及人,以色列人是安然無恙,這跟上次的蒼蠅之災一樣,再次強化上帝乃是大地的上帝,因為大地及地上一切萬物都是祂所創造的。

這一點也是整個出埃及運動中很重要的一點。表明上帝已經將以色列人民分別出來,這種分別是帶有「分別為聖」的用意,在蒼蠅的災難中,他們沒有受到感染,而在這次的瘟疫中,他們的牲畜也沒有受到傷害。換句話說:上帝的選民受到上帝特別保護,而且恩典遍及於所有家畜在內。這也說明了一個特有的意義:人若犯罪,觸怒了上帝,不只是人受災難,連人生存的大地、家禽牲畜也會受到懲罰傷害。就像人犯罪時,上帝對那男人所說的:「你既然聽從妻子的話,吃了我禁止你吃的果子,土地要因你違背命令而受詛咒。」(創世記三:17)該隱殺死弟弟亞伯後,上帝也是這樣懲罰(創世記四:10—11)。相對的,人如果依上帝的話行事,不只是人受到祝福,連人生活在這大地上的一切都將受到祝福。這也是亞伯拉罕受揀選時上帝所應允他的話。

「耶和華文獻」的作者強烈表示出上帝的特性是:上帝說出的話一定馬上實現,而且絕不遲疑。因此,當祂說要在「明天」懲罰埃及的時候,接著就是在「第二天,上主就照著他所說的做了」。所謂「照著他所說的」,其意就是在表明這是有計畫的懲罰,不是隨便行事。

「瘟疫」,這是一種傳染病,就像今天的所謂「流行病」一樣;例如「雞瘟」、「口蹄疫」、「登革熱」、「禽流感」等。但是現在這個瘟疫除了以色列人民的家庭除外,更普及到每個埃及人的家庭,可以了解到其嚴重性之大。

但是,法老王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同胞埃及人受苦而心軟回來祈求上帝的赦免。他一打聽到以色列人民安然無恙,心裡反而更加剛硬起來,這一點是聖經作者所要描述的重點,說明法老王心剛硬的理由,乃是要和上帝對抗。他沒有把人民的苦難或哀號的聲音放在他的心上(出埃及記七:23)。

第八至十二節:後來,上主對摩西和亞倫說:「你們從爐子裡拿一把灰,由摩西當著國王把這灰撒在空中。這些灰要像灰塵一樣散佈在埃及全境,灰塵一碰到人或牲畜,人和牲畜就都起皰,長瘡。」於是他們去拿了灰,到國王面前。摩西把灰撒在空中;這灰使人和牲畜都起皰,長瘡。巫師們無法到摩西面前來,因為他們像其他埃及人一樣渾身長瘡。但是正像上主說過的,他使埃及王的心剛硬,不聽摩西和亞倫的話。

這是第六個災難—起皰長瘡。

我在前面已經說過,這一個「起皰長瘡」的災難,是來自「祭司文獻」特有的資料。我們同時發現「祭司文獻」在強調的一個特點就是:上帝的使者絕對不會失敗。埃及的巫師們想對抗上帝,只會帶來更大的災難而已,甚至在這次的大災難中,連他們也受到與一般埃及人同樣的災難。這說明了那些巫師們跟一般人一樣,只是人,不是神通廣大的「大法師」,或是甚麼神明的化身。

「祭司文獻」的作者也再次提醒我們:上帝要懲罰埃及王和人民,不再預先告知,因為上帝已經生氣了。祂告訴摩西直接就去做祂所命令的事,而且摩西和亞倫是照著上帝的話去執行。這個災難是直接在法老王面前施行的,因此,使得法老王根本無法再裝蒜,因為是當著他的面前所行,是他親眼看見,照理說他的臣僕也跟他一樣親眼目睹這種奇怪的災難。作者這樣記載的用意很明顯地要說明一件事:上帝是多麼地用心要設法使法老王的心變軟,回心轉意,讓以色列民離開埃及。但是,法老王卻是越來心越剛硬,這正好說明了一點:人一再想和上帝對抗的心態,自古迄今人心都一樣未變啊!

「爐灰」,這可能是來自家庭爐子裡的,也有可能是來自煉銅鐵用的爐子裡之灰。再者,前面一個瘟疫災難只有使家禽牲畜受災難,但是這個爐灰變成灰塵卻是使得人和所有的家禽牲畜都受到災難,且災難的層面擴大。最有意思的是連法老王所依靠的巫師們也受難其中,使得埃及法老王過去請巫師來對抗的做法成空,更重要的是,這也是一種羞辱法老王的方式。

第十三至廿一節:後來,上主告訴摩西:「你明天一早去見國王,告訴他,上主—希伯來人的上帝這樣說:『放我的子民走,好讓他們去敬拜我。這一次你若再不聽話,我不但要懲罰你的臣僕和人民,連你也要一起懲罰。這樣你就知道在世上沒有像我一樣的。要是我用了瘟疫懲罰你和你的人民,你們早就都毀滅了。但是為了向你顯出我的力量,我還讓你活著,好使我的名聲傳遍天下。可是你仍然自大,不放我的子民走。明天這時候,我要降冰雹;在埃及歷史上從沒下過那麼大的冰雹。現在你可以替你的牲畜和田野裡的一切找掩蔽的地方。冰雹要打在人和一切在田野裡的牲畜身上;他們都要死掉。』」國王的一些臣僕因著上主的話驚慌,把他們的奴隸和牲畜都趕進屋裡。另有一些人卻不聽上主的警告,仍舊讓他們的奴隸和牲畜留在田野裡。

這是第七個災難—冰雹。

我們看到「耶和華文獻」的幾個特色;

其一,災難都事先預告—明天(七:15、八:20、九:6、18)。

聖經的作者用這樣的方式在表明上帝是個仁慈的上帝,總是讓人有機會悔改、回心轉意歸向祂。

其二,再次強調要讓以色列人民出埃及的目的,是為了要敬拜上帝(四:23、七:16、八:1、20、29、九:1、13)。

即上帝是為了以色列人民的信仰而出手救助他們。其三:耶和華上帝是位獨一無二的上帝,世上沒有一位像祂一樣是全能的上帝(八:10、九:14)。

從第三個災難開始,聖經的作者就告訴我們,那些全埃及最有智慧的巫師已經無法再對抗上帝的大能力了,這並不是說在前兩個災難(其一是使水變血,其二是使青蛙遍滿全地)巫師們有能力可以對抗上帝,而是前面兩個災難顯明出那些巫師們的愚蠢而已,因為人民已經因為這些災難在受苦了,他們不但不能解除災難,卻是加重了人民的災難。法老王看為最有智慧的博士—巫師,在上帝眼中是多麼的笨啊!因此,從第三個災難開始,上帝是用獨特的能力顯明出祂的創造性、獨特性,和獨一無二的能力,顯現出從來沒有一個神明像祂一樣有這種能力。這些能力是那些愚蠢的巫師們所不及的。他們不但承認有能力「使埃及遍地的灰塵都變成了蝨子」的是上帝(八:19),甚至在「起皰長瘡」的災難上,這些巫師們也受到遭殃(九:11)。從現在開始,巫師不見了,而且他們自己也跟埃及人民一樣渾身長瘡,不但如此,連一些法老王的臣僕也開始聽上主的話了!他們會驚慌,因為過去的災難確實使他們見識到「大地的上帝」、「創始成終的上帝」實在是惹不得,尤其是上帝要摩西和亞倫當著法老王的面前撒灰,使得他們(連巫師們在內)都身上長瘡起皰,這是他們親眼見到的,不得不相信啊!

冰雹的災難不只是要降臨在一般人民身上,甚至是連國王也要受到懲罰。這句話清楚說明國王會受到損失,是因為他有很多牲畜,而且是以他的數量最多,損失最大。「在埃及歷史上從沒有下過那麼大的冰雹」,這話在說明上帝偉大的能力,和創造的獨特性,不是任何神明能力可以比擬的。

第十七節的「可是你仍然自大」中的「自大」,原意指的是使自己成為敵對者。這是說埃及法老王不但沒有因為這些災難變得謙卑下來,反而是越來越心硬,依然反對以色列人民出埃及。

第十九節讓我們看到上帝的慈愛。上帝在懲罰埃及王及他的人民之前,還告訴他們如何來躲過這個埃及有史以來最大的、沒有看過的災難。上帝這樣做的主要目的並不是在懲罰,而是在呼籲法老王和他的人民聽上帝的話,讓以色列人民離開埃及。否則祂不必如此苦口婆心地,一次又再一次地用各種方式來對付埃及法老王。

第廿二至廿六節:上主對摩西說:「你要向天舉手,埃及全境會有冰雹降下,降在人民、牲畜,和所有的植物上面。」於是摩西向天舉起杖來,上主就降雷電冰雹在地上。於是大塊冰雹跟著響雷閃電俱來;這是埃及有史以來最大的冰雹災難。冰雹把埃及境內田野裡的一切都摧毀了,包括所有的人、牲畜、田裡的農作物,和所有的樹木。惟有以色列人居住的歌珊地區沒有冰雹。

第廿二和廿三節的前半句是出自「以羅伊文獻」的資料;它的特色就是由摩西來舉杖,這跟「耶和華文獻」是上帝親自在執行這樣的工作,及「祭司文獻」的由亞倫來做不一樣。

雖是同樣出自「耶和華文獻」的資料,但在這裡卻出現加重災難的效果,那就不只是下冰雹而已,且是在下冰雹的同時,還夾雜著「閃電」。我們知道「閃電」打擊到的地方會引起火燒的現象,「雷電」的聲音更叫人聽了膽顫心驚。這在科學尚未如今的早期社會,有雷電引起的大火,再加上冰雹,那情形看了就更令人害怕、驚嚇到極點。因此作者用「這是埃及有史以來最大的冰雹災難」來形容其嚴重性。

第廿五節我們看到的不只是人,連農作物、牲畜都受到災難。但是「以色列人居住的歌珊地區卻沒有冰雹」,這句話在此顯明出上帝是個「大地的上帝」,和「全能的上帝」的特性;上帝可以決定在埃及境內哪一塊地方、哪一個區域下冰雹、發雷電。上帝很清楚地分開祂的百姓以色列人民,使他們在這些災難中受到保護,這是全能的上帝特有的能力,絕不是一般神明所能的。

這樣我們看到從第三個災難起,巫師宣佈他們的能力無法和上帝相對抗(八:18—19),而從第四個災難開始,上帝分別出以色列人民與埃及人的不同,祂保護以色列人民,使他們不受這些災難的苦。這與最早的時候摩西和亞倫去到埃及法老王面前,要求帶走以色列人民的時候,沒有成功,反而加重了以色列人民的苦難,是完全相反、不同的景況了。

第廿七至三十節:埃及王召摩西和亞倫去見他,說:「這次我犯罪了。我和我的人民都錯了;上主是對的。請你向上主禱告!我們受不了這雷轟和冰雹的災難!我答應放你們走;你們不必再留在這裡。」

摩西對他說:「我一離開這城就會舉手向上主祈求,雷電就會停止,冰雹也不再降下。這樣你就知道大地屬於上主。但是我知道你和你的臣僕仍然不敬畏主上帝。」

「這次我犯罪了」,這話出自埃及法老王的口,這是多麼難得啊!其實這也是上帝對人所期盼的—悔改認錯。在這段經文裡也是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就是直到第「七」個災難的時候,法老王才承認他是錯的,上帝是對的。這也是出埃及記的作者所要說明的特點:法老王看到埃及大地和人民受到如此的一波波災難,且災難是一次比一次加重,他才承認他實在是「受不了」了。「七」次的災難是和法老王「受不了」成正比。

現在法老王不再像上次那樣提出條件才要讓以色列民出埃及(八:25、28),這次他不再提條件,他只祈求讓災難趕快過去。可是摩西卻不再信任他,不再相信法老王的話。因為摩西已經從法老王身上經驗到「七」次的變卦。

第卅一至卅五節:麻和大麥都被冰雹摧毀了;因為那時大麥已經成熟,麻也開了花;但是小麥沒有損傷,因為小麥還沒有熟。

摩西離開埃及王,出了城,舉手向上主禱告。雷雨冰雹立刻都停止了。國王看到了這一切,他又犯罪;他和他臣僕的心又剛硬起來。正像上主早就對摩西說過的,埃及王的心仍然剛硬,不放以色列人民走。

在埃及通常是在一、二月間收割大麥,因此發生這樣的災難,時間大約就是在二月的時候。大麥是給牲畜動物的糧食,如果大麥收成欠佳,將會影響到牲畜的需要。看,上帝是這樣的慈悲,祂雖然懲罰了法老王和埃及人民,但是祂保留了「小麥」,因為小麥是人吃的食物,通常是在三、四月中才收割。換句話說,祂讓埃及人民仍然有食物可以吃。祂還在期盼埃及法老王和他的臣僕會悔改過來聽祂的話。

第廿七和卅四節都提起犯罪的是法老王和他的臣僕,心剛硬的也是法老王和他的臣僕。不是只有法老王一個人而已,而是包括他的臣僕,這也是作者要讓我們知道的事,不讓以色列人民出埃及去的,不僅僅是法老王,或是說:法老王會一再堅持,乃是因為圍繞在法老王身邊的那些參謀者,他們一再地鼓動、獻策使然。事實上也是這樣,任何一個統治者之所以會繼續做奸犯科,乃是因為他身邊有一群在替他獻計的重臣。也可以這樣說,一個統治者會苛待人民,乃是有「共犯」在內。埃及法老王就是因為他的臣僕鼓勵他這樣做,或是支持他這樣做,或是幫助他這樣做。但是,這些「共犯」都將會受到上帝的懲罰。

這一章讓我們看到美好的信息:

一、真正敬畏上帝的人民,一定會受到上帝的保護。只有違背上帝旨意的人民才會受到上帝憤怒的懲罰。

我們看到出埃及記的作者在描述上帝所施行的這些奇妙神能作為時,從第四個災難開始就一再強調說:以色列人民所居住的地區不會受到這樣的災難。聖經的作者就是要透過這樣的句子來告訴我們:上帝對那些祈求祂憐憫的人絕對不會袖手旁觀,不會忘記他們苦難的聲音。我們知道以色列人民最大的本錢就是他們與上帝之間有立過「生命之約」,而且這約是「永遠的約」。因此,上帝是因為這約來保護他們,伸手來救援他們。

信靠耶穌基督、承認他就是生命的救主者,最大的恩典乃是這樣的人將因為耶穌基督的救贖而與上帝之間有「生命之約」、「永遠的約」,這是上帝給我們應許。因此,如果我們承認耶穌基督就是我們生命的主,我們就要有這樣地堅信:上帝一定會保護、看顧我們的生命不受到災害。我這樣說並不是說我們生活在這世界上的日子都不會受到任何災難、苦情,不,不是這樣,而是說上帝絕對不會忘記,我們與祂之間因著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愛而有的生命之約,祂一定會用祂的方法來看顧我們、保護我們,只要我們時時刻刻心存敬畏的心,真的以基督耶穌為我們生命的救主,就像以色列人民,因為他們祖先與上帝之間立有「生命之約」一樣。

二、別讓我們成為獨裁統治者的幫兇,要讓我們成為苦難人民的救助者,這樣才符合聖經的教訓。

一個惡劣的統治者會繼續存在,常常是因為有「共犯」和他在一起,成為他的幫兇所致。我們看到埃及法老王之所以一再地心硬,不聽上帝的話讓以色列民離開埃及,乃是因為法老王身旁有一些臣僕在為他撐腰所致。這也是我們在歷史上所常看到的例子;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納粹德國,統治者希特勒身旁就是有一群為他獻策略、計謀的人,這些人就是他成為大屠殺的共犯者。我們看到一九九五年八月六日的報紙,大幅報導前韓國總統全斗煥和盧泰愚被韓國檢方起訴,並刑求判處死刑和無期徒刑,結果韓國的法院也是這樣宣判,原因就是他們兩人聯手發起一九七九年發生在韓國的光州事件,大屠殺光州大學學生。從九三年開始到九五年的兩年中,就陸續有不少當時參與該屠殺事件的將領、官員被捕入獄了,而且這事件至今尚未平息人民的憤怒。

同樣的,在我們台灣的歷史裡也是這樣;我們看到蔣介石父子統治台灣的時代,殺害那麼多人,難道是只有他們父子二人的想法?不,不是,而是有一群人在為他們獻謀略、設計謀害人民,這樣的史料已經越來越多。我們看到二二八事件、五十年代的白色恐怖事件、孫立人將軍事件、雷震事件、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日的高雄美麗島事件等等都是。我們要清楚一件事:不是蔣介石父子兩人就有這種能力來迫害我們台灣人民,而是在我們社會大眾裡有一群人做他們的幫兇,才導致他們父子膽敢這樣做,就像在埃及法老王的身邊那些臣僕一樣。

但我們相信,有一天「共犯」這樣的人、官員都會遭到上帝的懲罰,因為上帝不會允許這樣的人繼續地凌辱人民。

作為一個基督徒,應該要好好思考這個問題:

我們是否成為惡劣統治者的幫兇在陷害人民?

我們必須很小心這樣的事,基督徒必須要時刻反省這樣的事。雖然跟統治者站在一起可以得到許多利益,得到許多甜頭,但是別忘了:當你在享受這些甜頭的時候,已經有許多人民在哭泣了;有的人的生命已經被摧毀了;有的人的家庭已經破碎了!看吧,近幾年來的颱風災難所造成的生命、財產損失,原因就是有許多官員幫助做違法事情;而我們現在看到立法院,或是地方民意機構裡有許多黑道人物,他們公然地包賭場、販賣人口、圍標工程等事件,他們為甚麼會存在?因為我們的社會有人在選舉時投票給他們,甚至是為他們拉票,更嚴重的是替他們買票,這就是做幫兇啊!真正的基督徒是不會這樣子的。

如果我們有信仰良知,我們就應該好好反省這樣的事:我們的社會有哪一些人在哭泣?他們為甚麼會哭泣?聽,那些被賣到妓女戶的雛妓聲音;聽,那些將聲音哭在心底的災難受害者:包括遠洋漁船的工作者、低層勞工、原住民、農民等等。我們應該為他們多說一些話,告訴政府官員:讓這些人脫離那痛苦的「土地,去敬拜上帝」,因為敬拜上帝就是心靈的解放,就是生命的重生,這是我們作為基督徒的使命和責任。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