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講:從異象中認識上帝(六)

經文:撒迦利亞書六:1|15
先知撒迦利亞所看見的異象共計有八個,前面已經介紹過七個,現在所讀經文就是第八個,也就是最後一個。
異象,可說是聖經中啟示文學作品的主軸。如果我們仔細讀它們,就會發現這些異象都有其背後的含意,且都是跟當代社會景況有密切關係。例如但以理書出現的異象,就跟主前第二世紀安提阿哥四世殘酷統治的時代有關,而新約的啟示錄,其異象很清楚說出主後第一世紀末葉在羅馬帝國治理下,基督徒遇難的情形。而我們現在所讀的撒迦利亞書,也是屬於啟示文學,作者的主要背景就是在主前第六世紀末葉,也就是猶太人紛紛從巴比倫帝國返鄉之後,作者描述在大祭司約書亞、猶大省長所羅巴伯,以及有先知哈該,還有經學教師以斯拉、尼希米等人帶領之下,猶太人重建耶路撒冷城和聖殿的情形。作者要讓我們知道,以色列人在進行重建工程的時候,所遇到的阻礙,以及工程設計的進度嚴重落後,不但如此,返鄉民眾和沒有被抓去當奴隸者,還發生了嚴重衝突,導致重建耶路撒冷城和聖殿的工程諸多不順,參與重建工作的民眾之心靈受到嚴重挫折,先知撒迦利亞寫出他如何透過上帝賜給他的異象,對以色列人民喊話,好堅定他們的信心。
基於這個原因,當我們在看聖經中啟示文學作品的異象時,就需要回到作者時代的背景,先了解當代社會的景況,才有辦法明白這些異象背後所要象徵、表白的意義。若是單從文字的描述,就進入解釋聖經經文,恐怕會與作者所要表達的信息有所差距。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所讀經文的內容:

第一至八節:
我又看見另一個異象。這次,我看見四輛馬車從兩座銅山之間出來。2第一輛馬車由紅馬拖著,第二輛是黑馬,3第三輛是白馬,第四輛是斑紋馬。4於是我問天使:「先生,這些馬車是甚麼意思?」
5他說:「這是四風,剛剛從普天下之主面前來的。」
6黑馬拖的馬車往北到巴比倫,白馬往西,斑紋馬往南邊的國家。7那些壯馬出來,就急著要去巡查世界。天使一說:「去巡查世界!」牠們就去了。8於是天使大聲對我說:「那些往北到巴比倫的馬匹已經平息了上主的怒氣。」

看起來,這第八個異象和第一個異象很類似,都提到有顏色的馬到世界各地去巡查的事。不過,還是有差異:在第一個異象中,確實有出現紅、白、斑紋等不同顏色的馬,但卻沒有像這第八個異象中的馬,有拖著車子在後面。在第一個異象中,這些馬是回來向主人報告牠們到世界上來巡查的結果。而現在的異象剛好相反,這裏是說這些馬才剛奉差遣要到巴比倫等地去巡查。再者,在第一個異象中,這些馬匹是停留在「谷中的番石榴樹林裏」。而現在的四輛馬車則是從「兩座銅山之間出來」。在第一個異象中,有特別記明先知撒迦利亞看見異象的時間是在晚上,在這裏則沒有說明出現異象的時刻。
第一節,這裏的「兩座銅山」到底是指甚麼地方?
銅,這是聖經時代經常被用來當作鏡子的家庭生活用品。當陽光照射在其上時,會反射出陽光。若是將銅片擦拭得非常亮麗、潔淨,則會反射出相當燦爛的陽光。因此,這裏的「兩座銅山」也被用來形容是太陽升起的時刻。因此,有學者就認為這個異象出現的時刻,就是在白天的時間。
再者,銅山也還有另一個意義,那是在表示著守護城池、國家防衛的情況相當堅固。也就是所謂「銅牆鐵壁」的意思。有些學者就認為「銅山」是象徵著「天門」,是天上君王的居所。在上帝居住的地方,不是用人的力量可以侵入、摧毀,因為有上帝守護著,堅固無比。
第二至三節,這兩節描述這些馬車是分別由紅馬、黑馬、白馬、斑紋馬等四種不同的馬拖著。在第一個異象中有提到天使騎著紅馬,但在這裏都沒有提到任何人駕馭著這些拖著車子的馬匹。
第四節,就像前面所有的異象一樣,都是天使在回答先知撒迦利亞的問題,這也是撒迦利亞書異象的特色,一直是先知撒迦利亞看見異象之後,有天使為先知解答異象的意義。在第一個異象中,先知撒迦利亞問的是「那些馬是什麼意思」,現在則是問「這些馬車是什麼意思」。
第五節,這是天使的回答。他告訴先知撒迦利亞,這四輛馬車代表著「四風」。這是指什麼?詩篇第一○四篇三至四節有這樣的詩歌寫著上帝威儀的情景:
「你在高天的水上建造住所。
你用雲彩作為戰車,
藉著風的翅膀奔馳。
你以風作使者,
以閃電作僕人。」

依照詩人的描述,風,就如同上帝的使者,隨著上帝的旨意行事。
這裏說代表著「四風」的馬車剛從「普天下之主面前來」,清楚說明了這些馬車不是空車,而是載著上帝的僕人,要不,就是上帝駕馭著這些馬車親自來臨。因為上帝出門會用風當作交通工具。
另一方面,就像前一講已經說過的,風,在希伯來文和「靈」這個字一樣。因此,也可以說上帝的靈已經來臨。上帝的靈像一陣旋風般降臨。上帝的靈來到,就是像創世記第一章所描述的一樣,重整混亂的秩序,要重新開始一個嶄新的世界、時代。
第六至七節,在第二至三節提到的馬車有四輛,馬的顏色包括有紅色、黑色、白色,和有斑紋的。但在這裏卻只有提到黑馬、白馬,和有斑紋的馬所拖的車子,少了紅色的馬和車子。同時,去的地方也是一樣,指出三個方向,一是巴比倫、二是往西方、三是往南邊的方向。很有可能帶隊的,就像第一個異象中所出現的,那位掌管、執行上帝旨意的天使是騎著紅馬。現在紅馬車可能就是由這位天使駕馭著。他下達命令要其牠三輛馬車去執行命令。
再者,這裏說黑色的馬車往北方巴比倫去。這就很值得注意,因為在先知撒迦利亞的時代,巴比倫帝國已經淪亡了。因此,現在應該是沒有巴比倫帝國了。另外是白色和有斑紋的馬和車子,牠們分別被差派到西方和南方。值得注意的是,在這裏遺漏了東方。因為在第一節開始就提到有四輛馬車。是甚麼原因?我們無法明白。
第七節,此節說這些馬匹一接到天使的命令,就趕緊跑去執行命令。牠們的工作就是「巡查」世界。
第八節,命令一下,隨即很快就有了回報。前往北方巴比倫的馬匹已經平息了「上主的怒氣」。
我們知道先知撒迦利亞就是在猶太人返鄉之後出來傳遞上帝信息的。猶太人之所以能夠返鄉,就是因為巴比倫帝國已被波斯帝國消滅。波斯帝國皇帝塞魯士允許被擄去當奴隸的以色列人都可以返回故鄉。這個決定確實安慰了上帝的心。因為上帝曾透過先知耶利米說,在亡國「七十年後」,上帝要「因巴比倫和它的王所犯的罪懲罰他們」,上帝決定要消滅這個巴比倫帝國,並且要使之「永遠荒廢」(參考耶利米書廿五:11|13)。因此,我們可以這樣了解:這匹黑色的馬車帶著上帝的指令特地跑去巡查巴比倫帝國,看是否已經消滅了?果然,這位駕著黑色馬車的天使回來的報告,讓上帝感到安慰。因為祂的命令一出來,事就成了。

第九至十五節:
9上主給我以下的信息。10他說:「你要把流亡者黑玳、多比雅,和耶大雅所獻的禮物立刻帶到西番雅的兒子約西亞家裏。這些人是從流亡的巴比倫回來的。11你要用他們所獻的金銀做一頂冠冕,戴在約撒答的兒子大祭司約書亞頭上,12你要告訴他,上主||萬軍的統帥這樣說:『那稱為「枝子」的,要從他所在的地方伸展出去,並重建上主的聖殿。13他就是要建造聖殿、接受王者的榮耀、統治他子民的那人。有一個祭司要站在他的寶座邊;他們兩者要在和平融洽中共存。』14這頂冠冕要留在上主的聖殿作為紀念品,紀念黑玳、多比雅、耶大雅,和約西亞。
15住在遠方的人要來協助重建上主的聖殿。當聖殿重建以後,你們就知道是上主||萬軍的統帥差遣我到你們這裏來的。如果你們竭力遵守上主||你們上帝的命令,這事一定實現。

這段經文再次談到關於耶路撒冷聖殿將會如期完成重建,而且敬拜的禮儀也將順利進行。因此,給予祭司應該有的冠冕,象徵著敬拜耶和華上帝的榮耀。
第九節,聖經讓我們明白先知們傳講的信息,應該是出自上帝的啟示。因此,會用「上主給我以下的信息」這樣的句型,這是很清楚在說明以下接著而來的信息,都是來自上帝的啟示,而不是先知撒迦利亞個人的想法。
第十節,這裏提到一些人名,包括有黑玳、多比雅、耶大雅,以及西番雅的兒子約西亞等人。前面所提起的三個人到底是誰?甚麼身份?我們已經無法查出。整本聖經也只有在這裏出現。這些人就是從巴比倫返鄉回來的民眾其中三人,可能也是代表團的重要人士,因此他們的名字才會被記錄下來。
第十一節,不錯,這裏說這些人帶回來許多金銀等貴重物品奉獻給聖殿。在波斯皇帝塞魯士決定讓以色列人返回故鄉重建家園時,他曾下過這樣的詔令說:
「如果在流亡的子民中,有需要幫助才能回去的,鄰居要幫助他們,給他們金銀、物品、牲畜,也要為耶路撒冷的上帝聖殿獻上自願祭。」(以斯拉記一:4)

皇帝塞魯士這個詔令很有影響力,因為所有波斯人都盡可能拿出他們的財物幫助這些要返鄉重建家園的以色列人,同時也有人為聖殿的需要奉獻(參考以斯拉記一:6)。另一方面,波斯皇帝也從國庫中,將巴比倫帝國皇帝尼布甲尼撒從耶路撒冷掠奪來的重要器具等珍貴物品,一一歸還猶太人,讓他們帶回耶路撒冷。以斯拉記作者記錄歸還的清單數目如下:

「獻祭用的金碗有三十個。
獻祭用的銀碗有一千個。
其他種類的碗二十九個。
小金碗有三十個。
小銀碗有四百一十個。
其他器皿有一千件。
金碗、銀碗,和其他一切器皿,總共有五千四百件。」(以斯拉記一:9|11a)

我們可以了解,當波斯皇帝將這些貴重的金屬器皿都還給以色列人帶回故鄉,那並不表示他們就有足夠的能力重建聖殿。因為上述這些器皿雖然貴重,但都是限用於聖殿內部的用品,而要怎樣籌出必要的財物,好進行重建的工作呢?若是沒有足夠的錢,談重建也只不過是紙上作業罷了。這也就是為甚麼波斯皇帝塞魯士會呼籲他帝國的人民,盡可能地提供財物給以色列人,好幫助他們能夠順利完成重建聖殿和耶路撒冷城的計畫。
再者,大祭司約書亞的頭上戴著「一頂冠冕」。依照出埃及記第廿八章三十六至三十八節的記載,大祭司頭上的冠冕中央,需要用純金做一面牌子繫著,上面刻著「聖化歸屬上主」這六個字。當大祭司走到祭壇上去獻祭時,用來表示全體以色列人都是屬於上帝的,是從萬民中分別出來的族群,和其他族群不相同。
但這裏出現問題,就是第十二節所記載的,是指政治上君王的王冠,而不是宗教上的。若是這樣,則很明顯的是這項冠冕應該是戴在所羅巴伯的頭上才對,而不是戴在大祭司約書亞頭上。因為在第十三節也很明顯說,這個人不但要重建聖殿,也要如同君王一般統治著人民。
但這樣的說法也被有些學者認為有問題。原因是在主前五八六年,南國猶大亡國之後,已經沒有君王制度,猶太人在被奴役之地,都是聽從大祭司的意見,而且大祭司一直到耶穌基督的時代,其影響力都遠勝過任何猶太人的政治體制。雖然已經沒有聖殿可進行祭祀禮儀,但猶太人社區的生活總管還是祭司,這也是後來猶太人發展出「會堂」,進而延伸「三和林」(Sanhedrin)議會為最高機構之背景。
第十三節的最後一句「他們兩者要在和平融洽中共存」,這句話已經說出一個嶄新的政治局面,就是在治理以色列的國事上,不是只有政治人物的角色,更有宗教心靈的力量。
第十四節的「這頂冠冕要留在上主的聖殿作為紀念品」這句話,說出一個後來發展的事實,就是在波斯帝國統治之下,這項所謂加冕的動作其實是只能在聖殿中舉行,且不是全國性的,因為這是不可能被統治者所允許的。因此,加冕的儀式只能在聖殿中舉行,而其在表示的意義是一個對未來國家願景的期盼。
另一方面,這句話也讓我們看到冠冕放置在聖殿中,可提供幾項值得紀念的事:一是紀念他們曾淪落到巴比倫當奴隸,國家滅亡,以致於無法有自己的王室可舉行加冕、戴著王冠榮耀上帝。二是這頂冠冕存留在聖殿中,也是為了要紀念許許多多的人,為了要重建聖殿和耶路撒冷城的需要,奉獻出了許多金銀財寶,才使得這項重建的工作能夠完成。雖然在第十四節這裏寫著「黑玳、多比雅、耶大雅,和約西亞」等人的名字,但這些名字都可以當作返鄉人群的代表,而不是代表著某個家庭、個人,或是名流。
第十五節,「住在遠方的人」這句話,在表示的意義很清楚,就是每個時代的人都將參與重建耶路撒冷聖殿的工作。這是在表示耶路撒冷聖殿將會成為全世界敬拜的中心,而不再是只有以色列人在敬拜的地方。就像在第二章十一節所說的:「那時,許多國家要歸向上主,成為他的子民。」
但要注意的是在第十五節的下半句所說的:「如果你們竭力遵守上主||你們上帝的命令,這事一定實現。」這句話也可說是整本聖經的中心思想,在告訴我們,遵行上帝的旨意者,這人無論向上帝祈求甚麼,上帝必定會成就。如果返鄉的以色列人期盼有這麼一天,耶路撒冷聖殿再次像過去所羅門王時代那樣興旺,各地的朝聖客絡繹不絕地從各地來敬拜上帝;如果這群返鄉的以色列人,在重建耶路撒冷城之後,想讓該城再次像大衛王朝時代一樣興盛,成為各地政要、人民來進貢、學習的地方,那麼,他們必須確實照著上帝的教導去行。只要他們真的將上帝的話實踐出來,上帝一定會成就他們心中所期盼的這些事。
讓我們來想想這章經文所帶來的信息:

一、從異象中看到咱教會未來的願景,這是上帝賞賜給我們最好的福氣。
生命中有盼望,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我們看到剛從被巴比倫帝國奴隸之地被釋放回來的以色列人,看到故鄉都已荒涼成為廢墟,破碎的聖殿成為野獸寄居、雜草叢生之地,心中一定有許許多多的感觸。再加上他們原本在巴比倫已經定居下來,且也繁衍了下一代。現在經過漫長跋涉的旅途回到故鄉,看到的竟是一片廢墟,第一步要進行的工作,就是先放下身邊的行李,然後帶領妻兒、家僕開始進行整地、建造房舍的工作。而另一方面也要投入許多時間重建聖殿、城池,我們應該可以了解這些對剛返鄉的以色列人來說,確實是很大的經濟負擔,同時在人力上也是很大的負荷。
另一方面,他們遇到更為棘手的問題,就是留在故鄉沒有被擄到巴比倫去的同胞,他們有的早已經跟外族人通婚,在信仰上有了改變:他們不再堅持耶和華獨一上帝的信仰,而是跟著與外族通婚後的親人去拜偶像神明,這使原本只有單純耶和華信仰的地方,顯得有些不同調。而最讓他們感到頭痛的事,就是這些在他們看來就是「不潔淨」的族群,例如撒馬利亞人、阿拉伯人、亞捫人、亞實突人等都曾想盡辦法要阻擾以色列人進行重建聖殿和城池的工程。這樣,他們該怎麼辦才好呢?與之對抗而成為敵人嗎?或是要放棄重建的工作?就在這個時候,先知撒迦利亞的異象給全體返鄉的以色列人帶來了很大的盼望和鼓勵。
先知撒迦利亞所看見的八個異象,都是和重建耶路撒冷城、聖殿有關。從開始第一個異象所說的各地都已經平靜下來,到第二個異象所提到的上帝懲罰那些作惡的人。接著第三個異象說,上主要成為重建起來的耶路撒冷城之保護者,之後,第四個異象就開始提起大祭司要更換新的衣服,戴上冠冕,帶領所有的以色列人在聖殿中敬拜上帝。在第五個異象中,就提到聖殿中將會有永不止息的燈油點亮著聖殿中的每個角落。緊接著在第六和第七這兩個異象中,出現上帝要清除所有邪惡的記號,然後我們看到最後一個異象,也就是第八個異象,談到聖殿的建造已經完成,有君王統治著以色列,也有大祭司在帶領人民敬拜上帝。
先知撒迦利亞所看到的這些異象,就是一步接一步地逐漸鋪出一個新的以色列之未來遠景,這些異象讓返鄉的以色列人看到上帝確實與他們同在,就在他們的身邊帶領著他們,讓這些在動盪不安環境中返鄉的以色列人看到整個民族、國家重現出生命活力的圖像。
有異象,就會有盼望,這樣的認識是非常重要的。因為異象是上帝給人最好的指引記號,讓人可以清楚看到上帝就在進行祂拯救與審判的工作。
我們的教會今年進入第六十週年,這真的該感謝上帝。因為有上帝的帶領,我們教會才能在這六十年來日日興旺起來。我們也該感謝上帝,讓我們教會一再出現異象;從過去的傳道者洪振輝牧師帶領咱教會關心都市原住民,到今天咱教會投入許多精神在推動兒童教育事工(包括暑假兒童營、週末兒童營等),以及推動讀聖經、查經的工作等,這些都是咱教會很值得欣慰的事。因為我們看到這些異象,才使我們教會透過這些事工而成為一間有生命力、有見證活力的教會。
今年,我們要完成建造教育館的工程,這個禮拜就要開始挖地基的工程。從購買土地到現在這段工程啟動時間中,我們看到一個很明確的異象:咱教會將成為信徒神學教育的中心。我們希望能和台灣神學院合作,使用咱教會教育館興建起來之後,可能提供的各項設施,希望透過神學教育的注入,使咱教會成為一間很有信仰見證的教會,不但成為台北市所有基督徒教育的中心,也能成為全台灣所有基督教會來學習的教會。我這樣說,並不是在痴人作夢,而是我們堅信有上帝賞賜的異象,就會有上帝與我們同行,有上帝與我們同行,我們就不用害怕。因為上帝將會帶領我們達成這個目標,使這個祂賞賜的異象具體實現出來。

二、讓我們將最好的奉獻給上帝,把最好的留給下一代子孫來學習。
上帝給先知撒迦利亞一個重要的信息,要他將黑玳、多比雅、耶大雅、約西亞等人所奉獻的金銀打造一頂冠冕,並且將這頂冠冕存放在重新建造起來的耶路撒冷聖殿中作為紀念。
就像前面已經述說過的,這頂要帶在大祭司約書亞頭上的冠冕,所要表示的,就是全體以色列人都是上帝所喜悅且分別出來的子民。而要將這頂冠冕存放在聖殿中供作紀念支用。
聖殿,這是用來敬拜上帝的地方。我們看到黑玳、多比雅、耶大雅、約西亞等人奉獻最好的禮物,好讓大祭司約書亞可以帶領全體以色列人歌頌上帝的救恩。
每個時代、每個地方的教會之所以能夠建立起來,都是因為有一群人將他們最好的奉獻出來。他們所奉獻都是最好的,包括有他們生命中最黃金年代的時間,也包括了他們從上帝所領受得到的智慧、才能,和金錢。若不是這樣,教會不但建立不起來,就算很勉強建造起來之後,也會很快就人去樓空。
在每個禮拜日的早上,我都會看到咱教會有一群各年齡層都有的兄姊,他們特地撥出時間清晨就趕來教會參加聖歌隊練習,為的是要參與主日禮拜的事工。我都會看到有一群默默不為人知的兄姊,他們很早就到教會來參加清掃的工作,讓我們聚會的地方都隨時保持得非常乾淨,為的就是希望大家有一個潔淨的環境可以安心敬拜上帝。如果我們每個禮拜五上午九點半到教會來,就會看到一群姊妹,在潘茂涼長老的帶領下,用心、認真地在練唱詩歌,這就是咱教會的姊妹團契。她們有的已經八十多歲了,還是繼續來參加姊妹詩班。不是因為她們能唱出最美妙動聽的聲音,而是因為她們願意將最好的生命時間奉獻給上帝。
如果我們每天上班時間到教會來,你就會發現不論是在上午、下午,都會有幹事以外的姊妹在教會辦公室工作,她們就是我們教會的義工媽媽。她們為咱教會做最卑微的工作,包括清掃廁所,也幫助接聽電話,寄週報、拷貝查經班的錄音帶給需要的兄姊。這些都是每天辦公室的工作,也是非常瑣碎的事情,但這些姊妹都沒有怨言,她們只知道將這些時間撥出來奉獻給教會。就是這樣的奉獻,構成了咱教會今天的現況||隨時來教會,都會有人在辦公室協助工作。她們這些奉獻,不僅是時間的而已,而且已經為咱教會節省了許多辦公費用。想想看,這些義工媽媽來幫忙已經長達八年的時間,若是以一個半的人力來換算,至少她們已經為咱教會省下了許多經費,而這些看不到省下來的經費,使咱教會更有活力支助許多需要協助的軟弱肢體。這就是奉獻,也是最美好的奉獻。我深信,這些奉獻出來的見證,都將成為下一代我們子孫參與教會事工時學習的榜樣。
其實,目前已經有好幾間教會在向我們學習這種「義工媽媽」的制度,這就是我們要建立的教會,讓更多的教會來學習。因為我們有美好的見證奉獻在上帝面前,讓眾人看到受到感動。
當我們在迎接六十週年來到時,我多麼期盼,我們有更多的信仰見證,可以讓更多的教會來分享,讓我們教會成為一間能帶動全體台北市教會一起分享和學習的教會。 (講於二○○六年四月二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