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哈巴谷書這本經書

這本經書的名稱就是以先知哈巴谷的名字(參考一:1)命名的。在先知文獻中,我們經常看不到有關先知的身世背景,像約拿、那鴻等人都是沒有詳細地介紹,只有簡單的一句話而已。這也是這本經書到目前為止聖經學界所能提供的還是相當有限之因。我們僅能從這本經書中所提供的資料來認識外,可說沒有更多的資料可進一步認識先知哈巴谷。也因為這樣,對他到底在甚麼時候傳講這些信息,也就缺少明確的年代。

先知的年代和信息
就像前面所述,由於聖經中有關先知哈巴谷的資料甚少。因此,要想明確知道他傳講的年代背景只能從經文的內容來分析、判斷。
在第一章五至六節先知哈巴谷傳出上帝的信息說:

「留心觀察你們周圍的國家,你們對所看到的會很驚奇。我要做一件事,你們聽了都不會相信。我要使凶猛、殘暴的巴比倫人強盛起來,他們要橫跨世界,征服別人的土地。」

從這段話可看出先知哈巴谷傳講信息的時間,似乎正好是巴比倫帝國的國勢開始興旺之時期。如果是這個時間,那大概就是在主前六二五年至五三九年之間。而這段期間的南國猶大,正好是極力在進行宗教改革運動的約西亞王時代,這個時代也是先知耶利米出來傳揚上帝信息的時候。因此,先知哈巴谷很可能就是和先知耶利米同一個時代的先知。

不過我們也發現一點:如果他們兩人是在同一個時代出來傳揚上帝的信息,但他們兩人所傳的信息為甚麼會有著極大不同的觀點呢?先知耶利米認為巴比倫帝國乃是上帝揀選的僕人(參考耶利米書廿五:9、廿七:6、四十三:10)。上帝就是故意要用以色列人的仇敵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來作為祂懲罰以色列的「僕人」。這一點剛好與先知哈巴谷所提出的觀點差異很大;先知哈巴谷不但看到的是巴比倫人的罪惡,而且手段相當殘酷。他說:「巴比倫人用鉤子鉤人,像釣魚一樣;他們用網網人,網到人就歡呼。」(一:15)而最使他無法接受的,就是巴比倫人還會向他們用來迫害以色列人的「武器」膜拜(參考一:16),這才是使他大惑不解的事。他一直問著上帝,怎麼會允許一個拜偶像神明的民族來懲罰自己的子民?上帝為甚麼會用這樣的人來作為「僕人」?不過,他雖然不了解上帝這樣的決定(參考一:12—13),但他還是堅信上帝是公義的,深信只有忠心於上帝的人必定會得救(參考二:4)。

這本經書的特色
如果要說這本經書最大的特色,也可說是這本經書和其它經書不一樣的地方;一般先知文獻都會記載上帝透過僕人先知對以色列傳出的信息,但哈巴谷書並不是這樣,並沒有要先知對以色列人說出甚麼信息,而是先知哈巴谷與上帝之間的對話。而這些對話的內容是記述了先知哈巴谷無法理解一件事:為甚麼上帝要揀選一個比祂的子民還要惡劣的國家──巴比倫帝國作為僕人,並且還用這樣的國家來懲罰以色列人民?
先知哈巴谷提出這樣的抗議時,並不是在表示他認為猶大(或是以色列人)有好的行為,沒有,他沒有這樣講,他也承認猶大並沒有甚麼好行為。先知哈巴谷坦白指出:「我的周圍盡是毀壞、強暴,到處都是打鬥、爭吵。法律沒有力量,沒有作用;正義永遠不得伸張。壞人欺壓義人,正義被歪曲了。」(一:3—4)

從他對上帝的抗議中,我們看到他的話中甚至還隱含著對上帝的埋怨。他在想:如果從一開始,上帝就出手阻止以色列人犯這樣的罪,也許他們還有機會悔改、歸向上帝。但使他感到不解的是:上帝為甚麼在猶大犯罪的時候,會靜默不語(參考一:2)?這就有點像先知約拿一樣,無法接受上帝對以色列的仇敵──亞述施恩典。他甚至要用死來抗議上帝用這種仁慈在亞述人身上的做法。先知約拿曾用很嚴厲的口語對上帝的作為提出質疑、不解(參考約拿書四:9b),雖然他曾表示很清楚上帝的慈愛和特性(參考約拿書三:2),其實,他那樣的說詞中,已經有著很強烈的抗議在其中(參考約拿書三:3)。先知哈巴谷也是這樣子,他無法忍受上帝這樣的做法,他甚至質疑上帝這種做法是正確的(參考哈巴谷書一:13、14、17)。他希望能從上帝得到明確的答案。

第三章與前二章有極大的不同;在前二章都是先知哈巴谷在與上帝對話,而第三章則是說他在向上帝祈禱。其實,第三章只有第二節才是先知哈巴谷的祈禱,其它都不是,而是先知哈巴谷回顧上帝在以色列民族之歷史中的奇妙作為,用來勸勉以色列同胞。因此,可以將第三章看成是一篇先知哈巴谷的信仰告白會比較正確些。不過也有聖經學者認為這不像是先知哈巴谷的作品,而是以色列人較為晚期的詩歌,且是整體民族在吟唱的詩歌,表明他們對上帝有絕對的信心。

可分成下列幾個段落
一、第一章1節,說明此書的作者是先知哈巴谷。
二、第一章2至4節,先知哈巴谷第一次向上帝提出疑問。
三、第一章5至11節,上帝回答先知哈巴谷的問題。
四、第一章12節至第二章1節,先知哈巴谷第二次向上帝提出疑問。
五、第二章2至20節,上帝再次回答先知哈巴谷的問題。
六、第三章,先知哈巴谷的信仰告白。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