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講:上帝的審判來臨

經文:那鴻書二:1—13

就像前面已經敘述過的,先知那鴻是為了要鼓勵在受困中的以色列人而提出這希望的信息。當時的以色列人受困於亞述帝國,一再被欺壓,且被威脅必須順從亞述帝國皇帝的命令。當亞述帝國國勢強盛到最顛峰的時候,統治者以為自己就像神明一樣的偉大,不但要他的人民將他當作神明敬拜,也要以色列人將他看成神明一樣地供奉。更嚴重的,乃是在亞述帝國皇帝西拿基立率兵圍繞耶路撒冷城時,那種狂傲的語氣和話語,藐視上帝的惡劣態度簡直就到了極點。

在希西家王的時代,以色列人真的是為了要守護耶路撒冷免於淪陷在亞述帝國手中,曾委曲求全地「送上一萬公斤的銀子和一千公斤的金子」(參考列王紀下十八:14)。不但這樣,還將耶路撒冷「聖殿和王宮寶庫裏的銀子都送過去,又把聖殿門上的金子和包在殿門柱子上的金子都刮下來,一起送給西拿基立」(參考列王紀下十八:15—16)。但亞述皇帝西拿基立顯然並不以這些為滿足,他貪婪地還要再更多。其實,說穿了,他就是要把整個耶路撒冷拿下來,好把城內的以色列人當作奴隸統治著。

問題就是在於猶大的希西家王聽從先知以賽亞的指導,有堅定的信心倚靠上帝的帶領。同樣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像列王紀下的作者所說的,耶路撒冷的以色列人聽從希西家王的命令,不去理會包圍著耶路撒冷城外的亞述帝國大軍如何叫囂,以色列人就是不給予回應任何一句話。

在非常危急的時候要讓人能有安定的心,並不容易,特別是要民眾倚靠他們看不見、摸不到的全能上帝,這就需要平時有相當的訓練,且有非常好的信仰基礎才有辦法。個人如此,國家社會也是這樣。
當牧師這三十多年來,經常去醫院探訪住院的會友,也在這時候可以看出一個人信心的底子是否堅定?在平時,我們很容易談論信仰的問題,也會高談闊論地見證自己多麼愛教會、傳福音。但是當遇到生命的生與死擺在面前時,要怎樣面對?要用甚麼方式來表達?這時才會看到一個人真實的信仰內涵是甚麼。我想起先知哈巴谷的詩歌所說的:

「即使無花果樹不結果子,
葡萄樹也沒有葡萄;
即使橄欖樹不結橄欖,
田地不產五穀;
即使羊群死光,
牛棚裏沒有牛;
我仍然要因上主歡喜,
因上帝││我的救主快樂。」(哈巴谷書三:17—18)

坦白說,要有先知哈巴谷這樣的信心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們比較會像約伯那樣,用很忿怒的語句在向上帝詢問:為甚麼我會遇到這樣的苦難?為甚麼是我,不是別人?
就在整個國家被亞述帝國的重兵包圍,且恐嚇的聲音甚囂塵上的時刻,耶路撒冷城的以色列人陷入不安、恐懼之際,主前第七世紀末葉的先知那鴻傳出了上帝拯救的信息,他很清楚地說出上帝會出手打擊亞述帝國,而且一出手就是直接攻擊亞述帝國的首都尼尼微城。上帝懲罰亞述帝國的信息,也就成為先知那鴻最中心的信息,他的信息就是在反應主前六一二年,尼尼微城毀滅的慘狀。
現在第二章就是一首外國堅強軍隊在攻擊亞述首都尼尼微城的詩歌,讀起來的感受,就好像是在戰場上寫實況一樣。因此,也有人認為這是一首「史詩」,在記錄實況的詩歌。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所讀這章經文的內容:

第一至二節:
尼尼微呀,
那要粉碎你的勢力已經到了。
集中全力,固守堡壘!
嚴防通道,準備上陣!
(2上主就要恢復以色列的光榮,恢復它遭受敵人搶劫以前的景況。)

第一句話就很清楚說出詩歌所指的對象,就是尼尼微城,就像第一章一節開始就說先知要傳講的信息就是針對尼尼微說的一樣。
「粉碎的勢力已經到了」,這是指主前六一二年進攻亞述帝國的巴比倫和瑪代聯軍兵臨尼尼微城下的情景。過去的亞述帝國,只會派兵去攻打別的弱小族群、國家,現在現況改變了,它成為別人攻擊的對象。
接下來的句子可看見大家慌張的樣子,指揮官在呼喊守衛的兵丁趕緊跑到城堡上去防衛,也在指揮著軍隊要對準來攻擊的敵軍,不要讓對方有隙縫可入。

第二節可能是後來聖經編者加上去的,在和合本的譯文上會比較清楚明白,也接近原文。因為原文都有提到「雅各」和「以色列」。我們可以清楚知道當先知提到「雅各」的時候,就是在代表著「猶大」,而提到「以色列」時,就是指著所羅門王去世而分裂後的北國「以色列」。因此,在這節主要就是在說明上帝懲罰亞述帝國的時候,也是同時要恢復整個以色列子民「遭受敵人搶劫以前的景況」。這樣很清楚,是指包含了北國以色列遭到亞述帝國在主前七二一年滅亡之前的繁榮在內之範圍。因為只有這樣,才有一個完整的以色列。就像先知以西結的異象中所說的:

「上主又對我說話;他說:『必朽的人哪,你拿一根木棍來,在上面寫『猶大王國』,又拿另一根木棍來,在上面寫『以色列王國』,然後把兩根木棍握在手裏,兩頭相接當作一根木棍。要是你的同胞問你這是甚麼意思,你就告訴他們,我——至高的上主要把代表以色列那根木棍接在代表猶大那根木棍上,使兩根木棍在我手裏成為一根。』」(以西結書三十七:15—19)

一個完整的以色列國才是上帝的旨意,先知那鴻傳出了這樣的信息,上帝絕對不會只顧南國猶大的安危,也會紀念在北國以色列被踐踏、俘虜的子民。

第三至五節:
3敵軍拿著紅盾牌,穿著紅制服;
他們正準備進攻。
他們的戰車像火一樣閃亮;
他們的戰馬奔騰。
4戰車在街道上奔馳,
在廣場上亂闖。
它們像火炬一樣閃亮,
像閃電一樣飛射。

這段詩歌描述著進攻尼尼微城的敵軍是多麼令人看了就會驚嚇、膽顫。從第三節的第一句話就可看出來廝殺的慘狀;先知那鴻說「紅盾牌」、「紅制服」,這樣的用語也可解釋成「染著鮮血的盾牌」、「染紅鮮血的軍服」。若是這樣,就可以看到來進攻尼尼微城的敵軍沿路已經殺死不少軍民了。另一方面,也可能指出來攻擊尼尼微城的敵軍,是支身經百戰的軍隊,才會在他們手上的盾牌留有許多血跡,也才會從他們的軍服看到許多尚未褪色的血漬。

第三節和第四節都提到戰車像「火一樣閃亮」、「像火炬一樣閃光」,這都用來描述敵人的戰車之多,且非常勇猛之意,是精神抖擻、威武凜人的將領在帶頭,因此,這些帶隊官所坐的戰車都擦得相當光亮,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而且,所有的戰車都是由非常強壯的戰馬在拉,才能四處奔跑,速度有如閃電般的飛快。這樣看起來,這些馬兒都是強壯有力的戰馬,牠們的速度足夠趕上想要逃脫的敵人,也讓敵人毫無遁形的機會。

只要有服過兵役的人都會清楚這樣的描述,因為軍隊就是會這樣要求,將褲子的腰帶環扣擦亮、皮鞋擦亮、兵籍名牌擦亮,連穿的皮鞋都必須擦亮之後才可以外出,這樣才能表現出精神足夠、有力的樣子。同樣的,軍隊裏的戰車若是開起來跑不快,那就是要淘汰的。戰車最重要的條件必須是速度快、火力猛,才能將敵人打敗。

第五至十節:
5官長被傳喚;
他們搖搖晃晃而來。
進攻者直衝城牆,
架起防備的大盾。
6河閘崩裂;
宮殿倒塌。
7皇后被擄走;
宮女們像鴿子哀鳴,
個個搥胸悲泣。
8群眾衝出尼尼微,
像水壩決堤一樣。
他們呼喊:站住!站住!
但沒人回頭。
9搶奪銀子!
搶奪金子!
城裏貯藏著財寶!
到處有珍貴的器物!
10尼尼微毀滅了,一片荒蕪淒涼!
人心因恐怖而融化;
雙膝顫抖,力氣消失;
臉孔蒼白無色。

這段詩歌描述敵人攻入了尼尼微城的景象,不但掠奪了城內所有的一切,不但皇宮不保,甚至連皇后、宮女也都被攻擊者擄去當奴婢。

第五節說尼尼微城內的高階官員都被皇帝傳喚去詢問,要問甚麼呢?很清楚的,那是要知道到底防禦敵軍來侵犯的事進行得如何?先知那鴻說這些官員的腳步走起來「搖搖晃晃」的,怎麼是這樣子呢?因為他們嚇到驚惶失措,連腳步都走不穩才會如此「搖搖晃晃」地急忙進宮去開緊急會議。
尼尼微城,這是一座建造得相當堅固的城池,被認為是古代最不尋常的城市之一,它距離今天伊拉克首府巴格達的北邊約有二百五十公里。就建造在底格里斯河東岸上,有這條大河當作護城屏障,城牆高度有八公尺到二十公尺高,城牆前面有一條護城河約有四十公尺寬,在城牆上有重型的軍事裝備守護著。這是被當代看為絕對無法攻破的城牆,也是尼尼微城居民認為最安心的城池,他們甚至為此城牆引以為豪。但就像詩篇的詩人所說的:「要不是上主守護城池,看守者的守衛就都徒勞。」(詩篇一二七:1b)就像現在我們所讀的詩歌所描述的,有那樣堅固的城牆,但敵人卻能破牆而入。

第六節很清楚說到原本用來當保護城池用的護城河,有大水閘可以控制著流水量,現在這些水閘卻成為淹沒宮殿的武器,因為敵人已經控制了水閘管制區。
第七節讓我們看到原本可號令全國人民的皇后,現在則變成俘虜,連服侍皇后的宮女也一同被敵人擄去。難怪她們會「個個搥胸悲泣」,因為往後的日子將會很難過,俘虜是沒有身份可言的,古代打敗仗而被擄的人,只能被送往奴隸市場去賣才有生存的機會,否則就是死路一條。過去亞述帝國強盛的時候,也是用這樣殘酷的手段對待以色列人和其它鄰國的人民,這從列王紀下第十七章就可以看出亞述帝國皇帝就是在打敗以色列之後,將以色列男人擄到亞述去,有的送去奴隸市場拍賣,然後再把外族人遷移入撒馬利亞首都強迫和以色列婦女通婚,為的就是要消滅以色列民族。現在換成他們被擄到外國去當奴隸,婦女也是一樣,因為連皇后都已經被擄了去,宮女更難免。亞述這樣的遭遇也可說是一種「報應」,就像聖經作者一再提起的,耶和華乃是一位「報應」的上帝(參考歷代志下六:23,約伯記三十四:11,詩篇九十四:2、一○三:10,以賽亞書三:11、五十九:18、六十五:7,耶利米書三十二:19,以西結書十六:59,馬太福音十六:27,羅馬書二:6、十二:19,歌羅西書三:25)。

第八節是很有意思的一節,這裏說民眾從尼尼微城衝出來,就像決了堤的的水壩一樣,換句話說,大家看到城即將毀滅,都驚惶地往外逃命,這時候,不論誰大聲呼喊「站住」,結果都會是一樣,沒有用,因為沒有人會想要眼睜睜、活活地看自己死去,能逃命就要逃。這使我想起一九七二年,當南越快要淪陷,美軍要撤出首都西貢時的那個鏡頭,成千上萬的南越民眾湧向美國大使館門口,有的擠到西貢機場,都是想要逃命的,因為怕北越的軍隊入來之後,就會展開的大屠殺之報復行動。

第九節剛好和第八節呈現相反的鏡頭;在第八節描述尼尼微城內的居民驚惶逃命的樣子,而第九節則是說這些攻入尼尼微城的軍隊,則是到處掠奪、搜刮所有的金銀財寶。前者是在痛苦、搥胸哭泣,後者則如同戰勝者在分享戰利品一樣,他們發出呼喊的叫聲,這些聲音在喊叫著搶啊、拿啊,那聲音是喜悅的呼聲。也從這一節我們看到尼尼微城內有許多寶庫,珍藏著過去它從戰敗的外國所搜刮得來的財寶,現在都將喪失殆盡。

第十節清楚地說到尼尼微城毀滅了,而且是毀滅到相當徹底。這裏用人民心裏有嚴重的恐懼感,連雙腳的膝蓋都會顫抖到相碰,怕到臉色蒼白。這就像發生在「九二一大地震」一般,許多中部的民眾在形容當時的景況,是連想要逃出房間,好像腳都軟趴趴的走不動,心裏只知道要趕緊逃出戶外,但就是走不動!

第十一至十三節:
11現在這大城在哪裏呢?
那像獅子的洞穴、
餵養小獅子的地方在哪裏呢?
公獅母獅進出、
小獅子避難地方在哪裏呢?
12公獅咬死獵物,
撕成碎塊給母獅和幼獅;
洞穴裏堆滿了撕碎的鮮肉。
13至高的上主說:「我是你的敵人;我要燒毀你的戰車。你的戰士要陣亡;我要把你從別人那裏搶來的東西奪走。你的使者的聲音再也聽不到了。」

在第十節說「尼尼微毀滅了,一片荒蕪淒涼」,現在則進一步形容荒蕪的情景。第一是看不見城在哪裏?怎麼會這樣?原因就是該城已經被徹底毀滅了的緣故。
第十一至十二節都在形容尼尼微城已經陷入一個與從前截然不同的景象;在過去,尼尼微城的堅固之情況,就像一隻凶猛的小獅子,被牠的父母,也就是公獅與母獅照顧在洞穴中,安全無比,不但可以吃到新鮮的肉,且不用擔憂飢餓,因為洞穴中堆滿了小獅子所需要的一切食物。先知用凶猛的公獅母獅在洞穴中養育幼獅來作比喻,主要在說明尼尼微城就是這樣,繁華非常,且國勢之強,簡直可說生活在其中是非常安穩,不會有任何憂慮。如果我們要以今天的景況來比喻說明,恐怕就像有些人說的,在美國居住最安全的囉。

在第十二節說「洞穴裏堆滿了撕碎的鮮肉」,這句話是在說明亞述帝國過去到各處去打仗,打勝之後所掠奪得到的財物堆滿了整個倉庫,人們不用愁吃、喝、穿、用的,這表示亞述帝國人民生活在相當富裕中,真的是可好好享受,不用有任何生活的憂慮。這就像耶穌基督在路加福音第十二章十六至二十節比喻中,所提到的那位成功的大財主,他的財富是越來越多,他可以安然無憂地對生命說這樣的話:「幸運的人哪,你擁有一切好東西,足夠你多年花用,慢慢享受,吃吃喝喝,過舒服的日子吧!」但我們知道,耶穌基督說這個人在上帝眼中卻成為一個「糊塗人」。

亞述帝國的情況就像這樣,過去可安然無憂的生活,現在可不再是如此了;現在已經是敵人衝進來,不但連皇后都被羞辱且俘虜他去,王宮破碎,人民的財產被搜刮殆盡,更嚴重的,就是人民也跟皇后一樣被擄去當奴隸。這就是先知那鴻所說的「現在這大城在哪裏呢」,意思就是尼尼微城已經完全毀滅了,被摧毀了,看不見過去繁榮景象,過去被認為最堅固的堡壘,現在都不見了,因為上帝伸出手來懲罰它。
整個亞述帝國毀滅的原因,就是在第十三節所說的,上帝親自成為亞述帝國的「敵人」。想想看,在這世界上,有誰能抵擋得住上帝的懲罰?只要上帝出手,有誰能抵擋得住?有誰能逃避得了?過去亞述帝國皇帝西拿基立在誇口說,只要他想要拿下的國家,有哪個神明能保護得了?現在則是要問亞述的皇帝,現在上帝伸手打擊它,它承受得了嗎?連皇后都遭遇到羞辱、被擄,它還能說什麼呢?又要拿甚麼來誇口呢?
最後這句「你的使者的聲音再也聽不到了」,這句話就是當年西拿基立派兵去圍攻耶路撒冷城時,派出大將在城門外極盡所能在羞辱以色列人時所說的話,列王紀下的作者在第十八章十三至三十七節記載整個經過的情形。但現在,當年那些說出狂傲的話的大將,都不敢再出任何聲音了,因為他們也是列在被俘虜的囚犯之中。

現在讓我們來想想看這章的詩歌所帶來的信息:

一、驕傲會使人忘記上帝的恩典,以為自己很有能力,甚至嚴重到為所欲為,這是上帝所不喜歡的態度,也是最容易激怒上帝生氣的愚蠢態度。

如果我們重回亞述帝國興起的歷史來看,可以將之分成主要兩個階段來看,第一個時期可從主前一八一三年開始,一直到主前七五○年代,這段時期的亞述曾經有過擴張版圖,侵入黎巴嫩、巴比倫等顛峰時代,國勢甚強。但在主前七五○年代之後,國家就開始式微下來。然後第二個時期從主前七五○年代之後,直到主前六一二年這段時期,可說是亞述建立帝國橫霸中東的時代,連埃及都遭到打壓、控制。特別是在主前七二一年,攻下了北國以色列的首都撒馬利亞,使亞述在中東地帶形成一強大帝國,連埃及都不敢對它有任何反對意見,巴比倫也曾在這段時期中遭受到亞述帝國嚴重的劫掠。

我們現在所讀的先知那鴻這本經書的背景,就是在主前七○一年時代的背景,亞述帝國的皇帝西拿基立多次圍攻南國猶大的首都耶路撒冷。從列王紀下第十八章;歷代志下第三十二章;以賽亞書第三十六章等處的經文記載,都可以看到西拿基立皇帝派兵圍攻耶路撒冷的情景,他那種藐視耶和華上帝能力的態度,從歷代志下作者的描述就可以看得出來:

「難道你們不知道我的祖先和我怎樣對付別的國家嗎?有哪一國的神能救人民脫離亞述皇帝呢?有哪些國家的神從我的手裏救過他們的國家?那麼,你們憑甚麼以為你們的上帝能救你們呢?不要讓希西家蒙騙你們,迷惑你們。不要相信他!任何國家的神都未曾救過他的人民脫離亞述皇帝的手。你們的神也絕不能救你們!」(歷代志下三十二:13—15)

歷代志下作者用這樣的句子來概括亞述皇帝西拿基立惡劣的態度,說:「亞述的使者們還用了一些更難聽的話侮辱主上帝和上主的僕人希西家。皇帝又寫信侮辱上主││以色列的上帝。」(歷代志下三十二:16—17a)這些都讓我們看到一個國家興旺之後,那些統治者往往會忘記生命的主不是在人的手上,也不是在國防上的尖銳軍事武力,而是在賞賜生命、掌管生命的主上帝之手中。作為一個基督徒在這點的認識上是非常重要的,不但不能含糊,而是要清楚、明白。

我就曾一再對大家說過,若不是上帝允許,沒有人能夠完成生命中的計畫;若不是上帝憐憫,也沒有人能安然地度過世上的日子;上帝如果要將我們的生命收回去,我們即使擁有再多的資源、能力、權勢等這些人間看為最重要的,結果就是等於甚麼都沒有而落空。亞述帝國的遭遇就是個好例子,其實只要我們用心仔細環視在我們生活的四周,就會發現這樣的例子很多。

基督教的信仰讓我們學習用謙卑的心來回應上帝的揀選,謙卑的心就是從排除一切困難來參加聚會開始做起,尤其是主日禮拜,這一點比甚麼都重要。我要很清楚地說,這是我們學習謙卑與同信的兄弟姊妹同心敬拜上帝的機會,與大家一起關心教會的事務、事工,也是盡一個信徒的責任,這也是我們在回應上帝揀選之愛,和賞賜各項恩典的最基本態度。如果連這樣的態度都感到很困難,說真的,我也不知道還要再說些甚麼。身為一個傳道者,我要求自己盡責在傳道的工作,因此,對信徒我也是這樣期盼和要求。
先知以賽亞有這樣的話說:

「趁著上主可尋找的時候要尋找他;
趁著上主靠近的時候要求告他。
邪惡的人要離棄邪惡的道路;
犯罪的人要回心轉意。
他們要轉向上主,好承受他的憐憫,
他們要歸向上帝,好蒙他的寬赦。」(以賽亞書五十五:6—7)

確實是這樣,當我們的心中還知道要敬拜上帝、可以敬拜上帝的時候,千萬不要疏忽這樣的信仰功課,來與同信的兄姊一起敬拜上帝吧!

二、以不當的方式所得到的財物,都將會很快就消失,且會賠上更多,只有從誠實得到的才會是實在。但使我們生命活得實在的,並不是這些可數、可見、可觸摸的財物,而是上帝的話。

先知那鴻的詩歌中讓我們看到,進攻到亞述首都尼尼微城的軍隊,搶奪了城內的金子、銀子、貯藏的財寶,並且強調說「到處有珍貴的器物」,其實這些都是過去亞述帝國興盛之期,到處去掠奪得來的,現在則換成他們被掠奪、搶劫,且是整個城都毀滅了,變成一片「荒蕪淒涼」的慘狀。聖經說這是上帝的報復,使這些不當得到的財物都消失,並且增加了掠奪者的負擔,讓他們知道從不當所得到的,要付出更大的代價。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個影像,就是在一九七二年南、北越南內戰結束,北越共產黨軍隊開進越南首府西貢時,許多西貢的人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家裏的錢財,有的人將當時手中的紙幣全部都丟棄在街道上,任人去撿拾。但我們知道,沒有人會去撿拾,只有當時流落街頭的乞丐撿去當作衛生紙用。許多人家將高貴的進口轎車開到街上去,甚至想盡辦法要將家裏的珠寶埋藏起來。因為他們知道當共產黨的軍隊開進城內的時候,第一個就是會找上門,進入屋內搜刮所有的財物,甚至有錢人家會被共產黨當作「有產階級」的對象,重者會被凌虐致死,輕者逕送去勞改營當奴工。

如果我們看最近在媒體上炒的很熱的話題,就是國民黨賣掉了他們所謂的黨產「國發院」土地一大片,以四十二億多的台幣賣給一個財團。但我們知道該片面積多達七點八公頃的土地,但該片土地原來是在一九五七年被國民黨政府強迫租用,然後在一九六二年以每坪五元、總價四萬元買過去,這種價錢只有當時公告地價的八十分之一。當時有一位葉姓地主寧願不拿,國民黨政府將該筆錢提存到法院去,並且在一九六四年變更該片土地成為國民黨黨產土地。

類似這樣的案例其實不少,很多人在政黨輪替之後,紛紛出來控訴他們祖先被強佔去的房地產。我們都知道國民黨政府在「二二八事件」之後,只要其黨要什麼,就會有甚麼。但現今可不能是這樣,因為改朝換代,這些過去用權勢得來的資產,就像聖經時代用強悍武力搜刮得來的財產一樣,聖經讓我們知道,上帝不會允許這樣的財產,也不會賜福得到這種不義財產的個人或是團體。不但這樣,從不義得到的財產,總有一天都要付出更大的代價,因為上帝是會報復的神,祂一定會伸手懲罰這些用強佔手段得到他人財物的人。

在我們的社會,經常會看到這種爭奪財物的事件,越是有錢的人家,這樣的糾紛越多。很多人以為生命的價值就在這些看得見、摸得到等可享受的財物,但我們不要忘記,這些都不會滿足我們的生命需要,也填不滿我們空虛的心靈。就像義大利人所說的:「錢財像海水,越喝口越渴。」聖經讓我們知道能滋潤人的心靈的,是上帝的話。就像詩人的詩歌中所說的,上帝的話「比金子可貴,勝過最精純的金子;它們比蜂蜜甘甜,勝過最純淨的蜂蜜」(參考詩篇十九:10)。

可能是因為我來咱教會之後,就帶大家查經到現在,因此,大家都不會覺得有什麼特別吧。可是我發現越來越多外教會的兄姊來參加查經班,他們發現聖經的話很棒,甚至每個禮拜都會遠從內壢、中壢、桃園、基隆搭車來參加。我並不是要告訴你我的查經班多好,而是要告訴你,珍惜你活著的日子,多學些上帝在聖經中告訴我們的話,這對你的生命一定有幫助的。雖然我告訴你的,並不是股票行情,也不是電腦信箱中每天都會收到許多賺錢妙方的信件,但我能告訴你的,就只有聖經上帝的話的意義。我深信生命的富貴和心靈的充實,就是從上帝的話來得到。

(講於二○○五年八月廿八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