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最熟悉的經文也是最難講

記得在神學院上講道學的課,同學在討論畢業講道選哪段經文時,曾向上課的老師提議不要選艱澀、甚少使用的經文。意思是希望老師在選給學生畢業講道的經文時,最好是選很熟悉的經文,這樣要準備講道時比較容易。我們這些學生會提出這個觀點,有一個原因,就是經常被引用為講道的經文,資料很多,出版的講道書籍也多,準備上比較容易。但上課的老師卻持有不同看法;他說:「越熟悉的經文,越不好講。因為大家都很熟,除非你能講出很不一樣的內容,否則,會友不會聽到好的信息,甚至有時你引用例子,都是他人講過的,會友很容易誤解你是抄別人講過的稿子。」老師的這句話一直影響著我準備講道的方向,也確實經驗到這樣的壓力,因為會友最熟悉的經文大多是福音書,若是舊約的部分,像約拿書可說是大家都相當耳熟的故事,有些兒童主日學學生
都會背這故事,並不一定容易準備。
可是,舊約聖經中大家耳熟的故事、經文確實不少,包括路得記、士師記中參孫的故事、創世記裏洪水的故事、約瑟被賣的故事等等,太多這種從兒童主日學起就一再被提起的故事。但每當講道引用這些經文,都讓我感到很大的壓力,因為單在釋義經文之時,要找出新的意義已經不容易,若要再講出新的信息,更是困難。
但我也知道,我不能因此就放棄這些經文或是故事不說,因為既然是要將新舊約聖經一卷卷、一章章地講,必定會遇到這些大家耳熟的經文。就像在二○○○年元月講路得記一樣,短短四章的經文,我幾乎是準備講該經書之前的兩個月,就開始每天都在想怎樣講路得記的故事。如今,講約拿書也遇到同樣問題,兩個月前決定講這本經書時,就已經日夜不停地在想講解這本經書的問題了。約拿的故事是在教會長大的會友都聽過的故事,要怎樣講,才會有新的信息給大家的心靈得到滋潤?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
其實,基督教會兩千年來也是一再地在傳揚耶穌基督復活的故事,在傳述耶穌基督所說所做的事蹟,特別是他所行的神蹟。若要說兩千年來都不會講重複的信息,那是絕不可能的事。同樣的,若要說每篇故事都能講出新的信息,那恐怕得要耶穌基督自己來講才有可能。耶穌基督當時在傳福音時,他所講的確實是很吸引人,因此,才會有福音書的作者這樣子描寫民眾對他傳講信息的反應:「聽見耶穌教導的人都很驚奇,因為他的教導滿有權威,和一般經學教師不同。」(馬可福音一:)也因為他的教導與經學教師不同,於是大家爭相跟隨他,希望聽他傳講上帝國的信息。
因此,當我決定講約拿書的信息時,我確實遇到了上述這樣的問題—不知道該怎麼講才好。何況還有「好消息頻道」(Good TV)來現場攝影準備以後要播放。可是,當我在準備小先知俄巴底亞的作品時,我突然間陷入了長考,因為這本甚少人會讀,也是一本很少有人會提起的小先知書,它到底要給今天的信徒或是讀者帶來甚麼信息呢?這本經書用詩歌形式寫出來,對象都是以東人,那對今天的台灣人有甚麼啟示呢?有甚麼關係呢?我終於發覺,不只是熟悉的經文不好準備,連甚少使用的經文也是一樣,準備上很困難。換句話說,要認真準備講道實在是一件很費神的事,但卻又不能有任何大意、放鬆心情,因為聖經的信息都與生命拯救息息相關,傳道者若怠忽這項職責,等於藐視上帝拯救的恩典一樣。
不論是多麼困難,我還是持續邁向講完新舊約六十六卷的目標,雖然目前只講完廿五卷,未來的路還很長,也知道不太可能會講完,但我還是不停地祈求上帝賜給我足夠的信心、智慧,好讓我有力量持續前進。
我講道的方式是先解釋經文,之後才講經文所帶來的信息。這種方式也是過去我在神學院兼「講道學」的課時,對學生的要求。因為若是沒有先解釋經文,就直接講道,我都會覺得那些講道並不是聖經的道,這也是我個人對講道的要求。也因為這樣,出版這些聖經信息的書,已經有越來越多教會的團契將之用於查經,因每段經文都有解釋。甚至也會處理一些我覺得比較需要注意的字句。
要感謝台北東門教會的會友,也要感謝查經班的兄姊,以及東門學苑的同學,大家都很疼惜我,也給我在講道上許多鼓勵。經常會有兄姊讓我知道,講道中有引用不正確的數字、名詞或是地點,甚至有時也會提出他們聽了之後,感到有疑惑的地方等,這些幫助我非常大,讓我知道需要多加查證。作為傳道者,我最感安慰的地方,就是知道會友注意聽講道。每當從講台上看到許多會友拿著筆一面聽,一面做筆記、翻閱引用的經文時,我都會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暖流在內心翻騰著,讓我知道要更用心準備講道。
也要感謝為了出版這些講道信息的書,參與協助校稿的甘明哲君、陳惠卿姊妹、施家榮君,有他們幫忙,我就節省了許多時間,也使這些信息的書能順利出版。


於台北東門基督長老教會
主後二○○三年七月八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160